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井蛙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井蛙文集]->[碗]
井蛙文集
·遗忘
·马丁,葡萄开花了
·叛徒的哀歌
·他们,民族
·胡卡大麻
·黑鸟
·哭泣的安妮妹妹
·看戏
·面包蓝调
·六月四日,我该如何是好?
·书和看书的人
·被风吹歪的树
·没有记忆的我们
·悬梁上吊
·老加利的情人
·纪念凡高
·大碗岛的星期日下午
·印藏边界
古老的卓仓部落
·乌兰巴托的行人
·爱的纪念
·荒岛之恋
·守夜人
·你好,忧伤
·柳濑蓝调
·致恋人
·自杀的猎人
·枳橘日记
·阿富汗斯坦
·一个人的秘密
·十月遗书
·另一个世界
·致风中的你
·发烧的灵魂
·达兰萨拉
·相遇
·一个人的交响
·冬祭
·天国的阶梯
·岁暮怀想杨天水
·老玉米手套
凡高最后一片麦田
·二十二街麻布店
·堪萨斯男人
·阿姆斯特丹旅馆
·饥饿的房屋
·金色的吻别
·忧郁,只是忧郁
·献给恶人的玫瑰
·对一棵树的惩罚
·对月亮的压迫
·流动的印度
·枪声里的少男
·病人
·原始森林
·忧郁的德国
·乌鸦的情歌
·相爱
·我的乞丐恋人
· 离开最后一片麦田
·阿门
·地狱之歌
·点头微笑
·圣塔巴巴拉的国旗
·石头的灵魂
·死去的情人
·溺水前的纳西瑟斯
·我的遗像
·一次纪念
·荷兰木头
·捆绑的百合
·遗弃
永恒的奥弗
·天堂自画像
·乌鸦饥饿的色彩
·阿尔的罪人
·哀歌
·想念爱尔兰人
·别哭,孩子
·离别二十厘米
·为纳西瑟斯祈祷
·坟墓
·杀死诗人的人
·预言
·玫瑰之歌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碗(短篇小说)◎ 井蛙
   
   
   
   家里老是这么乱,妈妈的针线、算命书乱七八糟地散放在沙发上。平时和周末也没什么变化。她现在还把自己当成七十年代老毛时代的人,开心了就唱革命歌曲,不开心了也唱革命歌曲。一副江青的鬼样子。其实,我也不知道江青是谁,也是她告诉我的。她说江青可凶了,根本不像女人。

   
   “妈,你骂人的时候就像江青!”我学她的样子,翘起二郎腿,一边看书一边说话。
   
   “我?!你敢说你妈是江青!”话音刚落,妈突然变得温柔起来了。她说:
   
   “妈比她漂亮多了。”
   
   我撇了撇嘴表示同意。
   
   说着她从厨房里端了很多好吃的菜出来,有我最喜欢吃的酸甜京都排骨、炒豆苗。
   
   “别先吃饭,饭前先喝汤。”妈吼我。我还没抓稳筷子的手被迫缩了回去。
   
   “不嘛,苦!”当归汤真不是人喝的东西,又臭又苦。
   
   “女人都得喝当归汤!”她没有一次不是这样说的。
   
   “我是小孩儿呢!你才是女人!”我傻傻地望着妈那张傻瓜一样的圆脸,可怜巴巴的期待一种无形的力量来拯救我,神仙或者武艺高超的侠女来阻止妈妈的恶行。
   
   妈把我的大公鸡碗拿了出来。这个碗简直就不是吃饭的碗,它看上去像是艺术品。比一般的汤碗还要大,能装三、四碗饭。碗的外边有一只很漂亮的花公鸡,周边是些小草,景泰蓝色的。很好看。妈知道我喜欢这个碗,每次去亲戚家做客,也帮我带上它。亲戚都感到奇怪,妈妈会养一个这么古怪的女儿,非得这个碗装的饭才吃。
   
   “你真的以为人遇到困难的时候,会有神仙搭救吗?”妈的眼眶湿湿的,此时她倒不像那位丑八怪扒牙江青了。我看她有时候倒像香港明星冯宝宝,有一双童稚的大眼睛。
   
   “嗯,当然了。你不是说神仙都是好心的吗?”我挟了一块酸甜京都排骨,趁机放进嘴里。
   
   妈终于大发慈悲地说:“那好吧,就喝半碗。”
   
   “不是不用喝吗?”
   
