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井蛙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井蛙文集]->[悬梁上吊]
井蛙文集
·荷兰的风车
·荷兰冷却的火焰
· 在塞纳河延伸的地方
·巴黎日记
·她们的儿子
·想念老太太
·姐妹
·尴尬
·夜半风吹
·书评:《追风筝的人》
·一套被极力推荐的童书
·井蛙云抱:诗人对话录
·生命的地图
·男人的内衣
·《芬芳之旅》的激情与绝望
·《人皮客栈》的色情与无聊
·《三月的企鹅》:冰川上的抒情
·另一种囚禁——《凡高之眼》艺术评论
·诗人的年龄
· 异端的命运
·蒙克夕阳下的精神地狱 艺术评论
·从凡尔赛到路维希安的道路
· 艺术与瑜伽
·书讯:井蛙新著付梓
·塞尚的苹果
·修拉的十年光色分割
对话筒
·老共产党高级干部的反动后代-----郭小川之子郭小林的六四狱中记(访谈
·访谈诗人吴非——上海作家的牢狱史记(之1)——
·访谈诗人胡俊──上海作家的牢狱史记(之2)──
·民运人士何永全──上海作家的牢狱史记(之3)──
·民运领袖杨勤恒──上海作家的牢狱史记(之4)——
·诗人林牧晨──上海作家牢狱史记(之6)——
·人民广场运动斗士魏全宝---上海作家的牢狱史记(之7)
·访流亡作家张先梁(沈默)──上海作家牢狱史记之八──
·流亡诗人孟浪──上海作家牢狱史记(之9)——
·对抗是知识分子最舒服的姿态——异议作家刘水访谈(上)
·从佛国流亡到佛国--西藏诗人东赛访谈录
·Interview poet Dongsai
·穆文斌狱中生活访谈录
·俞心焦访谈录
孩子的语言
·童诗系列:春田花花和秋天的苹果树----给天才儿童依诺
·童诗系列:看海的狗
·一只斑点狗很想搭火车
·童诗系列:孩子张开口
·童诗系列:红翅膀鞋子
·童诗系列:爸爸和笨笨鸡
·童诗系列:春天鸟的苦恼
·童诗系列:翘鼻子
·童诗系列:爷爷,我也老了--献给安徒生
·童诗系列:童年的战争
·童诗系列:一只猫的困惑
·童诗系列:虫子的监狱
·童诗系列:六一猪油糖
·童诗系列:麦当当里快乐的一秒
·童诗系列:旺旺和友友
·童诗系列:拉毛的小脚
·童诗系列:儿童节献礼:《阿巫》
·童诗系列:南瓜爸爸和麦田里的乌鸦
·童诗系列:亲爱的小孩--给自己
·童诗系列:棒棒糖
·童诗系列:蚂蚁的狂欢节
·童诗系列:三个坏小孩
·童诗系列:朵朵的礼物
·童诗系列:干嘛拿走我的礼物
·童诗系列:小黑咪的伙伴
·井蛙童诗三首:向日葵在做梦
·童诗系列:蒲公英
黑人俱乐部
·疯子与稻草
·复活的爱尔兰
·乡下跳蚤集市
·伊豆敌人
·X花纹领带
·吞下这一棵罂粟我们就自由了
·苦蜻蜓的祈祷
·一棵不打算叛逆的云尼那草
·索诺玛
·不要诅咒蝴蝶
·HOPSKIN街道
·??但丁的地?
·陪葬罂粟花
·你不该看不见你看见的
·不让你下沉
·北京
·诗人老人
·左倾的脖子
·约鲁巴人的木琴
·小鱼和大鱼说
· 致风中的你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悬梁上吊

   悬梁上吊 井蛙
   
   我
   未能在一条路上找到你
   少数看热闹的人

   他们挑灯夜色一路过去
   
   父亲的影子
   悬挂紫禁城门爆晒七七四十九日
   
   我告诉母亲
   
   我是你们在雪景中遗漏的车票
   
   结果,你们各自分离
   
   残黄残黄的尸体
   我的眼神贼那样死盯某处
   一日哈达一日红旗
   
   你我才奔走相遇
   
   爬上城墙宣布相爱
   许多不可言告的消息仓卒传播
   古代皇榜上有人发现我的名字
   
   末流探花或潦倒状元
   
   一双骑马者的手袭来,说是我的祖先
   
   把我捧上玉峰之颠
   
   寒冷使我咳嗽
   并久治不愈
   
   我携带祖宗十八代传家之宝
   世纪绝症,嫁给了郎中大夫
   
   我把父亲的人头献上祭祀
   把母亲妖艳的容颜献上
   
   大夫还是逃跑了
   我口袋里只有一本唐诗三百首
   加上自己八百首无人能玩的剑谱
   我倒在一条路上奄奄一息
   
   百年孤独之后仍沉睡不醒
   
   餐风宿露人间烟火
   遗忘久矣
   我变成有牌匾被尊奉的丐帮帮主
   
   听说世上朝臣已过
   
   父亲复活又再度悬梁
   母亲仍是首屈一指的绝色美人
   
   我们都觉陌生,四处荒凉
   
   那是当年霍去病策马扬鞭而过的驿站
   飞鸟纷纷停歇哭诉
   
   那是我父亲死无葬身之地的野外凉州
   
   我乃酒泉人
   
   我捧万卷敦煌
   病告苍天
   
   何处是归途
   何处,是归途
   
   吾父吾父
   
   黄河渡口
   兰州菜花片片凋落
   
   父已矣
   古来争战英雄不归
   
   母已矣
   你是美人我却是没有人形的刁民
   
   我穿破烂素服仰望长天
   
   我选择今日
   敲烂你们的骨头埋掉自己
   
   尔后将骨灰闲置
   城门楼上每天招蜂引蝶
   
   2006-7-4
   SAND BEACH
   作于美国独立日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