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姜福祯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姜福祯文集]->[写给欧阳小戎、小乔]
姜福祯文集
·司法腐败严重蚕食百姓的基本权利
·老洪的灯——别一种纪念
·要工资、还是要道德,问题在此——再说张厚兴劳动争议案
·从“破船”现象到“口袋负责制”
·低收入群体真的涨过工资吗?
·权力与权利博奕的辩证法——关于陈光诚案的几点断想
·“以药养医”的潘多拉魔盒何时关闭?
·写给欧阳小戎、小乔
·在昝爱宗的言路上漫步
·关于一些人的一些白话
·“线上人格”与“权上人格”——从贪官刘俊卿看官场人格分裂
·读牟光华《六民主义论》
·重提“大刀向贪官们的头上砍去!”
·青岛“马六”豪华轿车撞人案即景——网民义愤填膺一片喊杀声
·自由圣火不死不灭——贺中国自由文化运动首届年会
·绝对权力导致绝对疯狂——索性偏执一回
·我想为未来可能发生的“六件可怕事情”再添一件
·中国底层百姓的无奈选择:“活着就活着吧”
·权力淫威下媒体的深层堕落——从马六轿车杀人事件谈起
·赦免论的实质是“抢了白抢,偷了白偷”——对经济清算问题的五点梳理
·王明视野里的文化大革命起源——读《中共50年》兼谈及“人民文革”
·圣诞“大礼”杜世成
○2006~2008○
福祯幽默文“煮”坊
·(之1)章子怡的“肉体”和我们的“国体”问题
·(之2)中华古今爱国大联盟正在紧急筹备中
·(之3)输出“革命”不如输出“种子”
·(之4)中国政党简介:观蚁党
·(之5)“吃唐僧肉主义”饮食传统探秘
·(之6)蚂蚁与宪法
·(之7)我是如何一个人打败一个“旅”的
·(之8)装B时代:关于白杨树、蜜蜂、*颍三个代表的先进性分析
·(之9)给汉字追加一些宝贝
·(之10)“举手党”荣衰纪略
·(之11)任志强万岁!兼警告“不买房运动”的小瘪三
·(之12)中国贪官列传实话篇(简洁版)
·(之13)中国贪官列传鬼话篇(简洁版)
·(之14)中国贪官列传杂篇(简洁版)
·(之15)严重建议用《公民歌》取代《国歌》
·(之16)让思想者见鬼去吧!
·(之17)谁在叨叨就是反党反社会主义了昂!
·(之18)严重建议制订《中华人民共和国恶搞法》
·(之19)自由发帖,后果很严重!
·(之20)当代国际关系概论:世界就是一个班
·(之21)惊暴秘闻:萨达姆灵柩已安葬于中国西安
·(之22)谁是儒家:向孔子致敬(之1)
·(之23)《世界人权宣言》是儒家智慧的光挥结精:向孔子致敬(之2)
·(之24)我是否要帮老朱踹孟子一脚:向孔子致敬(之3)
·(之25)孔子理论是一个国家的精神支柱:向孔子致敬(之4)
·(之26)蓝海经济:一个可能气死比尔盖茨的超级产业
·(之27)母亲节之际,张爱党再次递交入党申请书
·(之28)贪官与狗的比较管理学
·(之29)小刀进行曲
·(之30)瞧瞧咱们的徐老太!
·(之31)站在历史的高度和连续性上为改革声辩
●2007●
二十年目睹中国禁书之怪现状
·一个小书店老板的亲历——二十年目睹中国禁书之怪现状
·争鸣批评与反对资产阶级自由化——二十年目睹中国禁书之怪现状
九谈《物权法》
·1.《物权法》真的是迫切的吗?
·2.《物权法》真的是必要的吗?
·3.《物权法》是真实的吗?
·4.《物权法》的时空位置问题
·5.《物权法》关系辩正
·6.《物权法》虚实点击:路不平众人踩
·7.《物权法》是非妄谈:中国人太有才了
·8.《物权法》的器和用
·9.《物权法》是“胡温新政”的大败笔
·我为什么写《九谈物权法》
治吏与牧民的双簧戏(法律随笔二题)
·公共权力乱设“义务”──草民篇
·审计算个屁!──官吏篇
******
·工作权维权:一个将被严酷现实唤醒的领域
·统治驻守宪政 正义没有国界——萨达姆之后“布什主义”的走向
·谁“杀”了这些大楼?
·由布什的“脸皮厚”想到克林顿执政理念的泡沫
·《民主是个好东西》的前身和来世
·“草根”贪官与“太子党”贪官臆说
·愚民正未有穷期 老谱还在不断袭用
·总书记说“网事”,后果很严重
·共产党是一个党
·权力的广场(札记六题)──兼答孙丰《共产党不是党》
·胡锦涛能否敲响“官煤勾结”的丧钟?
·由博客到播客再侃到网络共和
·崔英杰案昭示:该是给城管划句号的时候了
·中国离非洲有多远?
·邬书林的变脸与中国式禁书
·我的地盘我做主?
·“主旋律”扰民何时休?
·给张五常先生送个“大礼包”!
·“共产党垮了怎么办?”是个伪命题
·力虹三辩:无罪、无错、有徳——兼写给严正学、池建伟
·但愿“米住论坛”不是梦!
·谁给了城管聚众“打砸抢”的权力?
·罚网恢恢,独“尊”小贩——点击城管若干执法权
·城管跋扈录:综合执法与综合侵权
·“饭碗”主义与城管万岁!——关于白教授被白打的几点乱侃
·言说者的灵与肉——马力闲说
·吴立红的命运与中国式污染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写给欧阳小戎、小乔

