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井蛙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井蛙文集]->[岛上的秋天 ]
井蛙文集
·一棵不打算叛逆的云尼那草
·索诺玛
·不要诅咒蝴蝶
·HOPSKIN街道
·??但丁的地?
·陪葬罂粟花
·你不该看不见你看见的
·不让你下沉
·北京
·诗人老人
·左倾的脖子
·约鲁巴人的木琴
·小鱼和大鱼说
· 致风中的你
十八街麻花
·黑皮书与红苹果
·黑皮书与红苹果
·粉红食指------ 悼狂风卷走的美丽少女
·十八街麻花
·天津,我不能旋转
·今夜澜沧江无酒
·鸟留下的痕迹
·九点钟的天津新闻
·从生至死的天津卫
·◎ 告别水手
· 北京和天津一起下雨
昂山素姬的牢房
·昂山素姬:铁窗没有季节 (井蛙译)
·昂山素姬(井蛙译)
·昂山素姬:也许我们能够团结一致向前进(井蛙译)
·昂山素姬:开放--市场经济的成功之门(井蛙译)
·恐惧与自由---昂山素姬著 井蛙译
·昂山素姬:非暴力民主之路(井蛙译)
·昂山素姬著 泼水节(之一)井蛙译
·昂山素姬著 泼水节之二(井蛙译)
·昂山素姬著 泼水节(之三)井蛙译
·昂山素姬:人民需要自由
·昂山素姬:致国际大赦两封信
只有我懂得牦牛的哭泣
·井蛙摄影:藏人在伯克利的游行队伍
·童年
·只有我懂得牦牛的哭泣(组诗)
·献给洛桑多吉的情话 (组诗)
·西藏,再给你写一首情歌
·顿珠家的糌粑(游记散文)
·不能遗忘,达赖喇嘛(诗歌)
·一头扎着辫子的牦牛(游记散文)
·那曲医生(游记散文)
·拉萨的阿里巴巴(游记散文)
·我的旅行者酒吧 (游记散文)
·沙漠日记(游记散文)
·索南喇嘛呢 (小说)
·格勒巴桑的外祖母(散文)
·把你的手伸出窗外,洛桑丹增 (小说)
·埋葬在草原上的爱情(小说)
甘孜草原-格勒巴桑
·失去的汉堡
·飓风
·最后的晚祷
·拾穗者
·解冻
·被爱的孤儿
·写给自己的挽歌
·不要叫我的名字
·没说完的一句话
·北京的风暴
·边缘,故乡
·一个人
·人闲桂花落
·鸦片烟瘾
·十字架
·空白日记
·云雀的佐渡情话
孤独者的旅途-印藏边界
·献给德兰萨拉艺人
·荒诞歌谣--纪念绝食日
·冰雹
·春末纪事
·印度火车
·瓦拉纳西
·遗忘
·马丁,葡萄开花了
·叛徒的哀歌
·他们,民族
·胡卡大麻
·黑鸟
·哭泣的安妮妹妹
·看戏
·面包蓝调
·六月四日,我该如何是好?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岛上的秋天

