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姜福祯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姜福祯文集]->[(之4)中国政党简介:观蚁党]
姜福祯文集
·教育、医疗产业化的实质是“劣币驱逐良币”
·写在何德普先生开庭前夕
·感受罗永忠
·“牛奶美人”与“荔枝美人”
●2004●
·山东异议人士王金波身体虚弱家属要求保外就医
·山东著名民运人士燕鹏成功渡海投奔台湾海岛
·名目亮眼的网络刊物《民主通讯》和《民主论坛》
·为燕鹏获准赴美干杯!
·“九一一”我遭遇“恐怖”袭击
·文化稽查与“恐怖”袭击
·我们推荐王金波
·妞妞事件昭示了什么?
·从长春半导体厂改制看国企改革的罪恶(上)
·从长春半导体厂改制看国企改革的罪恶(下)
●2005●
·关于文化专制与诺贝尔文学奖的乱侃
·向赵紫阳三鞠躬
·制度缺失下贪官们的若干保护伞
·世象短喻(三则)
·王金波在山东第一监狱沓无音信生死不明 紧急呼吁海内外同仁关注王金波先生在狱中状况
·济南监狱置若罔闻依旧不许王金波父子见面
·补充签名和简单说明
·祸不单行,王金波母亲又遇车祸
·医患矛盾的实质是医疗产业化
·谁扛着中国文化的正红旗?──关于文化困境与诺贝尔文学奖的乱侃
·在《改善政治犯良心犯关押状况的呼吁》上的签名
·自律、狗律、他律
·我思
·试论中国社会的新法西斯主义——对刘亚洲《信念与道德》批判的再批判
·陈延忠先生的政治交代
·1998年的政治生态──写在中国民主党组党七周年之际
·任意车边的土皇帝──也给东海一枭敲敲警钟
·我拿什么拯救你,我的朋友──关于张林的一点政治学比较
·陈延忠先生病逝
·监狱:中国人权的盲区──陈增祥出狱后念起维权经
·海内外异议人士就燕鹏在台尴尬处境致台湾政府的公开信
·呼吁紧急关注山东邹城任自元事件签名
·我们有什么,我们没有什么?──由一桩小案例惹起的反思
·寂寞兰栾新建
·你走了,星光还在
挂在欲望脖子上的项链
·钱有多大?
·两个灵魂
·中国伦理学 之一
·中国伦理学 之二
·春晖汤 吃人——历史和现实的一些论证
·新生活——关于吃人的合理性的一些例证
·九岁女孩
○2005~2008○
砚边余墨
·砚边余墨──随笔
·砚边余墨(二题):自由的深度和层次
·砚边余墨(杂文四题)
●2006●
谈张五常该不该打倒
·张五常:这只坐在云彩上的猪
·张五常的写作路线
·经济学上的恐怖主义
·我最瞧得起的还是秦晖与郎咸平──简单回应吴辉先生几句
·在中国初步建立福利制度的可能性探讨
·“多数人暴力”与个人主义乌托邦
·专制与腐败:张五常视野里改革制胜的雌雄双剑
我所亲历的网络控制
·2006年网络怪谭录——我所亲历的网络控制(3之1)
·“网上议政”神话的破灭——我所亲历的网络控制(3之2)
·中国网络“半瘫痪”——我所亲历的网络控制(3之3)
微观生活(三题)
·横扫一切丰乳肥臀
·樱花一颗色三种
·高树原来斩千刀
世象短语
·“国情依赖症”可以休矣!
·“扒裤权”的诞生说明了什么?
·对外花枝乱颤,对内剑戟斧钺
·热闹大了:所有的狗都在狂吠
·且看樊纲鬼话一箩筐——世象短语
·官人、名人移民与“硕鼠”定律——世象短语
·“馨吻脸脖”又如何?
·“考霸”还是考奴?
******
·编辑和写手的二重奏
·纸船渡忠魂
·2005年最撼动人心的一本书:《束星北档案》
·政治童工刘胡兰事迹愚弄国人半个多世纪
·2005年网络怪谭录
·陈大胡子别传
·布衣夜行者的精神资源
·表哥──欲望时代落魄者的一个标本
·读书随笔录二题──官本位,民何在?
·真言如玉 掷地有声——读卢跃刚万言抗辩书札记
·语言霸权环境下的信息吊诡及其他
·布什主义面对中国的一次重要脉动——对布什与余杰等人会见的一点感想
·一个好人走了,一种精神留下了——沉痛哀悼张胜凯先生
·麻雀:犬儒时代的飞行者——读张铭山《北墅“同学录”》
·我与人民英雄纪念碑——兼以此文纪念“六.四”十七周年
·司法腐败严重蚕食百姓的基本权利
·老洪的灯——别一种纪念
·要工资、还是要道德,问题在此——再说张厚兴劳动争议案
·从“破船”现象到“口袋负责制”
·低收入群体真的涨过工资吗?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之4)中国政党简介:观蚁党

   

   一、观蚁党文件

   观蚁党告示

   我等老朽,但一息尚存,常眼观六路-耳朵听八方,或手拎鸟笼,或手撮 音匣,或挥毫斗室,精力仍不能耗尽。街衢通途,不能聚集,园林练 功,疑似法轮,于家鸹噪,妻小有嫌,语于众人,恐获言咎。情急生 智,梦回少年,观蚁上树,不亦乐乎?世情如斯,吾等愿与同仁结为 观蚁党,静观蠕蚁,陶然其中,不亦乐乎。有意者请将与观蚁党筹委 会联系。

   公元1999年10月1日

   联系电话:5858418

   

