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井蛙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井蛙文集]->[致风中的你]
井蛙文集
·叛徒的哀歌
·他们,民族
·胡卡大麻
·黑鸟
·哭泣的安妮妹妹
·看戏
·面包蓝调
·六月四日,我该如何是好?
·书和看书的人
·被风吹歪的树
·没有记忆的我们
·悬梁上吊
·老加利的情人
·纪念凡高
·大碗岛的星期日下午
·印藏边界
古老的卓仓部落
·乌兰巴托的行人
·爱的纪念
·荒岛之恋
·守夜人
·你好,忧伤
·柳濑蓝调
·致恋人
·自杀的猎人
·枳橘日记
·阿富汗斯坦
·一个人的秘密
·十月遗书
·另一个世界
·致风中的你
·发烧的灵魂
·达兰萨拉
·相遇
·一个人的交响
·冬祭
·天国的阶梯
·岁暮怀想杨天水
·老玉米手套
凡高最后一片麦田
·二十二街麻布店
·堪萨斯男人
·阿姆斯特丹旅馆
·饥饿的房屋
·金色的吻别
·忧郁,只是忧郁
·献给恶人的玫瑰
·对一棵树的惩罚
·对月亮的压迫
·流动的印度
·枪声里的少男
·病人
·原始森林
·忧郁的德国
·乌鸦的情歌
·相爱
·我的乞丐恋人
· 离开最后一片麦田
·阿门
·地狱之歌
·点头微笑
·圣塔巴巴拉的国旗
·石头的灵魂
·死去的情人
·溺水前的纳西瑟斯
·我的遗像
·一次纪念
·荷兰木头
·捆绑的百合
·遗弃
永恒的奥弗
·天堂自画像
·乌鸦饥饿的色彩
·阿尔的罪人
·哀歌
·想念爱尔兰人
·别哭,孩子
·离别二十厘米
·为纳西瑟斯祈祷
·坟墓
·杀死诗人的人
·预言
·玫瑰之歌
·高更的椅子
·终结之诗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致风中的你

   致风中的你 井蛙
   
   
   我们一起伤风败俗这么多年
   

   
   
   每晚都是颜料入梦
   
   我亲吻墙壁并且歌颂
   
   
   
   告别一个男人的嗓音
   
   我呆惊许久
   
   
   
   他站在此地
   
   在我身上绕着北京的风筝
   
   
   
   又在彼地咽喉嘶哑
   
   喊不出我们共同的名字
   
   
   
   当我经过加州的乡村
   
   梧桐树叶淋了初冬的冷雨
   
   
   
   你决定与我
   
   忧伤地活下去
   
   
   
   我紧紧抱住你熟悉的身体
   
   风中病态的,恍忽的灵魂
   
   即使晚来
   
   
   
   我也决定
   
   把涂鸦过的色泽往天上填补
   
   
   
   一些缺陷还有漏洞
   
   
   
   从你颤抖的指缝穿插
   
   细节。我心里永远不朽的
   
   
   
   自画像或你的背影
   
   
   
   它们都有双重性格
   
   好像夜游的人只在画框里走动
   
   
   
   可是,人走了不会回来
   
   我准备了干草
   
   我们躺在窝巢里取暖
   
   尾指扣着尾指
   
   
   
   尽管,你可能会被一阵风吹远
   
   可能水彩的光会熄灭
   
   剩下一些简单的线条
   
   
   
   只要是你躲藏过的地方
   
   再远,我会重蹈覆辙一次
   
   
   
   仿佛吉普赛人的身影
   
   即使在夜里
   
   
   
   也不难辨认
   
   
   
   2006-11-2
   
   SAND BEACH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