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家庭教会
[主页]->[宗教信仰]->[家庭教会]->[终极的科学与终极的信仰——后记]
家庭教会
·第十讲:科学面临着新的突破
********
·效法耶稣才会具有基督信仰充满爱
·《揭示宇宙最终奥秘》序言
·《揭示宇宙最终奥秘》摘要
·揭示宇宙最终奥秘 第一部分 宇宙的本来面目
·揭示宇宙最终奥秘 第二部分 空间与物质的统一理论物理
·《揭示宇宙最终奥秘》简介
·揭示宇宙最终奥秘 前言 我们人类终于走到了揭示宇宙最终奥秘的时刻
·就宗教信仰问题致全国人大的信
·揭示宇宙最终奥秘,传播人类终极信仰
·就揭示宇宙最终奥秘给科学界各位老师们的信
·宇宙与粒子统一的理论物理
·英国国教向达尔文道歉
·为新世纪的中国请全世界的弟兄姊妹为我们祷告
·十字架与新世纪的福音使命
·千年之交——中国北京“存在上帝与灵魂”科学讨论会
·高洪明:为了宗教信仰自由致两会的公开信
·我要向国家领导人传道
·在家庭教会中贾建英谈见证
·宋耀如牧师的誓言
·浙江杭州朱虞夫来到我们的家庭教会(图)
·请关心政治释放犯查建国的身体
·我们北京基督教家庭教会圣爱团契所走过的道路
·在家庭教会中的徐永海
·因“两会”我们团契的6位基督徒失去自由
·圣爱团契六基督徒今日恢复自由
·胡石根等基督徒被阻止参加教会活动
·基督徒徐永海在复活节前被软禁
·任畹町就余杰、王怡白宫骗案及危害 致布施政府、德国总理、媒体、西方各国及中国民运的声明书
·刚出狱的维权人士残疾人倪玉兰已经流落街头
·救救政治犯的孩子!
·在刘京生被捕的日子里
·为良心犯妻子贾建英祷告
·北京一教会对发起焚烧古兰经的琼斯牧师说不
·圣爱团契纪念家庭教会的先行者袁相忱(图1)
·因刘晓波获奖圣爱团契受骚扰
·焦国标:为义受逼迫的人有福了——采访中国自由民主党创始人胡石根先生
·2010年11月圣爱团契祷告小结
·北京圣爱团契圣诞节街头传福音
·2010年12月圣爱团契祷告小结
·何德普个人简历(本人所写)
何德普
·何德普个人简历(本人所写)
·何德普:八十年代初我参与竞选人民代表的简单回顾
·何德普:写给每一位关心中国政治体制改革的朋友
·何德普:民主墙精神永不倒 无私奉献的墙下人
·何德普:就全国人大常委会颁布的《村民委员会组织法修订草案》致人大法工委的公开信
·何德普:罪恶的子弹与愤怒的呐喊
·何德普:中国北京独立参选人竞选人大代表100天纪实
·何德普:关注“六、四”后的组党人士——胡石根、康玉春等人的处境
·何德普:建国先生、高洪明先生被警方从家中带走
·何德普:查建国先生,高洪明先生的组党案即将开庭
·何德普:法轮功学员也享有公民权中共不应用专政手段对待法轮功
·何德普:抗议中共当局对京津党部副主席查建国、高洪明判处重刑,强烈抗议中共对民主党人的政治迫害
·何德普:关于授予徐文立、秦永敏、王有才、查建国、高洪明优秀民主党人称号的决定
·何德普:公心至上的民主党人——查建国、高洪明兼谈民主党与共产党的主要区别
·何德普:公开感谢信
·何德普:查建国、高洪明现关押在北京第二监狱,其家属在探视上受到狱方的刁难
·何德普:《新世纪宣言》代表了民主党集体的思想
·何德普:郑重启事
·何德普:强烈抗议中共对民主党人刘世遵的政治迫害
·何德普:自由选举的旗帜在台湾上空高高飘扬——献给为推动自由选举的朋友
·何德普:中国民运道德规范约法八章
·何德普:抗议中共对民主党人何德普的政治迫害
·何德普:慰问安福兴先生
·何德普:请关心我们老百姓在拆迁中的住房问题
·何德普:中共权利机关------劳动争议仲裁委员会是个什么东西
·何德普:强烈抗议中共继续对民主党人进行政治迫害!
·何德普:强烈抗议中共继续对民主党人进行政治迫害!
