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井蛙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井蛙文集]->[猫的午餐]
井蛙文集
·枳橘日记
·阿富汗斯坦
·一个人的秘密
·十月遗书
·另一个世界
·致风中的你
·发烧的灵魂
·达兰萨拉
·相遇
·一个人的交响
·冬祭
·天国的阶梯
·岁暮怀想杨天水
·老玉米手套
凡高最后一片麦田
·二十二街麻布店
·堪萨斯男人
·阿姆斯特丹旅馆
·饥饿的房屋
·金色的吻别
·忧郁,只是忧郁
·献给恶人的玫瑰
·对一棵树的惩罚
·对月亮的压迫
·流动的印度
·枪声里的少男
·病人
·原始森林
·忧郁的德国
·乌鸦的情歌
·相爱
·我的乞丐恋人
· 离开最后一片麦田
·阿门
·地狱之歌
·点头微笑
·圣塔巴巴拉的国旗
·石头的灵魂
·死去的情人
·溺水前的纳西瑟斯
·我的遗像
·一次纪念
·荷兰木头
·捆绑的百合
·遗弃
永恒的奥弗
·天堂自画像
·乌鸦饥饿的色彩
·阿尔的罪人
·哀歌
·想念爱尔兰人
·别哭,孩子
·离别二十厘米
·为纳西瑟斯祈祷
·坟墓
·杀死诗人的人
·预言
·玫瑰之歌
·高更的椅子
·终结之诗
·献给石头
·末世者的钟响
·在我老去之前满头白发
·尼尔的椅子
·上吊的早晨
·那个戴帽子的人走了
·燃烧的罂粟
·最后的秋天
·魔鬼的鸟巢
·黄花辞组诗
·空苹果的夏天
·两个人的挽歌
·我不知道还有别的
·凌晨四点
·死亡练习曲
·我已不能高歌
·纪念忧伤
·纪念忧伤(图)
·上帝,赐予她痛苦的仪式
·欢乐的颂歌
·巴克斯的夜色
·爱丁堡的婚礼
·被剪下的一朵
· 太阳菊向西
·献给葡萄园家族的颂诗
·一个诗人的死亡立场
·卑微的人
·拉萨与五十一日
·柿子与柿子树
·雪的尽头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猫的午餐

   猫的午餐 井蛙
   
   
   海岛上永远有出乎意料的事情发生。
   从学校回来,我总把车停在那排半黄的枫树林下面。这样,既能借着大大的枫叶躲过加州最烈的阳光,也能在上班之前的两三分钟里,躲进车里听SARAH BRITMAN的流行歌曲。我喜欢把座位往后拉开,半躺着,伸手从后座上抓一罐可口可乐,半眯眼,让大脑停止思考。

