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江棋生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江棋生文集]->[江泽民的新衣 ]
江棋生文集
·俄国北约
·台湾问题
·朱氏其人
·畸变失真
·早生多育
·初读李敖
·敬琏现象
·教师自卑
·尽说官话
·人性弱点
·书香飘屋
·血洒铺板
·斗室社会
·三遇法轮
·官司见底
·走向监狱
·跋:铁窗里的写作
·二、诉讼文本:两小段节录语
·控告北京市公安局预审处
·我 的 自 我 辩 护
·我 的 最 后 陈 述
·埋 葬 文 字 狱----我的上诉状
·关于和平地实现中国社会制度根本变革的几点思考
· 点 燃 万 千 烛 光 共 祭 六 四 英 魂 ——告全国同胞书
·附录: 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刑事裁定书
·三、遣送处纪事:两小段节录语
·引 子
·正眼瞧人遇禁令
·私立规矩知多少
·愚人节的真故事
·悚然惊心这一幕
·辛巳清明见亲人
·水深火热吉尼斯
·人不公道我公道
·黎明鸡叫更扒皮
·劳我筋骨又何妨
·长假风情不能昧
·依然故我遣送处
·尾 声
·四、狱中书札:两小段节录语
·写在前面的话----关于《狱中书札》
· 关于希望在国内自然科学刊物上发表学术论文的申请
·春 华 秋 实
·历史将记住这一幕
·给司法部长张福森的一封信
·给儿子的一封信
·给母亲的一封信
·给狱政科长的一封信
·一生说真话——我的保证书
·附记: 出狱纪实
·五、文 选:两小段节录语
·重要的是奠定民主社会的基石——六四5周年感言
·一部分人先自由起来
·中国需要更深刻的思想解放
·在全美学自联2003年度自由精神奖颁奖典礼上的答词(中、英文本)
·我所亲历的八九民运片断
·写在六四15周年前夕
·也说邓小平
·附录一:捍卫汉语世界中人存在的尊严 傅 国 涌
·附录二: 在中国民主教育基金会2001年度杰出民主人士奖颁奖典礼上的致词 童 屹
·附录三:江棋生何罪之有! 王 丹
·中国有人公开挑战杨振宁诺奖成果
·江棋生本人简介
·我的一点人生感悟
·江棋生:有人第二次冒用我的邮箱对外发电子邮件
·江棋生本人简介(英文)
· 说真话的自由
·一个持不同政见者的思考
·台湾政治转型意义试析
·台湾选举制度及大陆选举制度变革刍议
·也论社会主义与市场经济
·《和平宪章》之我见
·在清明节的光天化日之下
·诉诸公民意识 争取首要人权
·欲 与 王 山 对 话
·让我们尊重逻辑
·为不稳定性正名
·建 设 性 断 想
·从陈希同下台说起
·中国社会正在自我解放
·一封给友人的信
·拒绝谎言:灵魂的生存权
· 我看一国两制与中国统一
·天怒有余 民魂不足
·致联合国人权工作小组的公开信
·江棋生访谈录
·善待中国的母亲河——长江
·公民运动:通往自由之路
·五四前夕读报随想
·就科索沃问题我说三个不
·江泽民的新衣
·聊 说 十 六 大
·神州之大缘何容不下一个鲁迅?
·我的心路历程(一)
·我的心路历程(二)
·我的心路历程(三)
·我的心路历程(四)
·一幅老照片
·给何频、高文谦先生的信
·公民意识、公民行动与中性互动
·呼唤良知 打破沉默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江泽民的新衣

   
   
