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江棋生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江棋生文集]->[南行波澜]
江棋生文集
·清晨链声
·七处白描
·公民运动
·读报一得
·主权人权
·俄国北约
·台湾问题
·朱氏其人
·畸变失真
·早生多育
·初读李敖
·敬琏现象
·教师自卑
·尽说官话
·人性弱点
·书香飘屋
·血洒铺板
·斗室社会
·三遇法轮
·官司见底
·走向监狱
·跋:铁窗里的写作
·二、诉讼文本:两小段节录语
·控告北京市公安局预审处
·我 的 自 我 辩 护
·我 的 最 后 陈 述
·埋 葬 文 字 狱----我的上诉状
·关于和平地实现中国社会制度根本变革的几点思考
· 点 燃 万 千 烛 光 共 祭 六 四 英 魂 ——告全国同胞书
·附录: 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刑事裁定书
·三、遣送处纪事:两小段节录语
·引 子
·正眼瞧人遇禁令
·私立规矩知多少
·愚人节的真故事
·悚然惊心这一幕
·辛巳清明见亲人
·水深火热吉尼斯
·人不公道我公道
·黎明鸡叫更扒皮
·劳我筋骨又何妨
·长假风情不能昧
·依然故我遣送处
·尾 声
·四、狱中书札:两小段节录语
·写在前面的话----关于《狱中书札》
· 关于希望在国内自然科学刊物上发表学术论文的申请
·春 华 秋 实
·历史将记住这一幕
·给司法部长张福森的一封信
·给儿子的一封信
·给母亲的一封信
·给狱政科长的一封信
·一生说真话——我的保证书
·附记: 出狱纪实
·五、文 选:两小段节录语
·重要的是奠定民主社会的基石——六四5周年感言
·一部分人先自由起来
·中国需要更深刻的思想解放
·在全美学自联2003年度自由精神奖颁奖典礼上的答词(中、英文本)
·我所亲历的八九民运片断
·写在六四15周年前夕
·也说邓小平
·附录一:捍卫汉语世界中人存在的尊严 傅 国 涌
·附录二: 在中国民主教育基金会2001年度杰出民主人士奖颁奖典礼上的致词 童 屹
·附录三:江棋生何罪之有! 王 丹
·中国有人公开挑战杨振宁诺奖成果
·江棋生本人简介
·我的一点人生感悟
·江棋生:有人第二次冒用我的邮箱对外发电子邮件
·江棋生本人简介(英文)
· 说真话的自由
·一个持不同政见者的思考
·台湾政治转型意义试析
·台湾选举制度及大陆选举制度变革刍议
·也论社会主义与市场经济
·《和平宪章》之我见
·在清明节的光天化日之下
·诉诸公民意识 争取首要人权
·欲 与 王 山 对 话
·让我们尊重逻辑
·为不稳定性正名
·建 设 性 断 想
·从陈希同下台说起
·中国社会正在自我解放
·一封给友人的信
·拒绝谎言:灵魂的生存权
· 我看一国两制与中国统一
·天怒有余 民魂不足
·致联合国人权工作小组的公开信
·江棋生访谈录
·善待中国的母亲河——长江
·公民运动:通往自由之路
·五四前夕读报随想
·就科索沃问题我说三个不
·江泽民的新衣
·聊 说 十 六 大
·神州之大缘何容不下一个鲁迅?
·我的心路历程(一)
·我的心路历程(二)
·我的心路历程(三)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南行波澜

   
   
    1999年,不会很平静。就在我用平和的笔触写完《公民运动:通往自由之路》一文,全家三口乘坐火车离京赴锡,准备平和地回故乡过年的时候,不平静的波澜开始微微泛起。
    2月11日晨,我们在北京站登上了109次南行列车。在车厢中坐定不久,便发现北京市公安局11处常年光顾我家附近的两名便衣也在车上。这是先前从未有过的。我问他们为什么。他们回答说:领导上交待,要“护送”你到常熟。提速后的列车,当天到达无锡。那一夜,我们借住在亲戚家中,而楼下则由无锡警方通宵“值班”。第二天,我弟弟自常熟驾车来接,一路上被两辆车紧紧尾随,直至常熟市区。大年初三,官方又破天荒地派人登门送春节慰问信。而我在常熟的许多老同学、老校友却被当局“递了话”:不要与我会面。种种反常不禁使我想到,如果节后直接返京,因为临近“两会”,我必定会被特别监控,其严密程度肯定超过以往。这样的日子岂能舒心?像任何正常人一样,我渴求自由:自由地呼吸,自由地走动,自由地访友。于是决定我妻子、孩子取道苏州返京,我则去上海访客会友,再不动声色徐徐南行,圆一个普通公民的阳历三月自由之梦。
    2月24日晨,我一人先行离常赴沪。我弟弟驾车送我妻子、孩子去苏州。警方误以为我也在车上,于是一路盯梢跟着去苏州,直至下午一直不见我踪影,才又四处撒开大网。

