[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力虹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力虹文集]->[[06.文]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正义之师]
力虹文集
·[05.诗]悲怆四章--第4章:罪与罚
·[05.诗]漫天飞舞--悼紫阳
·[05.诗]一 张 纸
·[06.诗]爱琴海,谁为你哭泣
·[06.诗]三月之诗
·[06.诗]大地
·[06.诗]告别吴山
·[06.诗]杭城一年
·[06.诗]归途
·[06.诗]爱琴海,你伤痕累累的脸
·[05.诗]秋日时光
·[06.诗]自由大悲咒
·[05.诗]无韵七言——赠老青年
·[06.诗]西子湖畔重逢天虹
·[06.诗]长兴赏梅——赠潘维
·(06.诗)国际动漫节
·[06.诗]白鹭之舞
·[06.诗]家 居
·[06.诗]致黄秋远
·[06.诗]悼张胜凯先生
·[06.诗]坦克履带下的帝国恶梦
·[06.诗]警惕啊!世界
·[06.文]决不宽恕,永远记取
·[05.文]爱琴海宣言
·[05.文]关于阿强和他的长篇小说《空穴来风》
·[04.文]关于长篇小说《空穴来风》的人物及其他
·[05.文]在风暴中心居住:林辉印象
·[05.文]初识羽戈
·[05.文]别燕生吾师
·[04.文]诗 思 随 笔
·[04.文]诗 思 随 笔之2
·[04.文]诗 思 随 笔之3
·[04.文]诗 思 随 笔之4
·[04.文]诗 思 随 笔之5
·[04.文]诗 思 随 笔之6
·[04.文]诗 思 随 笔之7
·[04.文]诗 思 随 笔之8
·[04.文]诗 思 随 笔之9
·[04.文]诗 思 随 笔之10
·[04.文]关于《悲怆四章》的争论,析粱晓明先生
·[05.文]往事如烟,序陈云其诗集《一生都在下雨》
·[05.文]长篇小说《红衣坊》序
·[05.文]长篇小说《红衣坊》后记
·[06.文]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诗人哀歌(下)
·[06.文]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官方挑衅
·别让极权暴政之手弄脏了体育
·[06.文]当代中国知识分子的悲哀
·[06.诗]浴火重生总有期
·[06.备注]今天去申领护照,遇到小小麻烦
·[06.文]被封百日 力虹说“爱琴海还会回来”
·[06.]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绝地反击(上)
·[06.文]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绝地反击(下)
·[06.文]评欧美对华立场与政策的转向
·[06.文]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战斗正酣(上)
·[06.文]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战斗正酣(中)
·[06.诗]民坛八年,汗青丹心
·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战斗正酣(下)
·[06.文]善之极与恶之极何以并世而立
·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铁肩担道义
·[06.文]力虹:七.一断想
·[06.文]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疯狂反扑
·[06.文]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正义之师
·[06.文]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论坛重现
·[06.文]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违宪审查(上)
·[06.文]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违宪审查(中)
·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违宪审查(下)
·[06.文]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全球大签名
·[06.文]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全球大签名
·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并非结束语
·[06.文]白头老翁在,闲坐说经国
·[06.文]离绪别恨,国难家仇
·[06.文]五马头墙 毛家女婿
·[06.文]面对调查报告,布什将说什么
·[06.文]毛氏谱系,经国秘史
·[06.文]溪山无语,难舍难分
·【专访力虹】愿意参与这个历史性调查
·[06.文]面对“活摘门”欲出“应对法”
·力虹:秘密警察剥夺了我的出国权利
·西西弗斯,使命与尊严
·吴弘达他想干什么?(一)
·吴弘达他想干什么?(二)
·吴弘达他想干什么?(三)
·曾经的高标,今日的沦落──看看浙江文人(1)
·茅盾,与魔共舞的一生──看看浙江文人(2)
·夏衍,可怜书生着戎装──看看浙江文人(3)
·24万被谋杀的亡灵──唐山大地震30年祭
·金庸,侠义之内见媚骨──看看浙江文人(4)
·“经济中心”的荒芜
·中国民主化,不靠美国靠谁?
·一代大师的痛与恨
·从台湾经验看胡锦涛的前途
·点评《吴弘达先生的理性毋庸质疑》
·假作真时真亦假
·邪恶再次压倒了正义
·谁在今日讲恕道?
·一些港台知识精英为何如此媚共
·评李劼《自由需要运动吗?》
·还我高律师,还我中国的良心!
·最后的黑暗,最后的眼泪
·违天意反民心,必遭天诛地灭
·救救高智晟!救救陈光诚!救救中国!!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06.文]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正义之师


