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家庭教会
[主页]->[宗教信仰]->[家庭教会]->[就宗教信仰问题致全国人大的信]
家庭教会
·请为被抓的白东平弟兄祈祷
·2010年11月圣爱团契祷告小结
祷告·中国2010年12月
·两月来众肢体不能来教会
·为近来时常失去自由的贾建英姊妹祈祷
·为胡石根高洪明严正学贾建英等肢体祈祷
·北京圣爱团契圣诞节街头传福音
·北京部分良心犯的岁末相聚
·2010年12月圣爱团契祷告小结
祷告·中国2011年1月
·为我们这个小小的家庭教会的福音工作祈祷
·为北京的民运、维权、上访等民间人士祈祷
·为一周后即将出狱的何德普祈祷
·让我们为出狱后的何德普祈祷
·我们教会的聚会被阻止请为我们祈祷
·2011年1月圣爱团契祷告小结
祷告·中国2011年2月
·狱中的胡佳我们给你拜年为你祈祷
·刚出狱的何德普又回到我们教会并做见证
·为遭软禁不能来主日敬拜的何德普祈祷
·2月20日圣爱团契众肢体被粗暴软禁
·22日圣爱团契部分肢体依旧被监视
·因两会对异议人士的软禁今天就开始了吗
·请为因两会不能来聚会的主内肢体们祈祷
·2011年2月圣爱团契祷告小结
祷告·中国2011年3月
·因两会被软禁的基督徒为秦永敏等朋友祈祷
·9级大地震应警示我们要为人类祈祷
·圣爱团契为仍未恢复自由的肢体们祈祷
·为记念主的好仆人袁相忱梁惠珍而祈祷
·追思记念中国的圣徒袁相忱梁惠珍
·2011年3月圣爱团契祷告小结
祷告·中国2011年4月
·让我们为中国祈祷
·为肢体胡石根、何德普、董继勤、倪玉兰祈祷
圣爱团契文稿
·在逼迫中恢复的一个北京团契
·北京基督教家庭教会圣爱团契文告(1)
·圣爱团契文告(2)
·圣爱团契文告(3)
·圣爱团契文稿4
·北京基督教家庭教会圣爱团契文稿(5)
·北京基督教家庭教会圣爱团契文稿6
·北京基督教家庭教会圣爱团契文稿7
·北京基督教家庭教会圣爱团契文稿8
·北京基督教家庭教会圣爱团契文稿9
·为维权自焚者王学勤祈祷
·为因两会而被限制自由的杨靖弟兄祈祷
·我一个良心释放犯基督徒要去申诉
·北京一家庭教会过圣诞
·我们必须具有信仰因为它是人的天性
·就鞍山市基督徒被警察马毅刑讯逼供一事致全国人大的一封
***
·新疆75事件后北京政治犯徐永海的公开信
·北京一政治犯的六封求助信与一本书
·揭开宇宙终极奥秘
***
·当代中国三大教案之一鞍山教案
·当代中国三大教案之二萧山教案
·当代中国三大教案之三两山后教案
***
·让我们一起公开高声地为主传福音吧!
·自然科学与宗教信仰的和谐统一
为主坐牢
·徐永海:为主做工、为主坐牢
·徐永海:在杭州看守所里我提起上诉
·徐永海:上诉书
·徐永海:在监狱里我提起申诉
·徐永海:申诉书
·徐永海:监视居住未抵刑期法官业务不精
·徐永海:就监视居住给中级法院的信
·徐永海:就监视居住给高级法院的申诉书
·徐永海:到全国最高法院上访记
·徐永海:申诉一年多未给答复就此事致最高法院的上访信
·2004年中国三基督徒被判刑之起诉书
·2004三基督徒被判刑之判决书
·2004三基督徒被判刑之裁定书
·因鞍山萧山两大教案我们被判刑坐牢
袁相忱
·中国家庭教会的发起人袁相忱牧师
·袁相忱老仆人的生命见证——你要誓死忠心
·家庭基督教徒袁福生
·主为我死,我为主活
·劳苦的人,在天国里安息
谢模善
·徐永海与谢模善牧师合影
·谢模善牧师:活为主活,死为主死
·追思主的好仆人谢模善牧师
·追思主的好仆人谢模善牧师
杨毓东
·杨毓东牧师回忆录
见证
·我们的家庭教会
·中国家庭教会杰出的传道人蔡卓华弟兄
·为主坐牢者的母亲李明芝
·一个基督教家庭教会的普通老基督徒:
·我的宗教维权经历
·维护宗教信仰权利是基督徒的本分
·维护老百姓的权益是基督徒的好行为
·弟兄姊妹的爱使狱中的我充满信心
·徐永海:我被带到派出所是要对我说在“中非论坛”期间不能离开家门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就宗教信仰问题致全国人大的信

