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井蛙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井蛙文集]->[致恋人]
井蛙文集
·面包蓝调
·六月四日,我该如何是好?
·书和看书的人
·被风吹歪的树
·没有记忆的我们
·悬梁上吊
·老加利的情人
·纪念凡高
·大碗岛的星期日下午
·印藏边界
古老的卓仓部落
·乌兰巴托的行人
·爱的纪念
·荒岛之恋
·守夜人
·你好,忧伤
·柳濑蓝调
·致恋人
·自杀的猎人
·枳橘日记
·阿富汗斯坦
·一个人的秘密
·十月遗书
·另一个世界
·致风中的你
·发烧的灵魂
·达兰萨拉
·相遇
·一个人的交响
·冬祭
·天国的阶梯
·岁暮怀想杨天水
·老玉米手套
凡高最后一片麦田
·二十二街麻布店
·堪萨斯男人
·阿姆斯特丹旅馆
·饥饿的房屋
·金色的吻别
·忧郁,只是忧郁
·献给恶人的玫瑰
·对一棵树的惩罚
·对月亮的压迫
·流动的印度
·枪声里的少男
·病人
·原始森林
·忧郁的德国
·乌鸦的情歌
·相爱
·我的乞丐恋人
· 离开最后一片麦田
·阿门
·地狱之歌
·点头微笑
·圣塔巴巴拉的国旗
·石头的灵魂
·死去的情人
·溺水前的纳西瑟斯
·我的遗像
·一次纪念
·荷兰木头
·捆绑的百合
·遗弃
永恒的奥弗
·天堂自画像
·乌鸦饥饿的色彩
·阿尔的罪人
·哀歌
·想念爱尔兰人
·别哭,孩子
·离别二十厘米
·为纳西瑟斯祈祷
·坟墓
·杀死诗人的人
·预言
·玫瑰之歌
·高更的椅子
·终结之诗
·献给石头
·末世者的钟响
·在我老去之前满头白发
·尼尔的椅子
·上吊的早晨
·那个戴帽子的人走了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致恋人

   致恋人 井蛙
   
    1.
   
   天堂比地狱只高出一米

   然而,足够我眺望你
   
   那条1989年的花格长裙
   我的粉红外套
   与你的田园交响擦肩而过
   
   我顿失的乐园
   里头都是纯净的灵魂沦陷
   成片的油菜花蔓延,泛滥
   
   它们的冰期
   迎来了蜜蜂
   
   我和你
   此地与彼地
   
   吟哦了一个冬天
   整整一个冬天没有歌唱
   
   你就带着喜悦吞掉我的春天
   
   我消瘦的手指肆意逃窜
   
   躲在一棵树下
   
   看人们过早收割枝叶
   
   
    2.
   
   
   我口渴
   午夜被一杯咖啡惊醒
   
   窗外香春树已枯萎
   
   北京的初夏
   所有的北京人都在初夏
   
   我爬出紧闭的窗门
   五月里,像渴望越狱的蚂蚁
   
   我和你
   还是此地与彼地
   温柔歌唱
   
   胡同里破败的瓦片
   闲下来的老居民都在议论国事
   
   他们朝天空泼水
   朝蓝色的雨后彩虹唠叨
   
   连唐山口音的乡下人
   都懂得了诗意
   
   你低下头
   你欠我一个狂热的吻别
   
   这里的黎明静悄悄
   
   你这么一说
   那个熙攘的人间乐园就给了我
   
   我独自一人享受很多人的孤独
   
   
    3.
   
   背对着一列慢行的火车
   
   我撕掉了往返的车票
   没有了目的地
   
   我没得到一片叶子的方向
   从来没有,我无意失去秋天
   
   而你
   回到了西部边缘
   
   你的甘孜舞蹈与他人
   敲打了我的身体
   
   午后我听到一块玻璃破碎
   
   饮茶的嘴唇苍白
   我的双脚停止走动
   
   格桑花吗天上发芽的那朵
   一地倒影跟随你
   
   我淹没了
   但我无意被淹没
   
    4.
   
   我是我自己最后遇上的恋人
   
   我不慌不忙
   奔跑
   
   你和你部落里的牛羊在颂诗
   悠闲地吃草
   
   你把酒屋里的青稞喝掉
   
   你 我
   
   肩膀挨着肩膀
   间隔着麦地
   
   我把剥落的花瓣一片一片
   重新挂到树上
   
   春天回来了
   我以为你回来了
   
    5.
   
   我直接进入寒冬
   
   你裹一袭印度头巾
   你来自卓仓家族
   
   可是,我给你讲昭和年代
   那个和我扯不上关系的樱花季节
   
   一个悲惨的人遇上另一个悲惨的人
   
   风雪下相拥
   
   他们相爱白头到老
   时间,却似离别一个世纪那么长
   
   我看到你站在我的背后
   
   而且,永远站在我的背后
   
    6.
   
   此时,安静的屋檐
   
   一只无聊的乌鸦正在尽情欢叫
   
   2006-9-24
   SAND BEACH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