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江棋生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江棋生文集]->[春 华 秋 实]
江棋生文集
·我与天安门母亲共命运
·六四夜,我们抗议警方对刘晓波先生施暴
·你不给我一个说法,我就改变自己的活法
·让我们践行索尔仁尼琴的主张
·说说故乡先贤翁同龢
·谎者阿扁 挥刀自宫
·坚毅前行是对晓波最好的声援
·有一些事情永远历历在目
·狱中“互联网”
·牢是可以这么坐的
·说两件我与《零八宪章》的事
·我在西城区拘留所
·穿越电子柏林墙
·愚人节后说真故事
·江棋生看“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民主之花”
·1989年六四镇压受害者状况民间报告(一)
·六四受害者状况民间报告(二)
·六四受害者状况民间报告(三)
·六四受害者状况民间报告(四)
·六四受害者状况民间报告(五)
·哈耶克的睿智和马克思的悲剧
·反思历史不能没有假设
·众推墙才倒
·公民之志不可夺也
·晓波受难 我们如何共担责任
·百度一下,出来了什么?
·温家宝钟爱的“让”字经是个好东西吗?
·以公民行为见证和书写历史
·莫少平律师为我作无罪辩护
·让人权洼地隆起来
·米奇尼克,我们的真朋友
·温家宝的深圳讲话值得一读
·我为民主派分分类
·请查阅、下载我的12篇物理学论文
·鲁迅的《立论》绝非妙文
·承诺,不是用来忽悠人的
·有些话还是需要再说说
·立此存照:中国官方公然将“维权”污名化
·人权原则为一切权力设定禁飞区
·师傅永远跟徒弟走?
·说说人的理性失足这件事
·重温哈维尔 实名说真话
·点燃良知的烛光 变革不好的社会
·谁最不可能学雷锋?
·宪政共识依然有待建立
·谷开来案:法治,还是法制?
·我看让球风波
·江棋生答杨伟东问之一
·江棋生答杨伟东问之二
·江棋生答杨伟东问之三
·辛亥风云百年断想
·江棋生答杨伟东问之四
·从韩德强打人说开去
·江棋生答杨伟东问之五
·江棋生答杨伟东问之六
·官家就是不改,民间怎么办?
·解析鬼话 担责前行
·许良英先生,我的忘年之交
·读冯胜平上书有感
·闻连战出招有感
·玫瑰梦醒 此其时也
·小议马云触碰六四
·审薄声中读文件
·悲悼张显扬先生溘然长逝
·朗秋雅聚 竟成永诀
·略评一桩掐架公案
·我所乐持的一种生活态度
·公民的风骨
·从王瑛敲打冯仑说起
·这些好样的中国律师
·小议寻衅滋事
·正在书写历史的中国辩护人
·也说萧功秦
·点赞公民化君子
·中秋祭显扬
·有一种演变不可阻遏
·依宪执政,还是违宪执政?
·从浦志强案说开去
·价值保护主义:色厉而内荏
·权力趋于任性,绝对权力绝对任性
·写在六四26周年前夕
·追忆贾秀文
·我看8·31决定与6·18否决
·赌场资本主义,还是围场社会主义?
·鸭绿江畔小隐记
·中原访友纪行
·悲悼蒋培坤老师
·台海两岸政治博弈之我见
·惜叹福山掉链子
·羊年岁末有感而发
·我和引力波还真的有缘份
·成也智者,败也智者
·说说文革这面镜子
·追忆恩师黄顺基先生
·被迫沉默:自由,还是不自由?
·和抵制洋货的同胞聊聊天
·我是《炎黄春秋》自费订阅者
·如果连不参与作假都不敢,那我们就没有希望
·从陈云飞走上法庭说开去
·追忆许良英先生
·我看周强的政治表态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春 华 秋 实

   
   
   
   
    我的学术论文“关于T变换与时间反演”是今年8月29日定的稿,而我对T变换的功能产生疑问则发生在1992年秋天,当时我正在阅读普里高津的《探索复杂性》一书。进一步追溯的话,当源自80年代中期我对“新三论”——耗散结构理论、突变论、超循环论的兴趣。为此,我曾于87年春为大学生开了一门课:新三论与社会经济系统之演化。可以说,我的论文是我10多年、至少是9年心血的结晶。当然,论文的最后完成是在今年,而今年这一段时光则可以用“春华秋实”来给出确切的概括。