    我于24日取道太仓、浏河,安抵上海。由于使用了电话联系,25日上午我到浦东蒋亶文家叙谈时,发现已被上海警方跟踪。自由旋即得而复失,令我慨然长叹。中午,我与几位上海朋友进了一家餐馆。他们是平生头一次身历此境:在便衣特务的注视下进餐。我不打算更多地连累他们,决定立即重返常熟再作计较,特务们要跟,就跟着去常熟罢。餐毕,我与朋友握别,出门坦然打的去公兴路长途汽车站。不意鬼使神差,手忙脚乱的特务竟然没能跟上来!在确认重获自由后,我临时决定南下杭州。
    晚上8点,我步出杭州火车站,特意登上一辆双层巴士的上层,在美丽的夜色中缓缓西去。我不想打电话,而是按地址直接找人。这样做虽然麻烦,但是自由。26、27号两天,我与王东海、朱虞夫、祝正明、吕耿松等朋友畅怀晤谈,合影留念。28号,我在赴南昌的火车上阅读亨廷顿著、刘军宁翻译的《第三波》,不期被一位频频使用手机指挥业务的乡镇企业副厂长注意到了,结果因此交上了朋友,当晚我被邀请住进南昌宾馆。3月1日上午,我购得去广州的火车票后,开始漫步初次光顾的南昌街头。我去了闻名遐迩的滕王阁,品尝了被称作黎毫的来自鄱阳湖的一种水生蔬菜,在农贸市场与江西老表拉家常。还有一件赶巧事,街头报摊上正在出售的《南方周末》,其头版刊登的是南昌市公安局局长被抓获的照片。下午4点,我登上南下的列车。经过一夜奔驰,3月2号上午抵达羊城。与南昌的闹而不躁大为不同,我一出广州站,顿时置身于人流汹涌、声浪嘈杂之中。定了定神,我搭上去宝山、南头的中巴车。一路疾驰,大约12:30左右,我已经来到了南头关前。进深圳要在这里交验身份证和边境证。当时我有两种选择。一是交80元钱,由关前来回游荡拉生意的本地人带进关去。二是告知深圳朋友出关来接。由于对前者的不信任,我被迫选择了后者。通过电话联系,人民大学校友夏洪跃带着边境证出来顺利接我进关。这是我继92年6月深圳之行后,再次踏上这块孕育着深层变化的土地。小夏是我的88级博士生同学,91年获得博士学位时年仅26岁。去深圳后先后在市委统战部、市工商局、深圳商报等单位呆过,因此享有“跳槽博士”之称。我到深圳那天恰好是正月十五,元宵节,于是就在景密新村小夏家与他父母、妻子和娇女共进晚餐。当夜,他安排我在北环路边的中审大厦住下。
    到深圳,我的打算是一会友,二访客,再就是随意地、放松地、自在地体会、感受和领悟。我不是作持不同政见者之游,我只是作公民游。会友仅会人大校友,访客只访《现代化的陷阱》一书之作者何清涟,观光是任其自然,插空而为。
    3月3日,小夏和我在香密湖度假村用过早点,前往深圳大学。的士从深大北门进去,穿行在缓坡绿林之中,到一处徐徐停下。我先下车,不经意地督见一辆摩托越过的士,绕到右前方草地上息火支车。再一回头,却见一学生模样的男子,戴着眼镜,手中持书,面露微笑,站在我们身后。我稍感纳闷,并未意识到特务已经随身附影。
   小夏和我取小道边走边聊。正月的深圳已是绿色遍路,清香阵阵。来到一处宿舍区,偶一回首,却见30米开外正是那位学生模样的男子!我当即明白已被跟踪。但说给小夏听后,他无论如何不能相信。这位跳槽博士只从电影里见过1949年以前的“学奸”和“特务”,从未见过真家伙,而我则历炼多年,久经沙场了。我对他说,我有办法检测,只要专捡人迹稀少的所在随机地绕几下,如果背后仍是此人,则必是尾巴无疑。一分钟不到,答案就出来了。当时我俩都是气不打一处来:当局这种草木皆兵不是吃饱了撑的么?我的自由梦又一次被侵犯人权的魔影搅了局!
    从深大出来,我俩决定尝试甩掉尾巴。的士载着我俩在深南大道上往东疾驰时,小夏从后视镜中惊异地发现:特务骑着摩托在紧紧尾随!小夏对我说,深南大道上禁止摩托车行驶。我答曰:规则对特务不适用。后来,我俩先是进了《深圳法制报》社,办完事又打的在闹市区故意瞎转悠,但后面的摩托及一辆丰田面包一直如影相随。中午时分,我俩进一家地下快餐店用餐,特务还急匆匆进来检查有无别的出口。餐毕,我提出两人分手,由我一人来对付他们。我拿出了逆行奔走和在过街天桥上穿梭变向的绝招,但终因地陌人生,无功而返。尽管如此,在其后的几天里,我俩还是成功地甩掉了尾巴,设法与王晨阳、杨松贺、邵国焕、梁兴安、袁跃、赵哲等人大校友见了面,与何清涟见了面。
    3月6日下午4点,当我在蛇口码头购了船票,准备去珠海会友时,被当局以莫须有的名目扣下,并将我关押在赤水湾派出所。我当即绝食以示抗议,三餐粒米未进。3月7日下午2:30分,北京来了两位警察,一位姓王,一位姓张,奉命“陪伴”我在两广行走,直至“两会”结束才能返京。
    在特定时期,自由,对于率先追求自由的人来说,恰恰成为最最稀缺的东西。
   
   
   
   

此文于2006年07月07日做了修改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