·何德普:就老百姓住房困难和拆迁中的困惑一事致全国人大的一封信
·何德普:呼吁关注徐文立
·何德普:建立工资谈判制度,直接选举工会主席,就此致全国人大的一封信
·何德普等:我们郑重向你们反应一件人命关天的重大事件
·何德普:关于废除劳教制度的情况通报
·何德普:基督教的一万件衣物被中共北京警方扣押
·何德普:基督教的一万件衣物被中共北京警方扣押
·何德普:“百元捐款、人道援助”就是好!
·何德普:“百元捐款、人道援助”就是好!
·何德普:我们在春节慰问了北京的良心犯家属
·何德普:我在狱中狱
·何德普过去参加人大代表选举,现在建议讨论“百姓权益问题”
·请帮助何德普和他的家人
·为公义而坐牢的何德普弟兄
·希望何德普弟兄能在监狱里读到《圣经》,请主内弟兄姊妹为此祷告
·将坐满8年牢的政治犯何德普不应再多坐三个月牢
·将坐满8年牢的政治犯何德普不应再多坐三个月牢
·圣爱团契为狱中何德普狱外贾建英祈祷
·为良心犯妻子贾建英祷告
·旧稿:何德普已坐满8年牢却不能回家
·何德普多坐3月牢来迎接刘晓波获奖
·为近来时常失去自由的贾建英姊妹祈祷
·为即将出狱骨头最硬的何德普弟兄祈祷
·去接出狱的何德普却被警察拦阻相见
·去接出狱的何德普却被警察拦阻相见
·整个宇宙都在耶稣的手心里
北京李克牧师文章
·李克牧师:我的人生简历
·北京三自会纪实
·三自爱国运动六十年的思考
·中国近代史真相(基督教的社会作用)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终极的科学与终极的信仰——后记

            后记
           第一章 苦难
       第一节 拆迁中的野蛮现象

     1
     在人类历史上,中国是最伟大的国家。北京作为国家的首都,已经有近千年的历史了。在这近千年的历史中,历代的劳动人民用他们的智慧、血汗建造了这里的一切。建造了这里的皇宫、皇城、王府,建造了公、侯、伯、子、男等等府邸,建造了这里的胡同、四合院。
     在这近千年的历史中,有很多很多历史人物居住在这里,有很多很多历史事件发生在这里。在北京古城区的每一个古老的建筑物中可能都记录了这些。
     古老的北京古城区是全人类的文化遗产,我们每个人都应该很好地保护它。
     2
     当今的北京市区很大很大,仅就西城、东城、宣武、崇文、丰台、海淀、朝阳、石景山这8个市区来说,总面积就有1370平方公里。北京古城区内的居住区只有40平方公里,它只占市区的三十分之一。
     由于历史原因,很多普通的老百姓居住在原来的王府里,居住在原来的公、侯、伯、子、男等等府邸里。其中很多老百姓为国家工作了几十年,可是在他们的工资中不包括住房的金额,而国家多年来也没有分配给他们住房,他们的住房很困难。
     目前国家富裕了,理应改善老百姓的居住环境。在北京古城区外、靠近古城区地方建造一些高高的大楼,老百姓搬到这些楼房里去。这样,一方面解决了老百姓的住房困难,另一方面也解决了北京古城区的保护问题,如果用这些保护下来的王府,保护下来的公、侯、伯、子、男等等府邸,保护下来的胡同、四合院来办旅游等,这样还解决北京老百姓的就业问题。
     3
     大面积的拆毁这些胡同、四合院,在上面建造一些高高的大楼,将这些大楼卖给有钱人,这样就可以发大财。在北京古城区搞房地产开发的很多都是大奸商,他们拆毁了很多很多的胡同、四合院,现在剩下的已经不多了。
     把老百姓住的房子买下来,拆毁,盖上高高的大楼,再卖出去发财。如果用合理的价格买下来,也能发财;如果用不合理的价格买下来,就可以发更大的财,在这些开发商中有一些就是大流氓,为了发大财,他们采用了各种手段。
     把老百姓住的房子买下来,可是他们给的钱很少,老百姓不愿意卖,不愿意搬,就出动警察强行将你搬走,这样就可以逼得你不得不搬。在这些开发商的后面,还有一些大贪官在帮助他们。
       第二节 我一家在拆迁中所经历的痛苦
     1
