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胡志伟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胡志伟文集]->[一生行芳志潔輕財重義]
胡志伟文集
·兼聽則明,偏信則暗
· 痛悼好好先生姚立夫
·《春秋》壯盛的作者陣容
·有華僑的地方就有《春秋》
·一生行芳志潔輕財重義
·〈日軍芷江洽降與蕭毅肅上將紀念座談會〉發言
·國軍三大參謀長之首
·貶抑國軍戰績必然貶損整個中國抗戰
·恢復歷史真相才對得起殉難的三千萬軍民
·極左黨棍仍在竄改歷史
·張宏志站在日寇立場醜詆抗日軍民
·忘記歷史的民族沒有前途
·美國外交官洩密致使國軍突擊隊全軍覆沒
·文集第七集目錄
·傳記文學、口述歷史與當代史研究
·傳記與傳記文學的分野
·中國古代的傳記文學的分類
·傳奇文與碑傳文的區分
·第三勢力人物傳記的空白年份
·傳記的價值在於真實
·顧維鈞口述史料不幸被刪
·九.一八與七.七事變的禍首
·
·「善惡必書」是中國傳統史德
·文史叢刊掛名者多出力者少
·軍閥、漢奸翻案是由於「史盲」太多
·一窩蜂為周作人唱讚歌是「美麗的諘
·軍閥的後代花錢出書為其先人塗脂抹粉
·註解:
·海峽兩岸口述歷史的今昔及其牽涉的若干道德、法律問題
·兩千五百年前就有口述歷史
·《我的前半生》是口述歷史佳作
·《顧維鈞回憶錄》是黃鐘大呂
·《周宏濤回憶錄》披露不少內幕秘辛
·《李宗仁回憶錄》謊話連篇
·訪錄者切忌逢君之惡
·臺灣聘用史學俊彥從事口述歷史
·大陸從事口述歷史者門檻太低
·部份作者與編輯缺乏史學訓練
·香港口述歷史的現狀
·民間的史學探索促使官方逐漸開放史料
·有關傳主與執筆者分享版權的爭議
·口述歷史引發的誹謗訴訟
·在兩岸都當烈士的騙案
·誹謗死人的立法與判例
·高幹子女張戎所撰《毛傳》引起的法律訴訟
·真史戰勝偽史
·結論
·註釋
·〈中國自由文化運動第一屆年會〉紀實
·江澤民父江冠千是胡蘭成親密助手
·《滾滾紅塵》是為漢奸翻案的始作俑者
·三毛自殺與《滾滾紅塵》
·兩岸三地奉旨諛上的周作人、胡蘭成熱
·泛濫於學術界的「漢奸無罪」論
·江澤民之父是胡蘭成助手
·〔附錄一〕《滾滾紅塵》與胡蘭成
·胡蘭成的劣行穢語
·胡蘭成至死不悔
·唯一未被平反昭雪的中共高層冤案
·性格懦弱行為兇殘 口是心非兩面三刀
·望長城內外唯餘荒土 大河上下無官不貪
·殺二十萬人換取二十年的穩定
·展示社會變遷民俗潮流名人言行
·記敘重大歷史事件補充正史之缺失
·記載重要的統計數字
·激濁揚清 言必有據
·不以人廢言 不以蠡測海
·一百個偶然演變成一個必然
·一、 襄公之仁
·二、 主帥優柔寡斷舉棋不定
·三、 粗枝大葉,麻痹輕敵
·四、 專家判斷失誤
·五、 忽視情報工作
·六、 主管官員尸位素餐、能不稱官
·七、 人事傾軋,以私害公
·八、 驕兵悍將陽奉陰違,抗命怠工
·九、 軍閥政客引狼入室與吃裏扒外
·十、 軍閥作亂的後遺症
·十一、軍閥餘孽叛變
·十二、啣私怨導致叛變
·十三、被俘乞活出賣黨國
·十四、為保身家、發橫財而叛變
·十五、共諜與內奸偷竊情報、策動叛變