        “揭示宇宙最终奥秘,普及人类终极信仰”
           为此致全国人大何鲁丽副委员长的一封信
     
               徐永海
     

   尊敬的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何鲁丽副委员长
   尊敬的中国国民党革命委员会何鲁丽主席
   尊敬的我曾经的儿科学教师何鲁丽老师
     
     我叫徐永海,曾是您的一个学生。1979年我考入北京医学院医学系。北京医学院,1952年前为北京大学医学院,1952年后独立建院为北京医学院,1985年5月更名为北京医科大学,2000年并入北京大学为北京大学医学部。
     
     1982年大学4年级第一学期,课程中有一门是儿科学,那时您是我们的儿科学老师。那时您对我们说,您也是我们的校友,您是1952年在考入当时的北京大学,1957年毕业于当时的北京医学院。
     
     那时我还听别人说,您是一个基督徒。您是我见过的第一个基督徒,通过您,我认识到基督徒是真正有爱心的人。1989年2月,我路过西四丁字街,我第一次知道这里还有一个教堂,我走了进去,以后我也信主成为了基督徒。
     
     中国是一个以无神论为主流思想的国家,无神论认为,包括基督教在内,所有的宗教信仰都是愚昧的、无知的、迷信的、不科学的。由于这个原因,在我们中国出现过一些基督徒宗教信仰权益受侵害的事情。
     
     2001年,中国东北辽宁鞍山市的一些主内弟兄姊妹托人找到我,诉说了他们被刑讯逼供的事情。为此我给您写了一封信《就鞍山市基督徒被警察马毅刑讯逼供一事致全国人大的一封信》,希望您能为受冤屈的弟兄姊妹主持公道。我还将一个基督徒写的《我所了解的辽宁省鞍山市李宝芝“邪教”一案的事实与经过》通过电子邮件发给了一些主内弟兄姊妹,后来此文被发表在美国的华人基督教会杂志《生命季刊》上。
     
     因为这件事,在2003年11月我被抓,后判有期徒刑2年,罪名是“为境外刺探、非法提供国家情报罪”。根据国家的各种法律规定,一个“东西”是否为情报,需要经过专门人员鉴定,并且鉴定人一定要在鉴定书上签字或盖章。可以在我案件中,没有正式的鉴定书,只有一个“公函”,上面没有鉴定人签字和盖章。这个“公函”最多只能证明可能是“情报”,翻译成文言文就是“莫须有”。我们的案件是岳飞“莫须有”一案的当代版,都是发生在杭州西湖的边上。
     
     被判刑坐牢后,2005年初我就向最高法院提起申诉。按照法律规定,对于申诉最迟在6个月内给予答复,但都快2年了,一直没有给我答复。但是我今天写信给您并不是为了这件事。
     
     2003年11月到2006年1月,我一直被关押在杭州。监牢的日子是痛苦的,但是我坚信冤假错案是一定会平反的。我没有悲观、失望,而是利用监牢这种“最好的环境”,坚持进行我的科研工作。在没有纸、没有笔、没有参考书的情况下,在脑子里写,脑子里记,我写了9万多字的书,出狱后整理为《揭示宇宙最终奥秘》。
     
