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胡志伟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胡志伟文集]->[朱德李富春陳毅等百多名中共高幹中招被囚]
胡志伟文集
·鴻篇巨製 扛鼎之作
·二‧二八事件的真相
·二‧二八事件是一場小型的南京大屠殺
·「處理大綱」換了中共恐更難接受
·警民衝突成了導火線
·台中暴亂最激烈 謝雪紅奪槍兩千枝
·暴亂的主力是日寇潰兵
·暴民首先開槍挑釁
·中共地下組織奪槍兩千餘枝
·中共紀念二‧二八是賊喊捉賊
·國民黨目光短淺畏首畏尾
·紀念二‧二八是煽動台獨的一張王牌
·胡志偉文集第九集目錄
·中共同黑道人物的淵源
·黑社會奉行「狡兔三窟」
·金山是杜月笙關山門徒弟
·顧竹軒深受周恩來讚揚
·杜月笙曾要求中共放一馬
·深圳踢竇記
·超級老千充當深圳黃埔同學會會長
·自稱是胡宗南外甥、顧祝同女婿
·口沫橫飛 漏洞百出
·李萬銘式的騙子逍遙法外
·于右任的反攻大陸詩句怎樣被刪成「認同中共」?
·吳法憲臨終大罵毛澤
·從未想到要坐共產黨自己的大牢
·迫害幹部的罪魁、全面武鬥的黑手都是毛澤
·不相信林彪反毛,不相信林彪搞政變
·證明周恩來逼死林彪
·對仇人惡有惡報感到快感
·戚本禹想染指李訥 楊成武秘書同楊女春風一度
·吳法憲承認志願軍擊落美機數字有假
·畫「天下第一馬」的旅德神醫沈其昭大師
·「天下第一馬」君臨天下
·長卷黑馬風靡歐羅馬
·氣功大師治癒疑難病症萬千例
·話說中國大陸的古拉格群島
·半世紀來幾千萬人經歷中共煉獄
·中國人絕不會變成失憶民族
·戰俘揭露蘇軍介入國共內戰
·二十世紀的凌遲處死
·老毛死時幾萬人殉葬
·三年災荒時墳場屍滿為患
·留場就業連條狗都不如
·統戰部與宗教局無休無止敲詐勒索寺廟教堂
·嗜殺者被仇家活活打死
·強迫勞動不可能改變思想
·當人民畏懼政府,你得到暴政
·勞改基金會應得諾貝爾和平獎
·第十集目錄
·美麗牌商標上美女之死
·出國莫回鄉 回鄉須斷腸
·介紹康正果《我的反動自述》
·藍綠共慶「八•二三勝利」的奇景
·悼一代詞宗陳蝶衣先生
·魯迅你錯了——殺劉和珍的是馮玉祥
·天上浮雲如白衣 斯須改變如蒼狗
·莫道農家臘酒渾 豐年留客足雞豚
·四千二百年人類歷史上的鼠年大事
·張發奎評騭政壇人物品格
·第十一集目錄
·張發奎扶植胡志明攀登北越元首寶座
·《張發奎上將回憶錄》的史料價值
·「自由中國抵抗運動」的開場與收場
·王蒙與玉蒲團
·紀念黃埔22期張擴強將軍
·王蒙在一九八九
·李兆麟被殺案的疑點與真相
·痛悼國煊兄
·針對《張發奎上將回憶錄》的不實流言之澄清
·四千二百年人類歷史上的牛年大事
·第十二集目錄
·張發奎扶植胡志明攀登北越元首寶座
·《張發奎秘錄》的史料價值
·海外第三勢力「自由中國抵抗運動」的開場與收場
·王蒙與玉蒲團
·王蒙在一九八九
·張擴強傳略
·李兆麟死於情殺 楊綽庵終於平反
·痛悼國煊兄
·針對《張發奎上將回憶錄》的不實流言之澄清
·第十三輯目錄
·大智大勇 巾幗英雄
·聯合國裡的華人
·痛悼國煊兄
·張發奎扶植胡志明攀登北越元首寶座
·民初最傑出的黑幕小說作家朱瘦菊
·四千二百年人類歷史上的牛年大事——諸侯盟,誰執牛耳?
