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江棋生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江棋生文集]->[腐败一斑]
江棋生文集
·再评温家宝的《同文学艺术家谈心》
·法国记者并没有误解温家宝
·一个老三届人的春日感怀
·拒绝遗忘:我与六四抗暴者的二三事
·回首,为了重新出发
·关注六四抗暴者
·一国良制 人间正道
·与“左派”过招,和谢老商榷
·评点历史唯物主义
·老包,一路走好
·包遵信葬礼缺席者声明
·周钰樵先生的这段话与事实不符
·我的一点人生感悟----《一生说真话》——江棋生文集
·一吐为快迎新年
·让奥运宗旨长驻中国
·庸医马克思
·写在“两会”前夕
·简评温家宝答记者问
·左得出奇的青岛二中校方
·黄金72小时中的痛上加痛
·我与天安门母亲共命运
·六四夜,我们抗议警方对刘晓波先生施暴
·你不给我一个说法,我就改变自己的活法
·让我们践行索尔仁尼琴的主张
·说说故乡先贤翁同龢
·谎者阿扁 挥刀自宫
·坚毅前行是对晓波最好的声援
·有一些事情永远历历在目
·狱中“互联网”
·牢是可以这么坐的
·说两件我与《零八宪章》的事
·我在西城区拘留所
·穿越电子柏林墙
·愚人节后说真故事
·江棋生看“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民主之花”
·1989年六四镇压受害者状况民间报告(一)
·六四受害者状况民间报告(二)
·六四受害者状况民间报告(三)
·六四受害者状况民间报告(四)
·六四受害者状况民间报告(五)
·哈耶克的睿智和马克思的悲剧
·反思历史不能没有假设
·众推墙才倒
·公民之志不可夺也
·晓波受难 我们如何共担责任
·百度一下,出来了什么?
·温家宝钟爱的“让”字经是个好东西吗?
·以公民行为见证和书写历史
·莫少平律师为我作无罪辩护
·让人权洼地隆起来
·米奇尼克,我们的真朋友
·温家宝的深圳讲话值得一读
·我为民主派分分类
·请查阅、下载我的12篇物理学论文
·鲁迅的《立论》绝非妙文
·承诺,不是用来忽悠人的
·有些话还是需要再说说
·立此存照:中国官方公然将“维权”污名化
·人权原则为一切权力设定禁飞区
·师傅永远跟徒弟走?
·说说人的理性失足这件事
·重温哈维尔 实名说真话
·点燃良知的烛光 变革不好的社会
·谁最不可能学雷锋?
·宪政共识依然有待建立
·谷开来案:法治,还是法制?
·我看让球风波
·江棋生答杨伟东问之一
·江棋生答杨伟东问之二
·江棋生答杨伟东问之三
·辛亥风云百年断想
·江棋生答杨伟东问之四
·从韩德强打人说开去
·江棋生答杨伟东问之五
·江棋生答杨伟东问之六
·官家就是不改,民间怎么办?
·解析鬼话 担责前行
·许良英先生,我的忘年之交
·读冯胜平上书有感
·闻连战出招有感
·玫瑰梦醒 此其时也
·小议马云触碰六四
·审薄声中读文件
·悲悼张显扬先生溘然长逝
·朗秋雅聚 竟成永诀
·略评一桩掐架公案
·我所乐持的一种生活态度
·公民的风骨
·从王瑛敲打冯仑说起
·这些好样的中国律师
·小议寻衅滋事
·正在书写历史的中国辩护人
·也说萧功秦
·点赞公民化君子
·中秋祭显扬
·有一种演变不可阻遏
·依宪执政,还是违宪执政?
·从浦志强案说开去
·价值保护主义:色厉而内荏
·权力趋于任性,绝对权力绝对任性
·写在六四26周年前夕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腐败一斑

   
    《行为规范》中出现的一个“严禁”是“严禁吸烟”。所以,当《规范》颁布生效后,七处从1999年5月1日开始禁烟,在押人员从此不再“放烟茅”(所谓“放烟茅”,是指放风时站在风圈上面马道上的管教会将点燃的香烟扔下几颗来,底下的人轮流抽吸,过一把烟瘾)。同时,这个禁烟也是针对管教、看守、预审和劳动号的。这就是说,整个七处想成为无烟区。然而,自禁令下达之后,香烟进号就没有停止过。区别在于,原来是在押人员以市场价购烟后存放在管教处,现在则是烟价暴涨,在押人员偷偷用鬼子票——看守所自行印制的代币券——从劳动号手中购买。例如,一包“威龙”烟的市场零售价不到2元,劳动号竟以50元出手!其利之暴为倒卖海洛因所望尘莫及!2000年春节,号内人以300元购了6包烟。而好几个从六区调到404室的人都告诉我,在六区,则是管教干这种营生。一个管教管5个号,以每号每月8包计,一个月40包,光这一项,就能赚2000余元。我太清楚了,对于烟虫来说,为了抽上一口烟,宁可少吃几袋方便面。因此,令人咋舌的暴利烟交易得以顺利维持,经久不衰。烟进来了,再用原始办法“搓火”:在棉絮上撒上少许洗衣粉,卷成捻子状,用塑料鞋底压住捻子在地上快速滚动磨擦,很快,火星、火苗就冒出来了。这时,烟民们就在监控器的盲点处会聚,美美地、舒心地当上一回活神仙。
   
    在看守所里,还有一种交易使香烟交易远为逊色、沦为小菜一碟,这就是“走托”交易。“托”、“走托”、“有托”、“正托和反托”是号里使用频率极高的几个词。但凡有点可能,刑事犯罪嫌疑人的家人或朋友就会想方设法使出浑身解数去“走托”——找门路行贿公检法人员,以使官司出现自己所期待的结果。这一条达不到的话,就退而求其次:能不能使在押者不受皮肉之苦?能不能快点了结?能不能尽早下圈(离开看守所到服刑场所)?能不能送点吃的?等等。走托交易的盛行和泛滥,是对所谓“以事实为依据,以法律为准绳”原则的公然蔑视和戏弄;在有的地方和有些时候,管用的分明是“以金钱为依据,以人情为准绳”。
    走托交易达至贪赃而枉法,是一种一本万利的腐败交易。从朝阳看守所邮上来的一位姓梁的人告诉我,他父亲花了6万元走托,由于找的托硬,结果他干的10多起抢劫“缩水”成了2起。从炮局(公交分局看守所)邮上来的一个人说,他家花了6万元,但托软了一点,没能达到不来七处的目的。四川巴中人刘德国告诉我,他的同伙曾经多次“栽”在朝阳或丰台分局,他们老大花钱找托,如果事情不大,常常立即获释。密云县人肖海军告诉我,他自己就好几次在密云被抓,都是家中使钱走托,将他“捞”了出来。

    走托交易是一种典型的制度性腐败。它已经远不是什么秘密,而是半公开、公开地、每日每时地在进行,只要看一看那些随处可见的肥得流油的办案、审案、判案人员,就什么都明白了。号里人的官司都还没有了结,因此在走托一事上,嘴都比较紧,尤其是每每花上十多万、几十万元走托的经济犯罪嫌疑人和毒品犯罪嫌疑人,他们的嘴就更紧了——我在这里提及的几桩小买卖,可以说连冰山一角都称不上,真的。
   
   

此文于2006年07月07日做了修改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