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实中国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孔雀开屏
[主页]->[现实中国]->[孔雀开屏]->[中共力图把民族主义演变成爱政府主义直至爱党主义[8964背景、推荐]]
孔雀开屏
·在中共统治下谁识人类的生产器官“屄”和“屌”?
·民运要的就是运动
·中共十七大胡锦涛涛有下课的可能
·高一学生说:“胡锦涛真丢脸”!
·台湾与大陆关系法
·贪官是中共流氓集团执政的救命稻草
·共党的灭亡,是内部的崩溃
·“保鲜”是人类历史上最大的造假运动
·江泽民会怎么死?
·党不要我了还来收党费?
·胡锦涛愤青时代的大作欣赏
·中共自己对前途评估,亡党是必然的!
·曾庆红欲取代胡锦涛实现民主自由等?
·德国的大粪岂能挽救中共流氓集团的命运?
·中共的“保鲜”将在第三批次中出现雪崩
·心平气和看中共灭亡等
·支持徐水良的“农民观点”!
·行动起来满足中共流氓集团要求灭亡的愿望
·配合退党开放入党
·中共灭亡定局胡锦涛等脱壳的比毛毛虫还要快
·中共是雄孔雀尾部的“羞处”
·赵燕是党的爱人
·胡锦涛“保鲜”的竹竿怎能顶的住中共山体的崩溃
·这篇文章能证明什么叫共产党
·一篇让我找不到地洞的文章
·对“中国自民党章程”修改的建议
·歌颂陈水扁!
·胡锦涛牛屄里流出的尿液
·繁体字是中华文化的根[推荐萧启宏的汉字研究]
·繁体字是中华文化的根[推荐萧启宏的汉字研究]
·中共力图把民族主义演变成爱政府主义直至爱党主义[8964背景、推荐]
·中共力图把民族主义演变成爱政府主义直至爱党主义[8964背景、推荐]第二部分
·中共力图把民族主义演变成爱政府主义直至爱党主义[8964背景、推荐]第三部分
·亡党经典“民主集中制”之毒瘤出笼篇
·亡党经典“民主集中制”之篡改列宁原意中共集权篇
·亡党经典“民主集中制”之党奴愚民驯化篇
·亡党经典“民主集中制”之专制必然灭亡篇
·联合国也流氓,有了中共更流氓
·克林顿要与江泽民建立私交能学到江的什么?
·江泽民要整死胡锦涛
·我要竟聘民主党派大陆发言人
·说说“敬爱的良宇”
·致施明德,倒扁不倒共中国难统一
·江泽民把贪淫之责等落实到邓小平头上
·胡锦涛依然无路可走
·中共党校校长授课,“爱国”的标准答案
·胡锦涛一口吞掉了邓恶棍和江蛤蟆
·胡温正带领中共流氓集团走向灭亡!
·陈良宇倒了,胡温绝径难逢生
·谁有胆让曾庆红下跪?(1张图s)
·中共亡在胡任上内部崩溃
·中共流氓集团高层再现极度恐慌
·中央党校教淫乱党政官员淫乱时如何防艾滋病
·胡锦涛实施逃跑预案暴中共内部时刻都会火拼天机
·应对退党潮中共拉高中生入党
·对“大陆民运分子为啥反台独?”的一点看法
·江泽民关键时刻捏住胡锦涛软肋
·老帖2004年“简单的预测胡温”
·中南海决战党政官员更拥护谁?
·胡锦涛未来的5年
·曾庆红拟五一后代理总书记
·北京演出新闻 南京出新轶闻
·张荣坤论:“和谐社会”
·中共为什么要膀宋祖英?
·“亡党石”与胡锦涛的密切联系
·江曾出拳孤注一掷官正拼命力挺
·万木春请论坛网友、网特,大家进来发财!
·中共说:今年5月股市调整不是崩溃
·曾庆红黔驴技穷(3张图)
·宋祖英挺胡一曲《贴心人》把曾庆红打入冷宫[2张图](2张图)
·给李洪志先生和全体大法学员拜年!
·新华社记者拍到的曾庆红灵异照片(1张图)
·对大家讨论李洪志与政治的一点看法
·今天的股市是中共利用权力进行的恶意操作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中共力图把民族主义演变成爱政府主义直至爱党主义[8964背景、推荐]