   一时间,声援爱琴海网站遭野蛮封杀、坚决捍卫言论自由的正义之师掀起了更声势浩大的抗议与更具实效的行动!网友“新观察家”继前几天那篇《从“爱琴海事件”官方说法看官方嘴脸》驳文之后,又发表了下文:
   爱琴海事件戳穿浙江省“阳光行政、透明政府”的假面!

   (博讯2006年3月24日)
   
   新观察家
   
   自3月9日爱琴海事件发生以来,海内外舆论持续高涨,西方主流媒体和海外著名中文网站纷纷跟进,连续关注和报道,独立中文笔会会长刘晓波、副会长余杰为爱琴海网大声疾呼,许多时政评论家如昝爱宗、王德邦、天理、南方在野、钢猫、南飞燕等撰文予以声援和谴责。爱琴海网友还在本网专门开辟了“爱琴海论坛”,众多网友诗友纷纷发贴、作诗,誓为争取中国的网络言论自由作长期的抗争。
   
   同时,已遭关闭的爱琴海网站主办方,为了维护广大注册用户和网民的权益,也不断地向浙江省人民政府新闻办公室(设有外宣办网络处)申诉,要求与政府主管部门的负责人进行沟通与交涉,寻求解决问题的办法,本网曾及时报道了几次交涉的情况。但遗憾的是,几次交涉过程中,爱琴海网站主办方的合理要求,均被新闻办以“领导在开会”、“人不在,不知道”等为借口一推了之,甚至连递交一份网站整改方案的机会都不给。
   
   笔者上浙江省官方网站搜索了一下,发现这几年浙江省人民政府正在全力推行“阳光行政”,打造“透明政府”。他们说,本届政府施政以来,在各个方面取得了显著成绩,不仅向全省人民交上了一份令人满意的答卷,也树立起了全新的执政风格。"执政为民"的思想贯穿于本届政府工作的始终,一个亲民、负责、透明、务实、法治、稳健、廉洁的政府呈现在全省人民面前,也向全世界展现了中国政府全新的执政理念。
   
   试问浙江省人民政府,就在杭州,在你们的眼皮底下,爱琴海网这样一个经工商登记和正式ICP号备案(浙ICP备06003452号)的合法民间网站,在无任何通知的情况下,被你们下属的一个职能部门暗中强行封杀已逾半月,其间,你们置海内外舆论和广大网民的呼声于不顾,又关起大门拒绝网站主办方多次的交涉要求和递交整改方案的请求,还说什么“我们又不是你一个纳税人养活的?”(见本网3月21日报道:《爱琴海事件交涉之三:遭遇浙江省外宣办网络处的“太极拳”》)你们“亲”的是什么民?“负”的是什么责?“阳光行政”何在?自我标榜的“透明政府”岂不是为全世界的笑柄?
   