   “听话。妈妈说的话你敢不听?!”看,又吼我了。
   
   “听。”
   
   我闭着眼,一鼓作气把半碗汤喝了。接着妈帮我承了满满的饭。
   
   “娘亲,为什么咱们家会有大公鸡碗呀?”
   
   “啊?呵呵,你叫我娘亲?!古装片里学的?”妈经常被我这些古怪的新鲜用词逗乐了。她说:
   
   “谁也不知道,你们家族的人从盘古开天起就有这个碗了。我也不知道是不是你爹当年哄我开心才这么说的。”
   
   “盘古开天是什么时候啊?”
   
   “嘿嘿,就是很久很久以前啰。我想呢,十之八九都是你爹哄我的。”
   
   妈的个子真高,她其实是一米七,但是她总是想隐瞒自己的身高。她跟别人说她才一米六五。隔壁那些女人们都长得又矮又胖。唯她又高又瘦。女人们问我,你妈是不是蒙古人啊?我总是被弄得云里雾里的,弄不清楚为什么她们老是问我这么古怪的问题。
   
   终于有一天我问妈:“她们说我是你在河边捡回来的。我又不是你和爸爸的女儿,不应该要这个碗。她们希望我把碗扔掉呢。”
   
   “哪个兔崽子说的?!就喜欢胡说八道!”她反问我:“那你是不是相信了?!”
   
   我点点头。她们怀疑妈妈是蒙古人,是新疆人,是其他连名字都让我无法记住的外族人,她们还说,你妈妈如果不是什么莫名其妙地方来的人,怎么以前一直没有户口,你是捡回来的,就更没资格报户口了。
   
   还有的说爸爸是个反革命,爸爸以前是老师,妈妈是他的学生,他俩因为私通才在一起,所以就被他们的校长开除了。
   
   这些,妈妈都不承认,但我偏偏相信了。因为那些故事激活了我的想象。使我觉得我是个与众不同的孩子。我为此在孩子们中间成了一个特殊人物。不过,她们不喜欢与我为伍,她们也学着她们的妈妈那样说我,说我爸爸是个反革命,反革命的后代就没有户口。有的也说,我是在河边被妈妈捡回去的,没有父母的孩子也不应该有户口。
   
   妈妈含着眼泪告诉我,她和爸爸阴阳相隔,就是她们给害的。当年啊,她们胡说八道说妈妈因为长得漂亮,勾引了爸爸去。使得爸爸反革命了。从此,爸爸就一直没好日子过。
   
   不管爸爸是不是反革命,爸爸始终是我的爸爸。这个碗妈说爸爸用过,爷爷也用过。据说之前的爷爷也用过它。我们家好几代人都传下这个碗。妈还说,我是爸爸家族唯一的传人,这个碗就归我管了。我有责任保护我们家族的传世之宝。
   
   我想,这个碗肯定别有来头。但是,连妈妈也不知道它的来历。
   
   我一天到晚都在观察大公鸡碗里是不是藏着武功秘笈,就像武打片里的剑鞘藏着武功秘笈一样神秘。或者藏宝图,像《雪山飞狐》里说的,因为一张图纸,就能找到堆满了珍奇珠宝的山洞,金条啊钱币啊到处都是。我连做梦都嚷着要妈带我去寻宝。
   
   可是,有一天妈说“其实这碗是个不祥之物,爷爷因为拥有这个碗,爷爷就去造国民党的反,加入了革命,结果在国民党的牢里坐了整整半辈子。而你死鬼爸爸,就保留了爷爷的碗,成了反革命,结果也死在监狱里。你说,是不是不祥之物呀?”
   