     我的父亲、母亲,他们的祖祖辈辈都是农民。为了生活,在旧社会,我的父亲、母亲来到北京。他们没有文化,我的父亲只能靠蹬三轮挣钱养家。通过辛苦劳动,他们用劳动所得在北京古城区内买下了两间小房。我们这些儿女都出生在这里。新社会了,我们都有了文化,我还上了很好的大学,毕业作了医生。
     1984年,我毕业当了医生。在我们医院里,有个很老的主任,也是我的校友,他是在旧社会从我们学校毕业的。他对我说,在旧社会,从咱们学校毕业出来的,当了医生,工资是很高的。这些工资可以买房,可以雇佣人、雇车夫。
     我从来没有这样想过,只想改善一下住房,因为,我家的住房太困难了。新社会,我们用我家原有的住房通过几次换房,房子大了一点,但是我们这些做儿女的都大了,房子反而更显小了。可是,我发现不可能,因为在我的工资中不包括住房的金额,而单位、国家又一直没有分配给我住房。
     2
     我,徐永海,医生;妻子,李姗娜,护士,我们都在一个医院工作。2003年4月10日上午8点多。我接到邻居的电话,说有人在拆我家的房子。我一听很着急,离开医生办公室,走出医院大门。这时,一些人猛扑过来,将我推倒,然后一些人抓着我左手、右手、左脚、右脚,把我拖拉进医院大门,拖拉进医生办公室。与此同时,我的妻子李姗娜也被另外一些人拖拉进医生办公室。在医生办公室里,这些人对我们宣布说:“今天强拆你们家,为了保护你们的安全,不许你们离开这里。”这样,从上午8点多直到下午6点,一直不许我们离开医生办公室,甚至上厕所都不许。
     晚上回家后,见到家已经没有了,成了废墟。为此,我和李姗娜来到中南海,这里是全国最高行政机关——国务院的所在地,我们要向国务院反映这件野蛮的事情。没有人接待我们,我们只好在大门外边的一侧坐了一夜。那天很冷,下了小雨,多亏了邻居给了我们一件雨衣。早上我们到周围的小饭铺吃了点饭,又来到这里,结果我们被抓到派出所关押了近一天一夜。我们又去了一次,还是被关押到派出所里。后来我和李姗娜三次去了人民大会堂,这里是最高权利机关——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的所在地,我们要向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反映这种野蛮的事情,结果每次都被抓到公安局天安门分局。最后一次,2003年4月20日,我还被拘留13天。
     我父亲,徐德志,是一个非常善良的老人。对他来说,帮助他人是最大的快乐,麻烦他人是最大的痛苦。80多岁了,身体不好,我家被强拆时,他在医院住院。21日因为非典,不得不从医院出来,看到自己的家没有了,成了废墟。来到派出所,看到了我,我马上就要被关到监牢狱去,他是非常地痛苦,泪流满面。
     3
     2003年4月21日至5月4日,我被关在看守所里。出来后,在朋友、邻居的帮助下我们在废墟上搭了个帐篷,在6月2日这个帐篷也被强拆了。
     我的妹妹,徐桂如。她的儿子是在2003年10月14日出生的。在我家被强拆时,强拆后,她正身怀重孕。一个高龄的初产妇为了自己的住房问题,几次来到市政府。可是没有人让她进去,还粗暴对待她。
     我的母亲,胡凤荣,更是一个非常善良的老人。吃剩下的饭粒,她扔到房顶上去,给天上的小鸟吃;街上的流浪猫,她捡家来养着,我家曾养过的几十只猫都是拣到的流浪猫,或者是这些猫的后代;“六四”了,看到很多学生们、孩子们在天安门广场,吃不上饭,我的母亲做了很多的粥,烙了很多的饼,让我和我的妹妹给送去。拆迁是可怕的,人们早就知道了,在年我家进入拆迁程序前的2个月,我的母亲病到了,2003年10月13日我的母亲死在暂时租借的房子里。
       第三节 因反对拆迁中的野蛮现象而坐牢
     1