   这样舒适的时间仅仅是两三分钟。这是我一个人最值得怀念的自由了。不属于任何人,不被任何人打扰。我实在希望,时间就在这个时候静止不动。树叶偶尔会掉下来,轻轻落在车头上,然后滚落下地。周围的民居很安静,有一家人窗口上立着一只黑色的猫,乜斜着左眼,在看树上的一只麻雀。它大概是爱上这只鸟儿了。或者,那只麻雀在引诱猫。
   我不大爱猫。它的眼睛像幽灵,有诡秘的色彩。我怕,没敢和它对视。
   托着疲惫的双脚,踏进工作的地方。据说今天早上会有一个女学生来兼职。果然,她看了看我,微笑,没打招呼。我也没表情,进去了。只有阿伯笑呵呵地拉我的头发,说:
   “阿新,昨晚没跟男朋友去锯牛排?!”他总是没话找话说,这个已经八十高龄的香港阿伯,语言时髦,衣着也时髦。他以前不是叫我阿新的,一开始,他见我寒冬腊月里也穿短裙,就称呼我“新潮派”。我欣然接受。
   冬天过去了,春天是雨季,我讨厌雨季,一听到滴滴答答的声音在耳边缭绕个不止,烦得连话都说不出来了。我也不穿短裙了。阿伯就改口叫我“新潮”。
   春天过去了,现在是夏天,我恢复了短裙,不过多数是格子花纹的。他也恢复了昔日的胃口,喜欢赞美我。但是,大家都熟络了,不叫“新潮派”,干脆叫我“阿新”。从“新潮派”到“新潮”,再到“阿新”,这个漫长的过程,是感情培养出来的。我感谢上帝。
   “每晚锯牛排?哪个男朋友这么无聊啊?”我没笑,但他却笑了。
   “有男孩子约你去锯牛排还嫌弃人家无聊?你穿那么漂亮给谁看啊?”他在我背后叫道。
   “嘿,不是还有你嘛!”
   那个女生沉默不语,不懂用电脑也不问。ES对我说:
   “咱们这里来的都是怪人。大概太正常的人是不懂和我们相处的了。尤其是你,你知道啦,你脑子有问题的嘛。从来没有人知道你究竟在思考什么,不是有问题是什么嘛。”她在说她的。我听不大清楚。这家伙来花旗已经十年了,英文和中文一样让人听不懂。
   我观察了一眼新来的女生,身材苗条,雪白的皮肤。看上去不到21岁,没成年。以前那个阿颖刚来,就帮我买咖啡,泡茶,还主动问我情感上的问题。这种性格我太喜欢了。做我的朋友,思想最好超越我,否则就有可能被迫崇拜我了。不过,两者都不幸。
   “你究竟是不是同性恋啊?老是在看美女!”阿伯也偷看了一眼那个女生。她并不知道,在她背后已经吸引了那么多不怀好意的目光。
   “嘿,我哪有你这么没情趣啊,只是同性恋。我不搞性别歧视。”我说。
   “看你看你,你就不怕我听了会吃醋!今天中午一起吃午饭吧。”阿伯喜欢跟我同桌吃午饭,这是我们这些日子以来共同的乐趣。他一日三餐口不离酒,所以,连笑话都散发着酒精味。
   因为午饭的时候,有人听他大扯他在赌场看到的性感美女的事迹,或者脱衣舞。白俄罗斯大美人等等趣闻。
   “不会吧,伯伯,你在暗恋我啊?!”
   “好了!好了!现在是早上,离做梦还有一大段时间呢。真是,老的这样,小的也这样!”ES不耐烦地嚷道。
   “哈哈哈哈……ES在吃咱们的醋哦!”以上那些对白是为了接下来一整天的烦人工作预先准备的减压剂。
   新来的女生,突然一句“啊!!”尖叫,我手上刚泡好的红茶,差点被她那120分贝的尖叫给洒了。
   只见一黑色的物体从电脑桌脚一直窜到洗手间,再冲到茶水间里。
   “哦!猫啊!”ES生平最爱猫了。她家就养了几只。她双眼发亮,追上去了。
   不知道哪儿来的猫,黑色的,跟我在车上看到的那一只有点儿相似。但是,我认不出来是否就是它。
   我继续做我的事情。那个女生也继续在做她的事情,看她手脚荒乱,虽然背对着我,可以发现,她是一个怕猫的人。或许还怕狗。
   “小姐,那猫是不是跟你进来的?”阿伯脸红了。阿伯最讨厌猫了。
   “不知道啊。我没看见我进来的时候有猫跟着进来。”她的声音,很猫。属于适合尖叫的那类。
   ES回来了。一脸沮丧。
