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姜福祯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姜福祯文集]->[“线上人格”与“权上人格”——从贪官刘俊卿看官场人格分裂]
姜福祯文集
·死水微澜十四年
●1989~1994●
1991年——铁窗诗笺
·踏梦
·坐牢的痛苦
·踏荒──写给一位狱友
·冬──冰凌花、冰凌果
·春──绿
·除夕──张灯结彩之际
·绿
·母亲的书
狱中独白
·1.一个人的城邦堡
·2.或许你会再次抽筋——关于坐牢免灾的自娱自乐
·3.走出城堡——记梦中的一次越狱
·4.母亲——知否,知否?
·5.责任
·6.亏缺
·7.战争——后现代
·8.信仰——超信仰
监狱诗草
·狂想与暇思(二首)
·狂想与遐思(六首)
·拾取遗落的脚印
·写给妻子逄晓旭(之1)
·写给妻子逄晓旭(之2)
·哲思篇(之1)
监狱文稿
·越狱:一个人、一只枪以及母亲的风车
·拾取遗落的脚印:崇拜和被崇拜者的命运
·脚印迷思录
·赌徒、囚徒、创造者
·观音塔.葡萄熟了
·背年——写给政治犯的妻子们
○1992○
·寻找爱的源头——关于一块墓碑的存在与虚无
○1993○
·哦,老泪,老肋!——政治犯W的故事
●1998●
·写给孩子们——兼以此文献给孙维邦夫妇、陈兰涛夫妇
●1999●
·赔偿请求书
●2000●
·鱼翔斋闲话
○2000~2002○
山东“六.四”政治犯群像系列
·雪落大海静无声——王在京先生祭
·张杰:囚室里的一道风景
·行者无疆:我的联号张铭山
●2001●
·孙维邦和他的共产主义文化批判
·老张赢,共产党也赢
·关于王金波先生被捕的几点质疑
·天上星星一点点──一组没寄出的贺年卡
·兄弟,你们去吧!
·缺席后的出席──关于申奥的几句话
·岂有文章乱天下──呼吁释放因言获罪的牟传珩先生
·法律到哪里止步?──关于“撞了白撞”的法理思考
·若望不能忘──悼王老若望
○2001~2002○
重涉旧尘
·我的一九八一
·一创刊就终刊的《人》
●2002●
·警匪一家:张铭山小吃店遭劫
·从查禁“口袋书”想到中国人的精神
·劣质焦炭与三个代表
·封堵两亿手机 违宪不商量——浅析与天下万众为敌的手机实名制
·反贪均富,还财于民
·谁敢动我的奶酪?(诗三首)
·李昌平说法实录
·返本归真解放中国──我读李昌平
·关于革命与改良的一些思考──献给杨建利先生
·号角为谁吹响?──写给《切.格瓦拉》上演两周年
·贺《民主论坛》创刊四周年
·反贪是个纲,纲举目张
·最热的天吃最甜的西瓜
·牟传珩、燕鹏颠覆国家政权案在青岛开庭──因言获罪.因网获罪
·《民主论坛》为什么是不可替代的?
·愤怒的葡萄
·用旧报纸擦屁股易患口号癌
●2003●
小康风景线
·公正是现代社会的第一要义
·关于李海仓现象的几点深思
******
·寻找汤戈旦:在时代的坐标上──纪念汤戈旦逝世十周年
·行路难:谁剥夺了我们的行路权?
·俄国十月革命是对斯托雷平反动的反动──斯托雷平反动与中国改革(上)
·“六.四”之后中国改革的基本走势──斯托雷平反动与中国改革(下)
·谁是大英雄──布什、萨达姆、秦始皇、张艺谋?
·与《民主论坛》同行──纪念《民主论坛》《民主通讯》创刊五周年并兼写给王金波先生
·关于“沦陷区”的说话问题──有感于香港大游行和和余杰获万人杰奖
·世象杂说:狗恶酒酸“酸”几许?
·好誓言与好制度──有感于官员上任宣誓程序出台
·对《宪法.序言》几个细节的点评
·教育、医疗产业化的实质是“劣币驱逐良币”
·写在何德普先生开庭前夕
·感受罗永忠
·“牛奶美人”与“荔枝美人”
●2004●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线上人格”与“权上人格”——从贪官刘俊卿看官场人格分裂

   