    自1989年至今,江泽民充当共产党的第一把手已经13年了。在即将下台的时候,归于他名下的“立言”只有“三个代表”,也就是说,只有三句话。比之毛泽东名下有“思想”,邓小平名下有“理论”,可以说已经远不是黄鼠狼下耗子——一窝不如一窝,而是相当寒碜了。
    那么,谁该对江泽民13年辛苦浪得三句话的惨淡结局负责呢?有人说,应当归罪于曾庆红等人没有绞尽脑汁、尽心尽责。对此我不以为然。我认为,还是要怪江泽民自己。一件十分昭明的史实是,13年来,江泽民从不敢越邓小平雷池一步,既提不出新东西,也干不出新名堂。如此,则怎么让人将成体系的“理念”或“学说”归于江泽民名下呢?即便是其心腹谋臣、御用文人,又安敢全弃羞耻之心,愣是无中生有地杜撰什么“江泽民理念”或“江泽民学说”呢?依我看,如果说1989年到1994年间江泽民没什么机会的话,那么,自1995年邓小平失去垂帘听政能力后,至少在两个问题上,江泽民是有可能超越邓小平的。一是变“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为“市场经济”。二是大幅度裁削或结束共产党对政治领域的垄断。两件事干了一件,就算了不起了,就肯定能有属于江泽民自己的东西了。但是,江泽民未敢问津(个中原委自然可以另行论析)。于是,就只剩下“高举邓小平理论伟大旗帜”的份了。
    事实上,一直到进入公元2000年,江泽民名下还是什么东西都没有。说江泽民、曾庆红对此不急不愁,那百分之百是瞎话。一个在位多年的“第三代领导核心”,如果什么政治遗产都不留而退下来,那岂不是太寒酸、太让人不能接受了?终于,2000年春天,江泽民跑到广东去“三讲”,稿子里面出现了“三个代表”。时隔不久,那三句话就被刻意包装,并开始被逐浪炒作。两年来,“三个代表”作为“江泽民的新衣”,被官方和“学者”煞有介事地嚷嚷到现在,江泽民本人则通过2001年的七一讲话和2002年的五卅一讲话亲自推销。最新的鼓噪出现在2002年7月22日出版的《了望》周刊上。中共中央党校教授叶笃初在上面撰文,主张将“三个代表”写入共产党党章,并且俨然以“两个凡是”的口吻强调:“正确和错误的标准,是马克思列宁主义、毛泽东思想、邓小平理论和江泽民同志提出的‘三个代表’根本原则。”

    两年来,我一直不忍心说“江泽民没穿新衣”这句话。人家已经颇为知趣地不当马、列、毛、邓等“大师”级人物,只求有一点薪火传下来,你何不难得糊涂玉成美事?怪只怪我容人的雅量不够,再加上叶教授们阿谀奉迎的刺激,遂使我改变初衷,写此小文。
    我要说的其实只有两句话。一是“三个代表”完全是拾人牙慧,绝非江泽民首创。稍微翻翻书就知道,从马克思开始,到列宁、斯大林、毛泽东、邓小平,哪个不说“共产党是无产阶级先锋队”,“无产阶级代表了先进的生产力”?哪个不说“无产阶级文化是最先进的文化”?哪个不说“共产党代表了最广大(95%以上)人民的最大利益”?150年来,“三个代表”早已是陈词滥调,哪还轮得上江泽民来提出?二是“三个代表”说轻了是自我打气,说重了是欺人之谈。150年来,世界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巨大变化。如果说这个地球上真有什么力量代表了先进生产力的发展要求,那是非民主发达国家莫属;如果说真有什么力量代表了先进文化的前进方向,那也是非民主发达国家莫属,与共产党有什么相干?世界上硕果仅存的4个共产党国家——中国、朝鲜、越南、古巴,均与先进生产力和先进文化离得远远的,代什么表?而在中国,先进生产力和先进文化的代表也当数台湾和港澳。说穿了,只要力主共产和定于一尊,就永远无缘代表先进生产力和先进文化。至于说“立党为公”,始终代表人民的最大利益云云,那更是天方夜谭。中国有句古话“结党营私”,可谓至理名言:古今中外,任何党派概莫能外。道理其实很简单,出于基本人性,无论哪家党派,其主旨都是谋求自身利益,而不是非党人士的利益。某一党派所代表的,充其量只是其党员的利益,甚至往往只是党派上层集团的利益。在谋求党派利益的过程中,如果没损害别人的利益,就算是君子德行了;如果还顺便给别人带来了一些利益,那就要谢天谢地了。哪里还有一丁点儿概率能指望它代表最广大人民的最大利益?即便“共产党人是用特殊材料制成的”(斯大林语),也不可能具有与众不同的人性,自己结党而为别人谋福利。硬要说唯有共产党能够鹤立鸡群,能够代表最广大人民的最大利益,在今天已不能被视为无知,而只能被视作虚伪。
    皇帝的新衣架不住童稚的一句实话,江泽民的新衣也强不到哪儿去。不过,江核心比昔日的皇帝要文明些,他没有光着身子,而是披了件破烂的旧衣;并且也多少有点乖聪,不敢再说共产党天然地、一刻也不会出差错地“代表”——而只是期盼共产党尽量去“代表”——那三个东西。
   
   
    2002年8月14日
   
   
   
   注:此文于2002年8月16日交给狱方;2004年9月由自由亚洲电台播出。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