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江棋生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江棋生文集]->[电锯高铄 ]
江棋生文集
·蒋医生,我在等你的电话
·悲情悼紫阳
·一次迟到的吊唁
·从官方拒不批毛说开去
·给伯恩斯坦先生的一封公开信
·和台湾同胞说个事
·怀念耀邦 拥抱自由
·痛悼宾雁先生
·猴年马月搞普选
·汲取文革教训 不容践踏人权
·人自重 人重之
·就林牧先生猝然逝世发出的唁电
·林老与三份历史性文件
·与林牧、马晓明和汤致平在大雁塔下的合影
·大雁塔见证了一段难忘的经历
·岁末读书随想
·为邬书林一辩
·再评温家宝的《同文学艺术家谈心》
·法国记者并没有误解温家宝
·一个老三届人的春日感怀
·拒绝遗忘:我与六四抗暴者的二三事
·回首,为了重新出发
·关注六四抗暴者
·一国良制 人间正道
·与“左派”过招,和谢老商榷
·评点历史唯物主义
·老包,一路走好
·包遵信葬礼缺席者声明
·周钰樵先生的这段话与事实不符
·我的一点人生感悟----《一生说真话》——江棋生文集
·一吐为快迎新年
·让奥运宗旨长驻中国
·庸医马克思
·写在“两会”前夕
·简评温家宝答记者问
·左得出奇的青岛二中校方
·黄金72小时中的痛上加痛
·我与天安门母亲共命运
·六四夜,我们抗议警方对刘晓波先生施暴
·你不给我一个说法,我就改变自己的活法
·让我们践行索尔仁尼琴的主张
·说说故乡先贤翁同龢
·谎者阿扁 挥刀自宫
·坚毅前行是对晓波最好的声援
·有一些事情永远历历在目
·狱中“互联网”
·牢是可以这么坐的
·说两件我与《零八宪章》的事
·我在西城区拘留所
·穿越电子柏林墙
·愚人节后说真故事
·江棋生看“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民主之花”
·1989年六四镇压受害者状况民间报告(一)
·六四受害者状况民间报告(二)
·六四受害者状况民间报告(三)
·六四受害者状况民间报告(四)
·六四受害者状况民间报告(五)
·哈耶克的睿智和马克思的悲剧
·反思历史不能没有假设
·众推墙才倒
·公民之志不可夺也
·晓波受难 我们如何共担责任
·百度一下,出来了什么?
·温家宝钟爱的“让”字经是个好东西吗?
·以公民行为见证和书写历史
·莫少平律师为我作无罪辩护
·让人权洼地隆起来
·米奇尼克,我们的真朋友
·温家宝的深圳讲话值得一读
·我为民主派分分类
·请查阅、下载我的12篇物理学论文
·鲁迅的《立论》绝非妙文
·承诺,不是用来忽悠人的
·有些话还是需要再说说
·立此存照:中国官方公然将“维权”污名化
·人权原则为一切权力设定禁飞区
·师傅永远跟徒弟走?
·说说人的理性失足这件事
·重温哈维尔 实名说真话
·点燃良知的烛光 变革不好的社会
·谁最不可能学雷锋?
·宪政共识依然有待建立
·谷开来案:法治,还是法制?
·我看让球风波
·江棋生答杨伟东问之一
·江棋生答杨伟东问之二
·江棋生答杨伟东问之三
·辛亥风云百年断想
·江棋生答杨伟东问之四
·从韩德强打人说开去
·江棋生答杨伟东问之五
·江棋生答杨伟东问之六
·官家就是不改,民间怎么办?
·解析鬼话 担责前行
·许良英先生,我的忘年之交
·读冯胜平上书有感
·闻连战出招有感
·玫瑰梦醒 此其时也
·小议马云触碰六四
·审薄声中读文件
·悲悼张显扬先生溘然长逝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电锯高铄

   
   