   岛上的秋天 井蛙
   
   以往在香港的数个秋天,一吹风就咳嗽;一咳嗽就得咳到冬天。冬天一吹风,还得咳,一直咳到春天。由于南方春天雨水泞泥,春寒料峭,我还是躲不过风寒,像个古典病人,一直病下去。在这些病着的时日里,我仍然作诗,读书,玩象棋,逛街……什么事情都没漏掉。只是身体难受,无甚乐趣可言。不过一想,身体发肤源于父母,那就不去管它了。我也不服药,不看大夫,不理会别人的关爱。在家,母亲喜欢唠叨,多穿衣,多食有益脾胃肝肺汤水。我一一拒绝,我道,我乃常人,不作非常事。住校,学友师长也唠叨,如何如何这般,我只能低着头,像有一百年的心事需要长想。
   今春年头,雨水不断,我一连咳嗽了个多月,直到初夏才好转。在这之前,我在北京城里多日,雨雪夹杂,都感觉到了北方的寒冷。但是,我的身体却异常好了,恢复我少年时代的健康,那个在篮球架下蹦跳的影子又回来了。所以,我喜欢滞留在北方。京城的那段时日,有老太太的悉心照顾,有诗朋文友的交谈,看到了大雪,看到了路边厚厚的积雪。即使身上有陈年霜冻,也被一朝阳光化去。病从何而来?我本开朗之人,即使病,也不忘开怀谈笑。况乎这种摆脱了咳嗽的多事春秋?我在黄寺大院里,看到一堆坐在小板凳上晒太阳的老大妈们,一边编织毛衣一边聊国家大事,由于好奇,我就扮乖巧大声叫她们:“大妈!”她们都回过头来,眯笑着眼,回答我:“诶!谁家的闺女呀!”此时,我已经走出了院子的大门。大叫了一回,心里什么阴郁都没有了,心情舒爽。
   此般景象若在香港,香港的老太太们会以为我神经不正常。她们也不会坐在什么地方一起晒太阳,聊国家大事。也不可能编织毛衣了。香港的老人不是呆在老人院里,就是在茶楼喝茶,在公园里捡破烂,或者周末会在教堂寺庙里祈祷烧香拜佛。老人与老人一堆,总是离不开家庭琐事,不是媳妇不好就是儿孙不孝。有些稍有点学问的老人,总是八九不离十给我讲日本侵华战争,她们怎样在飞机炮弹之下死里逃生。来到香港,她们亲眼目睹了九龙秀茂坪的乱葬岗,日本人让香港人一个个排好队,练靶。然后,就将这些人靶埋在地上……这些故事我都听怕了。

   这就是南方与北方的区别。我在南方遇寒咳嗽,一到寒冷的北方就恢复健康。可见,我前生就是北方人,不适宜生存在南方。
   然而,以为到了北美,是北方,没想到会从东部波士顿来到西部加州。还是四季如春的地方,这四季如春可够我苦了,没有夏天没有冬天。寒而不雪,夏而不热。我在这种不温不冷的气候里最容易咳嗽了。我在阿拉米达岛上,夏天从来没吹过风扇,更没见过冷气机。冬天连小雪也没见过一场。呜呼悲哉!阿拉米达岛上的另一个四季如春,就是花草盛放,每家每户花园里的玫瑰山茶等等开得像鬼一样灿烂,什么颜色的都有。所以,很多人在美国会得花粉症。这症状就像感冒伤风一样。庆幸我在香港经常咳嗽,这下好了,免疫。
   今年秋天,却不咳嗽。因为,全球气候日渐变热,我生活的这个海岛,中午有一段时间大热,气温在90华氏以上。我身上的寒气都被烤干了,剩下一副终也南归燕的躯壳。
   我与朋友道,我要搬到北极阿拉斯加去生活。一听,惊诧莫明,以为我精神有问题。我也就不再提起此事了。但是,当我说我渴望到夏威夷去,却没有一个人提出异议。说明,人总是害怕天寒地冻的地方,因为那里不适宜谋生。我相信,我们对气候的第一反应就是谋生的考虑,像游牧民选择逐水草而居。
   可是,加州这种四季如春的气候确实不讨我喜欢。我喜欢极端气候,不极寒极热就得四季分明。否则,会迫使我陷入困境。
   我身上还有一个特征,就是在旅行游玩的时候从不咳嗽。除了咳嗽,倒没生过别的病。似乎从来没有。所以,接下来的任务,就是每天给自己寻找适合生活或者旅行的地方,阿拉斯加里的大城市安克雷奇或者首府朱诺;东欧捷克的布拉格;法国的巴黎;荷兰的阿姆斯特丹;丹麦的奥登塞……
   人总是站在此地想彼地。所以,才有了遥远的远方,远方即使一无所有,我还是愿意去追逐那纯粹的一无所有。
   
   2006-9-24
   SAND BEACH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