     北京古城区是全人类的文化遗产,这里的胡同、四合院正在遭到毁坏,面对这些,一些对人类文化遗产有责任感的人,他们通过各种方式起来保卫这些胡同、四合院。如通过报纸、杂志、电台、电视、讲座、展览来呼吁人们起来保卫胡同、四合院。其中在中国经济时报发表的部分文章就有《华新民:职业的胡同保卫者》、《应追究四合院破坏者的责任》、《现场目击:四合院被拆毁》、《北京上演四合院保卫战》等。作为一个在北京胡同、四合院里长大的孩子,我自然肩负着保卫它的责任,为此我写了《救救老北京城、救救老北京城的胡同四合院、救救住在这里的普通老百姓》、《请海外华人为老北京旧城说一说话吧》、《保护北京旧城去看留住四合院展览结果被警察带走》等文章。
     拆迁中存在很多的野蛮现象,老百姓的权益受到侵害,如我的邻居华颇、华岩家也被强拆,并且这兄弟俩还都被拘留15天;如翁彪、朱正清等为了维护自己的权益,为了维护老百姓的权益,不得不以自焚来抗争。面对这些,一些有责任感的人以各种方式维护老百姓的权益。其中在中国经济时报上发表的部分文章就有《危改比“非典”还可怕——关于拆迁十个关键法律问题的对话》、《拆迁,还是“剿匪”?》、《北京前老莱街居民遭棒子队袭击》、《北京胡同居民又遭“棒子队”袭击》、《强拆违法》、《北京一户居民深夜遭捆绑蒙面房屋被夷为平地》、《拆迁补偿款被侵吞内幕》、《“自杀秀”的演进》、《拆迁野蛮性调查》、《强制拆迁违反刑法》、《暴力拆迁案例调查》等文章。作为被拆迁的老百姓,自然要维护自己的权益,为此我写了《为了维护老百姓在拆迁中的利益我愿意付出自己的生命》、《请告诉我们中国有多少因拆迁而自焚》、《在拆迁上北京老百姓倍受欺压请关心这个人权问题》、《就北京拆迁中老百姓受欺压一事致全国人大的一封信》等不少文章。
     在家被强拆后,我不得不走上告状、上访之路,先后到过市政府、国务院、国家信访局、全国人大,中央纪律检查委员会等地方。这时我发现,还有很多人和我一样,如刘安军、叶国强、叶国柱等,后来他们还都为此坐牢;如上海的沈婷。2003年的阴历八月十五,中秋节,沈婷和很多上海被强拆户远离家乡,在北京上访,可是还受到某些身份不明者的殴打,他们又不得不到公安部上访。看到这些,想想自己,我们心中很痛苦,我们帮不了他们,只能买了一些月饼、水果送给他们。
     2
     浙江司法厅主管下有一份杂志《律师与法制》。在2004年12期上,有一篇文章,是著名律师张思之写的,题目是《郑恩宠案终审裁定辨析》。在这篇文章中,写到:“2003年5月下旬,郑连续接受采访,通过媒体重点揭发了周正毅在上海房地产开发中的罪嫌。6月5日夜,接受香港记者录象采访,列举证据,详细揭示周正毅的问题,畅谈两个半小时。次日,即被刑事拘留。”郑恩宠帮助沈婷等被拆迁户,揭露周正毅等开发商在上海房地产开发中的罪嫌,结果被抓了,后被判有期徒刑3年。
     在2003年我多次接受中外记者采访,诉说我家被强拆的经过。在11月初,我先后接受了澳洲一家电视台的录象采访和日本“读卖新闻”的文字采访,在11月9日我被抓。我因为维护自己和其他老百姓在拆迁中权益,结果也被抓了,后被判有期徒刑2年。
     在《郑恩宠案终审裁定辨析》这篇文章中还写到:“(一)周、郑两案有没有关系?有些人铁嘴钢牙,一口咬定‘没有关系’。”在我被抓以后,我多次对办案人员说,你们是否因为我反对野蛮拆迁才抓我,这些办案人员也铁嘴钢牙,一口咬定“没有关系”。到底有没有关系,只能知情者自己知道。
     3
     郑恩宠的案件与我的案件基本相同,都是刑法第111条“为境外的机构、组织、人员窃取、刺探、收买、非法提供国家秘密或者情报”。只是郑恩宠律师的是“秘密”,而我连秘密都够不到,是“情报”。
     是不是秘密,是不是情报,在法律程序上,应由专门的鉴定人员做出鉴定,写出《鉴定书》,并在《鉴定书》上签名,以表示要为这个《鉴定书》负责。《鉴定书》上一定要有鉴定人签名,对此国家的一些法律法规有明确规定。在我们案件中,只有一个国家保密局的“复函”(起诉书原话),在“复函”上,没有鉴定人签名,缺乏正式《鉴定书》,缺乏确实的法律证据。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