    1999年11月11日下午,天阴沉沉的。3点来钟,号内调进了两个带脚镣的人,一个来自海淀区看守所,叫刘波,山东威海人,涉嫌杀人、盗窃,长一身牛皮癣;另一个来自西城区看守所,叫高铄,家住小西天电车公司宿舍,杀人后用电锯分尸并抛尸护城河。“牛皮癣”和“电锯”的进号,引起了不大不小的骚动。前者让人畏而远之,后者则令人感到恐怖和好奇。当天下午,还有不少看守赶来404室,站在门口往里一通瞧,为的是看一看“电锯”到底长的是什么模样。
    高铄进号时,身穿一件土灰色羽绒服,寡言少语,目光呆滞。然而,要说他长得象歹徒,那可是一点儿都不靠谱。他是75年生人,个子较矮,但脸部白皙,眉清目大,曾在西城一家民办大学读完了大专课程,案发时在中青旅证券公司上班,收入不菲。我们问他:就是你,用一把电锯搅动了京城?!他脸无表情点点头,并不说话。几天以后,他显得较为适应和放松了,慢慢给我们讲了他的事。
    由于业务关系,他所接触的,都是远比他富的人。久而久之,心痒难忍。在发财欲望的烧灼下,他选择了靠山吃山的致富之路:盗卖客户股票。99年5月,他卖掉了一客户价值20万元的股票,并临时雇人在西四一家银行将钱取出。岂料雇员见钱眼开,要将酬金从5000元加码至5万元。他将雇员带至车公庄2号楼10层的一套住房内,经两天讨价还价未能了断,遂起意结束对方性命。在雇员于深夜熟睡后,他恶从胆边生,用铁锤猛击其头部而将他送了终。尸体在屋里放了两天后,他借来电锯动手肢解。当天晚上10点多钟,他将两条大腿打包,出门打的去永定门,准备抛入护城河。谁知刚下出租车,就冷不丁地遇上一伙联防,并被不容分说地带至联防值班室。他说,突然大难临头惊出一身冷汗后,不知怎么却很快镇静下来了。在几次要他开包接受检查的危急情况下,他都面不改色地对付过去了,当然,后来想想还真是后怕。最后,他以“去爷爷那儿取了身份证再回来拿包”为由,故意缓步走出值班室,上了马路。待拐过一个小弯,他立马撒腿就跑,跑出大约一站地左右,气喘吁吁地打的回到车公庄,急步上楼将躯干和头颅打了包,一刻未停就又下楼打的直奔德胜门,总算神不知鬼不觉地顺利抛了尸。

    我们问他,我们听着都觉得瘆得慌,浑身起鸡皮疙瘩,你用电锯锯人就不觉得瘆得慌?他说,一个人将尸体扛出去,他扛不动;如果叫别人来帮忙,那就更坏事了。想了两天头都疼了,实在想不出招,就硬着头皮这么干了。我们又说,那天你走后,永定门联防一旦将包打开,还不炸了窝?还不惊出精神病来?!他依然脸无表情,轻轻说,那是肯定的。就这么面对面、眼对眼地听他说了,也问了他了,但我们却还是很迷惘:人这个东西,真是够你琢磨的。说实话,至今我都难以把这个脸上没有一丝横肉的小矮个,与丧心病狂残杀同类的恶行挂起勾来。
    后来,我和高铄又单独细聊过两次。他说,他的父母和我是同辈人,就他这个独生子,他这次出事是对父母的毁灭性打击。为什么图财又害命呢?他说原因有两条。一条是他信奉拜金主义,自己的心态被追逐财富的欲念腌制过了。第二是他所见到的“先富起来”的人,大都是靠巧取豪夺所成,这种不公正的“生态”给了他深深的刺激。他说,你要写,就把这两条写全了,缺一不可。
    2000年1月24日上午,高铄接到了起诉书。不出所料,上面列有“一特两极”:后果特别严重,手段极为恶劣,社会危害性极大。看守所里流行一句话,叫做:一特一极,生死难测;二特一极,必死无疑。他被打上“一特两极”,所面临的,只能是与死神相拥、别无他哉的命运。
    2月中旬,他去一中法受审,他的一个叔叔去旁听;他父母心都碎了,不想也不敢去见他。3月20日上午,他去法院接一审判决书。行前,大伙都清楚,他接的肯定是死票。下午,他被破例允许回号收拾东西时(某看守是他的“托”),已经按死囚待遇戴上了前揣,并将在“死号”中度过他按月计算的最后时光。我从被垛中抽出他的被褥,递给了他。当我用目视与他作最后的告别时,他脸上露出了一丝惨淡的苦笑。
    4月下旬高法开庭审理时,高铄使小聪明,当庭“晕”倒在地,于是被迫休庭。6月14日上午,高法再次开庭,高铄又一次适时“晕”倒,导致再次休庭。同号郝卫军当天去高法接二审票,与高铄同车往返。小郝告诉我,高铄被架回“笼子”(法院中的候审室,状如笼子)后不久就“清醒”了,大呼小喊地说:法官大人,我冤枉啊!在回程路上,高铄已经一点不晕了,还问小郝“江老师接票了吗?”
    7月初,我们知道他已经“晕着”上路了(上西天之路)。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