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江棋生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江棋生文集]->[我的心路历程(二)]
江棋生文集
·《和平宪章》之我见
·在清明节的光天化日之下
·诉诸公民意识 争取首要人权
·欲 与 王 山 对 话
·让我们尊重逻辑
·为不稳定性正名
·建 设 性 断 想
·从陈希同下台说起
·中国社会正在自我解放
·一封给友人的信
·拒绝谎言:灵魂的生存权
· 我看一国两制与中国统一
·天怒有余 民魂不足
·致联合国人权工作小组的公开信
·江棋生访谈录
·善待中国的母亲河——长江
·公民运动:通往自由之路
·五四前夕读报随想
·就科索沃问题我说三个不
·江泽民的新衣
·聊 说 十 六 大
·神州之大缘何容不下一个鲁迅?
·我的心路历程(一)
·我的心路历程(二)
·我的心路历程(三)
·我的心路历程(四)
·一幅老照片
·给何频、高文谦先生的信
·公民意识、公民行动与中性互动
·呼唤良知 打破沉默
·人权、特权与分权
·蒋医生,我在等你的电话
·悲情悼紫阳
·一次迟到的吊唁
·从官方拒不批毛说开去
·给伯恩斯坦先生的一封公开信
·和台湾同胞说个事
·怀念耀邦 拥抱自由
·痛悼宾雁先生
·猴年马月搞普选
·汲取文革教训 不容践踏人权
·人自重 人重之
·就林牧先生猝然逝世发出的唁电
·林老与三份历史性文件
·与林牧、马晓明和汤致平在大雁塔下的合影
·大雁塔见证了一段难忘的经历
·岁末读书随想
·为邬书林一辩
·再评温家宝的《同文学艺术家谈心》
·法国记者并没有误解温家宝
·一个老三届人的春日感怀
·拒绝遗忘:我与六四抗暴者的二三事
·回首,为了重新出发
·关注六四抗暴者
·一国良制 人间正道
·与“左派”过招,和谢老商榷
·评点历史唯物主义
·老包,一路走好
·包遵信葬礼缺席者声明
·周钰樵先生的这段话与事实不符
·我的一点人生感悟----《一生说真话》——江棋生文集
·一吐为快迎新年
·让奥运宗旨长驻中国
·庸医马克思
·写在“两会”前夕
·简评温家宝答记者问
·左得出奇的青岛二中校方
·黄金72小时中的痛上加痛
·我与天安门母亲共命运
·六四夜,我们抗议警方对刘晓波先生施暴
·你不给我一个说法,我就改变自己的活法
·让我们践行索尔仁尼琴的主张
·说说故乡先贤翁同龢
·谎者阿扁 挥刀自宫
·坚毅前行是对晓波最好的声援
·有一些事情永远历历在目
·狱中“互联网”
·牢是可以这么坐的
·说两件我与《零八宪章》的事
·我在西城区拘留所
·穿越电子柏林墙
·愚人节后说真故事
·江棋生看“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民主之花”
·1989年六四镇压受害者状况民间报告(一)
·六四受害者状况民间报告(二)
·六四受害者状况民间报告(三)
·六四受害者状况民间报告(四)
·六四受害者状况民间报告(五)
·哈耶克的睿智和马克思的悲剧
·反思历史不能没有假设
·众推墙才倒
·公民之志不可夺也
·晓波受难 我们如何共担责任
·百度一下,出来了什么?
·温家宝钟爱的“让”字经是个好东西吗?
·以公民行为见证和书写历史
·莫少平律师为我作无罪辩护
·让人权洼地隆起来
·米奇尼克,我们的真朋友
·温家宝的深圳讲话值得一读
·我为民主派分分类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我的心路历程(二)

——接受自由亚洲电台张敏女士采访录


   
   
    2003年5月22日和23日两天,自由亚洲电台张敏女士通过越洋电话对我进行了长达8小时的采访。之后于2003年六四前夕分三次在《心灵之旅》节目中播出。2005年10月,我根据节目录音并参照原始录音将其整理成文。
    张:听众朋友,你现在收听的是自由亚洲电台的心灵之旅节目,我是主持人张敏。今天播送的是89六四专辑:江棋生先生的心路历程。刚刚出狱的江棋生先生在接受我采访的时候,回顾了他从幼年一直走到1989年的心路历程。
    江棋生先生1948年生于江苏常熟。其少年时代学习优秀。1966年高中三年级正准备考大学的时候,文化大革命爆发了。之后江棋生先生下乡十年。1977年,中国大陆恢复高考制度,他报名参加了考试。十年下乡务农,学业早已荒疏。
