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井蛙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井蛙文集]->[罗沙]
井蛙文集
孩子的语言
·童诗系列:春田花花和秋天的苹果树----给天才儿童依诺
·童诗系列:看海的狗
·一只斑点狗很想搭火车
·童诗系列:孩子张开口
·童诗系列:红翅膀鞋子
·童诗系列:爸爸和笨笨鸡
·童诗系列:春天鸟的苦恼
·童诗系列:翘鼻子
·童诗系列:爷爷,我也老了--献给安徒生
·童诗系列:童年的战争
·童诗系列:一只猫的困惑
·童诗系列:虫子的监狱
·童诗系列:六一猪油糖
·童诗系列:麦当当里快乐的一秒
·童诗系列:旺旺和友友
·童诗系列:拉毛的小脚
·童诗系列:儿童节献礼:《阿巫》
·童诗系列:南瓜爸爸和麦田里的乌鸦
·童诗系列:亲爱的小孩--给自己
·童诗系列:棒棒糖
·童诗系列:蚂蚁的狂欢节
·童诗系列:三个坏小孩
·童诗系列:朵朵的礼物
·童诗系列:干嘛拿走我的礼物
·童诗系列:小黑咪的伙伴
·井蛙童诗三首:向日葵在做梦
·童诗系列:蒲公英
黑人俱乐部
·疯子与稻草
·复活的爱尔兰
·乡下跳蚤集市
·伊豆敌人
·X花纹领带
·吞下这一棵罂粟我们就自由了
·苦蜻蜓的祈祷
·一棵不打算叛逆的云尼那草
·索诺玛
·不要诅咒蝴蝶
·HOPSKIN街道
·??但丁的地?
·陪葬罂粟花
·你不该看不见你看见的
·不让你下沉
·北京
·诗人老人
·左倾的脖子
·约鲁巴人的木琴
·小鱼和大鱼说
· 致风中的你
十八街麻花
·黑皮书与红苹果
·黑皮书与红苹果
·粉红食指------ 悼狂风卷走的美丽少女
·十八街麻花
·天津,我不能旋转
·今夜澜沧江无酒
·鸟留下的痕迹
·九点钟的天津新闻
·从生至死的天津卫
·◎ 告别水手
· 北京和天津一起下雨
昂山素姬的牢房
·昂山素姬:铁窗没有季节 (井蛙译)
·昂山素姬(井蛙译)
·昂山素姬:也许我们能够团结一致向前进(井蛙译)
·昂山素姬:开放--市场经济的成功之门(井蛙译)
·恐惧与自由---昂山素姬著 井蛙译
·昂山素姬:非暴力民主之路(井蛙译)
·昂山素姬著 泼水节(之一)井蛙译
·昂山素姬著 泼水节之二(井蛙译)
·昂山素姬著 泼水节(之三)井蛙译
·昂山素姬:人民需要自由
·昂山素姬:致国际大赦两封信
只有我懂得牦牛的哭泣
·井蛙摄影:藏人在伯克利的游行队伍
·童年
·只有我懂得牦牛的哭泣(组诗)
·献给洛桑多吉的情话 (组诗)
·西藏,再给你写一首情歌
·顿珠家的糌粑(游记散文)
·不能遗忘,达赖喇嘛(诗歌)
·一头扎着辫子的牦牛(游记散文)
·那曲医生(游记散文)
·拉萨的阿里巴巴(游记散文)
·我的旅行者酒吧 (游记散文)
·沙漠日记(游记散文)
·索南喇嘛呢 (小说)
·格勒巴桑的外祖母(散文)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罗沙

   罗沙 井蛙
   
   
   我在上海认识罗沙,先生姓罗,沙是日文“先生”的意思。也许这个发音不标准,但是,我却习惯叫他罗沙。罗沙于1983年留日,学的是教育法。他是中国第一个获得教育法学位的学生。1986年回国时,还吸引了一位美貌而痴情的日籍女子,她为了追随罗沙,在他回国之后,频频来信,最后只身来到中国寻找梦中的情人。
   可惜,神女有心,镶王无梦。那段恋情究竟如何开始如何结束我不得而知。