   “你好无聊,追它干嘛呀。又不是美男子。”我嘴在动,但是眼睛却在那位女生身上。我希望,在她陌生的身影里,能发现什么奇怪的细节。
   “嘿,你不是吧?看上人家了?不是说,最近有位帅哥在追你吗?”ES也发现了我的目光。
   “我对所有新鲜食物都感兴趣。我什么时候缺帅哥追啊?”
   “那是。如果阿伯也算在内的话。哈哈哈哈……”ES永远是这样,话没说完就先笑起来。
   我十点上班,一直到十一点,我发现了猫的行踪,它就在距离那个女生干活的地方不远,大概只有三尺左右。它轻轻趴在地毯上睡觉。睡得就跟我晚上趴在沙发上小睡一样,只是,猫不看书。女生什么都没发现,但是我发现了那只黑猫的表情却跟她相似,越看越像,简直是同一天出生的。
   不会吧?我把目光从猫身上转移到ES身上。我恐惧,我在猫和女生之间发现我自己的影子。多么可怕,我像猫吗?我像那个女生吗?不像,我21岁的时候就很阳光灿烂,很革命青年。
   至于猫,我也从来没那么乖巧地躺在一个地方睡觉。
    “嘿,我想起昨天我的男友说的,他想搂着我看卡通片蓝精灵,他喜欢阿兹猫,格格巫的那一只。”我主动找ES搭腔。
    “是吗?你的男友喜欢猫啊?惨了,我也喜欢猫。说不定我会喜欢你男友那种男人的!”她撇了撇嘴,故意气我。
   我不高兴了。我终于放弃猫的联想了。可是,ES终于无法停止对猫的联想。
   “你男友喜欢格格巫的那只猫,说明他是一个好色之徒。”
   “去死吧你!”
   大家的对话又因为猫终止了。
   中午终于来了。
   我跑到茶水厅里,看见阿伯正沮丧着脸,他的脸是红的。一看就知道喝了不知多少了。
   “伯伯,吃饭了呀。怎么在发呆呢?”我拉他的衣袖。
   “吃什么饭啊?饭都没了!”他指着已经被打开的饭盒让我看。
   “不是好好的吗?虾仁蛋炒饭,天天如此,你又不会换花样的。”我笑说,ES也跟着进来了。
   阿伯差点哭出来了。他的脸更红了,但是明显,他感到委屈。
   “虾仁、蛋、炒饭!你看你看,都是些什么东西!”阿伯像个小孩一样,伸手将饭盒挪了过来,让我们看清楚。
   ES仔细凑过脸去,细细找着里边的虾仁、蛋、炒饭。
   “咦,有饭,有鸡蛋,但是没有虾仁嘛!嘿,这不是你的风格嘛!”
   我也仔细看了看,确实是少了虾仁。
   “你们都看见了?虾仁肯定给猫吃掉了!肯定是这样的!它什么都没吃,就吃我的虾仁!”阿伯气愤地说,说得很大声。好像是说给那位新来的女生听的,因为,她没来,之前从来没发生过猫吃掉阿伯的午餐的事情,应该说,从来没猫进来过。狗倒来过一次,但是很快就跑了。
   “哈哈哈哈……有意思,有意思。猫把阿伯的虾仁吃掉了!”ES抱着我大笑起来。
   不过,我扭转头,严肃地问阿伯:
   “伯伯,你今天早上喝了多少…我意思是…啤酒?”
   “五瓶。不就五瓶嘛。我今天中午什么都不吃,你们别给我买了,我只吃我自己炒的虾仁蛋炒饭。”他赌气走了。
   轮到ES严肃地对我说:
   “你说,会不会是阿伯忘记放虾仁?!”
   
   事情就这样过去了。我一直在观察那位女生,我发现她的背影越看越像ES。她临下班时终于跟我说再见了,她说,她明天不来了。我问为什么,她说她也不知道为什么,是阿伯叫她不要来了。阿伯还说,再也不要见到她了。
   “阿伯真的这样对你说的?”我简直无法相信自己的耳朵。
   “是的,他说那只猫长得跟我很相似,他讨厌那只黑猫,是猫吃掉了他的虾仁,如果我明天还来,他说,我也有可能把他炒饭里的虾仁吃掉的……”
   
   那你走吧,不过明天还得来,否则我会累死的。你不吃他炒饭里的虾仁就是了。
   “是啊,你不吃就是了。”ES补充道。
   
   2006年9月1日
   SAND BEACH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