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井蛙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井蛙文集]->[积雪]
井蛙文集
·离别二十厘米
·为纳西瑟斯祈祷
·坟墓
·杀死诗人的人
·预言
·玫瑰之歌
·高更的椅子
·终结之诗
·献给石头
·末世者的钟响
·在我老去之前满头白发
·尼尔的椅子
·上吊的早晨
·那个戴帽子的人走了
·燃烧的罂粟
·最后的秋天
·魔鬼的鸟巢
·黄花辞组诗
·空苹果的夏天
·两个人的挽歌
·我不知道还有别的
·凌晨四点
·死亡练习曲
·我已不能高歌
·纪念忧伤
·纪念忧伤(图)
·上帝,赐予她痛苦的仪式
·欢乐的颂歌
·巴克斯的夜色
·爱丁堡的婚礼
·被剪下的一朵
· 太阳菊向西
·献给葡萄园家族的颂诗
·一个诗人的死亡立场
·卑微的人
·拉萨与五十一日
·柿子与柿子树
·雪的尽头
·献给伟大的撒谎者
·向北,没有方向
·从A街到H街
·因纽特人的雪屋
·不要伤心,亲爱的玛儿
·人群中的人
·吃苹果生病
·剁鞋记
·六四二十周年祭:我是你们的敌人
·时钟的感觉
·诗人的祭日
·塞尚的盘子
·可怜的人
·我这里没有冬天
·对天使的想象
·尤利卡
·街上的思想者
·与秋声一起老去
·四月的哀歌
·雪白的礼物
·钢丝上的脚印
·时间的形状
·献给庞德
·尚存的紫色
·马俐,马俐
·爱尔兰交响
·The Irish Symphony
·狗尾草
·最北的北方
·我们一起死
·我们还有什么
· 天净沙
·两朵剪下的向日葵
·在知更鸟的咽喉之外
·苏格兰恋歌
·在我的屋顶下
·博尔赫斯,天堂的消逝
·出轨
·不自由的闲逛
·城市的角落和一只断翅的蜻蜓
·玫瑰的癌症纪念日
·在黑色和白色之间灰下去
·那又怎样
·见证者
·紫色里的黄
·雪地里没有谎言
·雪地里的遗像
·自治的零形式
·从无到零
·身体里的神
·二十二:白色宣言
·红发女人的头像
·我不在那里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积雪

   积雪 井蛙
   
   安一个人郁闷地走到一家卖唱片影碟的店里。一跨进店的那一刹那,似回到上海衡山路第一次走进咖啡馆的感觉。一种陈旧而经典的小资产阶级情调,一时涌上她绯红的脸。她脑海里此时浮现那年上海下雪的情景。
   上海,因为张爱玲而变得很有情调。于是,她便喜欢上海,但她只喜欢上海衡山路。就像她喜欢巴黎,而不是喜欢法国一样。此时巴黎正在下雪吧。她喜欢巴黎完全因为海明威在那里居住过。然而,海明威是美国人。因此,她喜欢美国,但她只喜欢美国的阿拉斯加。因为,阿拉斯加北部长年积雪。
   那年下雪的上海,多么好看。法国梧桐树上都是白色的雪,细细的,把一排排整齐的江南民居构造成柔和的冬天。安狂热柔和的冬天。

