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井蛙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井蛙文集]->[守夜人]
井蛙文集
·昂山素姬著 泼水节(之一)井蛙译
·昂山素姬著 泼水节之二(井蛙译)
·昂山素姬著 泼水节(之三)井蛙译
·昂山素姬:人民需要自由
·昂山素姬:致国际大赦两封信
只有我懂得牦牛的哭泣
·井蛙摄影:藏人在伯克利的游行队伍
·童年
·只有我懂得牦牛的哭泣(组诗)
·献给洛桑多吉的情话 (组诗)
·西藏,再给你写一首情歌
·顿珠家的糌粑(游记散文)
·不能遗忘,达赖喇嘛(诗歌)
·一头扎着辫子的牦牛(游记散文)
·那曲医生(游记散文)
·拉萨的阿里巴巴(游记散文)
·我的旅行者酒吧 (游记散文)
·沙漠日记(游记散文)
·索南喇嘛呢 (小说)
·格勒巴桑的外祖母(散文)
·把你的手伸出窗外,洛桑丹增 (小说)
·埋葬在草原上的爱情(小说)
甘孜草原-格勒巴桑
·失去的汉堡
·飓风
·最后的晚祷
·拾穗者
·解冻
·被爱的孤儿
·写给自己的挽歌
·不要叫我的名字
·没说完的一句话
·北京的风暴
·边缘,故乡
·一个人
·人闲桂花落
·鸦片烟瘾
·十字架
·空白日记
·云雀的佐渡情话
孤独者的旅途-印藏边界
·献给德兰萨拉艺人
·荒诞歌谣--纪念绝食日
·冰雹
·春末纪事
·印度火车
·瓦拉纳西
·遗忘
·马丁,葡萄开花了
·叛徒的哀歌
·他们,民族
·胡卡大麻
·黑鸟
·哭泣的安妮妹妹
·看戏
·面包蓝调
·六月四日,我该如何是好?
·书和看书的人
·被风吹歪的树
·没有记忆的我们
·悬梁上吊
·老加利的情人
·纪念凡高
·大碗岛的星期日下午
·印藏边界
古老的卓仓部落
·乌兰巴托的行人
·爱的纪念
·荒岛之恋
·守夜人
·你好,忧伤
·柳濑蓝调
·致恋人
·自杀的猎人
·枳橘日记
·阿富汗斯坦
·一个人的秘密
·十月遗书
·另一个世界
·致风中的你
·发烧的灵魂
·达兰萨拉
·相遇
·一个人的交响
·冬祭
·天国的阶梯
·岁暮怀想杨天水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守夜人

   
   守夜人 井蛙
   
   
   现在

   我和你,卓仓的主人占有了这亩废园
   我们头上长满杂草
   
   你羞涩
   探进巫山的泥地,那是镶王枕头上的圣诗
   
   你口袋里藏着开败的玫瑰
   透着指缝
   有了感人的气候
   
   你的身体开始陷入危险
   那是深黑的软泥
   地狱的深渊
   
   我们珍藏了一纸宣言
   两个人重叠的呼吸
   
   你双手举起
   一个英雄的举动轻过云雨
   
   灭顶的灾难即将来临了
   
   尽管巫山上的鸦群雀跃
   它们在观望
   曾经难以为水的沧海
   
   可是
   你的臂膀坚实,你努力使自己
   为爱情魂飞魄散
   
   我试图逃脱
   你的手掌
   
   天如此黑
   那些听诗话的月亮们
   
   它们封锁了出口
   又再度为我们敞开
   
   我们是相遇的昆虫
   
   有了繁殖的鱼水之苦
   
   只剩下染湿的三千烦脑
   我发疯地叫,像歌
   
   彩云追月,欢快而悠扬
   
   你换了一副面孔
   你露出一丝不挂的笑容
   
   沉浸
   沼泽。我们偕老的墓地
   
   我们在那里完成了一次
   没有痕迹的典礼
   
   山半明半昧
   散发着人体的忧伤
   
   呼吸恢复了
   黎明像子弹射来
   
   一切都平静得让我担忧
   
   风止。
   
   我们在杜鹃最后的啼叫中奄奄一息
   
   2006-8-30
   SAND BEACH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