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井蛙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井蛙文集]->[罗沙]
井蛙文集
·哀歌
·想念爱尔兰人
·别哭,孩子
·离别二十厘米
·为纳西瑟斯祈祷
·坟墓
·杀死诗人的人
·预言
·玫瑰之歌
·高更的椅子
·终结之诗
·献给石头
·末世者的钟响
·在我老去之前满头白发
·尼尔的椅子
·上吊的早晨
·那个戴帽子的人走了
·燃烧的罂粟
·最后的秋天
·魔鬼的鸟巢
·黄花辞组诗
·空苹果的夏天
·两个人的挽歌
·我不知道还有别的
·凌晨四点
·死亡练习曲
·我已不能高歌
·纪念忧伤
·纪念忧伤(图)
·上帝,赐予她痛苦的仪式
·欢乐的颂歌
·巴克斯的夜色
·爱丁堡的婚礼
·被剪下的一朵
· 太阳菊向西
·献给葡萄园家族的颂诗
·一个诗人的死亡立场
·卑微的人
·拉萨与五十一日
·柿子与柿子树
·雪的尽头
·献给伟大的撒谎者
·向北,没有方向
·从A街到H街
·因纽特人的雪屋
·不要伤心,亲爱的玛儿
·人群中的人
·吃苹果生病
·剁鞋记
·六四二十周年祭:我是你们的敌人
·时钟的感觉
·诗人的祭日
·塞尚的盘子
·可怜的人
·我这里没有冬天
·对天使的想象
·尤利卡
·街上的思想者
·与秋声一起老去
·四月的哀歌
·雪白的礼物
·钢丝上的脚印
·时间的形状
·献给庞德
·尚存的紫色
·马俐,马俐
·爱尔兰交响
·The Irish Symphony
·狗尾草
·最北的北方
·我们一起死
·我们还有什么
· 天净沙
·两朵剪下的向日葵
·在知更鸟的咽喉之外
·苏格兰恋歌
·在我的屋顶下
·博尔赫斯,天堂的消逝
·出轨
·不自由的闲逛
·城市的角落和一只断翅的蜻蜓
·玫瑰的癌症纪念日
·在黑色和白色之间灰下去
·那又怎样
·见证者
·紫色里的黄
·雪地里没有谎言
·雪地里的遗像
·自治的零形式
·从无到零
·身体里的神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罗沙

   罗沙 井蛙
   
   
   我在上海认识罗沙,先生姓罗,沙是日文“先生”的意思。也许这个发音不标准,但是,我却习惯叫他罗沙。罗沙于1983年留日,学的是教育法。他是中国第一个获得教育法学位的学生。1986年回国时,还吸引了一位美貌而痴情的日籍女子,她为了追随罗沙,在他回国之后,频频来信,最后只身来到中国寻找梦中的情人。
   可惜,神女有心,镶王无梦。那段恋情究竟如何开始如何结束我不得而知。