姜福祯

   网络是一个虚拟的世界,人一上线可以呈多种不同的样式出现,甚至可以错乱性别,以假乱真,这种状况被称为"线上人格"。曾经有个白领女孩子分别扮演公司职员、学生、夜总会小姐、绝症孤独少女、同性恋者,各种脚色都装扮得的惟妙惟肖,可以看成是线上人格的标样。据此,我把在官场上善于表演、作秀,满嘴仁义道德,一肚子贪欲的官员叫作“权上人格”。

   近一些的有公开“反腐”作“遮羞布”的大贪官刘俊卿。

   刘俊卿很会“作秀”。就在商界与政界混迹多年的他在肆无忌惮地蚕食或鲸吞公共财产40000多万的同时,还在出入各种场合时,大声呵斥“企业的经营者私欲膨胀,权力寻租,道德败坏,腐败行为大量滋生”的丑恶现象,并在他亲手创办的《双轮报》上多次刊登《绝对的权力导致绝对的腐败》等反腐文章,并多次开会号召手下做好党风廉政建设。

   在刘俊卿“光芒四射”时,还常常公开发表一些“高论”,到处高举“反腐”大旗。他声称:一个成功人士或成功的企业家,必须具备一个“德”字;要有道德素养,要有政治道德观,要人品正派;一个缺乏“个人德行”的人,最终难以走向成功。一个有“才”而无“德”的人,即便他再能干,企业也不能用。

   远点的“廉政秀”多多,仅据列举二三:

   铁面清官成克杰:

   贪污受贿达四千多万元的巨贪成克杰,在老家人面前却始终保持着廉洁自律的形象。他任广西壮族自治区政府主席期间,其堂弟成克能曾去找他,希望他介绍找点事做,他却以领导干部无论如何要严格要求自己,保持清廉,不为亲属谋私利等理由而加以拒绝,成克杰因此而赢得了“铁面无私,六亲不认”的美誉。在“东窗事发”前,他不只一次地号召党员领导干部要做廉政的表率。1998年初,在广西壮族自治区九届人大一次会议上,他嫉恶如仇地宣称:“要集中力量突破一批有影响的大案要案,公开报道一些典型案件”;同时,在接受中央电视台记者采访时,他沉痛地说:“想到广西还有七百万人没有脱贫,我这个当主席的觉也睡不好啊。”如此高超的表演“功夫”,不能不令人叹服!也可以说是作“秀”本领最强的一个。

   好官、孝胥胡长清:

   江西省原副省长胡长清是湖南省常德市人,他在岳父面前是有名“孝婿”、在地方也被称为“好官”平常总是摆出一副平易近人、清正廉洁的样子,他既不抽烟又不喝酒。每次回常德,也不带随从,坐的是普通型的桑塔纳轿车。每次到乡下老岳父家,总喜欢到附近的村民家里去走走,他会到地上满是鸡屎的村民家里去喝茶,也会抱起满身泥土的孩子去亲脸,和村民们一样,谈起腐败现象,他总是义愤填膺……他这一番廉洁亲民的行动,感动得村民们连呼他是清官,他的亲属也莫不以有他这样的清官而自豪,可是朴实、厚道的百姓们又哪里知道胡长清的这副简朴、爱民、清正廉洁的样子都只是装出来给人看的,他们眼里的清官在担任江西省副省长期间,平均每月受贿33万元,平均每天收受的贿赂相当于江西省50个农民一年的收入!当其岳父从电视里清晰地听到巨贪胡长清在南昌被执行死刑的消息,当即被活活气死。

   勤政公仆刘之炳:

   原广西壮族自治区副主席刘知炳被指控利用职务之便,先后数十次收受他人贿赂,共计折合人民币86万余元。这个从表面上看,衣着朴素,不讲排场,没有架子,同上下的关系也不错,关于他的举报信也不多,逢年过节,他总是慰问群众,慰问退休老同志,把自己美化成为一个勤政为民的公仆形象,但是他实际上是一个十足的伪“君子”:为违法的儿女开脱罪行;并利用职权干扰司法办案。

   简朴好官祁崇岳:

   江苏省原盐城市人大常委会主任祁崇岳,原来是人们一致公认保持勤俭节约美德的好领导,他平常的一日三餐经常是稀饭加馒头,既不大吃大喝,烟酒也不沾;平日穿的老是一套灰色布衣裤;其家里看起来也很俭朴。可是,不久前盐城市人民检察院扯下了他的廉洁伪装,原来他这个“好领导”受贿竟达100万元,另还有227万元财产来源不明,是一个地地道道的贪污犯。

