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实中国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孔雀开屏
[主页]->[现实中国]->[孔雀开屏]->[这篇文章能证明什么叫共产党]
孔雀开屏
·在中共统治下谁识人类的生产器官“屄”和“屌”?
·民运要的就是运动
·中共十七大胡锦涛涛有下课的可能
·高一学生说:“胡锦涛真丢脸”!
·台湾与大陆关系法
·贪官是中共流氓集团执政的救命稻草
·共党的灭亡,是内部的崩溃
·“保鲜”是人类历史上最大的造假运动
·江泽民会怎么死?
·党不要我了还来收党费?
·胡锦涛愤青时代的大作欣赏
·中共自己对前途评估,亡党是必然的!
·曾庆红欲取代胡锦涛实现民主自由等?
·德国的大粪岂能挽救中共流氓集团的命运?
·中共的“保鲜”将在第三批次中出现雪崩
·心平气和看中共灭亡等
·支持徐水良的“农民观点”!
·行动起来满足中共流氓集团要求灭亡的愿望
·配合退党开放入党
·中共灭亡定局胡锦涛等脱壳的比毛毛虫还要快
·中共是雄孔雀尾部的“羞处”
·赵燕是党的爱人
·胡锦涛“保鲜”的竹竿怎能顶的住中共山体的崩溃
·这篇文章能证明什么叫共产党
·一篇让我找不到地洞的文章
·对“中国自民党章程”修改的建议
·歌颂陈水扁!
·胡锦涛牛屄里流出的尿液
·繁体字是中华文化的根[推荐萧启宏的汉字研究]
·繁体字是中华文化的根[推荐萧启宏的汉字研究]
·中共力图把民族主义演变成爱政府主义直至爱党主义[8964背景、推荐]
·中共力图把民族主义演变成爱政府主义直至爱党主义[8964背景、推荐]第二部分
·中共力图把民族主义演变成爱政府主义直至爱党主义[8964背景、推荐]第三部分
·亡党经典“民主集中制”之毒瘤出笼篇
·亡党经典“民主集中制”之篡改列宁原意中共集权篇
·亡党经典“民主集中制”之党奴愚民驯化篇
·亡党经典“民主集中制”之专制必然灭亡篇
·联合国也流氓,有了中共更流氓
·克林顿要与江泽民建立私交能学到江的什么?
·江泽民要整死胡锦涛
·我要竟聘民主党派大陆发言人
·说说“敬爱的良宇”
·致施明德,倒扁不倒共中国难统一
·江泽民把贪淫之责等落实到邓小平头上
·胡锦涛依然无路可走
·中共党校校长授课,“爱国”的标准答案
·胡锦涛一口吞掉了邓恶棍和江蛤蟆
·胡温正带领中共流氓集团走向灭亡!
·陈良宇倒了,胡温绝径难逢生
·谁有胆让曾庆红下跪?(1张图s)
·中共亡在胡任上内部崩溃
·中共流氓集团高层再现极度恐慌
·中央党校教淫乱党政官员淫乱时如何防艾滋病
·胡锦涛实施逃跑预案暴中共内部时刻都会火拼天机
·应对退党潮中共拉高中生入党
·对“大陆民运分子为啥反台独?”的一点看法
·江泽民关键时刻捏住胡锦涛软肋
·老帖2004年“简单的预测胡温”
·中南海决战党政官员更拥护谁?
·胡锦涛未来的5年
·曾庆红拟五一后代理总书记
·北京演出新闻 南京出新轶闻
·张荣坤论:“和谐社会”
·中共为什么要膀宋祖英?
·“亡党石”与胡锦涛的密切联系
·江曾出拳孤注一掷官正拼命力挺
·万木春请论坛网友、网特,大家进来发财!
·中共说:今年5月股市调整不是崩溃
·曾庆红黔驴技穷(3张图)
·宋祖英挺胡一曲《贴心人》把曾庆红打入冷宫[2张图](2张图)
·给李洪志先生和全体大法学员拜年!
·新华社记者拍到的曾庆红灵异照片(1张图)
·对大家讨论李洪志与政治的一点看法
·今天的股市是中共利用权力进行的恶意操作
欢迎在此做广告
这篇文章能证明什么叫共产党

