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江棋生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江棋生文集]->[劳我筋骨又何妨]
江棋生文集
·《看守所杂记》序一 许良英
·《看守所杂记》序二 丁子霖 蒋培坤
·《看守所杂记》自序
·一、看守所杂记:两小段节录语及序
·南行波澜
·阴云袭来
· 不眠之夜
·身陷七处
·维护尊严
·舌战预审
·安然共处
·不以已悲
·生死墙下
·四大好处
· 权利白洞
·腐败一斑
·求书不得
·棋牌相伴
·讼事实录
·开庭前后
·巧遇校友
·轮子孙巍
·电锯高铄
·疑罪从有
·留言万金
·时有孤独
·严打冤魂
·清晨链声
·七处白描
·公民运动
·读报一得
·主权人权
·俄国北约
·台湾问题
·朱氏其人
·畸变失真
·早生多育
·初读李敖
·敬琏现象
·教师自卑
·尽说官话
·人性弱点
·书香飘屋
·血洒铺板
·斗室社会
·三遇法轮
·官司见底
·走向监狱
·跋:铁窗里的写作
·二、诉讼文本:两小段节录语
·控告北京市公安局预审处
·我 的 自 我 辩 护
·我 的 最 后 陈 述
·埋 葬 文 字 狱----我的上诉状
·关于和平地实现中国社会制度根本变革的几点思考
· 点 燃 万 千 烛 光 共 祭 六 四 英 魂 ——告全国同胞书
·附录: 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刑事裁定书
·三、遣送处纪事:两小段节录语
·引 子
·正眼瞧人遇禁令
·私立规矩知多少
·愚人节的真故事
·悚然惊心这一幕
·辛巳清明见亲人
·水深火热吉尼斯
·人不公道我公道
·黎明鸡叫更扒皮
·劳我筋骨又何妨
·长假风情不能昧
·依然故我遣送处
·尾 声
·四、狱中书札:两小段节录语
·写在前面的话----关于《狱中书札》
· 关于希望在国内自然科学刊物上发表学术论文的申请
·春 华 秋 实
·历史将记住这一幕
·给司法部长张福森的一封信
·给儿子的一封信
·给母亲的一封信
·给狱政科长的一封信
·一生说真话——我的保证书
·附记: 出狱纪实
·五、文 选:两小段节录语
·重要的是奠定民主社会的基石——六四5周年感言
·一部分人先自由起来
·中国需要更深刻的思想解放
·在全美学自联2003年度自由精神奖颁奖典礼上的答词(中、英文本)
·我所亲历的八九民运片断
·写在六四15周年前夕
·也说邓小平
·附录一:捍卫汉语世界中人存在的尊严 傅 国 涌
·附录二: 在中国民主教育基金会2001年度杰出民主人士奖颁奖典礼上的致词 童 屹
·附录三:江棋生何罪之有! 王 丹
·中国有人公开挑战杨振宁诺奖成果
·江棋生本人简介
·我的一点人生感悟
·江棋生:有人第二次冒用我的邮箱对外发电子邮件
·江棋生本人简介(英文)
· 说真话的自由
·一个持不同政见者的思考
·台湾政治转型意义试析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劳我筋骨又何妨

   
   
   
   
    在遣送处中,我可能是惟一的一位志愿被扒皮者。这句话的意思是,我不仅选择了干活,而且是超负荷地干了起来。在看守所的近两年圈养式关押中,我的体重从70公斤降至66公斤,掉了4公斤肉。在遣送处的53天里,我的体重就从66公斤急剧降至62公斤,又掉了4公斤肉。在干活过程中,由于性格使然,我不仅没有要求给予照顾,并且不甘示弱,在全班10多名干活者(其中绝大部分是青壮年或青少年)中排名竟然常居第3、4位,连我自己都有点不敢相信(排在第1、2位的是20岁的王伟和21岁的张波)。干活所造成的使我终生难忘的精疲力竭现象,在我的人生经历中只有过不多几次类似的情形。我记得高中时代在“三夏”或“双秋”大忙季节下乡支农的时候,后来是当插队青年的时候,之后是1982年秋和北航150班研究生同学上山刨坑植树的时候,由于争胜好强不惜力,曾出现过身体几近散架、人几乎累塌的情形。顺便说一说,不是因干活而造成力竭而衰的,则有三次。第一次是1987年6月在英国东北威尔士高等教育学院当访问学者的时候。在一个双休日中,我自恃有些功底,与一名英国大学生一起长跑10英里,结果是,奉行素食主义的他胜任愉快,而我到后来则完全是硬撑了,气喘吁吁也咬不成牙,只是告诫自己,决不能放弃以免成为东亚弱夫,最后抵达终点时,我已无力说话。第二次是1989年7月底,我与常熟的朋友们在黄山之巅观日出后徒步下行,中间还登上了莲花峰,傍晚抵达山脚下的黄山宾馆时,小腿像灌了铅似的几乎动弹不得。最后一次是1992年8月上旬,也是在目睹壮丽的日出后,从峨眉山金顶快速步行下山到达半山腰时,实在迈不开步了,只得乘滑杆让抬下了山。

