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家庭教会
[主页]->[宗教信仰]->[家庭教会]->[徐永海:我被带到派出所是要对我说在“中非论坛”期间不能离开家门]
家庭教会
·世界大结局与撒旦魔鬼的末日
·基督再来与世界末日
·以色列与阿拉伯
·论守主日与守安息日问题
·李克牧师:就缸瓦市教堂致信政府各级宗教事务领导同
·基督徒不可以诉讼告状吗
·缸瓦市教会事件的真相——对杨毓东牧师回忆录的思考
·就十字架被强拆92岁老牧师的紧急呼吁
·圣经为什么不能出版
·朋友!您了解基督教吗
·爱恨之奥秘
·为真道打那美好的仗
·重建圣殿——“这殿的荣耀必大过先前的荣耀”
·纪念“十九号文件”30周年
·清查三自教会财务回报情况
·落花有意流水無情:我所知道的父亲吴耀宗
·偶像算不得什么
·认真贯彻宗教政策 加强教会自身建设
****************
·为失联的胡石根长老祈祷1
·为失联的胡石根长老祈祷2
·为失联的胡石根长老祈祷3
·为失联的胡石根长老祈祷4
·为失联的胡石根长老祈祷5
·为失联的胡石根长老祈祷6
·为失联的胡石根长老祈祷7
·为失联的胡石根长老祈祷8
·为失联的胡石根长老祈祷9
·为失联的胡石根长老祈祷10
·为失联的胡石根长老祈祷10
·为失联的胡石根长老祈祷11
·为失联的胡石根长老祈祷12
·为失联的胡石根长老祈祷13
·为失联的胡石根长老祈祷14
·为失联的胡石根长老祈祷15
·为失联的胡石根长老祈祷16
·为失联的胡石根长老祈祷17
·为失联的胡石根长老祈祷18
·为失联的胡石根长老祈祷19
·为失联的胡石根长老祈祷20
·为失联的胡石根长老祈祷21
·为失联的胡石根长老祈祷22
·为失联的胡石根长老祈祷23
·为失联的胡石根长老祈祷24
·为失联的胡石根长老祈祷25
·为失联的胡石根长老祈祷26
·为失联的胡石根长老祈祷27
·人权日看望刚恢复自由的张文和
·为失联的胡石根长老祈祷28
·为失联的胡石根长老祈祷29
·为失联的胡石根长老祈祷30
·为失联的胡石根长老祈祷31
·为失联的胡石根长老祈祷31
·为失联的胡石根长老祈祷31
·为失联的胡石根长老祈祷32
·为失联的胡石根长老祈祷33
·为失联的胡石根长老祈祷34
·为失联的胡石根长老祈祷35
·为失联的胡石根长老祈祷36
·为失联的胡石根长老祈祷37
·为失联的胡石根长老祈祷38
·为失联的胡石根长老祈祷39
·为失联的胡石根长老祈祷40
·为失联的胡石根长老祈祷40
·为失联的胡石根长老祈祷42
·为失联的胡石根长老祈祷43
·为失联的胡石根长老祈祷44
·请为被抓的王素娥李美青祈祷1
·为失联的胡石根长老祈祷45
·请为被抓的王素娥李美青祈祷2
·请为失联的老木刘永平祈祷1
·为失联的胡石根长老祈祷46
·为失联的胡石根长老祈祷47
·请为被抓的王素娥李美青祈祷3
·请为失联的老木刘永平祈祷2
·为失联的胡石根长老祈祷48
·请为被抓的王素娥祈祷4
·请为失联的老木刘永平祈祷3
·为失联的胡石根长老祈祷49
·为失联的胡石根长老祈祷50
·请为被抓的王素娥祈祷5
·请为失联的老木刘永平祈祷4
·为失联的胡石根长老祈祷51
·请为被抓的王素娥祈祷6
·请为失联的老木刘永平祈祷5
·请为被抓的王素娥祈祷8
·为失联的胡石根长老祈祷52
·请为被抓的王素娥祈祷9
·请为失联的老木刘永平祈祷6
·为失联的胡石根长老祈祷53
·请为被抓的王素娥祈祷10
·请为被抓的王素娥祈祷10
·中国基督教家庭教会三大神学特点
·北京基督徒良心犯徐永海求助各位肢体朋友
·基督徒徐永海就信仰与科研的求助信
·基督教家庭教会圣爱团契文告(1)
·基督教家庭教会圣爱团契文告(1)
·圣爱团契文稿(2)
·圣爱团契文稿(3)
·圣爱团契文稿4
·圣爱团契文稿(5)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徐永海:我被带到派出所是要对我说在“中非论坛”期间不能离开家门

