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实中国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孔雀开屏
[主页]->[现实中国]->[孔雀开屏]->[亡党经典“民主集中制”之毒瘤出笼篇]
孔雀开屏
·在中共统治下谁识人类的生产器官“屄”和“屌”?
·民运要的就是运动
·中共十七大胡锦涛涛有下课的可能
·高一学生说:“胡锦涛真丢脸”!
·台湾与大陆关系法
·贪官是中共流氓集团执政的救命稻草
·共党的灭亡,是内部的崩溃
·“保鲜”是人类历史上最大的造假运动
·江泽民会怎么死?
·党不要我了还来收党费?
·胡锦涛愤青时代的大作欣赏
·中共自己对前途评估,亡党是必然的!
·曾庆红欲取代胡锦涛实现民主自由等?
·德国的大粪岂能挽救中共流氓集团的命运?
·中共的“保鲜”将在第三批次中出现雪崩
·心平气和看中共灭亡等
·支持徐水良的“农民观点”!
·行动起来满足中共流氓集团要求灭亡的愿望
·配合退党开放入党
·中共灭亡定局胡锦涛等脱壳的比毛毛虫还要快
·中共是雄孔雀尾部的“羞处”
·赵燕是党的爱人
·胡锦涛“保鲜”的竹竿怎能顶的住中共山体的崩溃
·这篇文章能证明什么叫共产党
·一篇让我找不到地洞的文章
·对“中国自民党章程”修改的建议
·歌颂陈水扁!
·胡锦涛牛屄里流出的尿液
·繁体字是中华文化的根[推荐萧启宏的汉字研究]
·繁体字是中华文化的根[推荐萧启宏的汉字研究]
·中共力图把民族主义演变成爱政府主义直至爱党主义[8964背景、推荐]
·中共力图把民族主义演变成爱政府主义直至爱党主义[8964背景、推荐]第二部分
·中共力图把民族主义演变成爱政府主义直至爱党主义[8964背景、推荐]第三部分
·亡党经典“民主集中制”之毒瘤出笼篇
·亡党经典“民主集中制”之篡改列宁原意中共集权篇
·亡党经典“民主集中制”之党奴愚民驯化篇
·亡党经典“民主集中制”之专制必然灭亡篇
·联合国也流氓,有了中共更流氓
·克林顿要与江泽民建立私交能学到江的什么?
·江泽民要整死胡锦涛
·我要竟聘民主党派大陆发言人
·说说“敬爱的良宇”
·致施明德,倒扁不倒共中国难统一
·江泽民把贪淫之责等落实到邓小平头上
·胡锦涛依然无路可走
·中共党校校长授课,“爱国”的标准答案
·胡锦涛一口吞掉了邓恶棍和江蛤蟆
·胡温正带领中共流氓集团走向灭亡!
·陈良宇倒了,胡温绝径难逢生
·谁有胆让曾庆红下跪?(1张图s)
·中共亡在胡任上内部崩溃
·中共流氓集团高层再现极度恐慌
·中央党校教淫乱党政官员淫乱时如何防艾滋病
·胡锦涛实施逃跑预案暴中共内部时刻都会火拼天机
·应对退党潮中共拉高中生入党
·对“大陆民运分子为啥反台独?”的一点看法
·江泽民关键时刻捏住胡锦涛软肋
·老帖2004年“简单的预测胡温”
·中南海决战党政官员更拥护谁?
·胡锦涛未来的5年
·曾庆红拟五一后代理总书记
·北京演出新闻 南京出新轶闻
·张荣坤论:“和谐社会”
·中共为什么要膀宋祖英?
·“亡党石”与胡锦涛的密切联系
·江曾出拳孤注一掷官正拼命力挺
·万木春请论坛网友、网特,大家进来发财!
·中共说:今年5月股市调整不是崩溃
·曾庆红黔驴技穷(3张图)
·宋祖英挺胡一曲《贴心人》把曾庆红打入冷宫[2张图](2张图)
·给李洪志先生和全体大法学员拜年!
·新华社记者拍到的曾庆红灵异照片(1张图)
·对大家讨论李洪志与政治的一点看法
·今天的股市是中共利用权力进行的恶意操作
欢迎在此做广告
亡党经典“民主集中制”之毒瘤出笼篇

   民主集中制系列:

   中国必然要走告别专制、向现代民主制度转轨的道路,在这一过程中放弃“民主集中制”是无可回避的。

   “民主集中制”是排斥民主、保障集中的制度,它与民主精神迥然相异。这一制度是50多年来集权体制运行和维系的基本工具,集中是“民主集中制”的出发点和归宿点。

   集中的内核是什么呢?是“党的领导”,是“一党专制”,是党的寡头专制;毛泽东时代是毛专制(其顶峰是“文革”内乱),邓小平时代是邓专制(其顶峰是“六四”屠城)。专制是那个时代发生的灾难、罪恶与挫折的总根源。遗憾的是,这一制度的反民主本质尚不为许多人所认识,人们常常为它的“民主”词藻所迷惑,对其本质反而不甚了了。由于未对“民主集中制”的历史与理论作一系统的清理,存在这种情况或许在所难免。当代中国的启蒙仅正面张扬民主、自由、人权、法治的意义是不够的,清理沉重的集权主义思想遗产,帮助人们解脱现代专制主义的桎梏,是刻不容缓的工作。  

   “民主集中制”为列宁首创,以后在实行共产党体制的国家内普遍推行,中共成立后即以此制度为组织原则,夺得国家政权之后又将之推广到国家权力体系,确立为国家政治生活的组织原则,故而宪法第三条称:“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国家机构实行民主集中制的原则。”

