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井蛙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井蛙文集]->[《人皮客栈》的色情与无聊 ]
井蛙文集
·杀死诗人的人
·预言
·玫瑰之歌
·高更的椅子
·终结之诗
·献给石头
·末世者的钟响
·在我老去之前满头白发
·尼尔的椅子
·上吊的早晨
·那个戴帽子的人走了
·燃烧的罂粟
·最后的秋天
·魔鬼的鸟巢
·黄花辞组诗
·空苹果的夏天
·两个人的挽歌
·我不知道还有别的
·凌晨四点
·死亡练习曲
·我已不能高歌
·纪念忧伤
·纪念忧伤(图)
·上帝,赐予她痛苦的仪式
·欢乐的颂歌
·巴克斯的夜色
·爱丁堡的婚礼
·被剪下的一朵
· 太阳菊向西
·献给葡萄园家族的颂诗
·一个诗人的死亡立场
·卑微的人
·拉萨与五十一日
·柿子与柿子树
·雪的尽头
·献给伟大的撒谎者
·向北,没有方向
·从A街到H街
·因纽特人的雪屋
·不要伤心,亲爱的玛儿
·人群中的人
·吃苹果生病
·剁鞋记
·六四二十周年祭:我是你们的敌人
·时钟的感觉
·诗人的祭日
·塞尚的盘子
·可怜的人
·我这里没有冬天
·对天使的想象
·尤利卡
·街上的思想者
·与秋声一起老去
·四月的哀歌
·雪白的礼物
·钢丝上的脚印
·时间的形状
·献给庞德
·尚存的紫色
·马俐,马俐
·爱尔兰交响
·The Irish Symphony
·狗尾草
·最北的北方
·我们一起死
·我们还有什么
· 天净沙
·两朵剪下的向日葵
·在知更鸟的咽喉之外
·苏格兰恋歌
·在我的屋顶下
·博尔赫斯,天堂的消逝
·出轨
·不自由的闲逛
·城市的角落和一只断翅的蜻蜓
·玫瑰的癌症纪念日
·在黑色和白色之间灰下去
·那又怎样
·见证者
·紫色里的黄
·雪地里没有谎言
·雪地里的遗像
·自治的零形式
·从无到零
·身体里的神
·二十二:白色宣言
·红发女人的头像
·我不在那里
·剪过枝的柳树
·雪中的墓地和两个人
·我不是飞蛾我是蝴蝶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人皮客栈》的色情与无聊

   《人皮客栈》的色情与无聊 井蛙
   
   中文把一个简单的“HOSTEL”翻译成“人皮客栈”,我就被迷惑了。也带着东方《聊斋》的好奇进入这部片子的心脏。希望听到如《画皮》那样既恐怖又抒情的浪漫鬼故事里。蒲松龄的《聊斋》时至今日,中国江南小镇的街头巷尾都能找到那样的感觉,秀才与美女的感人恋情。现在比较起来,《聊斋》里连妖怪都长得比西方的“肉弹”有美感。
   两个美国年轻男人,背着旅行包,到斯洛伐克旅行,他们落脚的是HOSTEL。在美国,HOSTEL是最便宜的一种旅馆,高级要数HOTEL,其次是INN,最蹩脚的就是HOSTEL了。就如现在的“国际青年旅馆”,自助式的,便宜。但,很多地方的青年旅馆环境优雅,充满了背包一族追逐自然文化的品味和抒情。这部片子所提到的HOSTEL不是前种味道的客栈,而是色情宾馆,跟中国现在的色情又有差异。中国的色情,是隐藏着的,比如三更半夜有妓女往你房间里打电话等等。而他们的色情是公开的,比如两个美国佬在他们那里公开地洗男女浴,公开地,也就是两个男人和两个妓女,在同一间房间里MAKE LOVE。最令我感到不适的是,他们对此,态度坦然,表情轻松,似乎那是本世纪最潮流而被世人同化了的性观念。当我看到他们的裸体,那被异化了的肉身,使我不禁反胃。一个男的被那个妓女用数十条铁链绑起来,然后,留给观众的是声浪和裸露的肉丸。
   我还痴情地期待着美国的聊斋,希望真有像片子所介绍的北美最受欢迎的“恐怖片”,票房高达2000万美元,而且是“票房冠军”。如果,这不是广告吹嘘出来的骗局,那我们所生存的这个世道也够令人担忧了。美国每年都在炮制汉堡包和可口可乐式的乏味电影,我以为,改换文化气候的时候到了。没想到,一个客栈到一个客栈,换来换去的还是在橱窗里裸露和男人和妓女之间的肉体关系。而,男人和男人之间,女人和女人之间,都是那种乏味的,低级趣味的语言,从他们口中喷发出来的都是四字成语。