·一代詞宗陳蝶衣軼事
·孫寶剛先生行述
·陳孝威先生行述
·第十四輯目錄
·《流亡詩集》舊金山發佈會側記
·以一人而敵一國 振千仞足垂千秋
·從大陸小說看吏治腐敗道德淪喪
·蓋棺論定唐德剛
·從書海中探索歷史真相
·蔣介石研究:從「險學」到「顯學」
·張發奎評騭政壇人物
·孽書壓死書店老闆
·第十五輯目錄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朱德李富春陳毅等百多名中共高幹中招被囚

声明:此文作者禁止复制,如需转载必须经得作者同意。

   朱德李富春陳毅等百多名中共高幹中招被囚
   文革究竟是怎樣爆發的?那些位高權重、養尊處優的中共當權派是怎樣在一夜間淪為階下囚的?六十年來一直是歷史學家心頭的重量級謎團。北京《中華兒女》雜誌社派駐香港的「中華文化出版社」二○○三年七月出版的百萬言巨著《文革秘檔》披露了神秘的謎底,在其第二輯第612-613頁刊載了如下秘聞:
    (一九六七年十月)八日,北京發生一起署名為「中國共產黨非常中央委員會致全黨的公開信」的傳單案。江青、陳伯達等利用這一事件製造了「中國(馬列)共產黨」假案。傳單案於十一月二十日在天津破獲,作案者是天津市一個煤球廠的工人。他將自己書寫、刻印的八十餘份傳單投入北京市外交部街一帶的郵筒。但陳伯達、謝富治等卻認為此事必有後台。一九六八年四月廿八日和八月十九日,陳伯達、謝富治接見趙登程(原空軍某軍副軍長、時任公安部領導小組和核心小組成員,中央專案審查小組第三辦公室副主任)等時,陳伯達說「破案」是起點,不是終點,老闆在後台,後台不是一般人,一般人幹不出來,不是僅僅一個人搞的,可能有一個組織。八月廿四日,趙登程制定了一個《對反革命「非常委員會」專案在京的作戰方案》。他們對中國科學院經濟研究所實習研究員周慈敖刑訊逼供,迫使周慈敖胡謅出朱德等數十位中央和地方領導人的名字,並按照審訊人員的意圖,說了一個「中國(馬列)共產黨」的組織名稱。辦案人員如獲至寶,立即上報。林彪、江青一夥說這個黨「裏通外國」,「要搞政變」,並編造朱德是「偽黨中央書記」,陳毅是「副書記兼國防部長」,李富春是「當總理的角色」,「常委」有:陳毅、李富春、徐向前、葉劍英、賀龍、廖承志、楊成武等九人;「委員」有王震、蕭華等十六人。一九六七年六月曾秘密召開代表大會等等。九大以後,朱德等領導人分別當選為中央政治局委員和中央委員,迫於形勢,公安部只得將這一假案擱置。
   在中國社會科學院政治研究前所長、趙紫陽的智囊嚴家祺教授與其夫人高皋合著的《中國文革十年史》中也有相似的記敘。此書披露:散發傳單的是一個十五人的組織;「常委會」的成員增加到余立金、伍修權、王炳南等數十人;案情包括一份由朱德、陳毅、葉劍英、徐向前聯名簽署的給 蔣總統的電報,希望他們的老長官 蔣公配合「制止危險局勢的發展」。
   大陸著名傳記作家葉永烈所撰《陳伯達傳》(1999年人民日報出版社)則對那張傳單的內容作了較多的披露:

   這封《公開信》力透紙背,深刻地剖析了正在進行著的文化大革命,指出這是在政治上、組織上、思想上、經濟上、文化上對黨和國家的大破壞。
   《公開信》指出,文化大革命是「中央文革」的陳伯達、康生、江青在那裏掀風作浪;又指出陳伯達是叛徒,康生是托派,江青是野心家。還指出撐這些「左派」的腰的是林彪。
   《公開信》甚至指責了毛澤東,說他過分注重個人權力,遇事多疑,而且反復無常,往往從一個極端跳向另一個極端。《公開信》熱情讚頌了在艱難中爲國爲民分憂的周恩來……
   有關陳伯達在該假案所起的作用,葉永烈作了以下敘述:
   陳伯達指著牆上掛著的「宜將剩勇追窮寇」的大字標語說:「宜將剩勇追窮寇,你們要學習……抓到了刻蠟版的人是起點,不是終點。老闆不是一般人,一般人幹不出來。不是僅僅一個人搞的。可能有一個組織。」
   陳伯達接著說:「抓了幾個煤球工人,煤球工人不熟悉黨的情況。不行。我的意見你們不算破案。要像富治同志講的,你們要追,要很嚴肅、很認真的窮追,追到哪個就是哪個。」
   陳伯達還說:「要追窮寇嘛,我看這裏面有好幾層,說不定有十八層,不是一兩層,也不是兩三層。」
   這麽一來,專案組就開始「追後臺」,希圖[email protected]個「反革命組織」。
   追了幾個月,進展不大。1968年8月19日、12月6日,陳伯達和謝富治又兩次接見專案組,給他們打氣。
   陳伯達很明確地說:「就是要往上追,總而言之,不管你三七二十一,搞到誰就是誰。」
   陳伯達拿著《公開信》,故意問道:「這個反革命信上講,有一個人可以出來當權。誰是這麽一個人啊?」謝富治馬上點明了:「根子就是劉、鄧黑司令部的人!」
   吳法憲把話講得更明白:「還不就是那第二號走資派嘛!」
   陳伯達見他們說出了自己的意思,補充道:「你們要追窮寇!追窮寇!」
   在陳伯達作了這麽一番指示之後,專案組「立足於有,去審訊」。也就是說,先確定了有「後臺」,然後「追窮寇」。
   葉永烈的作品對該假案的收場有詳細的報導:
   1980年11月28日上午,最高人民法院特別法庭就這一問題,對陳伯達進行了嚴肅的審問。以下是審問時的記錄:
   審判員任淩雲:被告人陳伯達,特別檢察廳控告你利用已破獲的「中共中央非常委員會」傳單案,以追後臺爲名,陰謀誣陷、迫害黨和國家領導人。現在我問你,你在主管「非常委員會」傳單案時,你和謝富治、吳法憲都向辦案人員講了些什麽話?