万木春编辑:陈彦的《民族主义诱惑与认同危机》这篇文章发表在《当代中国研究》2006年第1期上。文章特别是以8964的背景着力阐述了民主主义诱惑与认同危机问题。我们可以看到,中国的民族主义者的价值资源只存在于中国的传统之中。中共真正想要推广的并不是民族主义,而是所谓的“爱国主义,正如张见微指出的:“中国共产党目前所实行的爱国主义,实际上是爱政府主义”。“中国近代化的历程告诉我们,强调集体、压抑个人、崇尚单一、排拒多元的民族主义往往是既牺牲了个人自由,又葬送了民族利益。”如果说在共产主义意识形态与民族主义意识形态之间存在着某种转换捷径的话,那就是集体主义。美国普林斯顿大学教授余英时指出:大陆和海外中国人的民族主义激情是中共当局有计划地挑拨起来的;民族主义是共产中国反对人权和民主的武器。旅居美国的程默于1999年呼吁警惕中国民族主义向法西斯主义转型。他认为,对法轮功的镇压、中国驻南使馆被北约轰炸后引起的暴力示威、大中国理论以及《超限战》的出版等,都是令人不安的迹象。

   文章分十个部分,我作三次发出来。供大家在研究问题的时候参考。一、民族主义兴起的现实与历史根源二、作为意识形态替代品的民族主义之出场三、当代中国的民族主义为何以反美为主诉?四、“战略型民族主义”五、道德民族主义六、反西方主义者对权力的献媚七、政治认同与文化认同的出路何在?八、拒绝民族主义九、民族主义:北京政权难以把握的双刃剑十、中国的民族主义是真威胁还是纸老虎

   文章如下:

    90年代中期以来,中国经济进入持续高速增长时期,而这一时期也是中国民族主义思潮崛起之时。在政治与意识形态的高压统治之下,民族主义话语成了知识分子政治思考中较少有风险的领域,且可以同时满足政府的需要、社会自我表达的愿望以及知识分子参与政治生活的渴望。随着《中国可以说不》一书的出版,形成了一股令人印象深刻的中国民族主义浪潮。这股思潮反映了中国在追求现代国家认同的漫漫长路上的一种精神迷失。本文试图分析90年代以来中国民族主义的兴起之原因和特点,并且讨论它与当前中国面临的政治和文化认同危机的关系。

     一、民族主义兴起的现实与历史根源

     民族主义的卷土重来可以同时在中国社会的内部变化和向外部世界的扩大开放中找到原因。首先,中国正面临意识形态真空和因为媒体审查体制与政权镇压导致的价值观危机。没有知情权的民众面临极为有限的选择:投靠垂死的共产主义教条或者加入新生的民族主义。一方面是当局对民主运动的镇压与对理想主义的扫荡,另一方面是权力需要替补性的意识形态以加强其政治合法性,两者的合力使中国民族主义潮流此时得以招摇过市,声势煊赫。此外,苏联解体余惊未了,一部份知识分子担心中国可能象苏联一样解体;对于他们来说,这是比社会停滞更可怕的危险。一些民族主义者甚至相信,民族主义是防止中国分裂的最有效的武器。[1]其次,民族主义的上升也可以用中国持续的经济增长来解释。经济增长增强了国人的自信,使他们体会到一种强大的感觉,但这种自信实际上更多地是基于幻想而形成的。第三,从地缘政治上看,东西方冷战的结束以及世界经济一体化加速等因素,多少促使中国人长期以来受到共产主义国际精神压抑的民族情感的复活。西方尤其美国的“中国威胁论”和“遏制中国论”等观点也有利于这种反西方的民族主义的兴起。[2]第四,从思想史的角度看,民族主义的复活得益于政治和文化保守主义。在整个90年代,民族主义斗志激扬,甚至时而爆发阵发性的亢奋但同时也自相矛盾。保守主义思潮与民族主义互相激荡,既为民族主义提供养料,又从民粹民族主义话语中获得支持。更何况中国的民族主义深深扎根于中西方百年冲突之中,具有巨大的可资利用的危险能量。

