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井蛙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井蛙文集]->[王丹印象记]
井蛙文集
·昂山素姬:开放--市场经济的成功之门(井蛙译)
·恐惧与自由---昂山素姬著 井蛙译
·昂山素姬:非暴力民主之路(井蛙译)
·昂山素姬著 泼水节(之一)井蛙译
·昂山素姬著 泼水节之二(井蛙译)
·昂山素姬著 泼水节(之三)井蛙译
·昂山素姬:人民需要自由
·昂山素姬:致国际大赦两封信
只有我懂得牦牛的哭泣
·井蛙摄影:藏人在伯克利的游行队伍
·童年
·只有我懂得牦牛的哭泣(组诗)
·献给洛桑多吉的情话 (组诗)
·西藏,再给你写一首情歌
·顿珠家的糌粑(游记散文)
·不能遗忘,达赖喇嘛(诗歌)
·一头扎着辫子的牦牛(游记散文)
·那曲医生(游记散文)
·拉萨的阿里巴巴(游记散文)
·我的旅行者酒吧 (游记散文)
·沙漠日记(游记散文)
·索南喇嘛呢 (小说)
·格勒巴桑的外祖母(散文)
·把你的手伸出窗外,洛桑丹增 (小说)
·埋葬在草原上的爱情(小说)
甘孜草原-格勒巴桑
·失去的汉堡
·飓风
·最后的晚祷
·拾穗者
·解冻
·被爱的孤儿
·写给自己的挽歌
·不要叫我的名字
·没说完的一句话
·北京的风暴
·边缘,故乡
·一个人
·人闲桂花落
·鸦片烟瘾
·十字架
·空白日记
·云雀的佐渡情话
孤独者的旅途-印藏边界
·献给德兰萨拉艺人
·荒诞歌谣--纪念绝食日
·冰雹
·春末纪事
·印度火车
·瓦拉纳西
·遗忘
·马丁,葡萄开花了
·叛徒的哀歌
·他们,民族
·胡卡大麻
·黑鸟
·哭泣的安妮妹妹
·看戏
·面包蓝调
·六月四日,我该如何是好?
·书和看书的人
·被风吹歪的树
·没有记忆的我们
·悬梁上吊
·老加利的情人
·纪念凡高
·大碗岛的星期日下午
·印藏边界
古老的卓仓部落
·乌兰巴托的行人
·爱的纪念
·荒岛之恋
·守夜人
·你好,忧伤
·柳濑蓝调
·致恋人
·自杀的猎人
·枳橘日记
·阿富汗斯坦
·一个人的秘密
·十月遗书
·另一个世界
·致风中的你
·发烧的灵魂
·达兰萨拉
·相遇
·一个人的交响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王丹印象记

   王丹印象记 井蛙
   
   那年头,我还小。那年就是大家不敢说出口的那年,整个国家乱哄哄的。我在读小学。深圳,我妈妈的商铺关门了。我们学校也放假了。
   我是个坏小孩,整天蹲在电视机旁,不过这次不是看《叮噹》,而是看新闻。
   一个瘦小子,在广场上喊啊叫啊。当然,那时候能喊的人能叫的人多着呢。我不认识他,香港新闻里有他的名字。我知道了他的名字。