   从爱琴海事件可以看出,浙江省人民政府所竭力宣扬的“阳光行政”的背后原来是暗下杀手,“透明政府”的内里原来是漆黑一片。但是,我们还是希望他们悬崖勒马,知错就改,抓住爱琴海事件这次良机,在整个文明世界的面前,真正推进一次阳光行政,切实树立起透明政府的新形象。(完)
   爱琴海事件发生以来,业已生活在自由民主社会中的台湾同胞一直密切关注着此“封网事件”的进展,台湾众多媒体,包括《台湾大纪元》、《联合报》、《东森新闻》、《中央日报》、中央广播电台等等在内,积极地报道相关新闻和转发了许多相关报道。现在,爱琴海相关人士遭到当局恶吏的疯狂反扑,到了最需要手足同胞施以援手的时候了!
   3月26日,台北的中央广播电台著名主持人杨宪宏先生就爱琴海事件,对站长林辉和“爱琴海事件违宪审查申请代表团”首席代表陈永苗进行了长达45分钟的隔岸专访──
   台北中央广播电台:爱琴海事件-林辉&陈永苗
   杨宪宏(主持人,以下简称“杨”):今天节目我要为大家访问的是两位先生,一位是在杭州的自由作家、“爱琴海”网站的负责人林辉先生,还有住在北京的著名宪政学者、评论家陈永苗先生。(06年)3月9号,大陆著名的思想人文网站“爱琴海”被浙江省政府新闻办公厅强行关闭,引起海内外网民跟中外舆论的高度关注。普遍认为这是一件继“冰点”事件以后,中国大陆又一个严重侵犯普世价值和言论自由的恶性事件。中国的网友针对这个事件已经组成了“‘爱琴海’事件违宪审查申请代表团”,准备对中共制定的《互联网新闻咨询服务管理规定》的第五条向中国的全国人大提出违宪审查,或者通过起诉官方非法行政行为,来否定《互联网新闻咨询服务管理规定》,进而为以“爱琴海”网站为代表的众多中国的民间网站来争取生存和发展机会。代表团的首席代表是我们等一下就要访问的陈永苗先生。今天我也同时请到了“爱琴海”网站的负责人,林辉先生来现身说法,同时也邀请陈永苗先生来谈一谈这个宪法官司要怎么打。
   杨:林辉先生请问你在线上的吗?
   林:哎,对。
   杨:陈永苗先生你也在电话线上吗?
   陈:是啊,我在线上。
   杨:林先生,陈先生欢迎你们两位接受访问。首先我来先请教林辉先生,就是今年3月9号,“爱琴海”网站可以说是第三次遭到封杀。当时你发出一个简单通告,上面说的是:2006年3月9日,目前中国大陆代表自由精神的网络空间“爱琴海”网第三次遭到封杀,是为记。然后加上一句话,“我们相信不用多久,“爱琴海”网将顽强地再生。这是一个很好的精神。也佩服你和钦佩你做了这样的声明。过不久,这个网络事件中“爱琴海”的声明就不断出现,海内外的媒体竞相报道。那能不能谈一下,您怎么理解去“爱琴海”三次被封,最近这次被封的原因是什么?为什么得到这么多的关切?
   林:我首先引用一下北岛先生的一句话:“卑鄙是卑鄙者的通行证,高尚是高尚者的墓志铭”。为什么被封呢?我想最主要的一个原因是极左的意识形态在作怪。他们主要出于一种恐惧感,对言论、对言论所代表的精神的恐惧。而且在这种恐惧感的基础上,他们已经超越了宪法的精神、规定和适当的程序。我个人觉得,一个“爱琴海”网站被封杀,甚至无法恢复,并不是最重要的,最重要的是我们的网民,也就是公民们清醒地意识到自己的一些权利,天赋的人权、表达自由的权利,传播的权利。从我的角度来说,我们是比较公开、坦荡的,没有什么好恐惧。如果一个人,包括一个政权,他的一生在恐惧中度过的话,那么还有什么意义呢?就失去了这个意义。我们看到整个时代、历史,是往前发展的,这种发展所需要更多的人,各个阶层的人,包括当局,一起来努力。我现在着重想指出的是,政府的转变、它的意识形态的转变不是一天一夜的,首先要从工作方法上开始转变。作为一个企业化的操作,一个服务机构应该从自己的方法上开始,从程序上去尊重每个人的权利,也就尊重了自己。海内外的关注使我感到比较欣慰,说明更多的人内心里都有这份责任感,有那么一份爱心,虽然事不关己,但是仍然努力的站出来,我表示非常地感谢。