     90年代中国民族主义的回潮,不同于获得民主和言论自由之后多元基础上的俄罗斯民族主义,也不同于前南斯拉夫国土上挟着百年仇恨和领土野心的一个族群反对另一个族群的民族主义。中国的民族主义深深植根于中西碰撞的历史。近代民族主义的诞生经历了巨大的撕裂之苦,它是中国与西方、传统与现代、基础与工具、感情与理性等一系列冲突的结果。这种血与火的对峙始于1848年的鸦片战争,这场战争扫灭了中国人对中国文化优越的自信心,在中国人的心灵深处烙下了对西方的怨恨。伴随着这些冲突,近代中国开始了漫长的地狱之旅。一方面是驱之不去的寻回往日荣光的梦想,另一方面则是面对西方列强的无尽羞辱。换言之,从华夏中心主义的角度看,维系中华认同的核心──文化优越──的信念要求中国必须在物质文明上赶上西方。在中西碰撞中近代中国的民族精英渐渐形成共识:只有自我否定才能赶超西方。正是这种对西方的复杂嫉羡情结,使中国在20世纪上半叶出现了多种形式的民族主义:辛亥革命之父孙中山的民主民族主义,共产党缔造者陈独秀的反传统民族主义,文化守望者梁漱溟的民族主义,甚至包括义和团的仇外的民族主义。近代以降中国的民族主义一直随同时代风云的变幻和中华文明的转型而处于不断的嬗变之中。

     共产主义曾经通过许诺建立一个公正的社会、让中华民族恢复昔日的荣光,同时超越中西二元对立、成功地整合了中国的民族主义。从这个意义上说,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建立只是中国的民族主义与马列主义的一种杂交。民族主义情感仍是红色中国地下运行的一股巨大力量,对中共的成功夺权和长期统治功不可没。因而民族主义情感至今仍然十分敏感,并可为现实政治所利用。

     1989年以后,中国民族主义的回潮一方面上承其历史轨迹,另一方面也显现出多向度特征。事实上,当代中国的民族主义观点并未超出那些传统的论据:中国传统精神的优越,国家地位的不被承认,国际社会反对中国的阴谋,文化认同的资源需求,扩大意识形态基础的必须等等。其中有一些论据合情合理,比如中国希望在国际舞台上扮演更重要的角色,具有参与国际重大事务决策的愿望等,但另一些说法则反映出政治和文化认同的危机。这一认同危机体现在文化归属感的再确认,对历史的重新检讨,现代与传统关系的“正常化”,寻找新的意识形态资源等等方面。因此,分析当代的民族主义可以有不同的视角。

     二、作为意识形态替代品的民族主义之出场

     整个80年代,中国的民族主义情感被一种共同的意志所遮盖,共产党领导层与民众都急于弥补由于“文革”十年而荒废的时间,社会主义的国家建设逻辑是当时的主要特征。基于民族复兴大业和对外开放的需要,西方知识既是中国赶超西方必不可少的工具,同时也是共产党实现现代化和获取政治合法性的基础资源之一。1989年天安门事件的沉重代价使当局不得不寻找新的权力杠杆。为了平衡独裁统治和修补被“八九危机”摧毁的改革新形象,北京政权继续执行经济自由化的政策。为了修复政治合法性,当局加紧寻找意识形态替代品;同时,为了打破“天*安*门流血事件”之后西方社会所强加的孤立,中国政府实行积极外交政策,试图扩大外交联盟圈子,在西方国家中打进一些楔子,采用与法、德等国家联盟反对美国的策略。

     之所以说1989年的屠*杀事件在一定程度上决定了中国社会内部的演进,是因为冷战的结束为民族主义回归提供了一个有利的国际环境。苏联的解体以及东欧国家共产制度的垮台使共产主义意识形态失去了信仰者群体,中国突然要面对一个失去意义的世界,因此民族主义倾向作为意识形态替补品就变得对当局越来越有实用性,政府不仅对一些带有仇外情绪的民族主义的书籍持宽容态度,而且鼓励某些传统习俗的回归,还利用爱国主义词语调动民族情绪。

