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家庭教会
[主页]->[宗教信仰]->[家庭教会]->[徐永海:监视居住未抵刑期法官业务不精]
家庭教会
·陕西访民康素萍被困地下室发出求救信息
·SOS:西安访民康素萍在北京的求救信
·北京“爱契”家庭教会遭骚扰 “圣爱团契”遭取缔长老致函两会
·陕西西安康素萍在京被截纪
·陕西西安康素萍在京被截纪
·恐怖维稳,康素萍连续遭房东驱赶
·徐永海:因教案才出监不久的王春艳被强行带走
·徐永海:因教案才出监不久的王春艳被强行带走
·徐永海:才出狱的教案蒙难者在两会期间多遭软禁
·出狱后的教案蒙难者居小玲仍被限制人身自由
·出狱后的教案蒙难者居小玲仍被限制人身自由
·教案蒙难者王春艳从北京被押回大连坚持维权
·教案蒙难者于艳华出狱后又被治拘加软禁20天
·基督徒于艳华遭受警方重复处罚
·徐永海:一些出狱的教案蒙难者依旧在苦难中
·北京家庭教会带领人徐永海 确定遭刑事拘留
·涉通州教案 张海彦精神病医院获释
·声援许志永刑拘加精神病院,张海彦获释后感谢党的培养
·辽宁张海彦参加“圣爱团契”学圣经被刑拘再送精神病院(图)
·辽宁张海彦参加“圣爱团契”学圣经被刑拘再送精神病院(图)
·辽宁张海彦参加“圣爱团契”学圣经被刑拘再送精神病院
·维权人士赵广军、王素娥从丰台看守所获释 
·徐永海:教案蒙难者为依旧在患难中的肢体祈祷
·教案蒙难者4月11日的一次聚会
·教案蒙难者徐永海的释放证
·教案蒙难者王春艳释放证
·教案蒙难者居小玲释放证
·教案蒙难者王素娥释放证
·教案蒙难者徐彩虹释放证
·教案蒙难者吕动力释放证
·教案蒙难者张海彦释放证
·教案蒙难者张海彦释放证
·教案蒙难者王素娥取保候审决定书
·教案蒙难者于艳华释放证
·教案间接死亡者王亚新照片1
·教案间接死亡者王亚新照片2
·教案间接死亡者王亚新照片3
·教案蒙难者杨秋雨释放证
·教案蒙难者王春艳的妹妹被刑事拘留(照片1)
·教案蒙难者王春艳的妹妹被刑事拘留(照片2)
·教案蒙难者王春艳的妹妹被刑事拘留(照片3)
·教案蒙难者4月11日的一次聚会
·2014北京(通州梨园)圣爱团契教案照片1
·2014北京通州梨园圣爱团契教案照片2
·2014北京通州梨园圣爱团契教案照片2
·2014北京通州梨园圣爱团契教案照片3
·2014北京通州梨园圣爱团契教案照片4
·2014北京通州梨园圣爱团契教案照片5
·2014北京通州梨园圣爱团契教案照片6
·教案发生后圣爱团契坚持聚会并进行受洗圣礼
·北京通州梨园圣爱团契教案照片7
·北京通州梨园圣爱团契教案照片8
·北京通州梨园圣爱团契教案照片9
·北京通州梨园圣爱团契教案照片9
·辽宁上访维权人士王春梅被逮捕
·北京通州梨园圣爱团契教案照片10
·北京通州梨园圣爱团契教案照片10
·北京通州梨园圣爱团契教案照片11
·北京通州梨园圣爱团契教案照片11
·北京通州梨园圣爱团契教案照片12
·北京通州梨园圣爱团契教案照片13
·北京通州梨园圣爱团契教案照片14
·北京通州梨园圣爱团契教案照片15
·北京通州梨园圣爱团契教案照片16
·大连访民王亚新意外死亡,北京维权人士葛志慧呼吁关注
·为我们的基督信仰竭力争辩——2014-5-2圣爱团契圣经学习
·圣爱团契洗礼照片1
·圣爱团契洗礼照片2
·圣爱团契洗礼照片3
·圣爱团契洗礼照片4
·圣爱团契洗礼照片4
·圣爱团契洗礼照片5
·圣爱团契洗礼照片6
·圣爱团契洗礼照片7
·圣爱团契洗礼照片8
·圣爱团契洗礼照片9
·圣爱团契洗礼照片9
·圣爱团契洗礼照片10
·圣爱团契洗礼照片10
·圣爱团契洗礼照片11
·圣爱团契洗礼照片12
·圣爱团契洗礼照片13
·胡石根长老近一年来的施洗圣礼
·为胡石根、王春艳、张文和祈祷——2014-5-9圣爱团契圣经学习
·为胡石根、王春艳、张文和祈祷——2014-5-9圣爱团契圣经学习
·请您支持对大脑前额叶的科学研究
·胡石根长老分享圣经和祈祷的照片1
·胡石根长老分享圣经照片2
·胡石根长老分享圣经照片3
·胡石根长老分享圣经照片4
·胡石根长老分享圣经照片5
·胡石根长老分享圣经照片6
·胡石根长老分享圣经照片7
·胡石根长老分享圣经照片8
·胡石根长老分享圣经照片9
·胡石根长老分享圣经照片10
·胡石根长老分享圣经照片11
·胡石根长老分享圣经照片12
·胡石根长老分享圣经照片12
·胡石根长老分享圣经照片13
·胡石根长老分享圣经照片14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徐永海:监视居住未抵刑期法官业务不精

        监视居住未抵刑期法官业务不精
     
          徐永海
     
     2004年3月16日一审时,在法庭上,我的律师钱列阳先生也是第一次见到那个所谓的鉴定报告(保密局的复函),但钱列阳先生马上看出了问题,当时就提出了“没有鉴定人签字,没有正式鉴定书。”这一事实,这使得本案非常明显地属于证据不足,理应作出无罪判决。由于出现了这种情况,在5月14日,我们被改为监视居住,我们被监视居住在杭州东明山森林公园的一个旅店的一间客房里,一直到8月6日。

     
     2004年8月6日,对我们做了有罪判决,并且被监视居住的这2个月22天没有算入刑期。2004年10月我被押送到东郊监狱,我对杭州市检察院住监狱检察室正式提出了此事,10月23日,我刚被押送到西郊监狱后,我就此事我写信给了杭州中级法院。
     
     监狱的上级是司法厅,浙江司法厅主管下有一份杂志《律师与法制》。在我坐牢的杭州西郊监狱,每个监区都订阅这份杂志。2005年3月,我在《律师与法制》上,看到了《最高人民法院关于依法监视居住期间可否折抵刑期问题的批复》,为此,我就此事向浙江高级法院提起了申诉,可是到了出狱也一直没有答复。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