      我被带到派出所是要对我说在“中非论坛”期间不能离开家门
     
             徐永海
     
     警察要把我带到派出所,我不知道将面临着什么,为此写了《一会儿我将要被警察带到派出所,紧急给朋友和弟兄姊妹的一封信》发给了一些朋友和弟兄姊妹,使得很多弟兄姊妹对我十分地牵挂,在这里谢谢大家,谢谢朋友们和弟兄姊妹们对我的关心和牵挂。

     
     事情是这样的,之前警察打电话给我,对我说,不许出门,在家等着他们,9点半他们将把我带到派出所。我几次追问他们是为什么事情,他们一直就是不告诉我,只说是公事。我不知道去派出所将面临着什么,
     
     几天前,警察曾找过我,不是在派出所,而是在餐厅。曾对我说过,“中非论坛”马上要在北京召开,这些日子少出门,少写点东西。我当时已经答应他们了。“中非论坛”是国家召开的一次国际会议,这个会议应该与“宗教信仰”没有关系,与“人权”也没有关系。不论是对中国,还是对非洲国家都是有益处的。我希望这个会议开好,为了开好,我可以少出门,少写东西。
     
     是不是因为“中非会议”要把我带到派出所去,我想应该不会。一是几天前刚刚找过我,我已经答应了。二是以前在“两会”前、“五一”前、“六四”前,“六中全会”前都没有出现过这种情况,都没有把特意我带到派出所去。只是会来我家,或着在外边说说,对我说这几天不要出门了,如果出门提前说一声,他们会带我去。“十一”前警察是带我去过一次派出所,但也不是专门为“十一”的事。那次他们说,我出狱后一直没有正式地找过我,这次正式找一次,好有个正式的工作记录。
     
     还有第三,最主要的,他们应该知道我的为人,自我出狱后,有关部门就在我家院门口外盖了一间房子,有社区保安在这里值班,这些社区保安都是下岗职工,一个月工资5百多块钱。在这些“敏感”日子,如果我出去,这些保安没有看见,或者没有拦住,人家就要失去这份工资。他们都是50来岁,正是上有老、下有小的时候。都是老实人,没有什么其他特殊的技术,所以才会下岗,所以才干这工资不多的工作,我不会难为这些保安的。我多次说过,我不会为难这些保安,几天不出门,没有什么。所以我想,如果是为了“中非论坛”的事,没有必要一定要把我带到派出所,打个电话就可以。
     
     那么是为什么呢?,我想不出来。想不出来就会瞎想,是因为高智晟律师的事情,在高智晟律师被抓前,我见过高智晟律师两次,都是在范亚峰的家庭聚会上。高律师是个很好的基督徒,在聚会时高律师跪下来祷告,为国家祷告,也为我和我妻子祷告。我见高智晟律师,是请高智晟律师做我的辩护律师,高智晟律师已经答应帮助我。我被判有期徒刑2年,完全是冤假错案,所以我要请高智晟做我的律师,帮助我申诉。
     
     如果不是高智晟律师的事,那么是为严正学的事。从网上知道,严正学被抓了,严正学是我多年的朋友。2000年到2003年,我家办基督教家庭教会时,他就时常来参加我们的家庭聚会。他家住回龙观,离北京城里比较远,有一次来早了,怕影响我们的休息,自己一个人到离我家不远鲁迅博物馆参观。在背包里,他背了一个西瓜,要给聚会时的弟兄姊妹吃。结果博物馆的人,以为他背着炸弹,要查他,他感到很荒唐,结果人家把他打了一顿。他与人家打了一场官司,使他的“百场诉讼”行为艺术中又增加了一个。
     
