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井蛙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井蛙文集]->[他们,民族]
井蛙文集
·最后的秋天
·魔鬼的鸟巢
·黄花辞组诗
·空苹果的夏天
·两个人的挽歌
·我不知道还有别的
·凌晨四点
·死亡练习曲
·我已不能高歌
·纪念忧伤
·纪念忧伤(图)
·上帝,赐予她痛苦的仪式
·欢乐的颂歌
·巴克斯的夜色
·爱丁堡的婚礼
·被剪下的一朵
· 太阳菊向西
·献给葡萄园家族的颂诗
·一个诗人的死亡立场
·卑微的人
·拉萨与五十一日
·柿子与柿子树
·雪的尽头
·献给伟大的撒谎者
·向北,没有方向
·从A街到H街
·因纽特人的雪屋
·不要伤心,亲爱的玛儿
·人群中的人
·吃苹果生病
·剁鞋记
·六四二十周年祭:我是你们的敌人
·时钟的感觉
·诗人的祭日
·塞尚的盘子
·可怜的人
·我这里没有冬天
·对天使的想象
·尤利卡
·街上的思想者
·与秋声一起老去
·四月的哀歌
·雪白的礼物
·钢丝上的脚印
·时间的形状
·献给庞德
·尚存的紫色
·马俐,马俐
·爱尔兰交响
·The Irish Symphony
·狗尾草
·最北的北方
·我们一起死
·我们还有什么
· 天净沙
·两朵剪下的向日葵
·在知更鸟的咽喉之外
·苏格兰恋歌
·在我的屋顶下
·博尔赫斯,天堂的消逝
·出轨
·不自由的闲逛
·城市的角落和一只断翅的蜻蜓
·玫瑰的癌症纪念日
·在黑色和白色之间灰下去
·那又怎样
·见证者
·紫色里的黄
·雪地里没有谎言
·雪地里的遗像
·自治的零形式
·从无到零
·身体里的神
·二十二:白色宣言
·红发女人的头像
·我不在那里
·剪过枝的柳树
·雪中的墓地和两个人
·我不是飞蛾我是蝴蝶
·一男一女,挽着胳膊
·一只手,四个人进餐
·多年前一些瓦罐 里的时间
·一个颧骨高突的女人与枝干弯曲的柳树
·黑墙上的音乐变成蓝色
·冬天魏玛的花园
·歪脖子的戴帽子的宋稚怡与法国农夫
·啤酒杯和干枯的水果
·珍妮.赫布特尼梦境里的裸体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他们,民族

   他们,民族
   
   
   井蛙
   

   
   
            都是他们的,国旗军队摇头丸
            还有鸦片
   
            我啊,永远坐在靠窗的玻璃门里
            看一个花枝招展的女人扭动腰部
            她所有被等待的青春
            一晃就过去了
   
            我安心喝下不是别人酿就的饮料
   
            一个下午又一个下午
            品尝他们触摸过的点滴狂热
   
            有时
            我无法敌视街道上飘来的意大利饼香味
   
            他们的象征食物
            曾经,不记得何时瞄过一眼意大利男人的鼻子
   
            仅此而已
   
            就算懂得了那个国家的人种
            AC米兰或者足球
   
            实在是因为
            周围有太多别人的东西了
   
            我的位置变得越来越小
            它几乎挤破身边的玻璃
   
            外面的人
            把身体粘贴过来
            象欣赏橱窗里的布娃娃
   
            我的年龄也开始小起来
   
            没有青春和年老
   
            我的记忆混乱得无法整理
            犹太印地安基督穆斯林佛主的脸
   
            都在一刹那间现出疑惑
            我的诞生是多么荒谬
            可他们,同时说了爱上我的话
   
            我便在哭墙边成为一块以色列的砖头
            天天遭遇忏悔
            念念叨叨没完没了
   
            我不幸遇上了
            没开化的美国人
            最后遇上了冰雪
            一百年后委屈地受到怀念
            火鸡腿与饼
            我遭遇了满足别人的感恩
   
            那个每天一晃而过的女人
            她的花枝招展告诉我
            阿拉的胡子神圣得不能亵玩
            再漂亮的女人也不例外
   
            一支飞跃的队伍告诉我
            谁想射门,谁就灭亡
   
            但是,我却愿意以一杯混乱的液体
            回敬他们
            他们的神
   
            我啊,还是喜欢坐在靠窗的玻璃门里
   
            被一对父母当作布娃娃
            买回家里去
   
            然后得到孩子的怜惜
   
            为接受神对我的爱
            我应当在自己的坟墓边上
            插一扎象样的白色花朵
   
            羡耀自己
            一个与你们不同模样的魔鬼
   
            (2006-04-22 02:09 Sand Beach)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