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江棋生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江棋生文集]->[不眠之夜]
江棋生文集
·不以已悲
·生死墙下
·四大好处
· 权利白洞
·腐败一斑
·求书不得
·棋牌相伴
·讼事实录
·开庭前后
·巧遇校友
·轮子孙巍
·电锯高铄
·疑罪从有
·留言万金
·时有孤独
·严打冤魂
·清晨链声
·七处白描
·公民运动
·读报一得
·主权人权
·俄国北约
·台湾问题
·朱氏其人
·畸变失真
·早生多育
·初读李敖
·敬琏现象
·教师自卑
·尽说官话
·人性弱点
·书香飘屋
·血洒铺板
·斗室社会
·三遇法轮
·官司见底
·走向监狱
·跋:铁窗里的写作
·二、诉讼文本:两小段节录语
·控告北京市公安局预审处
·我 的 自 我 辩 护
·我 的 最 后 陈 述
·埋 葬 文 字 狱----我的上诉状
·关于和平地实现中国社会制度根本变革的几点思考
· 点 燃 万 千 烛 光 共 祭 六 四 英 魂 ——告全国同胞书
·附录: 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刑事裁定书
·三、遣送处纪事:两小段节录语
·引 子
·正眼瞧人遇禁令
·私立规矩知多少
·愚人节的真故事
·悚然惊心这一幕
·辛巳清明见亲人
·水深火热吉尼斯
·人不公道我公道
·黎明鸡叫更扒皮
·劳我筋骨又何妨
·长假风情不能昧
·依然故我遣送处
·尾 声
·四、狱中书札:两小段节录语
·写在前面的话----关于《狱中书札》
· 关于希望在国内自然科学刊物上发表学术论文的申请
·春 华 秋 实
·历史将记住这一幕
·给司法部长张福森的一封信
·给儿子的一封信
·给母亲的一封信
·给狱政科长的一封信
·一生说真话——我的保证书
·附记: 出狱纪实
·五、文 选:两小段节录语
·重要的是奠定民主社会的基石——六四5周年感言
·一部分人先自由起来
·中国需要更深刻的思想解放
·在全美学自联2003年度自由精神奖颁奖典礼上的答词(中、英文本)
·我所亲历的八九民运片断
·写在六四15周年前夕
·也说邓小平
·附录一:捍卫汉语世界中人存在的尊严 傅 国 涌
·附录二: 在中国民主教育基金会2001年度杰出民主人士奖颁奖典礼上的致词 童 屹
·附录三:江棋生何罪之有! 王 丹
·中国有人公开挑战杨振宁诺奖成果
·江棋生本人简介
·我的一点人生感悟
·江棋生:有人第二次冒用我的邮箱对外发电子邮件
·江棋生本人简介(英文)
· 说真话的自由
·一个持不同政见者的思考
·台湾政治转型意义试析
·台湾选举制度及大陆选举制度变革刍议
·也论社会主义与市场经济
·《和平宪章》之我见
·在清明节的光天化日之下
·诉诸公民意识 争取首要人权
·欲 与 王 山 对 话
·让我们尊重逻辑
·为不稳定性正名
·建 设 性 断 想
·从陈希同下台说起
·中国社会正在自我解放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不眠之夜

   
    5月18日的白天没有任何反常。天放晴了,是初夏时节一个典型的明明灿灿的日子。上午,我照例大声朗读《英语世界》,读书。下午,王林海到首师大听进修课,来我处略坐。河南信阳的安均发来传真。近5点,我去乒乓球室与体育老师打球直至6点。回家路上我特意留心了一下,未见尾巴。夜幕降临以后,我为常熟、长沙等地的朋友封装了几篇文章,打算第二天寄出。我还把傅国涌给我邮来茶叶的包裹单揣在兜里,准备捎带将今年的浙江新茶取回受用。晚上9点多,楚延庆顺道来我处,在叙谈过程中我接受了自由亚洲电台的电话采访,在他临走时,我给了他若干份《点燃烛光》。11点左右,我熄灯睡下。
    不料,迷糊劲还没上来,就响起了不紧不慢的敲门声。我打开灯,扫了一眼壁上的挂钟,是11:30。三更半夜来“造访”,必是警察无疑。果然,叫门的是恩济庄派出所姓高的民警。由于我与家人都习惯了我被深夜带走的事,我不假思索就打开了房门。谁知一下子拥进来5、6名警察,且个个都铁青着脸。我顿时明白,来者不善,真的动手了!我从容穿衣,心中却涌起阵阵别人察觉不到的自责的痛楚:最近的一本日记已无法转移,这将连累朋友,尤其是连累那些暗中帮助我们的朋友!我步出房间来到门厅。这时,妻子早已在床上坐起,她显然看出了事态的严重,就大声发问:“什么时候回来呀?”我正想回答她“不会太久”,却一眼督见近前竟站着女警察。这是要搜查!这表明,短期内我不可能重返家园!我于是笑了笑,没有回答。我转过身子,最后看了一眼妻子和已被吵醒的儿子,走出家门。
   
