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井蛙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井蛙文集]->[他们,民族]
井蛙文集
·2002年2月诗
·尖塔上的时钟
·残缺的信仰 (长诗)
·一片葡萄叶的遐思(长诗)
·蓝月山谷(长诗)
·望穿苍穹 ----
·暮色中熟睡的猫
·没有时间悲伤
·生 死
·叫 魂
·释 然
·老 僧
·无 缘
·想念萧红
·想念艾米莉.狄金森
·
·阿弥陀佛
·山中
·粗 砺
·梦之梦
·蓝月山谷
·一片葡萄叶的遐思
·防线
·扶起失落
·撞伤<<古拉格情歌>>
·浓妆
·幽蓝
·雪原上的暇思
·端午
·烟花--与君临同题诗
·断章--致贝岭
·因果缘由
·半夜??
·这样醉死很好
·是什么
·水仙花
·思索伊斯?
· 天安门前放风筝的星期一
·诗与坦克
自喜蜗牛舍,兼容燕子巢
·云抱:唯独你这一枝最遥远
·《为公元2005年的圣诞而作》
·水中的回声
·《希望》
·《生命之泉》
·云抱:生如秋水之静美
·亲爱的井蛙祝福生日快乐
·井蛙,井蛙
上海老电影
·屠城
·教堂?
·仓桥客栈
·蓬船 鬼话
·免费旅馆
·生活
·十六铺
·黄色流血数字--致蒋谚永医生
·鬼岛
·向舒特拉的名单致敬
·我害怕第三只耳朵
·◎ 一意孤行
·◎ 屠城遗尸
·方浜中路一百号
·木村好夫的睡眠时间
·蝴蝶花与坦克城
·颛桥畅想曲
·一个下午的波希米亚出现在
·2004年我的一生
·借给我你的火机
·走开,别挡住我的阳光
·女儿经
继续叙述
·这被玻璃撞碎的六月有你的狂吠(小说)
·第三?晚上我?在想那??的??(小说)
·伸手可摘的不是你童年的?果(小说)
·一只萤火虫 (小说)
·◎ 四孔黑?扣(小说)
·棉花糖 (小说)
·越南?叔(小说)
·被缚的爱情受伤的树(小说)
·这几天在想北京郊外的篝火(小说)
·变形的月季 (小说)
·关于过年的共同记忆 (散文)
·上海澡堂
·郭小川的女性情结
·碗(小说)
·王丹印象记
·小说:积雪
·散文:郭小川的书房
·小说:我的奶妈福妹
·年少轻狂之一:嫁人
·年少轻狂之二:初恋
·年少轻狂之三:黑社会
·猫的午餐
·满人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他们,民族

   他们,民族
   
   
   井蛙
   

   
   
            都是他们的,国旗军队摇头丸
            还有鸦片
   
            我啊,永远坐在靠窗的玻璃门里
            看一个花枝招展的女人扭动腰部
            她所有被等待的青春
            一晃就过去了
   
            我安心喝下不是别人酿就的饮料
   
            一个下午又一个下午
            品尝他们触摸过的点滴狂热
   
            有时
            我无法敌视街道上飘来的意大利饼香味
   
            他们的象征食物
            曾经,不记得何时瞄过一眼意大利男人的鼻子
   
            仅此而已
   
            就算懂得了那个国家的人种
            AC米兰或者足球
   
            实在是因为
            周围有太多别人的东西了
   
            我的位置变得越来越小
            它几乎挤破身边的玻璃
   
            外面的人
            把身体粘贴过来
            象欣赏橱窗里的布娃娃
   
            我的年龄也开始小起来
   
            没有青春和年老
   
            我的记忆混乱得无法整理
            犹太印地安基督穆斯林佛主的脸
   
            都在一刹那间现出疑惑
            我的诞生是多么荒谬
            可他们,同时说了爱上我的话
   
            我便在哭墙边成为一块以色列的砖头
            天天遭遇忏悔
            念念叨叨没完没了
   
            我不幸遇上了
            没开化的美国人
            最后遇上了冰雪
            一百年后委屈地受到怀念
            火鸡腿与饼
            我遭遇了满足别人的感恩
   
            那个每天一晃而过的女人
            她的花枝招展告诉我
            阿拉的胡子神圣得不能亵玩
            再漂亮的女人也不例外
   
            一支飞跃的队伍告诉我
            谁想射门,谁就灭亡
   
            但是,我却愿意以一杯混乱的液体
            回敬他们
            他们的神
   
            我啊,还是喜欢坐在靠窗的玻璃门里
   
            被一对父母当作布娃娃
            买回家里去
   
            然后得到孩子的怜惜
   
            为接受神对我的爱
            我应当在自己的坟墓边上
            插一扎象样的白色花朵
   
            羡耀自己
            一个与你们不同模样的魔鬼
   
            (2006-04-22 02:09 Sand Beach)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