·十六、共方心理戰、情報戰奏效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八、外國干涉中國內政
·錚錚鐵漢 萬古流芳
·首屈一指的戰地記者
·首位向全球宣告二戰結束的記者
·出生入死、實地報導
·在立法院為調景嶺老兵請命
·籌款建華夏大廈振奮時報員工士氣
·遵循記者操守、牢記社會責任
·文集第八集目錄
·對蠅營狗苟之徒深惡痛絕
·四十年如一日忠於國家
·黃嘉音與黃嘉德弟兄的遭遇
·鄭成功父子與蔣中正父子
·由秀才封王,拄撐半壁舊山河
·蔣中正臥薪嘗膽毋忘在莒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一生行芳志潔輕財重義

声明:此文作者禁止复制,如需转载必须经得作者同意。

   一生行芳志潔輕財重義
   立夫兄以耄耄之高年,不理會自己身體為氣管炎疾病的困擾,不計較《春秋》長期無休止的虧蝕,不惜耗盡平生積蓄,悉索敝賦,繼續將刊物一期一期地賡續出版:儘管讀者越來越少,銷路月復一月地銳減,低至三、四千份微薄之數,仍然不肯罷手,仍作慘淡經營,將《春秋》改為月刊以減輕成本,希望藉美術界人士的支持與少量廣告以維持春秋的命脈。外界甚難想像:這麼一本高水準的刊物,竟由年齡總和二百五十歲的姚先生、姚夫人伍淑媛女士及其親姐姐陳孝威夫人櫛風沐雨、焚膏繼晷撐持到了新世紀;姚先生八十三歲時,還抱病同《前哨》、《東西方》等刊合作舉辦了香港開埠以來第一屆「傳記文學學術研討會」。直至今年夏初《春秋》第965期截稿之時,他仍在病榻上掙紮著寫完最後一篇〈春風秋雨〉,為閎揚中華文化奮戰到生命的最後一息。
   《春秋》連載的傳記作品,結集出書者,最具史料價值者是金雄白著《汪政權的開場與收場》、曹汝霖《一生之回憶》及宣統帝英文教師莊士敦著《紫禁城的黃昏》,前者是研究汪政權的第一手史料,在系統研究汪偽史的領域,比大陸與台灣的學者起步早幾十年;後者則為後世留下了不少滿清宮廷秘聞。
   姚先生本人國學根底深厚,不但善於敘事,而且擅長寫景。他的力作《徐淮兵車行》與《甘青亂離行》。在中國文學史上留下了輝煌的一頁。前者以親歷者的微觀角度展示出歷時65日、波及蘇皖魯豫四省、捲入150萬國共官兵大廝殺之徐蚌會戰的真實圖景,寫下了黃伯韜兵敗碾莊、邱清泉自戕青龍集、黃維被俘於雙堆集並非外界所傳的「驕兵悍將擁兵自重增援不力」,而戰場上的60萬國軍將士也絕非酒囊飯袋不堪一擊,他們在惡劣的氣候與地理環境下確已盡了全力。後者是姚先生隨西北軍政副長官劉任押運八十輛卡車往西北邊疆轉戰的悲壯一頁。他們在暴雨、冰雹、烈日、飢餓、疾病的折磨下,穿懸崖過沙漠,一邊抵禦追兵,一邊防備土著偷襲,從蘭州經享堂、西寧、新城、舋源、民樂,沿著河西走廊的河谷、張掖、酒泉,過嘉峪關、玉門油礦、安西,最後抵達新疆,通讀全書,催人淚下。
   姚先生一生光風霽月,厚人自薄,行芳志潔,輕財重義,在香港文化界中有「好好先生」之譽,他為中國的傳記文學作出了卓越的貢獻,但半個世紀以來,他從未在自己主辦的刊物上登過一篇吹捧自己的文章或圖片,病危時猶諄諄囑咐妻女喪事從簡,不驚動諸親好友。他靜悄悄地走了,但將永遠活在我們心中。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