   陳伯達答:說過什麽話,我實實在在是忘了,但是,我承認我說過話……要追後臺,這些話我說過……這不是說我根據記憶的。根據我這個人的性格和處理問題,可能是這樣子。
   公訴人檢察員曲文達發言,簡要地敍述了「中共中央非常委員會」案件的情況,最後建議法庭宣讀有關證據。
   法庭出示、宣讀和投影1968年4月28日、8月19日陳伯達、謝富治接見「非常委員會」傳單案辦案人員時的講話記錄(節錄)和1968年12月6日陳伯達、吳法憲接見該案辦案人員時的講話記錄。
   宣讀後,審判員任淩雲問:這些話是你講的吧?
   陳伯達答:這樣子,按照記錄,這記錄是真的記錄。按照記錄呢,我沒有話說,就是這樣子,照記錄的做。如果你要說記錄的每一個字我都要記得,我倒是自己欺騙自己,記錄有的就是有的。
   問:記錄記的是不是你講的事實。
   答:追後臺我是說過的。
   檢察員曲文達經審判長許可後發言,他提出在追後臺的過程中,趙登程根據陳伯達、謝富治、吳法憲的講話,制定了一個在京的作戰方案。法庭出示和宣讀了趙登程1968年8月24日根據陳伯達、謝富治、吳法憲的講話,修改審定的《對反革命「非常委員會」專案在京的作戰方案》,其中有:「……認真領會了伯達、富治同志指示精神,不是根本未破案,而是根子未找到,是反革命修正主義分子、叛徒、特務,劉鄧陶、彭羅陸楊、譚震林、安子文、薄一波等,他們幹的,或在他們的指使下別人幹的……」
   出示、宣讀後,審判員任淩雲問:剛才出示、宣讀的趙登程這個作戰方案,你聽到了吧?
   被告人陳伯達答:讓我說話嗎?
   審判員任淩雲說:你可以說。
   陳伯達說:整個案子我記不清楚了,但是我是管過這個案子的一個頭子。我有許多東西是怎麽來的,這個,我是說在1931年聽到陳原道同志說是河北省有一個非常委員會……那麽,這個話說錯了就是錯了……追後臺這是什麽意思呀,這話當然是很不對的,很糟糕的,但是呢,不是沒有一個來源,或者想像的,有一個東西,就是陳原道同志,我看在座的可能會有人知道這件事情的,1931年在天津確有一個非常委員會,中國國共產黨非常委員會,的確有。
   審判員任淩雲問:你說你這個來源是這樣的,那麼我問你,你說的是1931年有這麽個組織,有這麽回事。但是這個案子是發生在1968年,已經破了案了,破了案以後幾個月,你佈置叫追後臺……你叫追後臺,你是追的什麽人呢?這個剛才出示的證據已經很清楚了,和你說的是兩碼事。你是8月19日給專案人員講話,給趙登程講的,趙登程根據你這個講話,在8月24日作出了作戰方案。
   陳伯達說:這個發瘋的人呀!發瘋的人是會有的。我不能擔保當時參加專案的人,沒有發瘋的人……
   審判員問:按照你的講話去追後臺,你佈置叫追後臺,追出來那個假案,你有沒有責任?
   答:有責任。
   審判員任淩雲宣佈:被告人陳伯達被指控夥同謝富治、吳法憲利用已破獲的「中共中央非常委員會」傳單案,以「追後臺」爲名,誣陷、迫害黨和國家領導人的這一事實,法庭就調查到這裏。
   
   聰明伶俐如江青、康生、陳伯達、謝富治之流,未必愚蠢到真正懷疑朱德陳毅李富春等中共領導人「要搞政變」,但由於他們揣摸到暴君毛澤東亟欲排斥高層異己的陰暗心理,便逢君之惡、故意以一份跡近荒唐的民間傳單為「證據」,而將一百多名功高蓋世的文臣武將打入牛棚。他們之中大多數人在經歷批鬥、酷刑後獲釋,但賀龍、彭德懷、陳毅等元帥被迫害致死則是不容否認的事實。該案牽涉到基層幹部所造成的枉死,就不計其數了。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