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井蛙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井蛙文集]->[五月花与感恩节]
井蛙文集
·冰雹
·春末纪事
·印度火车
·瓦拉纳西
·遗忘
·马丁,葡萄开花了
·叛徒的哀歌
·他们,民族
·胡卡大麻
·黑鸟
·哭泣的安妮妹妹
·看戏
·面包蓝调
·六月四日,我该如何是好?
·书和看书的人
·被风吹歪的树
·没有记忆的我们
·悬梁上吊
·老加利的情人
·纪念凡高
·大碗岛的星期日下午
·印藏边界
古老的卓仓部落
·乌兰巴托的行人
·爱的纪念
·荒岛之恋
·守夜人
·你好,忧伤
·柳濑蓝调
·致恋人
·自杀的猎人
·枳橘日记
·阿富汗斯坦
·一个人的秘密
·十月遗书
·另一个世界
·致风中的你
·发烧的灵魂
·达兰萨拉
·相遇
·一个人的交响
·冬祭
·天国的阶梯
·岁暮怀想杨天水
·老玉米手套
凡高最后一片麦田
·二十二街麻布店
·堪萨斯男人
·阿姆斯特丹旅馆
·饥饿的房屋
·金色的吻别
·忧郁,只是忧郁
·献给恶人的玫瑰
·对一棵树的惩罚
·对月亮的压迫
·流动的印度
·枪声里的少男
·病人
·原始森林
·忧郁的德国
·乌鸦的情歌
·相爱
·我的乞丐恋人
· 离开最后一片麦田
·阿门
·地狱之歌
·点头微笑
·圣塔巴巴拉的国旗
·石头的灵魂
·死去的情人
·溺水前的纳西瑟斯
·我的遗像
·一次纪念
·荷兰木头
·捆绑的百合
·遗弃
永恒的奥弗
·天堂自画像
·乌鸦饥饿的色彩
·阿尔的罪人
·哀歌
·想念爱尔兰人
·别哭,孩子
·离别二十厘米
·为纳西瑟斯祈祷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五月花与感恩节

   五月花与感恩节 井蛙
   
   我很小就在图书馆里知道了“五月花”(MAY FLOWER)这个词儿。当时只是感觉词语很美,所以,就留下了深刻的印象。从“五月花”因此得知“清教徒”这三个字,我便懂得些许关于基督教的事情。这就是我对基督教以及英美历史最基本的概念。那时候我还是个小学生。
   “五月花”号轮船于1620年9月6日从英格兰的普利茅斯出发前往新大陆美洲。船中乘坐了无法忍受英国国内宗教迫害的102名清教徒。他们于11月11日抵达科德角。
   在寒冬之际,这些船上的清教徒们处于饥寒交迫之中。当时只有几十个清教徒存活下来。这时候,友好的印地安人给予他们粮食和生活上的照顾。还教会他们如何打猎、捕鱼以及耕植。就因为印地安人的帮助,清教徒们才得以存活。在农作物获得丰收的时候,他们按照传统的习俗,感谢上帝的日子里同时报答这些印地安人,他们邀请恩人们一同欢庆节日。这是11月的第四个星期四。因此,这一天就流传了300多年。这就是感恩节(THANKSGIVING)。

   在美国,不论来自哪个国家的移民,来自哪个宗教,不同肤色和不同语言的人种,都在庆祝感恩节。这是大家共同的节日。一开始,感恩节的日期由各洲自己规定。直到美国宣布独立后,才成为全联邦规定的节日。感恩节的主食是火鸡,在烤火鸡之前,往它的肚子里塞一些香料和酒或者栗子等东西。然后放进烤箱里烤3个多小时。
   我做的火鸡则是中式火鸡,把肉切开,一块块地红烧。放葡萄酒和各种配料,也得煮两个多小时才熟。火鸡的肉比较粗,所以,不能做得太熟。去年感恩节,我和我的邻居们都相互交换火鸡和薯蓉、沙拉等食物。我的邻居不知道对我的中式火鸡是否皱了眉头。
   感恩节其实比圣诞节的气氛还要热闹。这段时间,机票难订,旅游的地方都聚满了人,家里都在开狂欢趴地。有点像春节,人们不远千里欢聚在一起。
   从印地安人对于清教徒的帮助开始,我们似乎都在中文课本上读到关于美国屠杀印地安人的历史。所以,美国的立国和美国的历史都给我们造成混淆。究竟是英国人或者西班牙人屠杀了印地安人还是美国人屠杀了印地安人?另一个精神上的混淆就是,究竟美国人在庆祝感恩节的时候,是否知道在两方军队对垒的时候印地安死伤无数的历史?当然,从1862年9月22日美国的林肯总统颁布《解放黑奴宣言》,就能肯定,美国当时的种族歧视严重。但是,至于在战争中死去的那么多印地安人,对于印地安来说,那是血的历史。他们不愿意听到我们称呼他们印地安人,正确的说法是本土印地安人(NATIVE INDIAN或者AMERICAN INDIAN)。
   其实,只有印地安人才是真正的美国人。白人都来自欧洲。而我们,是亚洲的后来者。我们对野蛮的殖民历史时代,能说什么呢?那个可以靠军马掠夺土地的时代,那个圈地的时代,距离现在已经百年以上了。日不落帝国在全世界的殖民扩张,到上世纪日本东条的野蛮,希特勒的野蛮,斯大林的野蛮,波尔布特的野蛮等等都是相同的形式。通过杀人来掠夺土地和权力。
   二战之后,世界换了一种全新的形式。我们才知道,真正的文明刚刚开始。我们期待的文明就是以这样一种和平的、理性的并且是合法的形式正常运作和延续下去。而不是以日不落帝国女王的一声令下,军队就吹起了号角。也不是以东条英机的意志展开大东亚共和。上世纪是一个多灾多难的时代。战争和掠夺带给世界的只是灾难,我们从来没在战乱中找到它的意义。
   吃火鸡的时候,我们尽情享受火鸡大餐的美味。此时,所剩无几的美国本土印地安人,他们大概也不会在这个时候去回忆祖先们的血迹或者战争的烽火。我们的感恩,是来自上帝的恩赐,以及邻里左右的友好往来。
   这是我们大家的节日。正因为这样,我们才要远离战乱。我不爱过美国的生活,可是我却为了自由才来到这里。尽管,我不是乘坐“五月花”而来,可是,300年之后,这种“五月花”的忧伤却如此相似。
   
   2006-11-23
   感恩节
   SAND BEACH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