   罗沙给我的印象就是不断抽烟,一根接一根地抽,烟雾从来没离开过他那张尖瘦的脸。脸虽尖瘦,但是,却有一支笔挺的罗马鼻子。这罗马鼻在缭绕的烟雾中露出一副沉思者的忧郁。我曾经被这种男人的忧郁深深打动了。我和他读的都是同一门学科,所以,我们相见如故。交谈起来犹如师生般亲切。
   在我认识罗沙的时候,他已经不在华师大任教了。
   我们的相会总共不上三次。
   我在上海为了翻译三本美国儿童小说,不得不躲到闵行的乡下西渡去住,西渡,很诗意的名字。西渡与闵行码头仅一江之隔,相互可以望见楼上的灯火,看到江畔的行人。从闵行码头过去西渡只需五毛钱的渡轮,我为了在黄昏时分能看到夕照下的黄浦江,很多次特意从江的这头晃到那头。来回数次如此,过完了心瘾,才依依不舍地回到我的童话王国里去。
   那是初夏,我一天翻译五六千字,也就是每天除了吃饭喝茶,基本上都在电脑旁忙碌。我的生活就被这些童话故事取代了,我热爱故事里每一个小人物。不管是《绿野仙踪》里的胆小狮、稻草人还是《奥兹玛公主》里聪明的黄母鸡毕林娜;抑或是《奥兹仙境》的小男孩蒂普,那个没头没脑但是可爱的南瓜头。当我沉浸在这片纯净的天地里的时候,我听说,罗沙此时也在乡下居住。而且,距离我居住的地方西渡骑自行车只有十分钟的路程,他在一家日本公司里当翻译。我欣喜若狂。立即给他打电话,真渴望一叙旧日情谊。
   西渡的初夏闷热,潮湿。我特意选择座落在农贸市场上面的房子。两室两厅,柚木地板,落地窗,有一个很大的阳台。每月的租金600元左右。我贪图房子上的装修不错,而且下面的农贸市场可以让我了解附近农民、商贩以及居民的众生相。几步之遥,有一个南京的水墨画家印俊和他川籍的同居女友,江畔最幽静的那片房子里,还有我认识的藏书两万册的老作家昕江敏。画家、诗人、作家混杂一起,这简直就是上海的另一个波希米亚。
   西渡,吵杂,脏乱。但是,却充满了生活的气息。黄浦江的另一头,一片迷人的菜田。农妇带着斗笠在太阳下耕作。有的还把西瓜摆放在路边,每次散步归来,手上总会带点什么。尽管超级市场里的物品应有尽有。那片菜田不远处,就是罗沙工作和居住的地方――肖塘了。
   太阳下山之后,天开始凉快起来。我就从六楼推着我的自行车,出发去见罗沙。他的房子也在一片菜田旁边。数月未见,我们的样子都变得很农民。我的肤色明显晒黑了,而他本来就有农民的皮肤,只是衣着不像先前讲究了。我也是,有时穿小印花短裙,素色衬衫,有时,穿上军绿色喇叭长裤,和宽大的黑色T恤。头上戴渔夫帽,脚下穿休闲鞋,不穿袜子。这般景象,谁见了都会感到亲切,因为,我们都融入了乡村生活,感觉人愈加简单了。
   我们都没想到会在这个地方相聚。他一番惊喜之后,依然是不断地抽烟。
   房子里放了很多小食物,香蕉、曲奇、面包或者别的零食。罗沙之所以看上去形体消瘦,原来他有胃病。真巧,我也有胃病。只是,不及他严重。所以,话说着说着,那些零食也就越来越少了。
   “五年前,我就不看报了。三年前,我也不看书了。”罗沙半眯着眼,烟雾中喷出这样一句貌似大哲人说的话来。
   “哦,为什么呢?”
   “报纸看多了没啥意思,上面有油墨,听说那油墨就含有山埃,致癌物质。”
   我在烟雾中努力寻找他那属于罗马男人的鼻子。
   “不看了,都不看了。没啥好看的。我现在研究太阳能。”他说着,从抽屉里找出一些他作研究的纸张。我看不懂,我对什么能什么子都不感兴趣。
   罗沙,曾经在华师大任教期间,独身竞选人大代表,不是现在中国被任命的那种人大代表,而是他像西方国家竞选议员一样,亲自到街上宣传政治纲领,去拉票。但是,罗沙因此丢了他的教育职业。回想当年,若非参政,如今的罗沙已经是教授了,哪怕持续单身,也过着平静的生活。
   罗沙的文章出色,他除了日文优秀,英文也好得令我钦佩。我们还有幸合作翻译过数篇捷克总统哈维尔的作品。其实,中国人学习英文,不是为了谋生就是为了出国,而他,却为了研究学问。他对文史哲的热情,我并不意外,但是,他却说他现在研究太阳能。我深深佩服一个学者身上的科学精神。
   我对他研究太阳能的事突然忍不住笑了起来,但很快就收敛了笑容。
   “咱们曾经都热衷于教育事业,可是,中国这教育事业似乎距离我们的理想甚远。”我感慨地说道。我清楚,我说这番话是在为他理想的幻灭而伤怀。
   “这样吧,我们合作开一家英文学校如何?上海现在很多人都对英文趋之若鹜,但凡希望获得优厚收入的人都渴望能讲几句英文。我们就开家成人夜校。”
   我在大陆从来没就过业,这个问题来得有点唐突,所以,我惊愕了一阵儿,还是回答不上来。
   “容我考虑考虑再作打算。我是很感兴趣,可是,我的生活比较动荡,说不定哪天就跑了呢。”
   他听了之后,脸上很是高兴,因为,我没有拒绝。可是,对于我来说,就等于是拒绝了。毕竟,我的这些“容后考虑”的话已经包含了微小的可能性。
   我们当晚在一起晚餐,之后各自东西。直到我收到美国邀请,即将离开中国之际,罗沙始终没听到一个关于办学的满意答复。也许,我的含蓄的拒绝,使他那死灰复燃的教育理想又再度遭受沉落。黄浦江,水面飘满了垃圾,而他是否会在渡轮经过西渡的时候,想起我来?想起年轻时候从黄浦江到日本岛国的情境?那个爱慕过他的日籍女孩是否会成为他最美好的回忆?这一切的一切我都不能随意猜测。但是,我为办学一事感到遗憾。
   就因为我对罗沙满怀愧疚,他高挺的罗马鼻始终无法从烟雾中模糊,消失……
   
   2006/10/10 SAND BEACH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