     如果是这些事,我真的很害怕,不知道那句话没有说好,某些话就可能成了别人的伪证,就有可能会害了朋友,就会出现冤假错案。这些年来,这样的教训太多了。只能是一句话不说,不会害别人,但也早回来不了。
     
     那么如果不是高智晟的事,不是严正学的事,那么就是教会的事,但是教会能有什么事呢?一路上,我都在瞎想。到了派出所,刚下车,还没有进到门口,一个警察指着我,对带我来的警察说,先带他到会议室,然后你和兰州来的人见个面。我一听给我吓了一跳。怎么还有兰州的事,兰州还来人了。兰州我不认识什么人呢?莫非几个月前我参加其他的基督教家庭聚会时,他们那里有几个外地的弟兄,我和他们交谈的很好,彼此还相互留了电话。莫非他们是兰州人,或者他们在兰州出了事,是不是那里的弟兄姊妹又被抓了,又有基督徒宗教信仰权益受侵害的事。
     
     到了楼上,见到了分局的警察,我对他说,你找我到底是为什么事,他对我说,就是为了“中非论坛”,从10月27日到11月7日,不能出家门,如果出家门,提前打招呼。我又问,没有别的事情了,他说没有别的事情。我说以前这种事都是打电话,或者你到我家来,或着到餐厅你请我吃饭,为什么一定要这样。他说这不是他的意思,我无话可说。
     
     这是一场虚惊,因为这不是为了高智晟律师的事,也不是为了严正学的事,我不必怕说错话,一不小心害了自己的朋友。也不会为一句话不说,而与警察对峙,比谁的心理素质更高。但这也不是一场虚惊,因为这样的事情,不害怕再发生。
     
     自我写了《一会儿我将要被警察带到派出所,紧急给朋友和弟兄姊妹的一封信》发给一些朋友、弟兄姊妹后,一些朋友给我打来电话,如胡佳、高峰,还有纽约的李金花姊妹,我非常感谢你们。在这里我感谢所有为我牵挂的朋友们和弟兄姊妹,谢谢你们。
     
     10月27日到11月7日不能出家门,其中有2个礼拜天不能去参加基督教家庭教会,不能去讲道,我只好把我要讲的内容发给大家了。
     
     徐永海
     
     2006年10月26日
     
     
     
             在宇宙被创造问题上建立科学的神学理论
             ——为主坐牢两次的徐永海弟兄所提出的一个倡议
     
                徐永海
     
     
     弟兄姊妹们,主内平安,我先介绍一下我自己。
     
     2003年,为主的缘故,我被判有期徒刑2年,另外还被监视居住2个月22天,剥夺政治权利2年,今年1月30日才出狱,目前还处于剥夺政治权利期间。
     
     我1960年出生在北京,1984年毕业于北京医学院(现北京大学医学部),1989年2月信主,12月受洗。1990年后,我在北京袁相忱牧师的家庭教会聚会,后来在袁相忱牧师带领下,先后在刘凤钢家、武人刚家、勾庆惠家聚会。90年代初,我接触到了一些民运人士,如徐文立、王丹、刘念春、江棋生、李海、沙裕光等,我也开始向他们传福音,请他们参加我们的家庭教会。
     
     90年代初家庭教会还不是很多,把我们家庭教会的情况写成文章告诉给其他的主内弟兄姊妹,引导其他的弟兄姊妹也在自己的家中办家庭教会,就是一件非常有意义的事情,为此在1994年我们写了《北京基督教圣爱团契》一文。1995年5月25日,因为书写《北京基督教圣爱团契》这篇文章,我被劳动教养2年、刘凤钢弟兄2年、高峰弟兄2年半。这是第一次为主坐牢。
     
     在这2年中,我一直被关在一间6平方米的小牢房中,在牢房门的下方有个洞,吃的饭、喝的水都是从这个洞递进来。地板下有个便池,大小便都在这里。这里冬天没有暖气很冷,夏天通风不好很热。每隔半个月、1个月、2个月才能离开牢房到外边晒十多分钟的太阳。在这2年中,不许与家人见面、通信、通电话。
     
