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家庭教会
[主页]->[宗教信仰]->[家庭教会]->[徐永海:就监视居住给中级法院的信]
家庭教会
·基督徒良心犯致信北大1
·基督徒良心犯致信北大2
·基督徒良心犯致信北大3
·前额叶使人具有信仰而应信仰耶稣
***
终极论
***
·我为什么要进行“前额叶与信仰”的研究
·前额叶使人具有信仰而要信仰耶稣
·我一个良心释放犯基督徒要去申诉
***
——揭开宇宙及大脑及社会的终极奥秘
·自序: 前额叶使人具有信仰而应信仰耶稣
·前言: 揭开宇宙及大脑及社会的终极奥秘
·第一章 最小单位如何构成粒子与粒子种类
·第二章 粒子如何构成原子与宇宙演化过程
·第三章 原子如何构成分子与各种能量活动
·第四章 分子如何构成细胞与生物演化过程
·第五章 细胞如何构成大脑与各种心理活动
·第六章 脑前额叶的发达与爱情信仰的出现
·第七章 上帝掌管着宇宙灵魂与圣经的启示
·后记: 我的坐牢经历与这本书的完成过程
***
·感谢老民运杨靖徐文立对我科研申诉的支持
·感谢维权人叶国强叶国柱对我科研申诉的支持
·感谢北大人胡石根李海对我科研申诉的支持
·感谢老民运何德普刘京生对我科研申诉的支持
·感谢维权人王玲对我科研申诉的支持
·感谢民主人高洪明对我科研申诉的支持
·感谢民运维权人王国齐弟兄对我科研申诉的支持
***
·维权人叶氏兄弟受洗归入耶稣
·中国基督教家庭教会圣职按立
·徐永海长老主持圣餐礼拜
·徐永海主持圣餐,左胡石根,右徐永海(图)
***
·就徐水良“正教与邪教”一文而向此兄传福音
·8月17日北京一家庭教会受到警察的干扰
·聚会中的姊妹
·北京中原教会的2004年/朱红
·基督徒叶国强在聚会时学圣经
·基督徒叶国强在聚会时分享圣经
·基督徒王玲在聚会时学圣经
·维权人马景雪在听基督徒讲圣
·维权人马景雪在听基督徒讲圣经
·基督徒叶国强、王玲学圣经
·基督徒胡石根在聚会时学圣经
·北京一教会长老请求为人口70亿祈祷
·严正学徐永海王学勤等学圣经
·北京一因十八大而被软禁者致信十八大
祷告·中国2012年
·圣爱团契11月23日的聚会
·圣爱团契2012-11-30日聚会
·圣爱团契2012-12-7日聚会(图)
·圣经中关于爱自然的话语
·圣爱团契2012-12-14聚会
·徐永海长老谈世界末日
·圣爱团契2012-12-21聚会(图)
·北京一基督徒良心犯致信欧美日各国政府
祷告·中国2013年
·圣爱团契2013年头两月聚会(照片)
·二零一三开局,警察伤害牧师
·圣爱团契2013-2-22聚会(照片)
·揭开宇宙及大脑及未来的终极奥秘之前言
·前言2
·为即将出狱的维权人董继勤弟兄祈祷
·圣爱团契2013-4-5聚会(照片)
·请为这些良心犯祈祷(照片)
·北京一良心犯致信美国总统及驻华大使
·民间人士严正学、胡石根、朱春柳(照片)
·圣爱团契2013-4-26聚会(照片)
·圣爱团契2013-5-3聚会(照片)
·圣爱团契2013-5-10聚会(照片)
·圣爱团契2013-5-17聚会(照片)
·记北京良心犯基督徒的一次聚会
·圣爱团契2013-5-24聚会(照片)
·北京良心犯基督徒在六四前的聚会
·北京良心犯基督徒在六四前的聚会
·在六四24周年时向柴玲讲讲耶稣
·为在中国的书店里能卖圣经而祈祷
·才出狱的访民夫妻六四前受洗归耶稣
·圣爱团契2013-6-7聚会(照片
·圣爱团契2013-6-14聚会(照片)
为中国的书店能卖圣经而祈祷
·为圣经不再是非法书籍而祈祷
·葛培理及其东门机构
·关于中国书店不能公开销售《圣经》一事
·为在中国的书店里能卖圣经而祈祷
·就宗教自由致信庄园会晤的中美领导人
·北京国保警察干扰北京一家庭教会
·沈中厚受洗
·为刚出狱的访民于艳华姊妹祈祷
·已有11人联名公开致信美驻华大使
·北京一良心犯致信大陆国民党(民革)
·为照片上的这三位正在坐牢的君子祈祷
·众肢体看望在雨中坚守的外交部外人权义工
·已有21人联名公开致信美驻华大使
·为在狱中的倪玉兰姊妹祈祷
·2013年7月圣爱团契受洗圣礼
·为圣经能在中国公开出版出售而祈祷
·鞠鸿怡姊妹7月13日受洗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徐永海:就监视居住给中级法院的信

       就监视居住给中级法院的信
     
   杭州市中级人民法院有关负责人
   与审判长张永纯法官、人民陪审员张宝文、华香琳:
     

     我是徐永海,贵院(2004)杭刑初字第39号刑事判决书以“为境外刺探、非法提供国家情报罪”判处我有期徒刑年、剥夺政治权利2年。刑期自2003年11月9日起至2006年1月30日止。其中我被监视居住的2个月22天没有算入刑期。现就此事写信给你们,我要求将监视居住的2个月22天算入刑期。
     
     2003年11月9日我被刑事拘留,2004年3月2日检察院向贵院提起公诉,2004年3月16日贵院以涉及国家秘密不公开开庭审理了本案。2004年8月6日贵院公开开庭宣判。
   从贵院接到公诉到宣判,时间是过了5个月4天,请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允许这样吗?不允许。不得已,贵院于5月14日至8月6日监视居住我我们。我被监视居住在一个旅店的一间客房里。每班2名警务人员昼夜不眠地监视我,期间我未曾与家人见面、通信、通话。此条件与看守所差不多,我先后写了3封信给贵院,要求回看守所。
     
     从第一次开庭到第二次开庭,时间是过了4个月22天,为什么这么长的时间?我认为,因为我们没有罪,将没有罪判为有罪太难为贵院了。
     
     我们是揭露个别公安人员刑讯逼供,是应该受到国家鼓励的,我们将一次公开开庭的过程记录下来并发表也没有过错。这些行为被认为是危害了国家利益,是向境外提供情报,我永远不服。
     
     公安人员到国家保密局对我们的行为做鉴定,也难为了国家保密局,国家保密局没有出具正式的鉴定报告书,只出具了一封没有人签名、没有人为此负责的复函。“复函”是起诉书上的原话。将这样的复函代替鉴定报告书来判决我们,是违刑事诉讼法的。
     
     今去信不为判决的事,只为监视居住未算入刑期的事,我认为监视居住应算入刑期,希望贵院予以更正过来。贵院不会因为我们不服 判决,就故意难为我们,不予更正吧?
     
     行政警告都会给一个书面的东西,并告之你可以为此复议、行政诉讼。2个月22天的监视居住不是一个短日子也是一种强制措施,应该比行政警告要重的多。如不算入刑期,是否也应该给我们一个书面的东西,告之我们为什么受到监视居住,并告之我们复议、行政诉讼的权利。难道法院就有1权利剥夺我们的这些权利,并使我们上告无门吗?
     
     此致
     
     徐永海
     
     2004年10月23日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