   中国观蚁党公开宣言

   消闲是民众固有的权利。

   我们深信:我们生活在和平、理性、非暴力的良好环境中我们深信: 管天管地管放屁管不着看蚂蚁上树。

   为促进社会主义精神文明建设,为弘扬中华民族无为而治的逍遥传 统,也为众多下岗工人重新“上岗”和法轮功数百万学员再就业,我 们一帮有聊闲人聚集于蓬莱仙岛,并达成如下共识:

   观蚁党公开宣称:

   1、消闲、圆和、静观、不争是我党的基本宗旨。观蚁党崇尚自然、朴牟和陶渊明式的闲适。

   2、观蚁党抛弃一分为二的斗争哲学,提倡抑怒、制怒,历行静观于蚁、达观于人,外物当前,返诸自身的处世原则。

   3、观蚁党以宽松、和谐、松散为其组织方式,凡书面或口头承诺本宣言者,即可视为本党成员。

   4、观蚁党不排斥任何与该党相同的消闲方式:如观蝌蚪、观涟漪(抛石片)、观绣球(看屎壳螂滚屎球)等。凡有此等相同嗜好者可以观蚁党员自居。

   5、观蚁党不搞宗教崇拜、政治迷信和道德教化。

   生存权是我们的基本权利,也是蚂蚁的基本权利,各位同党在观蚂蚁 时不得有碍于蚂蚁的生存和自由,即不得水淹、火烧、脚踩蚁命,也 不应囚禁和限制蚂蚁的自由。非经我党许可不得采样、食用,违背者 一经发现即劝其退党,情节严重者本党中央纪律检查委员会严肃处 理。

   其他诸事宜,有待众党员共同完善。

   中国观蚁党全国委员会 1999年8月10日

   

   二、中国观蚁党学习材料汇编

   本期有奖征答问题一──怎样把一砣屎完整地屙进蚂蚁窝里?

   答题要求:

   1、要广开思路,不拘一格

   2、要文明,不要残虐

   3、不要破坏生态环境,保持人与蚁的和谐和互动。

   在上述前提下考虑完整地放入,OK,可以了,愿你得到本党为你提 供的奖品如意金箍棒一根或正宗蒙牛鞭一条。

   问答题之二──樱花算不算日货?

          观蚁党员如何对待“5.1”游园消闲?

   我是某沿海城市市民,最近以来大家的爱国热情十分高涨,纷纷抵制 日货。近日我与邻居青年路过一个大院时,由于路的两边是盛开的樱 花,邻居脱口而出:“看──樱花。”

   “什么!看樱花,你对中华民族什么感情,你是干什么的?”忽然就 有一位彪形大汉,手提木棒朝他走来。见势不妙,我邻居赶快从腰带 上摘下水果刀,急忙说:“我来砍樱花!”大汉瞅了他一眼忽然眉开 眼笑:“好好好,爱国青年。”

   我的疑问是:爱国和不爱国原来如此简单,这是否太弱智?

   我一向喜欢看樱花,这是我多年的老习惯,今年我该怎么办?

   解答:爱国本来就不复杂,是一种简单的情感,有时就是在一字之 差、一念之间。至于弱不弱智,那是需不需要要的问题,不是我们考 虑的问题,希望不要自寻烦恼。

   看樱花也是一种消闲,但这种个人需求还是顺应大局为好,再说你已 经是我党的基层干部,可以组织搞一些与蚂蚁有关的有意义的活动。 具体活动内容可以查看我党近期有关通知,此不赘述。

   “5.1”黄金周期间优秀论文题目和作者

   ◆试论日本蚂蚁的侵略特性(上海:应明)

   ◆论阿根廷蚂蚁的财富积累(北京:阵阵)

   ◆谈谈食蚁兽与蚂蚁的得共生共荣(青岛:哗哗)

   ◆也谈高腿蚂蚁的上树问题──兼与一明同志商榷(四川:东东)

   ◆关于蚁后月经有无的探讨(北京:薛海)

   有奖征答答案──取一张薄纸,越薄越好,然后写上:“一砣屎”或 者“送你们一砣屎”卷成细条,插入蚂蚁窝即可大功告成。

   

   三、动态消息

   本党讯:据悉最近一个时期,在我国部分地区出现“红蚁灾害”,少 数居民被红蚂蚁咬伤,有关地区政府已经采取果断措施,消灭大型蚁 穴蚁冢1,120个,我党部分同志对于这一举措的利害权衡论证之后提 出一些建议和质疑,这些建议和质疑主要包括:

   1、质疑。怎样界定蚁灾?蚁灾应该是对人畜生命健康构成严重威胁为准,而不是以在野外聚集多少为准。仅以红蚂蚁聚集野外,行人被咬出疙瘩,行人走路不便为由大规模、灭绝性屠杀红蚂蚁是否符合科学道理和生态环境。为此我党理论研究室已经提出关于蚁灾蚁害两类不同性质矛盾、室内室外山上山下四项基本原则,92条具体构成细则供地方政府决策参考。

   2、建议。我党一些同志高屋建瓴,提出了若干新颖独到的建议。比如对待野外的蚁冢,可以完整保护以便于开发旅游项目──观蚁冢。对于野外蚂蚁窝的大规模扩张,可以由蚂蚁专家进行宏观调控。这些宏观措施主要有:路径诱导(投掷食物、转移蚁蛋);蚂蚁混战(人为挑起蚁穴之间混战,通过战争消耗蚂蚁的数量);软禁蚁侯(擒获蚁候单独饲养,必要时可以采取避孕措施:结扎和戴环)。

   对于上述问题的思考和建议暂时告一段落,希望我党同志上下保持高 度一致,不要再私自向有关单位投书或者上访。

   本月节目预告:中国政党简介:擦鞋党

          中国政党简介:烤肉党

          中国政党简介:光屁股党

   

   民主论坛 上载:[2006-06-23] 修订:[2006-06-23]


此文于2006年06月30日做了修改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