     宇宙是从起始点中诞生的,宇宙时间仅仅是个过程,从宇宙起始点中诞生出来的只有宇宙空间和物质,宇宙空间与物质世界应该具有相同的特点,宇宙空间与物质世界应该是由相同的“东西”构成的。通过探讨宇宙空间的特点的,我提出了一些新的科学理论。
     
     在这理论中,我提出了:一个质量(万有引力)与体积(空间)的物理学模式;一个夸克与粒子的物理学模式,其中还提出了一个在粒子上的周期表,类似于门捷列夫在元素上的周期表;一个万有引力、电力、弱力、强力的统一理论模式,爱因斯坦后半生都在致力于这方面的研究工作,但是没有提出相应的理论;一个原子核、原子、分子、物体的构成模式;一个能量与固态、液态、气态、化学反应的物理学模式;一个原子核变化模式;一个宇宙演化模式。在这些方面,其中任何一个突破,都会获得科学最高奖,现通过《揭示宇宙最终奥秘》汇报给您。
     
     在《揭示宇宙最终奥秘》中我还谈到了“宇宙是从零点虚空中诞生的,宇宙本身是零点虚空的;宇宙一定是上帝创造的,宇宙的一切都在上帝的掌管之中。”当今的中国还是一个以唯物主义为主流思想的国家,其实唯物主义的核心是科学,是实事求是。随着揭示宇宙最终奥秘,唯物主义者也必然会尊重科学、尊重事实、接受上帝。
     
     人们相信有上帝、天堂、地狱、审判,人们就不会肆无忌惮地去干坏事,人们就会心甘情愿地去干好事。人们接受了耶稣基督,具有了信仰,人们就会效法耶稣基督,去行公义、慈爱的事情。这时人与人之间、人与自然之间就会和谐相处,这时就可以建立一个真正的和谐社会。这是人类的终极信仰,我们应该普及这样的终极信仰。
     
     在科学进步上,作为中国人,我们也应该为人类作出应有的贡献。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中华人民共和国科学技术进步法》、《中华人民共和国科学技术普及法》等法律,我希望能得到国家有关部门的鼓励、支持、帮助。我作为您的学生,我希望能得到老师您的鼓励、支持、帮助。在中国的基督徒当中,您是社会职位最高的,作为主内的弟兄姊妹,我更希望得到的您的鼓励、支持、帮助,为此今日写信给您,并寄去《揭示宇宙最终奥秘》一文。
     
     出狱后,我失去了原有的医生工作,也失去了收入,大学的同班同学给了我一些无私的帮助。如同班同学刘明,他现在在一家美国医院里当医生,他和另一个大学同班同学协和医院的戈峰合写了一本胸外科的书在国内出版,刘明将1千美圆的稿费全部给了我。还有大学同班同学郑钦华,现在在法国,您母亲的祖国,他给了我3百欧元。刘明不知您还有无印象,但郑钦华您应该有印象的,他是从台湾来的。其他朋友、弟兄姊妹也给了我一些帮助,正是借着这些帮助,使我勉强度过了出狱后的这段时间。使我能够完成《揭示宇宙最终奥秘》第一部分、第二部分的整理工作。这些同学、朋友、弟兄姊妹对我的帮助,我永远不会忘记。
     
     在牢里,由于各种原因,我患了疝气,并且越来越重,现在不能长时间走路。出狱后,我到北京积水潭医院看病,正好遇到大学同班同学赵景明,他现在是积水潭医院的外科主任,他建议我住院手术。赵景明和积水潭医院住院处曾几次来电话给我,说已为我安排好了床位,可是由于我失去工作,失去收入,没有富裕的钱来做手术,我不得不推脱说,以后再做手术。
     