   今天,中共领导人仍不时强调,要坚持“民主集中制”这一原则。在总结历史经验(如“文革”浩劫)时,往往将没有执行这一制度(或说这一制度遭到破坏)作为重要教训。特别是至今尚有不少中共老者在回顾以往不幸岁月时,也往往责怪“民主集中制”没有得到实行,他们以为“民主集中制”能促使党和国家政治生活的正常化。至于新生代的人则大都不清楚“民主集中制”的本质,不了解这一制度是有利于中国的民主化还是相反,在向现代民主国家转轨过程中是应当坚持还是放弃这一制度?本文通过历史与理论层面的分析尝试回答这一重大问题。

   主题:列宁提出“民主集中制”的初衷:建立集中制、确立中央的绝对权威

     在国际共运史上列宁首次在1903年的“俄国社会民主工党”第二次代表大会上提出了“集中制”这一概念。他说:“作为党组织的基础的基本思想,实际上可以归结为以下两点。第一个思想,即集中制思想,是从原则上确定了解决所有局部的和细节的组织问题的方法。”这“是唯一的原则性思想,应该贯穿在整个党章中”。“集中制要求中央和党的最遥远、最偏僻的部分之间没有任何壁障”,“中央有直接掌握每一个党员的绝对权力。”

     1904年,罗莎•卢森堡对列宁的“集中制”思想提出了批评意见。在“俄国社会民主党的组织问题”一文中,虽然她也认为集中制对于改变党组织的分散性是必要的,但她强调,社会民主党不能建立在党的战士对中央机关盲目听话和机械服从的基础上。按照列宁的“集中制”原则,“中央委员会成了党的真正积极的核心,而其他一些组织不过是它的执行工具而已”。因此罗莎•卢森堡认为,列宁的集中制是“极端的集中主义”、“无情的集中主义”。她还认为,如果党内由党的中央机关的统治来代替大多数人的统治,由中央委员会监督工人阶级的活动来代替工人群众对党的机关活动的监督,“那就是错误的”。她说,“俄国社会民主党中的一部份人力图使充满希望的、生气勃勃的工人运动通过无所不知、无所不在的中央委员会的托管来防止失策”,这不免是一种“主观主义”。

     针对罗莎•卢森堡的批评,列宁在1905年将“集中制”更改为“民主集中制”。列宁申明,“集中制”有专制主义的集中制、官僚主义的集中制,而俄共所实行的则是民主的“集中制”。1905年12月在俄共第一次代表会议上,列宁对“民主集中制”之民主特征作了如下说明:“党是根据民主的原则组织起来的。这就是说,党的一切事务由一律平等的全体党员处理或者通过代表处理;并且,党的所有负责人员、所有领导人员、所有领导机构都是选举出来的,是必须向党员作报告的,是可以撤换的。[4]”1906年俄共“四大”所通过的党章规定:“党的一切组织是按民主集中制原则建立起来的。”这就是“民主集中制”从提出到确立的过程。

     尽管列宁称他所提出的“集中制”是“民主”的,但这个“民主集中制”的重点是“集中”,这一贯为列宁所强调。比如,1920年列宁强调,“无产阶级的无条件的集中制和极严格的纪律,是战胜资产阶级的基本条件之一”。列宁还认为,无产阶级取得政权之后必须实行无产阶级专政,而无产阶级专政要求在党内仍“需要实行极严格的集中制和极严格的纪律”:“谁要是把无产阶级政党的铁的纪律哪怕是稍微削弱一点(特别是在无产阶级专政时期),那他事实上就是帮助资产阶级来反对无产阶级”。

     列宁还将“集中制”的原则推广到了“第三国际”。1920年7月,他在“加入共产国际的条件”的报告中,将“按照民主集中制的原则建立起来”作为加入“共产国际”的重要条件。他强调:“共产党必须按照高度集中的方式组织起来,在党内实行象军事纪律的铁的纪律,党的中央机关必须拥有广泛的权力,得到全体党员的普遍信任,成为一个有权威的机构。只有这样,党才能履行自己的义务。”他还指出:“凡是愿意加入共产国际的党都应该称为:某某国家共产党(第三共产国际支部)。”按照他的要求,各国共产党必须听命于“共产国际”的领导,对此中国共产党深有体会。“第三国际”与“第二国际”的一个显著差别就是前者是按“集中制”的原则组织起来的,正如列宁所说,“共产国际是在非常激烈的国内战争的情况下进行活动的,因此,它应当比第二国际组织更加集中”。

     尽管列宁十分强调集中,但全面考察他的治党思想,也有其民主的思想遗产。概而述之:其一,党的代表大会是全党的最高权力机关,应每年举行之;其二,党的代表大会选举产生的中央委员会是大会的执行机关,必须向代表大会报告工作;其三,在党内设立与中央委员会并行的监督机构,对中央委员会的工作实行监督(地方类推);其四,党代表大会的代表经党员民主选举产生,党的中央和地方机关的领导人经代表大会选举产生,并可以撤换;其五,党代表大会和各级机关党委实行少数服从多数的原则,当少数的意见遭到否决后少数者必须执行组织决定,但在思想上仍可保留并宣传自己的主张;其六,党员在党内有发表自己意见的自由。

     列宁在世时是努力实现上述思想的。不过,列宁的治党思想的双重性以及由于当时所处的环境使他更多地强调集中,这为斯大林日后通向个人专制留了一道门路。斯大林主政后,为强化个人集权,加快扼制党内民主,通过消灭所谓“反对派”而使党内民主化为乌有,使“民主集中制”蜕变为绝对的集中制、恐怖的集中制。这是苏共体制中致命的内伤,它导致苏共的衰落,乃至最终被人民所唾弃。

   《“民主集中制”的本质与毛泽东的集权思想》应克复 来源:《当代中国研究》2005年第4期 万木春重新编辑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