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井蛙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井蛙文集]->[昂山素姬:致国际大赦两封信]
井蛙文集
·堪萨斯男人
·阿姆斯特丹旅馆
·饥饿的房屋
·金色的吻别
·忧郁,只是忧郁
·献给恶人的玫瑰
·对一棵树的惩罚
·对月亮的压迫
·流动的印度
·枪声里的少男
·病人
·原始森林
·忧郁的德国
·乌鸦的情歌
·相爱
·我的乞丐恋人
· 离开最后一片麦田
·阿门
·地狱之歌
·点头微笑
·圣塔巴巴拉的国旗
·石头的灵魂
·死去的情人
·溺水前的纳西瑟斯
·我的遗像
·一次纪念
·荷兰木头
·捆绑的百合
·遗弃
永恒的奥弗
·天堂自画像
·乌鸦饥饿的色彩
·阿尔的罪人
·哀歌
·想念爱尔兰人
·别哭,孩子
·离别二十厘米
·为纳西瑟斯祈祷
·坟墓
·杀死诗人的人
·预言
·玫瑰之歌
·高更的椅子
·终结之诗
·献给石头
·末世者的钟响
·在我老去之前满头白发
·尼尔的椅子
·上吊的早晨
·那个戴帽子的人走了
·燃烧的罂粟
·最后的秋天
·魔鬼的鸟巢
·黄花辞组诗
·空苹果的夏天
·两个人的挽歌
·我不知道还有别的
·凌晨四点
·死亡练习曲
·我已不能高歌
·纪念忧伤
·纪念忧伤(图)
·上帝,赐予她痛苦的仪式
·欢乐的颂歌
·巴克斯的夜色
·爱丁堡的婚礼
·被剪下的一朵
· 太阳菊向西
·献给葡萄园家族的颂诗
·一个诗人的死亡立场
·卑微的人
·拉萨与五十一日
·柿子与柿子树
·雪的尽头
·献给伟大的撒谎者
·向北,没有方向
·从A街到H街
·因纽特人的雪屋
·不要伤心,亲爱的玛儿
·人群中的人
·吃苹果生病
·剁鞋记
·六四二十周年祭:我是你们的敌人
·时钟的感觉
·诗人的祭日
·塞尚的盘子
·可怜的人
·我这里没有冬天
·对天使的想象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昂山素姬:致国际大赦两封信

   
   
   致国际大赦两封信 昂山素姬著 井蛙译
   
    1.

   
   1988年9月24日
   
   九月一日,贵组织的何德先生告诉我这里的工作人员说,原先的国际大赦在缅甸条件的许可下,应尽快地得到消息的请求,已改为第一条,应充分允许国际大赦官员进入该国,第二条,国际大赦应得到所有新的侵犯人权的消息。无疑你们已经知晓,这个国家近几个星期来所卷入的骚动,以及在军政府掌管下所遭受的苦难使得我已不能与国际大赦保持联系。
   
   此时我正要表述的是,建议贵组织能用你们有效的作法,为缅甸的人权事业服务。下周二世界各国外交部长将开始召开联合国大会。我与正在为缅甸的民主、和平的恢复而斗争的同仁们相信,尽可能让更多的外交部长在他们的演讲中表达他们对缅甸基本人权持续恶化的深重关注,以及,特别谴责非法屠杀非暴力示威者的行为,学校的学生、佛教徒已经遭到军队的大规模屠杀。我们请求您将这些问题带给那些在议事日程第4条上发言的外交部长们,强烈要求他们关注这些事情,强烈要求在他们的发言中对这些蔓延的情况做到实质性的涉及。而我,今天将代表缅甸把这个问题带给那些大使们。我将迫切请求您将此信转达给其他的与你们有联系的国际组织。比如国际法学家委员会,他们也许能够影响此次大会的进程。
   
   您对这件事情的援助将为您的组织赢来数百万缅甸民族的感激。
   
   
    2.
   
   1988年10月16日
   
   就缅甸持续发生侵犯人权事件的问题,我们向贵组织递交如下已由无数目击者所证实的事实:
   10月15日,600多名男性,其中大多数是年轻学生们,正当他们坐在仰光的茶馆和小食店里的时候,遭到了军队的逮捕。街道上,公共汽车时常被设立的检查站截停,并且,那些无法提供自己作为公务员证明的年轻人都被军队卡车带走。此外,贫民区里有军队把守,甚至在宵禁时间里把人带走。.
   相信这些人都被送往了缅甸军队正在对付起义军的前线。近日来,那些在仰光被捕的人,极有可能已被强行征为所谓的“政府军的挑夫”。也有很多人相信,他们被迫走在军队的前面去引爆地雷。在政府伤亡人员中,大多数人都是在这种地雷上出事的。缅甸军队缺乏地雷侦察员。
   大约5天前,我们收到的报告表明:在10月6日,有人看到在帕安(PA-AN)镇,有500多人,大多数是十岁出头的学生,三三两两地被捆绑在一起,并有军人看管。当镇上的人试图给他们送食物和水时,遭到士兵的呵斥,叫他们不用费心喂“那些快死的人”。他们在冲突中僵持了整个夜晚。
   缅甸军队强行让年轻人充当“挑夫”的事情,近些年来已发生了好几次,人们也有所耳闻,但发生在仰光的大街上,人们实际上还是第一次看到。
   我们恳求您把这个消息带给所有关心缅甸人权受侵情况的人们,引起他们的关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