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江棋生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江棋生文集]->[江泽民的新衣 ]
江棋生文集
·汲取文革教训 不容践踏人权
·人自重 人重之
·就林牧先生猝然逝世发出的唁电
·林老与三份历史性文件
·与林牧、马晓明和汤致平在大雁塔下的合影
·大雁塔见证了一段难忘的经历
·岁末读书随想
·为邬书林一辩
·再评温家宝的《同文学艺术家谈心》
·法国记者并没有误解温家宝
·一个老三届人的春日感怀
·拒绝遗忘:我与六四抗暴者的二三事
·回首,为了重新出发
·关注六四抗暴者
·一国良制 人间正道
·与“左派”过招,和谢老商榷
·评点历史唯物主义
·老包,一路走好
·包遵信葬礼缺席者声明
·周钰樵先生的这段话与事实不符
·我的一点人生感悟----《一生说真话》——江棋生文集
·一吐为快迎新年
·让奥运宗旨长驻中国
·庸医马克思
·写在“两会”前夕
·简评温家宝答记者问
·左得出奇的青岛二中校方
·黄金72小时中的痛上加痛
·我与天安门母亲共命运
·六四夜,我们抗议警方对刘晓波先生施暴
·你不给我一个说法,我就改变自己的活法
·让我们践行索尔仁尼琴的主张
·说说故乡先贤翁同龢
·谎者阿扁 挥刀自宫
·坚毅前行是对晓波最好的声援
·有一些事情永远历历在目
·狱中“互联网”
·牢是可以这么坐的
·说两件我与《零八宪章》的事
·我在西城区拘留所
·穿越电子柏林墙
·愚人节后说真故事
·江棋生看“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民主之花”
·1989年六四镇压受害者状况民间报告(一)
·六四受害者状况民间报告(二)
·六四受害者状况民间报告(三)
·六四受害者状况民间报告(四)
·六四受害者状况民间报告(五)
·哈耶克的睿智和马克思的悲剧
·反思历史不能没有假设
·众推墙才倒
·公民之志不可夺也
·晓波受难 我们如何共担责任
·百度一下,出来了什么?
·温家宝钟爱的“让”字经是个好东西吗?
·以公民行为见证和书写历史
·莫少平律师为我作无罪辩护
·让人权洼地隆起来
·米奇尼克,我们的真朋友
·温家宝的深圳讲话值得一读
·我为民主派分分类
·请查阅、下载我的12篇物理学论文
·鲁迅的《立论》绝非妙文
·承诺,不是用来忽悠人的
·有些话还是需要再说说
·立此存照:中国官方公然将“维权”污名化
·人权原则为一切权力设定禁飞区
·师傅永远跟徒弟走?
·说说人的理性失足这件事
·重温哈维尔 实名说真话
·点燃良知的烛光 变革不好的社会
·谁最不可能学雷锋?
·宪政共识依然有待建立
·谷开来案:法治,还是法制?
·我看让球风波
·江棋生答杨伟东问之一
·江棋生答杨伟东问之二
·江棋生答杨伟东问之三
·辛亥风云百年断想
·江棋生答杨伟东问之四
·从韩德强打人说开去
·江棋生答杨伟东问之五
·江棋生答杨伟东问之六
·官家就是不改,民间怎么办?
·解析鬼话 担责前行
·许良英先生,我的忘年之交
·读冯胜平上书有感
·闻连战出招有感
·玫瑰梦醒 此其时也
·小议马云触碰六四
·审薄声中读文件
·悲悼张显扬先生溘然长逝
·朗秋雅聚 竟成永诀
·略评一桩掐架公案
·我所乐持的一种生活态度
·公民的风骨
·从王瑛敲打冯仑说起
·这些好样的中国律师
·小议寻衅滋事
·正在书写历史的中国辩护人
·也说萧功秦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江泽民的新衣

   
   