    江:当时闹了个大笑话,我这个老高三连一元二次方程的根都解不出来了,初高中读过的教科书也找不着了。我于是到老同学吴惠国那里,向他借了全套数理化课本。我知道命运的转折点来了,于是用了两个多月的时间,日夜奋战,后来预考和正式考的成绩,均为常熟县总分第一名。这个带有奇迹色彩的结果的得到,除了我的发愤努力之外,还应归功于家人和朋友的支持、鼓励和帮助。有不少同学因各种因素没有报考,他们纷纷对我说:你不光是自己去考,你是代表我们去考,代表老三届去考,一定要考好啊!戴政良老师对我说,你的底子我清楚,比后来的高中生强多了。已在大义中学当数学老师的倪洪元同学,每星期专门为我出一份卷子,并到我家里来计时监考,并当场打分。所有这些,都是我不能忘怀的。
    不管怎么说,当机遇突然降临时,我是幸运的。因为我毕竟是老高三,底子厚实。那我的妻子章虹呢?她1966年读初二,恢复高考对她就并不是机会。对我的弟妹们也一样,他们永远失去了进入大学校园、完他们少年梦想的这一机会。接下来还有一件大事:我们家是有海外关系的。我的姨妈,一个在泰国,一个在印尼;我的姑妈在缅甸;小舅舅在香港。海外关系对我来说始终是一个包袱,那么七七年高考完后呢?我的分数很高,但是我心里还在打鼓,大学要我吗?——在这么一个以阶级斗争为纲的国家。1978年1月份,《人民日报》上登了大块文章“砸烂海外关系的枷锁”,把我们全家都乐坏了。当时我在常熟肉类联合加工厂当临时工,情不自禁地给《人民日报》编辑部写了一封信,没想到,1978年1月22号,《人民日报》把我的信给登出来了,还加了一个醒目提气的标题:真叫人气顺劲足呵!当时我心里就明白了,这个大学是一定能读了。我后来进入北航,进入北京卫戍区派兵站岗的学校那也就不奇怪了。
    张:你在大学学什么专业?
    江:空气动力学与飞行力学专业。
    张:能不能请你谈一谈在大学期间,你的一些变化。
   
    江:在乡下的思考、读书过程中,我不仅对毛泽东开始了非神化,对其它一些社会、历史问题也有思考和探求,有些比较清楚,有些还很迷惑,到了北京就有条件一一弄清楚了。进入北航后,我和绝大多数同学一样,全身心地学数理化,一心想把被耽误的10年光阴抢回来;我和别人不一样的是,我对伤痕文学,对电影《苦恋》引起的风波,对西单民主墙的事,对刘宾雁的报告文学等也很关注。就在入学那年,有一件事极大地震撼了我,我必须对你细细讲一下。
    在北航读本科时,我所在的班叫7561班,班上有位云南籍的同学叫余雄,有一次我和他聊起抗战的事。他跟我讲,他们村子里有不少国民党的伤兵,缺胳膊断腿的,他说是跟日本人打仗打的。我听了以后先是极为惊诧,随之就大为震怒,我拉下脸来说:你胡说八道,国民党打过日本鬼子?!谁不知道日本鬼子都是共产党打的!国民党是一枪未放,闻风而逃!他看我急得够呛,立马也跟我急了,说:是我清楚还是你清楚?我自己村里的事,难道我会胡编?那些老兵都是在你们江苏的台儿庄受伤的。我告诉你吧,台儿庄那一仗打得昏天黑地,根本不是平型关战役所能比的。我还是根本不信他,说:“什么台儿庄战役?!我长这么大就从来没听说过!我凭什么就信你说的?”余雄20来岁,回族人,是个拧脾气,见我不信他,就提出要与我打赌。我见他是真的要与我打赌——他的眼睛已经红了,我开始觉得他说的可能是真话。我跑到北航图书馆和其它图书馆去找资料,仔细一读,恍然大悟。不过,当时我首先感到的,是一种深深的悲哀,一种被人蒙骗、被人耍弄的悲哀。从少年时代以来,我就被告知:共产党是抗日战争的中流砥柱。直到我而立之年,我才终于明白:中国抗日战争的中流砥柱是国民党。在这件事的震撼之下,我不可能不对共产党产生看法,不可能不对共产党建立的制度产生看法。
    以后,我又搞清楚了朝鲜战争是怎么一回事。谁挑起的朝鲜战争呀?一向以来,我都确信是韩国挑起的,是韩国侵略北朝鲜而打响的。但铁的事实是:北朝鲜侵略韩国嘛!是北朝鲜的金日成政权侵略联合国的成员国——韩国嘛!联合国安理会为此作出了严正的决议,并派联合国军去反侵略嘛!从那开始,我不光是思考毛泽东的问题,我的确思考了一些体制的问题,一些制度的问题。当然,为了要圆我的科学家之梦,我主要还是全身心地扑在功课上,真是有一股非要抢回10年的劲头。我发愤到什么程度?连西单民主墙我都没去看过一次!当然我知道这个事情。我后来成为北京航空学院优秀毕业生,又考上了硕士生。当时的我,就是一心要圆我的自然科学家之梦,给母亲一个交待,给母校一个交待,给故乡一个交待。
    张:你后来又怎么从北航的硕士读到人民大学的博士?