   标题: 党内确实有资产阶级 副标题: 天安门广场反革命事件剖析 作者: 梁效 播发日期: 1976-05-18 出处选自《人民日报》1976年5月18日

    党内确实有资产阶级 天安门广场的反革命政治事件被粉碎了。英雄碑上金辉灿烂,大会堂前洒满阳光。全国人民在中共中央两个决议的巨大鼓舞下,深入批邓,乘胜前进。

   一场坏事变成了好事。它好就好在暴露了敌人,教育了人民。在这次事件中,党内不肯改悔的走资派同社会上的反革命分子一齐跑出来,用他们的罪恶活动编成一份难得的反面教材,给人们上课。这一课,使我们更深地懂得许多十分要紧的道理。其中很重要的一条,便是:在社会主义历史时期,资产阶级确实“就在共产党内”。

   天安门广场反革命事件是怎样闹起来的呢?它的根子在党内,党内最大的不肯改悔的走资派邓小平就是这次反革命政治事件的总后台。 在这里,我们可以分析一下这次事件的前前后后。邓小平重新工作不久,便拿出他那股“还乡团”的疯狂劲头,到处讲演,散布谬论,制造谣言,搅乱人心,纠集复辟势力,挥舞“整顿”大棒,推行修正主义纲领、路线,大刮右倾翻案风。一时间,黑浪翻滚,党内外新老资产阶级和没有改造好的地、富、反、坏、右欢欣若狂,以为他们复辟资本主义的日子即将到来了。但是,毛主席亲自发动和领导的反击右倾翻案风的伟大斗争,打破了他们的迷梦。对他们来说,这真是大难临头。他们怀着刻骨的仇恨,把反击右倾翻案风的运动说成是“天骤变,乌云布,起阴风”,迫不及待地跳出来进行绝望的挣扎。那些新生的反革命分子和老牌的反革命,以及形形色色的亡命之徒、社会渣滓,都聚集在天安门广场上来闹事。他们舞文弄墨,行凶放火,又是鬼哭狼嚎,又是抽刀拔剑。究竟要干什么呢?就是妄图保护邓小平,颠覆无产阶级专政。这只要看一看那些反革命分子提出的纲领、口号,就一清二楚了。原来他们的一套货色,并非自己的发明,而是从邓小平那儿搬来的,同邓小平相呼应的。邓小平“三项指示为纲”的修正主义纲领,成了他们的旗帜;“邓记谣言公司”出来的政治谣言,变成了他们公开的反动演说、反动诗词、反动传单。邓小平反对伟大领袖毛主席,肆无忌惮地分裂以毛主席为首的党中央,居心险恶地攻击所谓“反马克思主义的阶级敌人”,他们亦步亦趋,恶毒攻击伟大领袖毛主席,并狂叫什么要“真正的马列主义”,要打倒“那些阉割马列主义的秀才们”;邓小平反对和攻击无产阶级专政,他们就咒骂社会主义中国是什么“秦皇的封建社会”;邓小平打着所谓“四个现代化”的幌子,反对以阶级斗争为纲,鼓吹“不管白猫黑猫,抓得住老鼠就是好猫”,他们也鹦鹉学舌,叫嚷“抓不住老鼠的猫,能说是好猫?”可见,到天安门广场闹事的那些牛鬼蛇神,群魔百丑,都是按照邓小平的笛音跳舞的。天安门广场事件,是邓小平刮起的右倾翻案风的恶性发展,是党内不肯改悔的走资派对反击右倾翻案风的猖狂反扑,是党内资产阶级反动面目的大暴露。 天安门广场反革命事件证明,资产阶级的政治代表和挂帅人物在党内。

   在这次事件中,一小撮反革命暴徒麇集一起,喧嚣鼓噪,要推邓小平当中国的纳吉。他们为什么要在共产党内找自己的首领呢?从阶级斗争的规律来看,并不奇怪。 列宁说:“什么叫做复辟?复辟就是国家政权落到旧制度的政治代表手里。”(《社会民主党在俄国第一次革命中的土地纲领》,《列宁全集》第13卷第303——304页)反革命分子要颠覆无产阶级专政,复辟资本主义,就要找这样的政治代表。到哪里去找呢?党外的资产阶级名声很臭,手中无权,难以胜任。而党内的资产阶级,特别象邓小平这样最大的不肯改悔的走资派,才最有条件充当这个角色。因为走资派混在共产党内,披着马列主义的外衣,他们可以利用手中握有的权力,制定和推行修正主义的纲领、路线,可以把无产阶级专政的工具变为对无产阶级专政的工具。邓小平修正主义路线,集中代表了党内外新老资产阶级和地、富、反、坏、右的利益和要求。社会上的资产阶级和一切牛鬼蛇神把自己的复辟希望和整个的命运,都系在邓小平这样的党内走资派身上。正因如此,天安门广场上的一小撮反革命暴徒,才那样唾沫四溅,起劲地为邓小平歌功颂德,胡说什么“由邓小平主持中央工作,斗争取得了决定性胜利”,“大快人心”;才那样捶胸顿足,如丧考妣,把邓小平的受批判说成是“最大的损失”,并狂呼要邓小平出来“当总理”,当中国的纳吉。这就清楚地说明了,邓小平这样的党内走资派,是一切反抗社会主义革命和敌视、破坏社会主义建设的社会势力和社会集团同无产阶级进行较量的挂帅人物。