     1991年9月,一篇名为“苏联巨变之后中国的现实应对与战略选择”的报告[3]透露出官方“民族主义”倾向的某些思路,也让我们得以窥探天安门大屠杀与苏联解体给中共政权带来的震撼。该报告的作者分析了苏联解体的原因,认为共产主义意识形态合法性的丧失拉响了中国现代化进程中国际环境恶化的警钟,“我们必须现实地承认过去的意识形态至少在相当一部份群众中号召力已经很低,强化老式的意识形态教育往往引发的是逆反心理”。该报告的作者建议,共产党应该完成从革命党向执政党的转变;他在经济方面主张由共产党直接控制财产,但要把党从经济管理的琐务中解放出来;在外交上则主张搁置意识形态争论,建立一种完全基于国家利益的外交,在内政上强调要终止党政分开之类的政治改革设想。该报告的作者明确提出,要以国家民族主义来填补官方意识形态衰落导致的信仰真空,运用国家利益为中心的民族主义以及整合儒家价值的文化保守主义,从而形成一种有凝聚力的、反西方的力量。许多论者认为,这一报告乃中共若干高干子弟共同创作,是中共面对苏东共产制度垮台的备用政治纲领。[4]这些“红色后代”比他们的前辈更实用更加无所顾忌,随时准备脱去意识形态的外衣,果断地翻过共产主义这一页,以维护党的绝对权力。

     对中共当局来说,共产主义意识形态依然是其合法性必不可少的外壳,所以它不便公开赞同这一报告坦率的说法。尽管这一报告从未得到官方的正式认可,但90年代中共当局的政治实践却在很多方面借鉴了这一纲领。该文件为我们提供了一个判断中共当局这一意识形态孤儿的行为举止的珍贵钥匙。正是从那个阶段开始,人们目击了马列主义话语被悄悄地一点点地抹去,同时还看到了政府如何鼓励传统和儒学的回归。例如,黄帝陵祭祀仪式曾经在红色中国被禁止多年,中共当局长期视其为“封建活动”,然而90年代初官方却批准恢复此活动,1994年清明节,政治局常委、全国政协主席李瑞环代表当局到陕西参加了黄帝陵祭祀仪式,他向全体华人(包括台湾、香港和海外华人)致词,要求“在共同祖先面前找到共同的语言,达到最广泛的团结,从而振奋民族精神,实现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1994年10月初,北京还举办了盛况空前的纪念孔子诞辰2545周年国际研讨会,邀请了来自30多个国家的专家学者和显要人物(如新加坡前总理李光耀)。在开幕式上,国务院副总理李岚清回顾了孔子和儒学如何成功地推动美德和教育的提高,认为孔子和儒学对于当今的教育仍然十分重要。中国的经济改革就是这样与代表着中华民族优越性[5]的儒学结合在一起了。

     中国的民众尽管不再相信共产主义意识形态,却对官方提倡的民族主义给予了积极的回应,并从这里看到了一个新的自由空间。怀旧的古代出版物开始流行,对传统文化的研究重新浮出水面。一些知识分子则与时俱进地提出了“21世纪将是中国的世纪”的说法[6].对当局来说,过分依赖于复苏传统文化会凸现出官方意识形态的困窘,反而让人们联想到共产党的根基已经风雨飘摇,所以,调动民众的反美情绪就成为必须。

     三、当代中国的民族主义为何以反美为主诉?

     80年代是中国和西方的“蜜月期”。拜冷战之赐,那时中国成了东西方两大阵营之间的地缘三角中的重要一极。冷战结束后,中国和西方共同的敌人苏联灰飞烟灭了,中共发现西方成了一个强悍的对手。但是,在中共(政府和臣服于其宣传的民众)眼里,以美国为代表的西方是一个可以用利益加以分化的阵营。作为中国天才军事家孙子的信奉者,北京政府将美国与欧洲国家区别开来,指斥美国是中国发展的主要障碍,以便达到孤立美国的目的。于是,国际关系方面的现实需要又与“文革”期间提出的反对帝国主义霸权的意识形态教条结合起来了。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