    2001年早春的2月16日至2月26日,我在北京公安医院地下住院部“治病”。四人病室中仅安排我一人入住,我占25号床,26、27、28号床空着。室中无喇叭,无电视,无纸笔,无报刊杂志,徒有四壁,一门,一窗,一监视器。然而,如此格局恰应了宁静致远、空寂探幽的哲理。再加上左脚被铁链锁定在床架上,因而只能终日盘腿打坐,一任心智脱疆遐游——不由自主地,它跃向了时间箭头问题。
    首先,我考虑自己对“T变换造成运动反向”假象的揭示是否真的站得住脚。我缜密地、不怀功利之心地在脑海中进行推演,一遍,二遍,三遍……最后我告诉自己:步步有根据,步步无漏洞,我是对的。而诺贝尔奖得主李政道、普里高津,当代物理学大师霍金、彭罗斯等人多半是犯迷糊了。
    我得到了结论:T变换不是真猴王,而是假猴王。然而,它是何方妖魔所扮?为何骗过了那么多睿智之士的眼睛?我提醒自己稍安勿躁,保持平常心。“一个过程,原来在t = 0 到t = t1的时间间隔中进行,现在变为在t = 0到t = -t1的时间间隔中进行,变的究竟是什么呢?”我已经多少次思考过这一恼人的问题。突然,顿悟来了:不就是变正计时为倒计时么?若令u =t +t1,则t = 0,u = t1;t = -t1,u =0,过程变为在u =t1到u = 0的时间间隔中进行,这不正是人们所耳熟能详的倒计时么?此所谓:众里寻她千百度,蓦然回首,却在那时髦风光处。近年来,倒计时越来越时髦,直使我终有斩获!
    2月27日,我回到半步桥44号旁门中的404室。清点物品后发现,凡是留下我笔迹的东西,包括起诉书在内都已失踪,且我被明确告知:不得使用室中的圆珠笔。于是,我在地下室中的思想成果只得暂储在大脑中。几天后确知,我在一审法庭上所作的《自我辩护》和《最后陈述》已经在美国公开发表,故当局特意安排我去“住院”,以便将我的物品查个底儿掉,包括我在医院换下的全部衣裤都拿回看守所“透视”,以至27日上午,我被特许将医院的一身军绒和拖鞋免费穿回去。
    3月30日,我到了地处大兴区天宫村东的所谓“北京市外地罪犯遣送处”。那是一个专拔过雁之毛、榨取无偿劳动的地方,既无氛围又无心境让我安然命笔,写下学术心得。
    初夏中的5月22日,我来到二监。与遣送处相比,竟使人有似乎到家的感觉!可见遣送处是一个多么让人憎恶的鬼地方!
    5月24日,我就将2月份的思考要点全部写了下来,题为:我对时间反演的一些思考。
    6月25日,妻子送来《探索复杂性》和《可怕的对称》两本书。我用了一个月的时间,边重读,边完善我的见解。
    入秋后的8月18日,我正式构思论文提纲。
    8月20、21日两天,我大体完成了论文初稿。在起草过程中,又有一个不小的收获,就是发现“微观世界是可逆的”这一定论很成问题。也就是说,存在一百多年的所谓“微观可逆与宏观不可逆”的佯谬,将有望得到澄清。
    8月22日,妻子送来《时间之箭》一书,(按说应在7月23日送来,但因她未收到我写的接见信而延至8月份接见带来),我告诉她,回家后问明《物理学报》的具体地址,我准备将论文投寄该刊。
    8月22日到29日,我边重读《时间之箭》,边修改论文,着重在论证的简明清晰和文章的可读性两方面下功夫。这期间,我于8月26日向二监递交了题为“关于希望在国内自然科学刊物上发表学术论文”的申请书。8月27日下午,二监教育科向我催要文稿。8月28、29日,我将论文抄誊于稿纸。8月30日上午我将文稿交给分监区,拜托他们按程序上送。
    9月13日上午,接到妻子8月29日寄出的信,信内附有《物理学报》通讯地址,于是我再给二监写了题为“希望尽快将论文投交《物理学报》”的信,并附有对论文的6条修改意见。
    再过半个月,就是“千里共蝉娟”的中秋佳节。我希望在此之前,能将我的论文送到有关物理学家手上,以便进行严格的学术评审而决定其命运。
   
   
    江棋生
   
    2001年9月15日 于
    二监六监区16分监区
   
   
   
   注:此文于9月16日送交二监。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