    江:在读书期间,政治又来干预我了。常熟有一个小人,贴了一张8分钱的邮票,寄了一封诬告信到北京航空学院,说我在文化大革命中打了她。当时我已经是中共预备党员了,我是在1981年3月份成为中共预备党员的。这封诬告信来了,北航校方就要我“端正态度”,照诬告信上说的承认下来,“事情也就过去了。”我经过仔细回忆,想起了68年11月我们同学打过对方一派的她这个事情,但是,我虽然在场,却没有动手。我这么如实说了,校方却非说我“态度不好”,是“不想否定文化大革命。”我争辩说,两派之间打斗这种事,我完全没必要隐而不说。但我必须说实话,这才叫态度好。文化大革命为什么不好?就是不实事求是。为什么要否定文化大革命?就是要否定不实事求是的做法嘛!既要实事求是,又怎么能要我违心地说瞎话、以便“态度好”呢?
    张:前面说到你这个时候已对中国共产党有了不少批判性看法,你为何还要申请加入中国共产党呢?
    江:在80年代初期,我觉得这个党比文化大革命中明显有长进,还是有不少新气象的嘛。尽管我觉得“伟大、光荣、正确”肯定是不贴谱了(文化大革命不是错到姥姥家去了?),为了执政老是说瞎话也让我十分反感。但是,或许他能痛改前非?或许他不得不改?那时的我,对共产党仍然抱有希望,我想或许这个改革的路能走通,能走宽,能走好。当时我有这么一个基本倾向,所以我提出了申请。不过,在我身上又出了一件罕见的事:我这个预备党员当了三年,而党章规定最多当二年。大家都知道权大于法,在我这件事上是权大于章。由于我始终不愿说瞎话,还跑到中组部接待站去申辩,还给刘宾雁先生寄去了申诉信。……到了1984年的3月份,我的预备党员资格被取消。紧接着,北京航空学院又拿出更“左”的一套:不让我报考博士生。我和硕士生同学熊跃熙跑到中国科学院力学所去,要报考力学所的博士生,表格拿回来填好后,系里不给我盖章。别的地方的博士生也都不让我报,整个儿就是要堵死我继续深造的路。我的导师庄逢甘先生知道这件事,但他爱莫能助。
    张:那个时候你怎么想?
    江:那是我人生的又一个挫折。而且我觉得,在这样的体制内,我的路是不可能顺当的。你想,我出身于一个不红也不黑的家庭,好不容易到1978年砸烂海外关系枷锁后可靠了一会,才过了6年,便又不可靠了。和这种体制相处,累不累啊?!我走出痛楚,有所彻悟:我跟你要可靠不可靠干什么呀?重要的是我要做人!要坚持自己的人格,不让浪费自己的时间与生命。由于重新被体制视为另类,我从北航拿到硕士学位后,不仅被剥夺了报考博士生的权利,而且在落实工作上遭遇了很大的困难。先是被航天部701所拒绝接收,之后是中科院力学所、北大力学系、北京理工学院力学系、航空部626所等单位一一婉拒。最后在蔡德麟老师、罗林老师和裴珉老师的帮助下,1985年的春天,我去清华大学分校当了一名大学老师,呆了三年。到1988年,我去报考中国人民大学科学哲学博士研究生,并被顺利录取。我感谢我的博士生导师黄顺基先生,感谢中国人民大学研究生院当时的招生办公室,他们并没有因为我是被北航取消预备党员资格的人而拒绝我。
    张:经过三年周折,你终于考取了博士研究生,这时的你有一个什么样的理想?期待一个什么样的未来?
    江:第一是正常获得学位,当个大学教授。第二是想通过科学哲学的一些反思,通过研究自然界的普遍演化规律,再回过头来,观照一下人类社会这个特定的复杂大系统的演化规律。
    张:当然我们都知道,后来1989年发生的事情,使你的愿望到现在都一直没有实现。请你讲一讲1989年,你当时的心情和你所做的事情。
    江:1989年,我是人民大学的博士研究生,当时因胡耀邦突然去世而引发了一场学生运动,到后来发展成全民的民主运动。作为一个有基本良知、基本判断的博士研究生,我不可能无动于衷,也不可能不参加。后来,大家都清楚,我被大家推选为人民大学的对话代表,并且进入北京高校的对话代表团。对话代表团通过无记名投票,又把我选为五常委之一。我就做了这么一个事。1989年5月26日之后,我被选为中国人民大学学生自治会常委,分管人大学生广播站。另外,我还写了些文章。
    张:现在在美国纽约一家律师事务所工作的童屹女士,是见证人之一。她回忆与江棋生最初的相识。
    童:我当时是中国政法大学读政治学的三年级学生,第一次是在对话团认识他的。当时我在对话团,是召集人项小吉的助理或者是秘书吧。江棋生由中国人民大学推荐为对话团的一个代表,大约在5月11号第一次到政法大学会场来,还有30、40个从北京各个高校选出来的学生代表,组成一个辩论队吧。他一来,看起来很成熟,看上去也很年轻。他说话很有份量,而且一表人材,真是英气逼人吧。另外,也让人很觉得亲近。他说出的话,使当时在座的人员都有些震惊,觉得他的思辨能力、梳理能力都在一般学生之上。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