   我吓死了,说:“那我要了这个碗,会不会也成了‘反革命’啊?我也可能会死在监狱里的!”
   
   听了这话,没想到妈吓得手抖脚抖起来。她把我抱在怀里,泣不成声。
   
   妈说:“我就你一个宝贝,你若有个三长两短,我怎么活呀?!你什么都不要管,见鬼去吧国家大事。好好读书,知道吗?!”
   
   “知道了。”
   
   妈又接着说:“现在是八十年代了,人人都在挣钱,等妈把钱挣够了,就送你去英国留学。永生永世都不要回来。”
   
   “如果你挣不到那么多钱,那咱们就看看碗里头是不是藏着宝藏?”其实,我也不知道英国究竟在哪里。从此,我对英国便充满了幻想。英国一定是个满是宝藏的地方,那里肯定有很多大侠,他们都路见不平,拔刀相助。但是,我终于在电视里看到金发碧眼的贩卖鸦片的英国人了。他们真凶,他们到处持着枪杀害中国人。
   
   妈解释说以前的英国人才贩卖鸦片。现在哪有人卖鸦片,中国人刚有饭吃哪有闲情吸鸦片。
   
   我上学的时候,开始到处观察是否有人吸鸦片。吸鸦片的人肯定像电视里的鸦片鬼一样,手脚无力,双眼无神,脸色煞白。
   
   同学的妈妈,也就是说我是反革命的同学的妈妈,有一天像个鸦片鬼那样走在街上,手上拎着一大包中药。我立刻回家告诉妈,我说我终于发现有人吸鸦片了。
   
   妈说,这世道的中国人比十年前的中国人好多了,起码精神上不大像鸦片鬼了。人都只顾着挣钱。
   
   我问她,十年前他们是手脚无力,双眼无神,脸色煞白吗?
   
   “不是,相反。人人凶神恶煞,你杀我我杀你,连祖宗十八代都不放过。连家里一只碗都不放过。”
   
   那我的这只碗怎么保留下来的?
   
   她说,唉,你什么时候才懂得妈妈的意思呀。
   
   我是不全懂,可我有点儿懂。不就是连一只碗都想砸烂它吗?
   
   那个生病的同学的妈妈恢复健康了。她仍然每天走在大街上说三道四。她们喜欢躲在一处讨论我们家为什么都是反革命,说我们家成了反革命集团了。说我爸爸是那个莫名其妙的地方里出来的,所以政府剥夺他的户籍,我妈妈因为长得高也长得漂亮,所以,她也是不知道哪个莫名其妙地方里出来的人,也被国家剥夺了户籍。我是我父母在河边捡回来的,样子怪怪的。所以也没有户籍。这个反革命集团里的每一个成员都是非法居民。黑户。
   
   我背着书包回来,心里难过。为什么我们家里的人都如她们说的,长得像非法居民?
   
   妈妈流着泪,把我们家祖传的大公鸡碗一气之下砸烂了。我心疼不已。我哭闹着要妈妈陪!妈妈说,我陪你碗,谁陪给我丈夫?谁陪给你爸爸?
   
   我在碎瓷片堆里寻找是否有藏宝图或者什么秘笈。
   
   什么都没找到。
   
   这个传世之宝没什么稀奇。可那毕竟是我从小酷爱的碗,是我连去亲戚家做客也带上的碗。我的心爱之物,从此离开这个世界了。和我爸爸离开我一样,永远不可能使我失而复得。
   
   我趴在沙发上哭得死去活来。
   
   我好些天都不肯吃饭。我开始吼我妈,我长大了不去英国读书。要去你自己去好了。
   
   妈妈没理我,也不再唱革命歌曲了。更不许我提那个扒牙江青。
   
   有时候为了报仇气她,我故意说她的牙齿像江青,眼睛像老毛。她就气得把我看着的电视关掉,那天我就没午饭吃。
   
   我饿着肚子准备上学,我离开家门的时候,朝妈妈说了一句:“你不让我吃饭,我就吸鸦片去!”
   
   
   2006-3-12
   
    
   
   《自由写作》首发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