   

   有一个叫麦子的青岛青年,徒步走到西藏,有媒体追捧,成了本地的名人,随后听说他又徒步到非洲去了。这个青年是有福的,因为他仅仅是一个行走者。身上只背了一个叫做“需要”的背囊,与道义和责任无关。我们异见者群体就没有这么简单,也就没有这么幸运了,因为他们要揭露黑暗,要维护权利,要呼唤制度创新,要想着中国与世俱进。这帮人,不要说徒步西藏,有时候你徒步百里都难。当年我的朋友王金波行走了几个地方,主旨在打工,顺便见见同道朋友,交流一下思想,就被抓捕,关了几年。现在这种情况除了抓捕和临时关押之外,又添加了更丰富的的内容:绑架和暴打。

   今年的夏天,青岛格外地燥热,令人不爽。可是南方一些地方来的游客们却说:很爽,很爽。不算热,不算热。

   我想:在清凉的海水里泡着的外地游客,往啤酒杯的琥珀色泡沫里扔着饱嗝的青岛小哥,还有行走在东部高楼大厦罅隙之间的男男女女们,以及花街上睡眼惺忪的妹妹们,大概不会想到有一个群体全然丧失行走的自由甚至访友和避暑的小小愿望。

   欧阳小戎,一个总是负笈北上的青年诗人,一个相信行千里路,读万卷书的浪漫行者,却总也不能从云南走到云北。在参加高律师的声援团之后,在失踪几十天之后,虽然潜心读书,无鹜他事,但还是逃不过跟踪和驱赶的命运。我们从他的文字中看到了这些细节,我们也从他的文字中读到了一个群体的遭遇。

   由于忙于到外地进书,几日不在青岛,回来后听说欧阳小戎和刚来到青岛的小乔再次被公安从临时租住的小屋里给驱赶了。听说小乔因为没有身份证还被扭送,并且还挨了“见义勇为群众”的偷拳,现在已经回到上海,可是欧阳小戎却联系不上,已经几天了,我试着发一个短信:“小戎小弟,你又‘失踪’了吗--如果回家了,报个平安吧。”果然没有回音。索性打过去吧,当然是关机,没人接听。

   小乔,一个虽然没有被锁在铜雀台的知识女性,却被一只叫做“国家安全”的铁手紧紧攥着--以前我对她知道不多,我上网查了查她的一些信息,看了她写的几篇文章,感到这是一个脑袋清醒,很理性、很和平、很愿意换位思考的女人。从去年以来大概因为她的广交友,也由于她参加接力绝食,给自己惹了太多的麻烦,屡次被传讯,被扣押,被驱赶。近两个月以来,她受到的骚扰特别多,上个月就接而连三,居然因此得了胃病。呆在上海事情多多,易地避难,只求一点安宁,居然很快又被驱赶--在专制者的铁屋子里,你只要被认为假想之敌,无论你多么平和、理性,你都面临生存困境,面临被警告,被盯梢、,被驱赶,被追打,被诬陷,被传讯,被软禁,被威胁,被调拨,甚至被莫名其妙拘留和逮捕的恶运。不要说高智晟、陈光明、郭飞熊被围剿,我们看见了,一个坚持异见,独立思考,敢于言说和敢于维权的群体,其实都在他们捕猎的视野里,我们只有顽强地伸张自己的权利,才能保持个性自由的相对空间!

   在人权还过于奢侈的国度,不要说天赋人权,法赋人权又会有多少?在“国家安全”“政治保卫”以及“稳定压到一切”的巨型蛋下边,孵化着多少肆无忌惮地迫害和侵权已经数不胜数了,制造敌人的机器日夜在旋转,但是我相信民主、自由的中国不可逆转,异见者群体无论面临什么困境,被禁锢和驱赶的的只是躯体,他们还是会以他们的方式走向未来。

   姜福祯

   2006年8月26日于青岛

   附:近日所有信箱发不出信息,26日晚我把此稿直接贴到某网站,由于没有看到出现,再到此发一次试试。

(博讯2006年8月31日)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