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江棋生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江棋生文集]->[给伯恩斯坦先生的一封公开信]
江棋生文集
·坚毅前行是对晓波最好的声援
·有一些事情永远历历在目
·狱中“互联网”
·牢是可以这么坐的
·说两件我与《零八宪章》的事
·我在西城区拘留所
·穿越电子柏林墙
·愚人节后说真故事
·江棋生看“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民主之花”
·1989年六四镇压受害者状况民间报告(一)
·六四受害者状况民间报告(二)
·六四受害者状况民间报告(三)
·六四受害者状况民间报告(四)
·六四受害者状况民间报告(五)
·哈耶克的睿智和马克思的悲剧
·反思历史不能没有假设
·众推墙才倒
·公民之志不可夺也
·晓波受难 我们如何共担责任
·百度一下,出来了什么?
·温家宝钟爱的“让”字经是个好东西吗?
·以公民行为见证和书写历史
·莫少平律师为我作无罪辩护
·让人权洼地隆起来
·米奇尼克,我们的真朋友
·温家宝的深圳讲话值得一读
·我为民主派分分类
·请查阅、下载我的12篇物理学论文
·鲁迅的《立论》绝非妙文
·承诺,不是用来忽悠人的
·有些话还是需要再说说
·立此存照:中国官方公然将“维权”污名化
·人权原则为一切权力设定禁飞区
·师傅永远跟徒弟走?
·说说人的理性失足这件事
·重温哈维尔 实名说真话
·点燃良知的烛光 变革不好的社会
·谁最不可能学雷锋?
·宪政共识依然有待建立
·谷开来案:法治,还是法制?
·我看让球风波
·江棋生答杨伟东问之一
·江棋生答杨伟东问之二
·江棋生答杨伟东问之三
·辛亥风云百年断想
·江棋生答杨伟东问之四
·从韩德强打人说开去
·江棋生答杨伟东问之五
·江棋生答杨伟东问之六
·官家就是不改,民间怎么办?
·解析鬼话 担责前行
·许良英先生,我的忘年之交
·读冯胜平上书有感
·闻连战出招有感
·玫瑰梦醒 此其时也
·小议马云触碰六四
·审薄声中读文件
·悲悼张显扬先生溘然长逝
·朗秋雅聚 竟成永诀
·略评一桩掐架公案
·我所乐持的一种生活态度
·公民的风骨
·从王瑛敲打冯仑说起
·这些好样的中国律师
·小议寻衅滋事
·正在书写历史的中国辩护人
·也说萧功秦
·点赞公民化君子
·中秋祭显扬
·有一种演变不可阻遏
·依宪执政,还是违宪执政?
·从浦志强案说开去
·价值保护主义:色厉而内荏
·权力趋于任性,绝对权力绝对任性
·写在六四26周年前夕
·追忆贾秀文
·我看8·31决定与6·18否决
·赌场资本主义,还是围场社会主义?
·鸭绿江畔小隐记
·中原访友纪行
·悲悼蒋培坤老师
·台海两岸政治博弈之我见
·惜叹福山掉链子
·羊年岁末有感而发
·我和引力波还真的有缘份
·成也智者,败也智者
·说说文革这面镜子
·追忆恩师黄顺基先生
·被迫沉默:自由,还是不自由?
·和抵制洋货的同胞聊聊天
·我是《炎黄春秋》自费订阅者
·如果连不参与作假都不敢,那我们就没有希望
·从陈云飞走上法庭说开去
·追忆许良英先生
·我看周强的政治表态
·活得更像一个人
·郭文贵爆料之我见
·深切惦念危在旦夕的刘晓波
·重读零八宪章
·说说蝴蝶效应
·新极权,还是翘起尾巴的后极权?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给伯恩斯坦先生的一封公开信

   
   
   
   尊敬的伯恩斯坦先生:
   

    9天前的中国旧历年小除夕,我去紫阳家作了一次迟到的吊唁。8天前的大除夕之夜, 我读到了《原“中国人权”部分理事的公开声明》。您完全可以想见,有这样两件事压在心上,这个春节我跟快乐和愉悦是沾不上边了。
    初一那天,我把自己关在家里,心情沉痛地写完了《吊唁》一文。从初二开始,我就一直琢磨着“中国人权”部分理事相继辞职并告示世人的事。今天,我终于下决心给您写信,并郑重地向您提出我的一个建议。
    这几天来,“中国人权”公开分裂这一不幸事件已经引发了巨大的反响。我个人认为,这一事件中最发人深思的问题之一是:一些优秀的中国人和一些优秀的美国人疏于搭建合格的制度平台,或没能敬业地、成功地运用好制度平台,以致于最终无法在“体制内”按明规则博奕、妥协和继续共事下去。
    有鉴于此,并出于对先生的理念、气度和智慧的认知,我建议由先生出面,诚邀全体辞职者回到“中国人权”,按“中国人权”之章程,在桌面上“内斗”以解决问题。
    我愿意不揣冒昧地指出,这么做不仅是“中国人权”走出困境的上策,而且意义深远而重大。因为,今天的中国民众,不仅在意谁是否告别了中共,而且在意他是否告别了专制;不仅要看他是否告别了专制,而且要看他是否成功地践行了民主。从这个意义上说,海外的人权组织和政治组织,其声誉、公信力和道义资源主要来自他们搭建制度平台和按民主规则运作的能力。
    诚如林培瑞教授所言,我们见证了海外中国人团体纷纷垮台或式微的事实——这不仅使专制统治者弹冠相庆,更使大陆上的中国民众感到痛心和失望。与别的团体不同,“中国人权”曾经使我们感到骄傲。我希望,在您和其他人的共同努力下,面临重大危机的“中国人权”能够摆脱或崩盘或式微的宿命,浴正义和民主之火而重生。
   
   顺致
   
    诚挚的敬意
   
    江棋生
   
    2005.2.16 于北京家中
   
   
   
   (原载《新世纪》网站,2005年2月下旬)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