   在天安门广场事件中,一小撮阶级敌人的反革命活动有一个显著特点,就是保护走资派,维护党内资产阶级的利益。 这伙反革命分子极力诽谤文化大革命,疯狂攻击广大群众揭露和批判走资派的革命行动,故意搅乱阶级阵线,说什么“老革命,老革命,……只落个走资派,牛鬼蛇神”,明目张胆地为刘少奇、林彪以及邓小平这伙不肯改悔的走资派鸣冤叫屈,扬幡招魂,妄图给他们翻案。这伙反革命分子还攻击限制资产阶级法权,叫嚷限制资产阶级法权是“行不通的真理”。资产阶级法权是党内走资派的命根子,任何限制资产阶级法权的措施,都要遭到他们的反对。一小撮反革命分子攻击限制资产阶级法权,恰恰说明他们是要极力强化和扩大资产阶级法权,维护党内走资派的利益。

   在天安门广场事件中,反革命分子是把保护走资派,保护党内资产阶级的利益放在首位。这是为什么?有个闹事的犯罪分子说:“只要邓小平不倒,我就有出头之日。”这就再清楚不过地说明了保护党内走资派的利益,也就是从根本上保护整个资产阶级和地、富、反、坏、右的利益。如果党内走资派复辟资本主义的阴谋得逞,被推翻的剥削阶级也就可以夺回失去了的“天堂”。他们之间,可谓“一损皆损,一荣皆荣”。党内资产阶级在整个资产阶级中这种举足轻重的地位,反映了社会主义时期阶级关系的变化。

   鲁迅说过,我们的痈疽,是敌人的宝贝。当一小撮反革命暴徒在天安门广场闹事的时候,克里姆林宫的新沙皇们喜形于色,兴高采烈。他们匆匆忙忙开动宣传机器,为邓小平、为反革命分子涂脂抹粉,撑腰打气,说什么邓小平修正主义路线受到“热情支持”(应读作:受到中国新老资产阶级和地、富、反、坏、右的支持,受到苏修社会帝国主义的支持)。苏修老爷们一看,一小撮反革命分子在中国首都的天安门广场行凶作恶,就满以为这一回他们所谓的中国“健康力量”可要“说出自己决定性的话”来了。过去他们曾经寄希望于彭德怀、刘少奇、林彪,这次又寄希望于邓小平。然而,他们高兴得太早了。新沙皇还没有来得及向当代的宋江正式颁布招安的诏书,邓小平和支持他的反革命分子就宣告失败了。其兴也暴,其败也速。邓小平搞修正主义这么快就垮了台,使苏修大为丧气,情不自禁地叫喊感到“吃惊”。苏修这种喜而转悲、破笑为涕的丑恶表演告诉人们:他们同国内阶级敌人一样,把颠覆我国无产阶级专政、复辟资本主义的赌注,压在党内走资派身上,赌输了还要赌。这就又一次从反面证明,对无产阶级专政的最大威胁,是来自党内资产阶级,党内走资派。

   我们已经取得了伟大的胜利,但是斗争并没有结束。我们同党内走资派的斗争,是长期的,反复的。同时,还要看到,只要有邓小平这样的走资派存在,社会上的牛鬼蛇神就会同他们勾结起来,兴风作浪。革命人民必须保持高度警惕,决不能松懈自己的斗志。毛主席教导我们:“大风大浪也不可怕。人类社会就是从大风大浪中发展起来的。”(《在中国共产党全国宣传工作会议上的讲话》)马克思主义、列宁主义、毛泽东思想是不可战胜的。广大人民群众总是要革命的。我们坚持毛主席的革命路线,以阶级斗争为纲,反修防修,继续革命,就一定能够在社会主义航道上,乘风破浪,从胜利走向更大的胜利。 * 选自《人民日报》1976年5月18日*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