    自1989年至今,江泽民充当共产党的第一把手已经13年了。在即将下台的时候,归于他名下的“立言”只有“三个代表”,也就是说,只有三句话。比之毛泽东名下有“思想”,邓小平名下有“理论”,可以说已经远不是黄鼠狼下耗子——一窝不如一窝,而是相当寒碜了。
    那么,谁该对江泽民13年辛苦浪得三句话的惨淡结局负责呢?有人说,应当归罪于曾庆红等人没有绞尽脑汁、尽心尽责。对此我不以为然。我认为,还是要怪江泽民自己。一件十分昭明的史实是,13年来,江泽民从不敢越邓小平雷池一步,既提不出新东西,也干不出新名堂。如此,则怎么让人将成体系的“理念”或“学说”归于江泽民名下呢?即便是其心腹谋臣、御用文人,又安敢全弃羞耻之心,愣是无中生有地杜撰什么“江泽民理念”或“江泽民学说”呢?依我看,如果说1989年到1994年间江泽民没什么机会的话,那么,自1995年邓小平失去垂帘听政能力后,至少在两个问题上,江泽民是有可能超越邓小平的。一是变“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为“市场经济”。二是大幅度裁削或结束共产党对政治领域的垄断。两件事干了一件,就算了不起了,就肯定能有属于江泽民自己的东西了。但是,江泽民未敢问津(个中原委自然可以另行论析)。于是,就只剩下“高举邓小平理论伟大旗帜”的份了。
    事实上,一直到进入公元2000年,江泽民名下还是什么东西都没有。说江泽民、曾庆红对此不急不愁,那百分之百是瞎话。一个在位多年的“第三代领导核心”,如果什么政治遗产都不留而退下来,那岂不是太寒酸、太让人不能接受了?终于,2000年春天,江泽民跑到广东去“三讲”,稿子里面出现了“三个代表”。时隔不久,那三句话就被刻意包装,并开始被逐浪炒作。两年来,“三个代表”作为“江泽民的新衣”,被官方和“学者”煞有介事地嚷嚷到现在,江泽民本人则通过2001年的七一讲话和2002年的五卅一讲话亲自推销。最新的鼓噪出现在2002年7月22日出版的《了望》周刊上。中共中央党校教授叶笃初在上面撰文,主张将“三个代表”写入共产党党章,并且俨然以“两个凡是”的口吻强调:“正确和错误的标准,是马克思列宁主义、毛泽东思想、邓小平理论和江泽民同志提出的‘三个代表’根本原则。”

    两年来,我一直不忍心说“江泽民没穿新衣”这句话。人家已经颇为知趣地不当马、列、毛、邓等“大师”级人物,只求有一点薪火传下来,你何不难得糊涂玉成美事?怪只怪我容人的雅量不够,再加上叶教授们阿谀奉迎的刺激,遂使我改变初衷,写此小文。
    我要说的其实只有两句话。一是“三个代表”完全是拾人牙慧,绝非江泽民首创。稍微翻翻书就知道,从马克思开始,到列宁、斯大林、毛泽东、邓小平,哪个不说“共产党是无产阶级先锋队”,“无产阶级代表了先进的生产力”?哪个不说“无产阶级文化是最先进的文化”?哪个不说“共产党代表了最广大(95%以上)人民的最大利益”?150年来,“三个代表”早已是陈词滥调,哪还轮得上江泽民来提出?二是“三个代表”说轻了是自我打气,说重了是欺人之谈。150年来,世界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巨大变化。如果说这个地球上真有什么力量代表了先进生产力的发展要求,那是非民主发达国家莫属;如果说真有什么力量代表了先进文化的前进方向,那也是非民主发达国家莫属,与共产党有什么相干?世界上硕果仅存的4个共产党国家——中国、朝鲜、越南、古巴,均与先进生产力和先进文化离得远远的,代什么表?而在中国,先进生产力和先进文化的代表也当数台湾和港澳。说穿了,只要力主共产和定于一尊,就永远无缘代表先进生产力和先进文化。至于说“立党为公”,始终代表人民的最大利益云云,那更是天方夜谭。中国有句古话“结党营私”,可谓至理名言:古今中外,任何党派概莫能外。道理其实很简单,出于基本人性,无论哪家党派,其主旨都是谋求自身利益,而不是非党人士的利益。某一党派所代表的,充其量只是其党员的利益,甚至往往只是党派上层集团的利益。在谋求党派利益的过程中,如果没损害别人的利益,就算是君子德行了;如果还顺便给别人带来了一些利益,那就要谢天谢地了。哪里还有一丁点儿概率能指望它代表最广大人民的最大利益?即便“共产党人是用特殊材料制成的”(斯大林语),也不可能具有与众不同的人性,自己结党而为别人谋福利。硬要说唯有共产党能够鹤立鸡群,能够代表最广大人民的最大利益,在今天已不能被视为无知,而只能被视作虚伪。
    皇帝的新衣架不住童稚的一句实话,江泽民的新衣也强不到哪儿去。不过,江核心比昔日的皇帝要文明些,他没有光着身子,而是披了件破烂的旧衣;并且也多少有点乖聪,不敢再说共产党天然地、一刻也不会出差错地“代表”——而只是期盼共产党尽量去“代表”——那三个东西。
   
   
    2002年8月14日
   
   
   
   注:此文于2002年8月16日交给狱方;2004年9月由自由亚洲电台播出。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