     1979年我考入北京医学院,当时有一个口号是“为人民行医50年”,我是花着人民的助学金上的大学。我一直坚守这个誓言,为人民行医,为中国人民行医。现在我失去了医生这个职业,不能再行医了,我很痛苦。同时还失去了工作,失去了收入,现在同学、朋友、弟兄姊妹给的帮助也快用完了,又找不到工作,我生活即将陷入困境,目前我已经没有能力在进行《揭示宇宙最终奥秘》的后5部分的整理的工作了,为此写信给您。我现在也确实需要得到老师的鼓励、支持、帮助。
     
     此致
     
     您的学生徐永海
     
     2006年12月1日
     
     徐永海,北京市西城区德胜门外新风南里10号楼6门501室,邮政编码:100088,电话:86-10-82082198,电子邮件:[email protected]
     
     
     
               揭示宇宙最终奥秘
     
                 徐永海
     
        前言  我们人类终于走到了揭示宇宙最终奥秘的时刻
     
   一、关于终极问题
     
     从我们人类出现那一天开始,我们人类就开始研究探讨这些问题:宇宙是否有个起始点,是否有个结束点。整个宇宙空间是有限的,还是无限的;如果是有限的,那么宇宙空间的边在那里,边是什么样子。宇宙有无最小单位,最小单位是什么样子,这些问题都是终极问题。
     
     近百年,随着现代科学的发展,一些终极问题已经解决了,另一些终极问题正在解决。如目前我们人类已经知道,宇宙是有起始点的,宇宙是有年龄的,目前宇宙的年龄是100多亿岁。宇宙空间也是有限的,面前宇宙空间的大小是100多亿光年(距离)。
     
     有一些唯物论者认为,宇宙是没有起始点的,也是没有结束点的,宇宙时间是无限长的,宇宙空间是无限大的,物质世界是无限可分的,永远不会有最小单位。几天前在网上,看见一个这样的观点:“太阳周围旋转着很多行星,如地球;在地球上具有很多生命,如我们人类;相对于我们人类来说,地球是个庞然大物。同样的道理,在原子核周围环绕着很多电子;在某个电子上,也具有着很多生命;对这些生命来说,这个电子也是个庞然大物,如同我们看地球”这种观点就是物质世界无限可分的论点,同时也是一种不可知论,认为我们人类永远不可能知道物质世界到底是由什么构成的。   
     以前我们人类缺乏科学知识,人们不得不单单地用理性思考来解释宇宙。人与人之间,理性思考会有所不同,对宇宙的解释也会有所不同。在人类很长一段历史时期,出现了各种各样的哲学观点,其中也包括这些唯物论的观点、不可知论的观点等。可是随着科学的发展,一些终极问题已经解决了,另一些终极问题正在解决。如果我们今天还学习什么“宇宙时间、空间是无限的,物质世界是无限可分的”,就是误自误人了。
     
   二、我们人类终于走到了揭示宇宙最终奥秘的时刻
     
     从我们人类出现那一天开始,我们人类就有了一个梦想,彻底地了解宇宙的一切奥秘,尤其是要了解宇宙的最终奥秘——宇宙是由什么构成的(物质世界的最小单位是什么),是如何构成的,是如何演化的?在我们人类历史上,有很多很多伟大的科学家,为了这一梦想,他们付出了自己一生的心血,有的科学家还为此付出了鲜血与生命。
     
     今天,在我们人类走过了漫长的历史岁月后,我们人类终于知道了很多、很多宇宙的奥秘,尤其是知道了很多微观世界的奥秘,我们知道了分子、原子、粒子、夸克等。对于物质世界的最小单位是什么等等这些问题,目前科学正在研究之中。为了研究它,我们人类已经付出了很多人力、物力、财力,其中所花费的金钱是巨大的,如一个大型对撞机可能就要花去几十亿、几百亿美元。
     
     目前我们可以说,我们人类终于走到了揭示宇宙最终奥秘的时刻。只要我们人类揭示时间、空间、粒子、夸克、万有引力、电力、磁力、弱力、强力、能量的本来面目,我们就可以知道宇宙到底是由什么构成的(物质世界的最小单位是什么),是如何构成的,是如何演化的;我们就可以揭示宇宙的最终奥秘。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