   能人英杰黄祥欢

   有意思的是:广西钦州市交警支队原副队长兼市公安局机动车检测中心原主任黄祥欢,靠走私、贪污受贿获赃款达1200余万元,为了不败露其贪污痕迹,竟花费百万余元买通媒体,使自己的名字出现在《中华改革英杰》、《中国当代改革者》、《中国改革者风采录》等名人录中和众多杂志上,还花大价钱在广西一家报纸上以《能人黄祥欢》为题进行大肆吹捧。

   歃血曾锦城与花架子张昆桐

   河南省交通厅两任厅长,做“秀”表演的功夫也令人叫绝。前任厅长曾锦城曾以写血书的方法,表示“我以一个中国共产党员的名义向组织保证,绝不做对不起组织的事”,可一年后,他就成了受贿30多万元的罪犯。接任厅长张昆桐一上任,就表示要吸取前任教训,狠抓党风廉政建设,并提出了“要让廉政在全省公路上延伸”的口号。他在交通厅任职5年间,逢会必讲“廉政”,开口不离“党风”,而且花架子也做得十足,每次下基层临返回时,都要打开汽车的后备箱检查一下,拒绝带任何礼品。成功地为自己披上了“廉政”的外衣。其实,这位表面极其“廉洁自律”的干部,早已是“金玉其外,败絮其内”。没多久,他就“超过”了前任贪污受贿达68万元,被依法逮捕。

   画皮宋焕威

   奖章和荣誉包装。不少贪官污吏都有一大堆的奖章和荣誉。譬如,湖南涟源钢铁厂原厂长、总经理宋焕威是全国劳动奖章获得者,全国有杰出贡献的优秀中青年专家、享受政府特殊津贴,还是湖南省八届人大代表,荣誉一大堆,但在其许多荣誉的后面,在辉煌的光环照耀下,非法收受贿赂310万元。

   小品局长卫建设

   河南灵宝市地税局原副局长卫建设是个“雁过拔毛”的家伙,贪得无厌,查清的收受贿赂款为160万元,“查不清”的属“巨额财产来源不明”的财产达300万元,这么多钱需全家不吃不喝600年才能积聚。然而就是这样一个巨贪,却在1998年恬不知耻地让人以他为原型,编造出一个催人泪下的小品《稽查局长》,说是一个税务局长勤奋工作,身染重病,因清正廉洁而无钱治病,女儿为治他的病到处去捡易拉罐卖了70余元,结果还捐给了希望工程。

   “权上人格”的主要成因

   权上人格的成因首先是制度上的,也就是权力是否受到制约,制约的真假和强弱的的问题。这样说,应该没有问题。我认为:在皇权下皇帝没有制约,天下的财富几乎任由君主取舍,实际上只要高兴皇帝就是最大的贪官。而皇帝以下,因为法律毕竟有威,官场毕竟有序,社会毕竟有德,群臣或贪或清,还算正邪两立,贪者鬼鬼祟祟,清者也还能有些作为。这时候官员的权力来路清晰(考取和君授),虽然难免攀龙付风,官员还都是独立的个体,这时候官员的权力还不是绝对的。

   一般说绝对权力,是监督权虚置和不受监督的权力,是上上下下一长制,是一党专权的必然结果。当然,这种现象在中国为祸尤烈,还有一个重要的原因是中国人只有“君子人格”而没有“宗教人格”,因此为官者的自我感觉要合乎官道,解决传统道德在社交层面的问题。共产主义文化本来就是乌托邦式的,而毛泽东思想的核心是在共产党领导下的“为人民服务”,这时候官员是一个群体,与最高领导称为“共和”的内阁“都是同一政治实体,这时候绝对权力就产生了。当然这时候的绝对权力并不一定导致绝对腐败--因为这只是政治共同体,像纳粹德国。斯大林和毛泽东治下的中国。这时候的腐败,主要是政治迫害和政治腐败。比如斯大林毛泽东个人权威和独裁下的国家。

   目前的全面腐败是由于伪市场造成的,人格的分裂也是由于市场模式和权力下海造成的,是权力下海与社会主义意识形态的的表面文章媾和出的“中国孤儿”。

自由圣火11/3/2006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