    在遣送处三班,让我难以忘怀的劳顿可用以下三件事来加以描述。
    由于人极度疲乏,我与班中干活的人都一样,晚上上床后是倒头便睡,沾枕就着(用脱下的棉衣、棉裤做的枕头)。然而,半夜时分我总被憋醒!原来是浓痰堵住了嗓子眼,浓鼻涕堵住了鼻孔。于是,临睡时我必须备足手纸,以便对喉咙和鼻腔作子夜清理。不消说,浓痰浓鼻涕如此之多,完全是疲劳过度所造成的,这是一。在干活最累的一天,我出现了从未有过的呼吸困难和手脚发麻,几经忍耐,我向班长破例提出了休息半小时的要求。当时我坐在小矮凳上,默然无言,静静运气;觉得大体正常后,又动手干了起来,这是二。有好几次,下午放大茅的时候,我竟感到自己没有足够的力气去完成任务(便秘一直存在,吃了“果导片”也不见效),就主动放弃了如厕的机会(与二班不同,三班由于活不断,若有人不去,可留在班内干活,由副班长盯着),这是三。
    然而,虽然遣送处着实苦了我心志,劳了我筋骨,但我对自己的选择并不后悔。因为,如若我悠哉游哉端坐一旁,我怎么会真正知道遣送处是这般德行?这般邪恶?再说,比起别人,我总是要好过一些,起码班长只能对我抱怨而不敢有所发作,更不敢对我轻辱。而这一条待遇,连三班的长留犯李新(绰号叫“窝头”)都得不到。李新瞧不惯班长一天到晚的阴沉脸,难免犯犯嘀咕,结果班长就当众剋他还老斜眼瞄他,不让他闲着。李新不可能老忍着,终于闹崩了,被调回二班去了。此外,我在三班中,还得到了副班长贾生国的照顾。3月30日下午曹队在大门厅与我谈话时,他当时正在那里干杂活,无意中听到了一些我的情况。我到三班后,他常常主动将他碗里的菜给我拨一点,有时则让班中负责发菜的人最后给我补一些。可不能小看这一拨一补的“滴水之恩”,因为本来你碗中的菜也就3、4口的量,这一来又增加了5、6口,就比别人多了150%。尤为不易的是,他公开称呼我为“江老师”,在遣送处的高压氛围中,这么做是很需要勇气的。而班里其他人中,绝大多数都和我处得来,也都尊重我,因为我这个“特管犯”,不仅不摆架子,还用汗水与“群众”打成一片。这中间有个张波,眉清目秀,与别人比较,我与他更能聊到一起。我在遣送处中写过十来份书面东西批狱方,其中大部分我都让他事先过了目。当我与他轻声聊天时,感官高度发达的班长不是不知道,只是碍于我的身份,再加上张波干活好,就往往睁只眼闭只眼,顶多有时说,“差不多就得了”。最后,别的班里也有我的“瓷器”。先前提到过的董京一直留在二班,由于检查老过不了关,不仅不能再当班长,而且连寸头也没保住,给惩罚性地推了秃子。再后来,让董京专干打扫水房、厕所和收倒监舍垃圾的活。这个董京有时会突然提着几乎空了的大菜桶来到三班门口,招呼我拿碗过去打点残留的剩菜;我的香皂使没了,他还主动送了我一块。四班的副班长叫张文庄,大兴人,2000年秋天,他在七处404室曾经呆过3、4天,与我聊过他的案子。就这么浅浅的一面之交,他却记在心头。我的毛巾给沤烂了,他马上送来了新的,后来又送给我一支牙膏和一袋黑芝麻糊。在当局眼里,贾生国、张波、董京和张文庄似乎都是很卑微的人,但他们所表现出来的人的善意,让我心存感激,久而不忘。
    在一分监区,还有一个人对我也不错,他就是大班长边毅,是个经济犯。我还在二班时,他就不避嫌,进来和我单独聊过天。我到三班后写给狱方的批评和建议,一般都是经他的手递过去的。有时他会把我叫到后台(在筒道尽头的值班处),试图无奈地和我作些解释。当他知道我一直便秘后,就明确肯定地对我说,“你什么时候都可以求茅”。所谓求茅,就是你觉得来了便意,就单独提出如厕的要求。我在班中见到别人求过茅,这种事班长是见人下菜碟,有些混得不错的,当然能如愿以偿,而对其他人,则或是干脆拒之,或是拖着不报(不向值班杂务报告此事),或是讥讽得你能收回成命。然而,尽管边毅有话在先,但我这个人就是不习惯于比人显得“牛”,我是轻易不开口。有一次实在没辙了,求茅后一人进厕,估计足足花了半个小时,才将干结的大便统统出清,最后不仅双腿酸麻难忍,而且腰脊胀痛,浑身汗湿数遍。其间值班杂务曾二进厕所,见到我“艰苦奋斗”时额头上掉下黄豆大的汗珠,还误以为我犯病了呢。
    四月末,活更紧了。不仅老“抢活”,而且把一直雷打不动的看电视新闻也给冲了。我琢磨这是一分监区自己私下决定的。为什么呢?4月27日、28日、29日三天,出了一档稀奇事,这三天中,每到晚上6点25分,李中就让值班杂务把我这个“特管犯”单独叫出去,和管开电视的李文章一起看一小时新闻节目。于是,偌大的门厅中,34英寸大彩电荧屏前,就我们两个端坐而观之。像往常一样,李文章是边瞧边将新闻要点记录在一个本子上。而各监舍内,则是风风火火加班抢活,忙得不亦乐乎。五一长假将至,此时,不论快牛慢牛勤牛懒牛,不给赶得多走几步,更待何时?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