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焦国标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焦国标文集]->[你达赖爷爷 ]
焦国标文集
·中国民主化前我只谈卖国
·北京至今仍敌视《圣经》
2006年
·胡锦涛何时卖《人民日报》?
·中国:孤儿制造孤儿
·讨伐刘荣正!起诉刘荣正!罢免刘荣正!
·八宝山的「性别」
·陈水扁不是你们的陈省长
·像刮宫一样刮掉中宣部这个怪胎
·共产党不是千年的乌云
·日美有力推动中国改革
·畸形的日本亲中派
·邓力群是个什么样的人?
·连大娘选美本性发功
·这样的人可以做人种
·劝官府莫轻启暗杀魔瓶
·2006 :合剿中宣部
·从海归派为什么创造力枯萎谈起
·中国外交部的专用词
·台湾应花钱买美国武器
·讨个法轮功女子做太太
·焦国标:台独是政见,不是罪恶
·法轮功为中国人争得尊严
·日美有力推动中国改革
·胡锦涛是乾隆爷附体
·抗争电话打进江泽民房
·谁说民主不可输出?
·为中宣部谋划两条后路
·国台办污染台湾媒体
·扒坟撒骨的中国应该反思
·遥望上古贤人隐士
·你达赖爷爷
·不必痛恨陈水扁
·我对中国民主化的三桩祈愿——杰出民主人士奖受奖答词
·揪出陈良宇毕竟是好事
·中非论坛该死
·人在欧洲想台湾
·火葬:河南乡亲的头号心病
·中日观点的零距离接触----2006年三月访日对话摘要
·中国民主化的微观好处——《我的良知很跋扈》自序
·杀人与宰羊不同了——写于2006年12月30日萨达姆受刑日
·我的横贯美国之行
2007年
·民主化从胡锦涛的头发开始
·陆建华案草菅自由
·把国家主席还给人民
·团团、圆圆名字起得不地道
·台湾不是胡锦涛的祖业
·中正纪念堂是民主台湾的耻辱
·黑窑案显缺乏新闻自由
·听图图大主教台北演讲
·那默克尔是你们北京吓大的吗?
·中国应当避开魔鬼软实力
·一中各表:谁表?如何表?在哪表?结果如何?
·让我来给中南海上堂西藏课
·别再一听说“独立”就想杀人
·涮涮北大德语系主任黄燎宇
·请《新华网》、《人民网》扭转词语恐怖
·中俄模式:大国极权主义的衰亡模式
·抹黑“记者无国界”没有必要
·共产党的感恩焦渴
·推敲皇甫平的几处用词
·我实际是个硝驴皮的
·为中国2012年全国大选而奋斗
·建议将四川震区建成政治特区
·“一胎化”让中国几无真正的头生子
·我来贡献一个有中国特色的和解思路
·民主是国家首要核心利益
·三鹿何掺假?只因心中无神
·我认识的张丹红
·魏玛一场中国朗诵会
·“自由欧洲电台/自由电台”的缘起和运作
·陈水扁两大错与两大功
·急也要,等也要,促也要----也谈中国改革前途问题
·西藏语言、文化和汉人移民问题之我见
·政统、道统与国民性
·胡锦涛先生大阅兵给谁看?
·中南海西藏课五讲
·中国何时能开办耶稣学院?
·钱学森归国公案的核心是他不顾职业伦理
·轮奸井冈山的闹剧可以休矣!
·讨伐李光耀侮辱中国人
·“洋秋菊”遭遇中国式妒恨
·亨廷顿结论经不起推敲
·习近平强见天皇的几个基本问题
·一个孔子学院有多大?
·请秦晖先生慎用“我们”
·我的二〇〇九
·别再张嘴等着老鸹屙
·赵紫阳逝世五周年纪念
·杨宪益生平几个疑点
·奥巴马出顺贞门不走顺贞路之我见
·中国人的非正常活着
·执子之手,与子偕死──记文革期间自杀的三位大师夫妇
·“六四案”辩护律师孙雅臣的跌宕人生(上)
·齐家贞和她的新著《红狗》
·“六四案”辩护律师孙雅臣的跌宕人生(下)
·就死的模式
·危地马拉和平转型的技术操作步骤——(之一)
·丢弃右派父亲骨灰盒的少年
·中国媒体的一厘米主权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你达赖爷爷

