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康成
[主页]->[百家争鸣]->[康成]->[阿启的金牙 ]
康成
·作者简介:
·《致李国涛先生》
·民主党是个什么东西?
·伪民运的政治欺骗--被出卖的原则立场
·伪民运的政治欺骗--阻碍团结、联合的恶劣表现
·伪 民 运 的 政 治 欺 骗 --体谅什么?贪婪还是无知?
·伪民运的政治欺骗 --必须被尊重的权利
·伪民运的政治欺骗——制度的冷漠与官僚的冷漠
·让不屈充满思想力量
·光环 --浅评"纪念《启蒙社》二十五周年"
·我们会怎样仇视日本
·政变与强奸——评方家华的《政变文化》
·倾诉乡土话贵州
·缅甸军政府:你好毒!
·贴金有术
·佛 徒
·会 党
·顽石如钢
·为刘书记走上法庭鼓与呼!
·死不瞑目
·亡命政治
·假如网络上要搞选举......
·“退党”之痒
·一个野蛮民族的诞生
·贱 命
·汉 人
·骗 子
·小刀会
·愚民可憎
·从“节约型社会”谈起
·民运岂能是“家天下 ”?
·能不能“退国”?
·审视我们的悲痛
·戏说国法
·打虎英雄
·阿启的金牙
·蛇 头
·龙 哥
·遭遇“黑社会”
·恶警与恶法
·杀猪刀事件
·为谁捐躯?
·另一种危亡
·江湖绝技
·独立之旅──有请李登辉出访大陆的五大政治理由
·谁让我们变得这般无耻
·本 色
·阿 勇
·贤 叔
·归去来兮
·饥饿疗法
·盛宴下的玫瑰
·扶桑凭吊----纪念陈天华先生“愤投怒海”100周年
欢迎在此做广告
阿启的金牙

   
   阿启是一位老实巴交的农民、生活在蒲田的海边,一辈子的劳作除了养海蛎就是种地瓜,在这样的生活程式中间,他整整渡过了六十四个春秋。
   
   命运曾在某一刻改变了阿启的生活,几个外地人贩子找的了他,于是阿启便把贩人的营生当成生意来做、想赚几个轻快的钱。然而就是为了这区区几百元的暴利,使阿启在某个案发的日子告别了土生土长地故乡、兜转到几千公里外的地方沦为囚徒,历尽了一年多的关押和数不清的苦难,依旧搞不懂这黑涯涯的日子还要捱多久。
   

   牢狱本来就是一个吃人的魔窟,除了狱所、狱警贪欲之外,还那么多的"牢头"、"狱霸"整天张着血盆大口,把他家中寄来的钱财和儿女的孝心吞食殆尽。而对阿启这样的人来说,身处异乡本来就是一种悲哀,再加上语言不通、生活饮食习惯不适应,已经是活到了苦不堪言的地步。可一个六十几岁的老叟、那来体能与强悍和别的囚徒争夺?必然要被盘剥得精赤条条。
   
   按照阿启乡里的习俗,生活的殷实理应有一点富有的装裱,于是在阿启入狱前两年,儿女们花280元钱给老人包了两颗金牙,以致让他在茶余饭后的笑口常开间朗朗生辉。料想在这苦囚的岁月中,这一丁点24K的装饰却惹来祸端,叫这老头只要想起来、泪水就扑簌簌直往外掉...... 事情的由来是这样的:老头一干人等在"收审所"关押了一年有余才被"逮捕"转押到看守所里来。原先三百多天都未叫人在意的金牙照旧吃饭喝汤,虽说是一进看守所常常缄口不语、却未能让那黄澄澄的微光逃脱"牢头"们贪婪的欲望。
   
   这后来"牢头"们便以阿启的金牙为要端、开始了一阵紧急的磋商,使出很多意想不到的技俩来! 一"牢头"先是动员阿启自己拔下来换猪肉吃、阿启不肯,再又用给阿启调换铺位和改善生活为诱饵、阿启也不干,最后"牢头"们不得不拉下做人的面孔、露出狰狞的凶相来威逼阿启:"如若再不肯拔下来、就打死你这老东西!",最后阿启只有选择了屈服、任由他几位宰割。只见"牢头"一个眼神、喽罗们便一拥而上,一通剪刀加铁丁的猛撬,弄得阿启眼冒金星、嘴流污血......好歹总算是把两枚金牙弄了下来。
   
   之后,"牢头"们禁不住一阵狂喜,马不停蹄的用它换得一包"大药 "(毒品:海洛因)、吸得混天黑地。 从此,阿启总是在深夜的宁静中,手捂着隐隐作痛的腮腭、流着无言的泪水,整天吃不下饭、睡不着觉,甚是凄凉......
   
   1997.8.30.作于贵阳市公安局第二看守所0-4号监
   
   写作手记:
   
   《阿启的金牙》是个真实的事情。事件的当事人叫卓文启,男、时年63岁。1996年因犯"拐卖儿童罪"被贵阳市公安局拘捕,从福建省浦田市平海镇卓东村押至贵阳。
   
   1997年5月,我因犯“扰乱市场秩序罪”从贵阳市云岩区公安分局看守所转押到贵阳市公安局第二看守所0-4号监,与卓文启同押于一个监室。我到该监室之前,卓文启的两枚金牙已被监号的“牢头”(组长)黄才鼎(贵阳市人,住贵阳市旭东巷16栋4楼)一伙撬掉,卓文启(福建莆田平海镇卓东村人)与同押于该号的老乡及同案犯黄文明(福建浦田平海镇人)、林卓民(卓的表弟、与其是同村人)均目睹全部过程,由于三人是外乡人、迫于“牢头”的淫威则敢怒而不敢言,便流着眼泪将事情的全部经过告诉了我。
   
   同年8月初,由于监号内发生伙拼、惊动所方,卓文启便在所方领导面前哭诉此事。但由于卓不会讲普通话、所方领导员林祥勇又听不懂他的闽东口音(卓向其示意我能听懂),所方领导就令我充当"翻译",将卓被害的全部事实进行了报告。
   
   第二天上午,0-4号的管号干部李明(2005年因贪污被判刑)由于受到所方训斥,便与“牢头”黄才鼎共同捏造我“说干部坏话”为由、将自己的不悦迁怒于我,用“脚镣”和“巴巴铐”(一种由看守所自制的刑具)将我铐成“骑摩托”状(将双手铐在胯下),长达26天之久。
   
   之后,所方领导再也没有问及此事。 通过这件事足以证明,看守所的很多管号干部是与“牢头”互为狼狈的。事实上“牢头”作为监号的所谓“组长”、也是由其委任的,出现如此严重的事件而不去追究“牢头”的责任、反而为此向一个“事不关己”的囚犯发难,可见他们的利益关联到了什么样的程度。
   
   作者。2004。3。26。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