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家庭教会
[主页]->[宗教信仰]->[家庭教会]->[我们的家庭教会]
家庭教会
·2011年1月圣爱团契祷告小结
祷告·中国2011年2月
·狱中的胡佳我们给你拜年为你祈祷
·刚出狱的何德普又回到我们教会并做见证
·为遭软禁不能来主日敬拜的何德普祈祷
·2月20日圣爱团契众肢体被粗暴软禁
·22日圣爱团契部分肢体依旧被监视
·因两会对异议人士的软禁今天就开始了吗
·请为因两会不能来聚会的主内肢体们祈祷
·2011年2月圣爱团契祷告小结
祷告·中国2011年3月
·因两会被软禁的基督徒为秦永敏等朋友祈祷
·9级大地震应警示我们要为人类祈祷
·圣爱团契为仍未恢复自由的肢体们祈祷
·为记念主的好仆人袁相忱梁惠珍而祈祷
·追思记念中国的圣徒袁相忱梁惠珍
·2011年3月圣爱团契祷告小结
祷告·中国2011年4月
·让我们为中国祈祷
·为肢体胡石根、何德普、董继勤、倪玉兰祈祷
圣爱团契文稿
·在逼迫中恢复的一个北京团契
·北京基督教家庭教会圣爱团契文告(1)
·圣爱团契文告(2)
·圣爱团契文告(3)
·圣爱团契文稿4
·北京基督教家庭教会圣爱团契文稿(5)
·北京基督教家庭教会圣爱团契文稿6
·北京基督教家庭教会圣爱团契文稿7
·北京基督教家庭教会圣爱团契文稿8
·北京基督教家庭教会圣爱团契文稿9
·为维权自焚者王学勤祈祷
·为因两会而被限制自由的杨靖弟兄祈祷
·我一个良心释放犯基督徒要去申诉
·北京一家庭教会过圣诞
·我们必须具有信仰因为它是人的天性
·就鞍山市基督徒被警察马毅刑讯逼供一事致全国人大的一封
***
·新疆75事件后北京政治犯徐永海的公开信
·北京一政治犯的六封求助信与一本书
·揭开宇宙终极奥秘
***
·当代中国三大教案之一鞍山教案
·当代中国三大教案之二萧山教案
·当代中国三大教案之三两山后教案
***
·让我们一起公开高声地为主传福音吧!
·自然科学与宗教信仰的和谐统一
为主坐牢
·徐永海:为主做工、为主坐牢
·徐永海:在杭州看守所里我提起上诉
·徐永海:上诉书
·徐永海:在监狱里我提起申诉
·徐永海:申诉书
·徐永海:监视居住未抵刑期法官业务不精
·徐永海:就监视居住给中级法院的信
·徐永海:就监视居住给高级法院的申诉书
·徐永海:到全国最高法院上访记
·徐永海:申诉一年多未给答复就此事致最高法院的上访信
·2004年中国三基督徒被判刑之起诉书
·2004三基督徒被判刑之判决书
·2004三基督徒被判刑之裁定书
·因鞍山萧山两大教案我们被判刑坐牢
袁相忱
·中国家庭教会的发起人袁相忱牧师
·袁相忱老仆人的生命见证——你要誓死忠心
·家庭基督教徒袁福生
·主为我死,我为主活
·劳苦的人,在天国里安息
谢模善
·徐永海与谢模善牧师合影
·谢模善牧师:活为主活,死为主死
·追思主的好仆人谢模善牧师
·追思主的好仆人谢模善牧师
杨毓东
·杨毓东牧师回忆录
见证
·我们的家庭教会
·中国家庭教会杰出的传道人蔡卓华弟兄
·为主坐牢者的母亲李明芝
·一个基督教家庭教会的普通老基督徒:
·我的宗教维权经历
·维护宗教信仰权利是基督徒的本分
·维护老百姓的权益是基督徒的好行为
·弟兄姊妹的爱使狱中的我充满信心
·徐永海:我被带到派出所是要对我说在“中非论坛”期间不能离开家门
·为中国福音大会2006祷告
信仰与爱心
·维权人士残疾人刘安军即将出狱
·给一位老朋友的信,他曾为民运坐了9年的牢
·希望狱中的何德普弟兄能读到《圣经》
·让主的公义慈爱来充满我们曾痛苦的心灵
·我的主内弟兄华惠棋
·请求关心华惠棋一家
·求主拣选他们
·耶稣说;让受压制者得自由
证道
·我们所信的上帝是真实可信的
·人人需要信仰与真的存在上帝
·对空间膨胀理论和相对论的进一步理解——确实存在终极的上帝
·纪念马礼逊来华传道200周年“科学与上帝”研讨会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我们的家庭教会

   徐永海
   
   
    袁相忱牧师是中国家庭教会运动的发起者和领袖之一。袁相忱牧师17岁慕道,18岁悔改归主,19岁受洗,20岁上神学。1940年到1945年,他在河北山东农村传道。1946年在白塔寺附近的阜成门160号开设了福音堂,到1949年时福音堂已经有了二百多信徒,福音堂的聚会一直开办到1958年4月。
   

     1949年后,袁相忱牧师和王明道以及北京其他一些教会的带领人拒绝加入三自爱国运动组织。1958年4月19日袁相忱牧师被捕,后以反革命罪名被判无期徒刑,直至1979年12月21日获得假释回到北京家中,1989年10月获得了公民权。
   
     1989年袁相忱牧师获得完全自由后,他在阜成门内大街白塔寺的家中举办家庭聚会,人数日渐增加,成为北京最早的几个家庭教会之一,而且也是其中人数最多的。他家的家庭教会是中国真正拥有普世情怀的教会。
   