   

   有些外国媒体记者问我,近年撰写不少国际问题评论,所凭借的思想资源和学理依据是什么。我每每回答,一个乡下孩子养成的纯朴的世界观而已,没有任何其他资源和依据。当今中国所谓的国际问题专家教授们彼此相拾的牙垢不超过主权不可侵犯这一条,而我认为未经民意授权的主权只不过是一群匪帮罢了。一个合法的政府怎样剿灭领土上的土匪,文明国家就可以怎样剿灭这样的国家。因而美国对阿富汗、伊拉克政权实施斩首行动,在我看来不算颠覆,而是剿匪。我建议日本能分担美国的全球负担,把北韩这样的所谓主权国家也当匪帮给剿了。八九六四邓小平下令枪杀学生,我不认为是什么鸟政治,我认为那是一个爷爷辈的老杂毛枪杀别的爷爷的孙子。

   在毛泽东、周恩来眼里,达赖喇嘛只是一个毛孩子,因为他们比他大二、三十岁。可是对于当今北京政府里的大小人等而言,达赖喇嘛就是一个父辈或祖辈的长者。因而现今北京沿用毛泽东时代对达赖喇嘛的种种谴责和藐视之词,在我看来实在是“无五伦的禽兽”(林琴南骂陈独秀、胡适),是大逆不道。八月二日自由亚洲电台报道,日前加拿大政府授予达赖喇嘛加拿大荣誉公民称号,中方就此向加拿大外交部提出抗议。当我看到中国驻加拿大使馆政治参赞张卫东指控“达赖喇嘛是个分离分子”时,我脑海里跳出的一句话则是:“不。他不是分离分子,他是你达赖爷爷。”我不是骂人。我们对年迈者称张爷爷、李爷爷,怎么就不可说达赖爷爷?

   张卫东评论加拿大政府此举时说:“我不认为他应该获此荣誉,这一做法将损害加拿大的形象,伤害两国的关系,我们希望这些事情未来不要再发生。”那么请问“保卫毛泽东张”先生,你认为达赖喇嘛该获什么荣誉?莫非他就活该流亡终身,一辈子不能回家?常言说:“要想公道,打个颠倒。”假如达赖喇嘛是你爷爷,你是否觉得他老人家也活该漂一辈子,有家不得回,要回家就得钻你们的狗洞?极权统治都是反人性的。人伦也是人性,反人性必然反人伦,不讲什么爷爷不爷爷的。江湖上一直传说,北京以拖待达赖喇嘛;达赖海外一死,西藏问题一了百了。且不说达赖死在海外西藏问题未必能一了百了,即便确能一了百了,北京也不该存这样的狼心狗肺,而应想方设法尽早使之落叶归根。

   大赦国际的一位中国观察员就张卫东的抗议评价道:北京“总是用损害两国关系和贸易关系来威胁其他国家政府,这是非常可耻的。我认为中国政府不应该使用这种方式。加拿大政府是中国政府和中国人民的好朋友,目前有超过一百万中国人在加拿大,其中大部分已经成为加拿大公民,我认为中国应该用友谊而不是用威胁来和加拿大交往”。北京的这种威胁,令人联想起驯化动物。可是它忘记了它打交道的对象不是动物,而是文明国家的政治家。据加拿大外交部的资料,中国目前是加拿大第二大贸易伙伴,双边贸易额已经超过三百亿加元。加拿大政府一直承认中华人民共和国是西藏的合法政府,并不承认西藏流亡政府的法律地位。达赖喇嘛是一位重要的,并在国际上获得广泛尊敬与支持的精神领袖,加拿大政府难道应该像中国政府一样无视这一些,跟在中国政府之后一齐骂达赖喇嘛是分离分子吗?

   记得不久前在北京《新京报》上看到一大篇关于诺贝尔奖的综合报道,文学奖的系列里没有高行健的名字,和平奖系列里没有达赖喇嘛的名字。我担心有一天中国的外交官在驻在国媒体上看到诺贝尔文学奖系列里出现高行健的名字、和平奖系列里出现达赖喇嘛的名字也会发神经搞抗议,并以经济合同相威胁。我劝这些外交官切记:你国的政治并不是别国的政治,何况你国的政治如此罔顾人伦。

   2006年9月5日 北京

   ——民主中国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