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康成
[主页]->[百家争鸣]->[康成]->[审视我们的悲痛 ]
康成
·作者简介:
·《致李国涛先生》
·民主党是个什么东西?
·伪民运的政治欺骗--被出卖的原则立场
·伪民运的政治欺骗--阻碍团结、联合的恶劣表现
·伪 民 运 的 政 治 欺 骗 --体谅什么?贪婪还是无知?
·伪民运的政治欺骗 --必须被尊重的权利
·伪民运的政治欺骗——制度的冷漠与官僚的冷漠
·让不屈充满思想力量
·光环 --浅评"纪念《启蒙社》二十五周年"
·我们会怎样仇视日本
·政变与强奸——评方家华的《政变文化》
·倾诉乡土话贵州
·缅甸军政府:你好毒!
·贴金有术
·佛 徒
·会 党
·顽石如钢
·为刘书记走上法庭鼓与呼!
·死不瞑目
·亡命政治
·假如网络上要搞选举......
·“退党”之痒
·一个野蛮民族的诞生
·贱 命
·汉 人
·骗 子
·小刀会
·愚民可憎
·从“节约型社会”谈起
·民运岂能是“家天下 ”?
·能不能“退国”?
·审视我们的悲痛
·戏说国法
·打虎英雄
·阿启的金牙
·蛇 头
·龙 哥
·遭遇“黑社会”
·恶警与恶法
·杀猪刀事件
·为谁捐躯?
·另一种危亡
·江湖绝技
·独立之旅──有请李登辉出访大陆的五大政治理由
·谁让我们变得这般无耻
·本 色
·阿 勇
·贤 叔
·归去来兮
·饥饿疗法
·盛宴下的玫瑰
·扶桑凭吊----纪念陈天华先生“愤投怒海”100周年
欢迎在此做广告
审视我们的悲痛

   
   紫阳先生故去已近一月了,如同中国土地上的任何一位老人那样,这样的人生终了不过是历史赋予生命的必然,但所不同的是,紫阳先生是一位身份特殊的老人,是曾经执掌过专制集团最高权力的人,这自然就不能把他看成是一般的老人。
   
   死去的人是从容而平静的,但留给生者的总难免有追忆与哀痛,抑或是一个最平凡的人的死去也会牵动我们的伤感,这只算得上是人性的本能同情和善良。
   

   自然,我们绝少有为庆贺一个人死去而欢呼的,但对于象希特勒、奇奥塞斯库那样的独裁者死掉,能有人去为之悲痛才算得上是人间咄咄怪事。大概就现阶段人类的情感价值来看,仇恨与崇敬之间总还是有相当的距离的。
   
   因此,我们今天能为一个曾经是专政集权的首脑人物的不幸辞世感到悲痛,显然是把对专制压迫的“恨”与对单个人物的“敬”割裂开来了。这种用情感忘乎理性的做法想来是符合一般人的思维逻辑的,但对于在价值立场上与“专制独裁”根本对立的“民主宪政”,切不可把对自由精神的根本尊重混淆到这样的世俗情感上来。
   
   以前苏联(俄)共的大独裁者斯大林为例:这个曾经让整个东欧人民历尽苦难并深恶痛绝的大魔头,在其寿终正寝的那一刻,我们是否只庆幸一个恶人的灭亡、而忘却了苏(俄)暴政的存在?如果是这样的话,我们岂不是应追究后期戈尔巴乔夫解散苏(俄)共的罪责?
   
   反之,再以紫阳执掌中共的数年历程来看,虽说体制内民主政治变革的企图暗暗欲动,而体制外追求民主自由的异见人士同样在被抓捕、判刑、坐牢,社会上官商勾结、鱼肉百姓的事仍然在膨胀和蔓延。这样的政治责任是该由当政者来承担、还是最终留给制度来承担?
   
   因此,对于赵紫阳先生的逝世、我们更应该拿出的是人道主义的同情和致哀,而不是把一切民主政治美誉之词一相情愿的贴在别人的灵柩上,至少这样的态度对于独裁专制统治及其领导者来说是缺乏公允的!
   
   而能否正确的对待一个历史人物的是非功过,也同样在表现出不同的政治心态。从这次紫阳逝世的事情上看,第一种人属于一头雾水跟着瞎起哄的;第二类人是想促成事态寻找政治机会的;第三种人是基于老谋深算政治考虑的。前两种人的政治动机显然要明朗得多,这第三种人大概是要想把赵先生美化成中国民运的“官方领袖”,并敦促专制政府来一个痛改前非的大“平反”,如果能达到这样的目的、那些曾经持民主政治理念而触犯专制后被扫地出门的“改革派”,想必又能得到体制的重新认同、再回到专制的权利配盘上搞“体制改革”。
   
   但愿这只是我们的猜疑,更希望萌生这种企图的人冷静思考一下,专制独裁的冷酷决定了它在对待民主自由问题上的根本不容忍性,否则,专制就不能成其为专制、独裁就不能再成其为独裁。
   
   又从另外一个方面说,促使专制政府拿出公允对待赵先生的态度必然是正确的,至少我们可以把它作为向专制政府讨回“ 6。4”公道的政治缺口,最终迫使专制者向历史认罪。这似乎才应当是我们去争取和努力的方向。
   
   2005。2。10。贵阳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