     在美国每年二月初,有一个早餐祷告会,邀请全世界各行业的基督教领袖参加。1995年美国白宫邀请袁相忱牧师参加。袁相忱谢绝了邀请,其中的一个原因是:美国方面也邀请了三自的负责人,袁相忱牧师与他们无话可说。袁相忱牧师说:“葛培理(白宫的宗教事务顾问),总希望家庭教会和三自教会和睦同处,但其实是不可能的。外国人以为我们家庭教会不与三自合作是因为心灵中的伤痛还没有被神的爱医治,其实不是,我们不与他们合作,是因为双方的道路不同,我们是基督作头,他们是政府的领导作头。”
   
     关于宗教场所办理登记的这件事,袁相忱多次说:“外国人不理解,我们为什么不登记,外国人说他们国家也是登记的,登记就合法了,他们不理解,在我们中国这个法制不健全的时期,管理是幌子,要控制才是真的。”
   
     袁相忱牧师还曾说过:“我们不登记,是因为我们不够登记的资格,按宗教活动场所登记条例的第二条和第六条规定,我们都不够条件。我们就一间小房子,这是我的住房,不是专门用礼拜堂,我们既没有规章制度,又没有经济基金,所以我们认为自己不够登记条件,所以不登记。”
   
     1990年我开始参加袁相忱牧师的家庭教会。我第一次来聚会,袁相忱牧师就先让我自己介绍一下自己,说一说自己是如何信主的,信主后有什么变化。事后知道,这是我们家庭教会的一个习惯。第一次到这里聚会,大家就都认识了我。我感到这里和三自教堂真是不同,在三自教堂,礼拜之前大家来,礼拜之后大家走,谁也不能在教堂里多呆一会。去了快一年了,没有几个弟兄姊妹认识我,我也不认识几个其他弟兄姊妹。
   
     袁相忱家只有一间房子,来这里聚会的弟兄姊妹不能很多,大家相互之间都认识。聚会前,聚会后,大家经常在一起谈一谈,彼此之间都很熟悉,都很了解,大家如同一家人,袁牧师的家庭教会就是弟兄姊妹的家。例如有一个姊妹姓史,这个姊妹家里只有她一个人。这个姊妹身体不好,做饭、洗衣服都很困难,师母梁惠珍就和几个老姊妹去她家,给她洗衣服、做饭。在病重时,袁相忱牧师这个家庭教会还出钱把这个姊妹送到医院里住院,出院后还出钱找了一个保姆照顾她。三自的教堂不是弟兄姊妹的家,礼拜时,听牧师讲道,受感动,礼拜完了各回各家。
   
     我们弟兄姊妹都是同一身体的不同肢体,我们都是一家人,我们彼此关心,彼此帮助。只有家庭教会才能使弟兄姊妹之间相互认识,相互熟悉,相互了解。只有在相互了解的基础上,才能做到彼此关心,彼此帮助。大教堂做不到这点,中国的大教堂做不到这点,外国的大教堂也做不到这点。因此说,不仅我们中国的基督徒要走家庭教会的道路,外国的基督徒也要走家庭教会的道路。据说,国外的教会也是有小组的,弟兄姊妹彼此之间也是很熟悉的,而不是象中国的三自教堂那样,如同一个电影院,相互之间不熟悉。
   
     袁相忱牧师家只有一间住房,弟兄姊妹一多,人就坐不下了。在袁相忱牧师的带领下,我们先后在刘凤钢家、武人刚家、勾庆惠家聚会。通过一个变两个,两个变四个……,我们中国的基督教家庭教会就是这些迅速发展起来的。
   
     1994年,基督徒还不多,家庭教会也不多。把我们的家庭教会的情况写成文章告诉给其他的弟兄姊妹,引导其他弟兄姊妹也在自己的家中办家庭教会,就是一件非常有意义的事情,为此,我们写了《北京基督教圣爱团契》一文。1995年,因为这篇文章,我们被劳动教养,我、刘凤钢2年,高峰2年6个月。
   
     1998年,我们均从牢里出来后,我们继续为主做工,我们先在王美如老姊妹家聚会,2000年后在我家聚会。刘凤钢弟兄还同时带领其他几个家庭聚会,有的聚会点在郊区,在山区,刘凤钢弟兄是不怕路途遥远去为主做工,为主传福音。高峰弟兄由于工作忙,又没有自己的住房,不能单独带领聚会,但是他一直在帮助我们带领家庭聚会。
   
     在中国,有一些人他们的思想还停留在文革时期,他们认为所有的宗教都是麻痹人民鸦片,出现了一些弟兄姊妹被抓、被关、被罚款的事情。为了维护我们基督徒的宗教信仰权利,我们写了《我所了解的辽宁省鞍山市李宝芝“邪教”一案的事实与经过》、《我所了解的浙江主内弟兄姊妹被逼迫的情况》、《在北京远郊的山区传福音被警察盘查的经过》三篇文章在海外发表。因此2003年10月刘凤钢被抓,11月我被住抓,后来我们被判有期徒刑,刘凤钢3年,我2年,张胜其弟兄1年。我们被抓后,高峰弟兄不得不离开自己的国家,去了澳大利亚。
   
     4个月前,我出狱了,我继续为主做工,我先参加其他的家庭聚会,为主做见证。5月21日,在经过禁食祷告后,我开始在自己的家里继续进行家庭聚会。在我出狱的前一天,在我家的楼门口外,就建了一个治安岗亭,两个摄像头对着我家的楼门口,这样我们家的家庭聚会是一个非常小型的家庭聚会,只有我、我妻子李姗娜和贾建英大姐3个人。只要有2、3个人奉主的名聚会,主就在我们中间,虽然我们的聚会人很少,但是主仍与我们同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