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井蛙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井蛙文集]->[昂山素姬:致国际大赦两封信]
井蛙文集
·隐藏的花裙
· 罂粟与蝴蝶
·荷兰的风车
·荷兰冷却的火焰
· 在塞纳河延伸的地方
·巴黎日记
·她们的儿子
·想念老太太
·姐妹
·尴尬
·夜半风吹
·书评:《追风筝的人》
·一套被极力推荐的童书
·井蛙云抱:诗人对话录
·生命的地图
·男人的内衣
·《芬芳之旅》的激情与绝望
·《人皮客栈》的色情与无聊
·《三月的企鹅》:冰川上的抒情
·另一种囚禁——《凡高之眼》艺术评论
·诗人的年龄
· 异端的命运
·蒙克夕阳下的精神地狱 艺术评论
·从凡尔赛到路维希安的道路
· 艺术与瑜伽
·书讯:井蛙新著付梓
·塞尚的苹果
·修拉的十年光色分割
对话筒
·老共产党高级干部的反动后代-----郭小川之子郭小林的六四狱中记(访谈
·访谈诗人吴非——上海作家的牢狱史记(之1)——
·访谈诗人胡俊──上海作家的牢狱史记(之2)──
·民运人士何永全──上海作家的牢狱史记(之3)──
·民运领袖杨勤恒──上海作家的牢狱史记(之4)——
·诗人林牧晨──上海作家牢狱史记(之6)——
·人民广场运动斗士魏全宝---上海作家的牢狱史记(之7)
·访流亡作家张先梁(沈默)──上海作家牢狱史记之八──
·流亡诗人孟浪──上海作家牢狱史记(之9)——
·对抗是知识分子最舒服的姿态——异议作家刘水访谈(上)
·从佛国流亡到佛国--西藏诗人东赛访谈录
·Interview poet Dongsai
·穆文斌狱中生活访谈录
·俞心焦访谈录
孩子的语言
·童诗系列:春田花花和秋天的苹果树----给天才儿童依诺
·童诗系列:看海的狗
·一只斑点狗很想搭火车
·童诗系列:孩子张开口
·童诗系列:红翅膀鞋子
·童诗系列:爸爸和笨笨鸡
·童诗系列:春天鸟的苦恼
·童诗系列:翘鼻子
·童诗系列:爷爷,我也老了--献给安徒生
·童诗系列:童年的战争
·童诗系列:一只猫的困惑
·童诗系列:虫子的监狱
·童诗系列:六一猪油糖
·童诗系列:麦当当里快乐的一秒
·童诗系列:旺旺和友友
·童诗系列:拉毛的小脚
·童诗系列:儿童节献礼:《阿巫》
·童诗系列:南瓜爸爸和麦田里的乌鸦
·童诗系列:亲爱的小孩--给自己
·童诗系列:棒棒糖
·童诗系列:蚂蚁的狂欢节
·童诗系列:三个坏小孩
·童诗系列:朵朵的礼物
·童诗系列:干嘛拿走我的礼物
·童诗系列:小黑咪的伙伴
·井蛙童诗三首:向日葵在做梦
·童诗系列:蒲公英
黑人俱乐部
·疯子与稻草
·复活的爱尔兰
·乡下跳蚤集市
·伊豆敌人
·X花纹领带
·吞下这一棵罂粟我们就自由了
·苦蜻蜓的祈祷
·一棵不打算叛逆的云尼那草
·索诺玛
·不要诅咒蝴蝶
·HOPSKIN街道
·??但丁的地?
·陪葬罂粟花
·你不该看不见你看见的
·不让你下沉
·北京
·诗人老人
·左倾的脖子
·约鲁巴人的木琴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昂山素姬:致国际大赦两封信

   
   
   致国际大赦两封信 昂山素姬著 井蛙译
   
    1.

   
   1988年9月24日
   
   九月一日,贵组织的何德先生告诉我这里的工作人员说,原先的国际大赦在缅甸条件的许可下,应尽快地得到消息的请求,已改为第一条,应充分允许国际大赦官员进入该国,第二条,国际大赦应得到所有新的侵犯人权的消息。无疑你们已经知晓,这个国家近几个星期来所卷入的骚动,以及在军政府掌管下所遭受的苦难使得我已不能与国际大赦保持联系。
   
   此时我正要表述的是,建议贵组织能用你们有效的作法,为缅甸的人权事业服务。下周二世界各国外交部长将开始召开联合国大会。我与正在为缅甸的民主、和平的恢复而斗争的同仁们相信,尽可能让更多的外交部长在他们的演讲中表达他们对缅甸基本人权持续恶化的深重关注,以及,特别谴责非法屠杀非暴力示威者的行为,学校的学生、佛教徒已经遭到军队的大规模屠杀。我们请求您将这些问题带给那些在议事日程第4条上发言的外交部长们,强烈要求他们关注这些事情,强烈要求在他们的发言中对这些蔓延的情况做到实质性的涉及。而我,今天将代表缅甸把这个问题带给那些大使们。我将迫切请求您将此信转达给其他的与你们有联系的国际组织。比如国际法学家委员会,他们也许能够影响此次大会的进程。
   
   您对这件事情的援助将为您的组织赢来数百万缅甸民族的感激。
   
   
    2.
   
   1988年10月16日
   
   就缅甸持续发生侵犯人权事件的问题,我们向贵组织递交如下已由无数目击者所证实的事实:
   10月15日,600多名男性,其中大多数是年轻学生们,正当他们坐在仰光的茶馆和小食店里的时候,遭到了军队的逮捕。街道上,公共汽车时常被设立的检查站截停,并且,那些无法提供自己作为公务员证明的年轻人都被军队卡车带走。此外,贫民区里有军队把守,甚至在宵禁时间里把人带走。.
   相信这些人都被送往了缅甸军队正在对付起义军的前线。近日来,那些在仰光被捕的人,极有可能已被强行征为所谓的“政府军的挑夫”。也有很多人相信,他们被迫走在军队的前面去引爆地雷。在政府伤亡人员中,大多数人都是在这种地雷上出事的。缅甸军队缺乏地雷侦察员。
   大约5天前,我们收到的报告表明:在10月6日,有人看到在帕安(PA-AN)镇,有500多人,大多数是十岁出头的学生,三三两两地被捆绑在一起,并有军人看管。当镇上的人试图给他们送食物和水时,遭到士兵的呵斥,叫他们不用费心喂“那些快死的人”。他们在冲突中僵持了整个夜晚。
   缅甸军队强行让年轻人充当“挑夫”的事情,近些年来已发生了好几次,人们也有所耳闻,但发生在仰光的大街上,人们实际上还是第一次看到。
   我们恳求您把这个消息带给所有关心缅甸人权受侵情况的人们,引起他们的关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