   她随手找到一张影碟《肖申克的救赎》,她看过这片子。一个被误判的银行家,也就是一个数字天才,因为他偷情的妻子而走进监狱。安想起萨特那句话:他人就是地狱。
   是的。他人就是地狱。他的妻子就是他的地狱。
   最近,中国民众都在狂热反日。她想,东京的樱花树上是不是也覆盖着一层雪呢?那雪就是东京才独有的。有樱花香味的雪,堆积着,一直堆到人们的家门口。安想,这个日本,被川端氏胡乱几笔,美得神晕颠倒。尤其,吉他天才木村好夫,他的音乐哪一首不是洋溢着浪漫的日本情调?她想,当年的日本是中国的地狱。今天的中国就是日本的地狱。
   上海,当年张爱玲为什么嫁给胡兰成这个花花公子呢?她的第二次婚姻,在美国,嫁给了莱雅这个三流作家,他比她年长30岁。一个65岁的老头子,娶了咱们的上海才女张爱玲,他没有家产也没有版税。而且一身病痛。张爱玲苦啊。此时,安眼里含着同情的眼泪,为了这个七八十岁然而已经逝世的上世纪上海大作家张爱玲。
   张爱玲不喜欢见人,谁也不喜欢。但是,安想,安喜欢看人,她恨不得就住在东京那样喧闹的大都市里。一天到晚被噪音笼罩。同时,又可以被含有樱花香味的大雪笼罩。
   真巧,架子上就有一张《伊豆的舞嬢》。也是川端氏的早期作品。伊豆也是下大雪的地方,一个川端康成依恋的地方。安一看到那些盘着高高发髻,浓妆粉脸的日本歌妓,就使她想起中国的慰安妇。一股凄惨的情绪涌上心头,她的手从架子上一直滑落下来。她眼里又积雪一般饱含了那么多的苦难历史。
   她一手把这张片子推开。她拒绝去联想慰安妇的凄惨。慰安妇三字使她回忆起本来要采访王选的那年。王选为了日本向中国就二战犯下的罪行道歉和赔偿做了那么多的事情,她一直没放弃过自己的人道立场。她难道在日本上学期间,没对东京的雪产生过感情吗?也许没有,因为她的家乡也下雪。二战期间的家乡,也下雪。安错过了采访王选的机会,因为,那一年在上海是夏天,她总在不下雪的季节有了麻烦。自从某个夜晚,她在自己的住所间接见过王选之后就再也没机会见她了。
   王选终于成了日本军国的地狱。日本军国必须因为王选而掉下那个地狱。安感到欣慰。
   安绕到另一排摆放影片的架子,一个黑人女孩大大的臀部不小心撞到她的腰。有点疼。她们同时向对方道歉。她感到平静,这是一个和平时代,人都文明。虽然彼此都有兽性,但懂得道歉是最能体现文明的方式。
   一张关于李香兰的影片。李香兰,山口淑子。哪个更讨人喜欢?李香兰出生于辽宁。山口淑子是日本人。但是,她那甜美的歌声恰恰是最上海味道的。大上海滩,飘着小雪的淮海路,沉淀着黄埔江繁闹的音符。那种乱世中的忧郁,使得安,无法想象,同样一个人竟然一个是歌唱家,一个是高级政客。
   李香兰和张爱玲又是朋友。也就是说,张爱玲和另一个李香兰――山口淑子是朋友。人是多么复杂啊。
   天冷。她双手冰凉。
   《哭泣的雪山狮子》安静地摆放着。
   她悲从中来。终于找到一个终年积雪的地方。不过,西藏的雪与上海的雪东京的雪巴黎的雪阿拉斯加的雪根本扯不上关系。但是,安,沉思片刻,西藏的雪和王选故乡的雪似乎有着相同味道。那里的雪都在挣扎着下,陈年霜冻无法融化。
   张爱玲的读者都说,张爱玲自从离开上海之后,就没写过好作品。因为,她离开了一个好地方,他们都承认,上海是张爱玲创作的好地方。然而,上海的雪和山口淑子东京的雪有着相同味道。因为,山口淑子自从离开上海,再也不是李香兰了,不是一个唱《夜来香》、《苏州河》甜美的李香兰,而是一个政客。
   如果海明威不住在巴黎,他是海明威吗?他可能永远是那个他不喜欢人们叫他的“欧内斯特”先生。所以,巴黎的雪与美国的雪是不一样的。但是,它与川端康成伊豆的雪有着相同味道。因为,那一场雪,使得日本美丽起来,使得巴黎艺术起来。海明威就是安心中巴黎那场柔和的雪。
   安怀想上海衡山路江南民居屋顶上的积雪。她知道,那和东京的雪巴黎的雪西藏的雪阿拉斯加的雪一样意义。因为,她已经不能好好地看天下雪了。萨特的他人就是地狱,其实,他方也是地狱。
   
   2006-2-26
   SAND BEACH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