   杨:是,林辉先生你讲得非常的好。被关的原因就是因为当局恐惧,很恐惧;被关切的原因是因为所有的人民都非常的勇敢。简单讲就是这样。
   杨:很好,我非常佩服你的分析。那林辉先生,您是在2005年的8月创办“爱琴海”网,能不能谈一谈您创办这个网站的理念、以及它的规模;第三次封杀的原因,我们刚刚分析过了,可是我还是要请教您,您观察到有没有特别敏感的文字?第三次等于是终极封杀,出自什么原因?是不是他们认为有大量转载海外的新闻报道,还有大量的所谓的“非法不良讯息”?这些所指的是什么呢?因为像“冰点”事件,我们很清楚为的是哪一篇文章,而现在在这个问题上(指”爱琴海”事件)就站不住脚了。他们(指政府)讲到最后必须恢复这个网站,虽然他们作了一些处分,可是他们必须恢复。原因是他们所说的人民不接受。而且还有中共的“元老”也不接受,他们的老祖宗、祖师爷也不接受啊!不接受他们的说法。我觉得您刚才提得很好,也就是说,中国的领导人以及领导班子,或是为国家服务的,为人民服务的这些公务人员要学习一种新思维。可是新思维不是什么“三个代表”,或是说什么“和谐社会”这些词,封了“爱琴海”以后自己回去能睡得着吗?摸着良心,如果睡不着觉,那明天要把“爱琴海”恢复。所以我还是想问你一下封杀的原因。
   林:实际上包含两块内容:一个网站理念,网站去年八月份建立的,我们的网站理念是三句话:“关切民族健康发展、呼唤自由民主精神、凝聚中国新文化力量”。简单地解释就是我们的中华民族、不是一个简单意义上的一个民族、国家的概念,中华民族要进步,首先她要健康发展,在文化上,在社会制度上,各种政策以及政治层面上整体的良性发展。“自由民主精神”我觉得很简单。我们的“爱琴海”网站不是一个当局所称呼的一个“民运”的发展行为。这个网站是一个传播者。你一个国家要进步的话,不管是科技进步,还是经济进步,首先需要创造力和想象力,伟大的科学发现都需要伟大的想象力。如果民主自由失去了,不可能有这种创造力、想象力,同时也就不可能有民众的齐心协力向前的精神。“凝聚中国新文化力量”就是我们希望从一个大文化的角度,不仅仅是政治制度,政治制度只是文化中的一个必然的组成部分。我们网站包括三个方面:主页、博客和论坛。国内的民间网站具备我们这个三个方面内容的非常少,一般都是论坛。我们也是非营利性的网站。其实我个人的钱赚得也不多,相当少的,但觉得用这个网站为这个宗旨而努力还是很有价值的。最后一次封杀是有关部门――省新闻办,后来又据说是省外事办网络管理处,这个我们都有点搞不清楚,机构比较复杂――认为有一些不良信息,对海外的一些文章有转载,包括刘晓波先生,余杰先生,王怡先生,何清涟女士、龙应台女士等的文章的转载,包括对一些被认为是敏感事件的随后的跟踪,包括“冰点”事件几乎所有的文章我们都张贴了。所以第一次被封杀的时候,说我们上传了关于“冰点”的消息,要求我们去掉,我们已经去掉了;第二次就是公安系统说我们这个网站有一些敏感的帖子,我们和公安沟通过,他们的意思比较明确,网站是不能封的。这可能是一个很奇怪的现象,他说网站是不应该封的,但是内容要注意。这个和新闻办的终极封杀形成了一个比较鲜明的对比。我觉得公安系统这个表态,不管是不是表面的,还是值得肯定的。
   杨:所以这一次您能不能很清楚地感受到他们所说的不良信息是刚刚讲的这些人的文章吗?
   林:嗯。
   杨:就是刘晓波先生,王怡先生……等的这些文章吗?
   林:他们没有明确地指出,但是我想,一个是指这些文章,一个是论坛里有大量的网民自由发贴的文章。我想最主要的不是针对某一篇文章,而是他们感受到的这种氛围,一种讲真话的氛围,他们感到恐惧和担心。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