   当然,斯洛伐克是东欧令人幻想的地方,那也是使我神往的地方。它距离我们的布拉格不远,而且也是波西米亚的文化产地。透过长长的火车,我们看到了美丽的斯洛伐克。那种只有东欧才有的文化气息,深深地吸引着我。我从内心深处都在呼唤,我看的也许是一个巨片,一个带着现代青年的困惑和对现代文化的反思的巨片,因此,我大为赞叹,那蘑菇一样的卡通房子,淌淌而过的河流,抒情的火车。但是,他们一进客栈,又现出裸体和裸体接触,最可怕的就是,让观众看到了被扭曲了而且被潮流丑化了的肉体,毫无美感可言。
   可是,当我从电脑上拉开帏幕,已经过了三分之一。我开始感到焦虑,再咬文嚼字起来,我想:人皮,不会真的是指人皮吧?那个字面意义上的人皮可真是没想象力,因为,我太有想象力,所以,我把人皮直接与《画皮》连在一起。再说,它被介绍出来的是一部恐怖片。所以,我期待的是发生在斯洛伐克的鬼故事。
   想想,张艺谋再怎么差都不至于差到这个地步,而美国还号称好莱坞电影基地。像李安这样的导演,也只是一个合格的导演,不致于被捧到那个地步。一部《卧虎藏龙》,如果能得奥斯卡,那《黄飞鸿》不知道要得多少个国际大奖了,金庸的一系列武侠小说就更不在话下了。
   我花了大半个小时,很有耐心地等一个个乏味的色情镜头过去,不过,它实在使我没耐心再这样耗费我的精神能量,我干脆往后拉,看是否,这部被期待的巨片被我误解了。
   我没得到我想要的结果,所以,我想,自从《卧虎藏龙》能得奥斯卡之后,便开始了我对奥斯卡奖的怀疑,也开始了我对日渐衰落的电影文化的悲哀。当年,连续剧《蓝色生死恋》席卷亚洲,我就认为,那是汉堡包和可口可乐劣质片之后的一阵清风。舒爽而令人感动。
   这被性开放、同性恋和摇头丸充斥的世界潮流,我突然感觉,坐在电影院或者电脑旁,我们太需要再次被感动了。爱情也好,亲情也好,那最朴素的感情总是最能打动人心的。
   我把这部美国人拍的劣质片《人皮客栈》毫不犹豫地扔到垃圾桶里,无奈地换上日本的《再见萤火虫》,我相信,两个儿童的相依为命永远使两个喜欢在色情堆里获得肉身快感的男人无法弄懂什么是感动。尽管,他们也许最后觉悟了,那些色情场所其实是最肮脏、最无聊的地方。可是,我们的品味不需要经历那种文化的污染也可以很纯粹和自然。就如伊朗的大师级导演阿巴斯拍的《小鞋子》(或者天堂的孩子),他除了告诉我们,一个孩子的纯真和苦难之外,小男孩阿里期待的不是赢得田径比赛第一名,阿里所需要的仅仅是一双合脚的鞋子。
   同样,我们就是期待在这个文化贫穷的时代,能穿上一双合脚的鞋子,如此而已。
   
   
   2006-6-25
   凌晨0:24 SAND BEACH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