    下得楼来,除了我身边紧围着4、5名警察外,夜幕下,竟黑压压还站着20多名!我对姓高的警察说:对付一介书生,你们如此兴师动众,有必要吗?他说,谁知道上面是怎么想的?数分钟后,由7、8辆车组成的“车队”到达恩济庄派出所。在门口我见到海淀分局一处的头,姓于的处长,而他则装着没见到我。路过刑警办公室,竟见楚延庆被关在里面!原来一个多小时前,他们先把他抓来了。我被带到派出所紧里面的一间屋子里。不一会,由姓翟的副所长进来一本正经宣读拘传票,有4、5名警察开始照相。当镁光灯频频闪亮时,我自然地露出了轻蔑的微笑。之后由海淀分局一处的宋爱欣进行例行公事式的“讯问”,而市局11处的人则来回转悠。

    大约一个多小时后,我被移到刑警办公室,面对两名自称是市局一处的人。发问的那一位约50来岁,带眼镜,个子不高,头发不多,一副文人相,说话也显得慢条斯理。我估计他干政治警察这一行已经有些年头了,刚才一定是忙于翻检从我家中抄来的东西,现在则开始与我正面接触。尽管我十分鄙视政治警察这个职业,但我对每个与我打交道的警察,一向都给予应有的对人的尊重,因此我俩之间的答问与过招,一直进行到天放大亮。
    我记得,他首先提到不久前读过我写的《公民运动:通往自由之路》一文。接着列举了他所读过的我写的其他文章。当他感叹说:“没想到你显得这么年轻”时,我回答说:“这是不用说违心话的缘故。”接着我问他,你对我的文章有何看法?他王顾左右而言他,说我学历高,会用脑,笔头勤,肯定不止写了这么多篇,一定还有许多用笔名发表的文章。这时,我也给他打了个哈哈。接下去,盘问就一直围绕着《点燃万千烛光》和李晓平的《关于和平地实现中国社会制度根本变革的几点思考》这两篇文章进行。从他的发问中,我很快就确知他们拿到了日记。这使我心头发紧,痛楚异常。我只能祈请朋友宽恕我的失慎和大意。同时,决不能再从我的口中给朋友造成任何新的伤害!从他嘴中,我也清楚了他的上司对李晓平的那篇“纲领性论文”十分恼火,曾经下令要把作者尽快“挖”出来。
    约摸凌晨2、3点钟,有人招呼他出去“吃点东西”。这时管片民警张红焰进来,将我的白色茄克衫递给了我,说,夜深天凉了,披上为好。那位受命诱我开门的高姓民警则面带歉意给我端来了一碗面片汤。半个多小时后,那位“主审”又进来了,他关注的焦点依旧是李晓平和六四10周年。他开口道,跟你说实话,我们经过认真研判,发现你的观点和李晓平的观点极为一致,这不能不让人得出李晓平就是你的结论,你对此有何解释?我笑了,说:英雄所见略同这句古语,你难道不清楚?他机巧地接过话题说,你能不能把那位英雄介绍给我啊?我答:他是人大教授,与我很熟,比我年轻。“那他的真名是什么?”他紧接着追问一句,他在盼望我口吐真言。我说,他还想当博导,想出入境自由,所以才用笔名。我和他是好朋友,我把真名告诉你,岂不坏了他的事,丢了我的人格?我虽然不敢掺乎组党,但这个底线是一定要守的。我的话他听着不舒服,便马上讥刺我:你以为你干的事还小啊?为六四,王丹在国外搞百万人签名,你写文章不算,还挑头当什么国内联系人,办你是不是很正常?我说,纪念六四我是责无旁贷,这是不是也很正常?守住底线,活人不怕开水烫。他讪讪地说,你是哲学系出来的,我承认说不过你。后来他跟我扯起“国外民运人士”的一些“丑闻”,忽然,又提到了在京的几个与我相熟的已成为“部级领导”的常熟老乡,还一一点出了他们的名字,并观察我的反应。我心想,这会儿功夫他们连我家里的名片盒都翻检完了,也真够麻利的。我淡淡地回了一句“人各有志”后,他又聊起了别的……
    迂回盘查不见成效,天色却已微明。这时他不再温尔文雅,有点气急败坏地说,最后再问你两个问题。第一个问题是:“我们一直怀疑李晓平是你的笔名,是不是?” 第二个问题是:“如果现在让你回去,你还纪念六四吗?”我分别给予明确的答复:“不是”和“当然”。“嘿,还想纪念?!”,他抛下这句话后扭头走了出去。
   

此文于2006年07月07日做了修改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