   罗沙给我的印象就是不断抽烟,一根接一根地抽,烟雾从来没离开过他那张尖瘦的脸。脸虽尖瘦,但是,却有一支笔挺的罗马鼻子。这罗马鼻在缭绕的烟雾中露出一副沉思者的忧郁。我曾经被这种男人的忧郁深深打动了。我和他读的都是同一门学科,所以,我们相见如故。交谈起来犹如师生般亲切。
   在我认识罗沙的时候,他已经不在华师大任教了。
   我们的相会总共不上三次。
   我在上海为了翻译三本美国儿童小说,不得不躲到闵行的乡下西渡去住,西渡,很诗意的名字。西渡与闵行码头仅一江之隔,相互可以望见楼上的灯火,看到江畔的行人。从闵行码头过去西渡只需五毛钱的渡轮,我为了在黄昏时分能看到夕照下的黄浦江,很多次特意从江的这头晃到那头。来回数次如此,过完了心瘾,才依依不舍地回到我的童话王国里去。
   那是初夏,我一天翻译五六千字,也就是每天除了吃饭喝茶,基本上都在电脑旁忙碌。我的生活就被这些童话故事取代了,我热爱故事里每一个小人物。不管是《绿野仙踪》里的胆小狮、稻草人还是《奥兹玛公主》里聪明的黄母鸡毕林娜;抑或是《奥兹仙境》的小男孩蒂普,那个没头没脑但是可爱的南瓜头。当我沉浸在这片纯净的天地里的时候,我听说,罗沙此时也在乡下居住。而且,距离我居住的地方西渡骑自行车只有十分钟的路程,他在一家日本公司里当翻译。我欣喜若狂。立即给他打电话,真渴望一叙旧日情谊。
   西渡的初夏闷热,潮湿。我特意选择座落在农贸市场上面的房子。两室两厅,柚木地板,落地窗,有一个很大的阳台。每月的租金600元左右。我贪图房子上的装修不错,而且下面的农贸市场可以让我了解附近农民、商贩以及居民的众生相。几步之遥,有一个南京的水墨画家印俊和他川籍的同居女友,江畔最幽静的那片房子里,还有我认识的藏书两万册的老作家昕江敏。画家、诗人、作家混杂一起,这简直就是上海的另一个波希米亚。
   西渡,吵杂,脏乱。但是,却充满了生活的气息。黄浦江的另一头,一片迷人的菜田。农妇带着斗笠在太阳下耕作。有的还把西瓜摆放在路边,每次散步归来,手上总会带点什么。尽管超级市场里的物品应有尽有。那片菜田不远处,就是罗沙工作和居住的地方――肖塘了。
   太阳下山之后,天开始凉快起来。我就从六楼推着我的自行车,出发去见罗沙。他的房子也在一片菜田旁边。数月未见,我们的样子都变得很农民。我的肤色明显晒黑了,而他本来就有农民的皮肤,只是衣着不像先前讲究了。我也是,有时穿小印花短裙,素色衬衫,有时,穿上军绿色喇叭长裤,和宽大的黑色T恤。头上戴渔夫帽,脚下穿休闲鞋,不穿袜子。这般景象,谁见了都会感到亲切,因为,我们都融入了乡村生活,感觉人愈加简单了。
   我们都没想到会在这个地方相聚。他一番惊喜之后,依然是不断地抽烟。
   房子里放了很多小食物,香蕉、曲奇、面包或者别的零食。罗沙之所以看上去形体消瘦,原来他有胃病。真巧,我也有胃病。只是,不及他严重。所以,话说着说着,那些零食也就越来越少了。
   “五年前,我就不看报了。三年前,我也不看书了。”罗沙半眯着眼,烟雾中喷出这样一句貌似大哲人说的话来。
   “哦,为什么呢?”
   “报纸看多了没啥意思,上面有油墨,听说那油墨就含有山埃,致癌物质。”
   我在烟雾中努力寻找他那属于罗马男人的鼻子。
   “不看了,都不看了。没啥好看的。我现在研究太阳能。”他说着,从抽屉里找出一些他作研究的纸张。我看不懂,我对什么能什么子都不感兴趣。
   罗沙,曾经在华师大任教期间,独身竞选人大代表,不是现在中国被任命的那种人大代表,而是他像西方国家竞选议员一样,亲自到街上宣传政治纲领,去拉票。但是,罗沙因此丢了他的教育职业。回想当年,若非参政,如今的罗沙已经是教授了,哪怕持续单身,也过着平静的生活。
   罗沙的文章出色,他除了日文优秀,英文也好得令我钦佩。我们还有幸合作翻译过数篇捷克总统哈维尔的作品。其实,中国人学习英文,不是为了谋生就是为了出国,而他,却为了研究学问。他对文史哲的热情,我并不意外,但是,他却说他现在研究太阳能。我深深佩服一个学者身上的科学精神。
   我对他研究太阳能的事突然忍不住笑了起来,但很快就收敛了笑容。
   “咱们曾经都热衷于教育事业,可是,中国这教育事业似乎距离我们的理想甚远。”我感慨地说道。我清楚,我说这番话是在为他理想的幻灭而伤怀。
   “这样吧,我们合作开一家英文学校如何?上海现在很多人都对英文趋之若鹜,但凡希望获得优厚收入的人都渴望能讲几句英文。我们就开家成人夜校。”
   我在大陆从来没就过业,这个问题来得有点唐突,所以,我惊愕了一阵儿,还是回答不上来。
   “容我考虑考虑再作打算。我是很感兴趣,可是,我的生活比较动荡,说不定哪天就跑了呢。”
   他听了之后,脸上很是高兴,因为,我没有拒绝。可是,对于我来说,就等于是拒绝了。毕竟,我的这些“容后考虑”的话已经包含了微小的可能性。
   我们当晚在一起晚餐,之后各自东西。直到我收到美国邀请,即将离开中国之际,罗沙始终没听到一个关于办学的满意答复。也许,我的含蓄的拒绝,使他那死灰复燃的教育理想又再度遭受沉落。黄浦江,水面飘满了垃圾,而他是否会在渡轮经过西渡的时候,想起我来?想起年轻时候从黄浦江到日本岛国的情境?那个爱慕过他的日籍女孩是否会成为他最美好的回忆?这一切的一切我都不能随意猜测。但是,我为办学一事感到遗憾。
   就因为我对罗沙满怀愧疚,他高挺的罗马鼻始终无法从烟雾中模糊,消失……
   
   2006/10/10 SAND BEACH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