     1997年我被释放后,继续为主做工,先在王美如家带领家庭聚会,2000年后我在自己的家中带领聚会。同时继续向民运人士传福音,很多民运人士参加过我们的家庭聚会,其中王美如、刘凤钢、刘焕文、高峰、华惠奇等都是信主多年的基督徒。其中储海蓝、任畹町、金艳明、韩罡、高玉祥、钱玉民、杨靖等在此期间受洗。还有何德普、高洪明、查建国、彭明、扬子立、王志新、沙裕光、侯杰、朱锐、张纯珠、李阳、严正学、关增礼等也时常参加我们的聚会。
     
     2000年中国东北辽宁鞍山,李宝芝等主内弟兄姊妹定期在一起聚会,当地公安人员对他们刑讯逼供、暴力取证,李宝芝姊妹被劳动教养2年,孙德祥弟兄、侯荣山弟兄被劳动教养1年,一些弟兄姊妹被罚款。2001年10月这个教会的弟兄姊妹特意来北京找我,希望我帮助他们,并参加李宝芝姊妹的公开开庭。我因工作忙,我请刘凤钢弟兄代替我去,我给了刘凤钢1千元钱。刘凤钢回来后,将开庭的过程、弟兄姊妹的证言证词写成了文章《我所了解的辽宁省鞍山市李宝芝“邪教”一案的事实与经过》。我将此文修改后通过电子邮件发给了一些主内弟兄姊妹,后来此文被发表在美国的华人基督教会杂志《生命季刊》上。
     
     2003年的夏天,刘凤钢弟兄对我说,他受美国傅希秋弟兄的委托去了一次浙江。并告诉我说,那里的一些家庭教会的教堂被炸、被拆毁,他要帮助那里的弟兄姊妹。他将他写的文章《我所了解的浙江主内弟兄姊妹被逼迫的情况》给我看,我给做了修改,张胜其弟兄将此文发给了美国的傅希秋弟兄。
     
     2003年10月刘凤钢弟兄被抓,11月我和张胜其弟兄被抓。因为《我所了解的辽宁省鞍山市李宝芝“邪教”一案的事实与经过》、《我所了解的浙江主内弟兄姊妹被逼迫的情况》和另一篇文章《在北京远郊的山区传福音被警察盘查的经过》,我们被判有期徒刑,刘凤钢3年,我2年,张胜其弟兄1年。罪名是“为境外刺探、非法提供国家情报罪”。
     
     在狱中,我们都经历了很多苦难,如押送我从北京到浙江的路程中,在火车上,我的双手一直被铐在桌子的腿上,是坐不得、站不得、躺不得,只能窝在那里,这样过了近20个小时。到了浙江省杭州市萧山看守所后,开始一星期,每天只让我睡1、2个小时,有时一点不让我睡,分三班地审我。由于长时间不让我睡觉,我都出现过幻觉。有时困得实在不行,坐着、坐着就要睡着,这时就要被打。
     
     我们为主坐牢,为主受苦,弟兄姊妹没有忘记我们,很多弟兄姊妹为我们祷告。监狱所在地浙江的弟兄姊妹给我们送来衣物。我们没有犯罪,我们是冤假错案,一些弟兄姊妹为我们呼吁,我们还被写在美国国务院的《2003年度各国人权报告》上。
     
     2006年1月30日我出狱,现在继续为主做工,参加、带领家庭聚会。我还十分高兴地看到,这些年来很多民运朋友信主成为基督徒,并且积极地为主传福音,如赵昕、陈天石、齐志勇等。
     
   二、当今社会所面对的问题
     
     “上帝在六个24小时的日子内创造万物,地球的年龄约一万多年。”传统的神学理论一直这样认识宇宙。随着科学的发展,尤其是近代的物理学、天文学、地质学等科学的发展,没有在天上发现天堂,没有在地下发现地狱,也没有发现宇宙、地球是在几天内被创造出来的。面对这些,不论是在东方,还是在西方,很多人不再相信有神。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