   于是,我整天都听到他的名字。像个乡下女人的名字。妈妈说:“你看人家多厉害!多爱国!”这话哪像我妈妈说的!妈妈一脸奸商表情。她可以发战争财了。到处乱,她的商铺恢复营业。而且跟着局势涨价了。涨到不能再涨的时候。妈妈可伤心,她的英雄王丹和其他的英雄一起出事了。
   我们家晚饭时分,少了这分谈资。因为,她沉默,不再说起她的英雄。
   事隔不知多少年,王丹的妈妈王凌云女士,在香港电视新闻里出现,一副可怜兮兮的样子。妈妈在沙发上听到关于她的英雄王丹的消息,哭了。我当时,心想,妈妈怎么会喜欢上一个比她小二十几岁的小男孩啊?比起妈妈,我虽然还算小,但是,我已经懂得什么是喜欢。小学三年级,一个小男生就递给我一张写着“I LOVE YOU”的纸条。自那一刻开始,我就知道班里男生们的心思了。我明白他们为什么老喜欢在我背后抓我的辫子。
   妈妈的喜欢是不是我们所理解的喜欢?那年头谁也弄不清楚。毕竟当时是整个中国最开放的年代。
   王丹销声匿迹了一段时间。他那可怜的妈妈又三番几次在电视屏幕上出现。妈妈每一次都陪着掉泪。口里念念有词。不过,经过那么多时日,妈妈渐渐老了。我想,这次她该不会再爱上人家王丹吧?
   因为我也长大了,我就用“爱”这个字来表达妈每一次关心王丹的心情。
   不知道现在才三十多岁的王丹,是否会爱上我妈?我们家每次遇上姓王的人,都几乎会扯到王丹这个名字。谁叫他的名字先入为主。难怪,因为那一年没多少个失忆的人会忘记。他也就不幸地老是给我们母女俩说来说去。直到我在维多利亚公园买了他的狱中书,我给妈妈读他在狱中写的一首诗。她感动得不行。我也感动,因为,我也开始写诗。我能读懂他所表达的感情。
   又不知过了多久,妈妈知道王丹出狱了。她这一次哭得最难过。我相信,那是因为高兴。王丹去美国了。妈妈也就放心了。
   不过,她还是无法忘记这个名字。我在北京,住在大舅郭小林家里。她担心我,这时候的担心像极了当年她担心北京王丹的情景。她在电话里嚷道:“写诗归写诗,玩归玩,别学人家王丹那样!”
   “什么意思?别学王丹?!”我哈哈大笑起来。我怀疑妈妈究竟是不是爱上人家王丹?可我不敢拿她开玩笑。
   “没机会学人家!北京城里的人都半瞎着。跟那年头的人不一样。”妈妈离开大陆那么多年,她根本就不了解现在的人究竟在想些什么。她相信我了。
   我去西藏,她也害怕。她千叮嘱万叮嘱,说:“玩归玩,写诗归写诗,别闹出个大头佛出来。”她接着说:
   “我可不希望成为王丹的妈妈。”她说这句话却触动我了。王丹的妈妈为了王丹折腾来折腾去,她亲眼看到,王丹的消息她也亲耳听到。
   有一次,我羞涩地告诉妈,我说我谈男朋友了。
   她没精打采地问:“哪里人?叫什么名字?”她已经习惯我在这方面的不严肃。我的那些班里的男同学,喜欢打电话到我家里,一找不到我就跟我妈妈瞎扯,说是我男朋友。她受过多次骗,也就不相信我了。再说,我有时也告诉她,我将来不打算结婚,因为我发现我对女人也感兴趣。她听了之后,就对我横眉白眼起来。说,什么鬼诗人,乱七八糟的思想。
   我严肃地告诉她:“我新认识的男生是大陆的,姓王。”
   嘿,她立刻就有反应了。“王丹?不是去了美国了吗?”
   好像这个世界只有王丹才姓王。
   又有一次,老贝来了香港。打到家里,这家伙说我的声音和我妈的声音一个调。就不管三七二十一,跟我妈扯了一大通才知道那是我妈。妈很狡猾,一听到男生的电话,她自己也不说明身份。
   我从外面回来,她说,有位姓王的男生打过电话来。我们家都讲粤语。老贝姓黄,黄王一个读音。她就说,美国刚过来的?王丹啊?
   我没回答她。她就默认是王丹了。但是,后来她想了想,说,不对呀,王丹不是回不了香港吗?连澳门都去不了呢。
   这些事情就一直被她想来想去。不知道,越来越老的妈妈会不会像那年头,继续想着王丹。
   不过,我两月前到洛杉矶旅行见到王丹了。
   我跟妈妈说,我终于见到你当年的英雄了。他比以前胖了许多,不过,还是那么帅。
   她没说什么,最后一句是这样的:“你们终于走在一起了?我就知道。否则,也不会都逃到美国。”
   洛杉矶之行,使我难以忘怀。当年广场上喊叫的那帮人,妈妈的英雄们,一个个背井离乡,现在却围在感恩节的火炉旁,依然叙说着遥远的国事沧桑。
   
   2006-2-7
   凌晨1:44
   SAND BEACH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