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胡星斗文集
[主页]->[大家]->[胡星斗文集]->[中国的“四农”问题与“大户籍制度”改革 ]
胡星斗文集
声明:此文集为网友帮助建立,和胡星斗教授本人无关
·胡星斗简介
***2002文章***
·中国——动乱的威胁
·从“政治腐败”案例看政治体制改革
·同农民一道呐喊
·科教兴国的文化传统障碍
·中国应走新社会主义道路--致中共“16大”的建议书
***2003年文章***
·林彪真相
·略论中国社会病──在南开大学的演讲
·新闻监督和司法独立的原则不容践踏
***2004年文章***
·胡星斗:“高贵中华、文明中国”的呼唤
·胡星斗在外交学院、中央财经大学的演讲:铸造“高贵中华、文明中国”
·中国知识分子说真话者少
·胡星斗接受北京电视台采访谈劳动教养制度
·胡星斗关于MDP答新华社记者问
·胡星斗谈提高警察待遇,建立声誉机制
·建议人大代表专职化
·关注农民的权利贫困
·人民代表大会制度改革的设想
·建议进行“虚省实县”的区划改革
·胡星斗、邵道生:县委书记反腐受威胁说明中国已出现腐败利益集团
·中国应该转向一个人道的市场经济体制
·略论中国人的思维方式
·对二元户口体制及城乡二元制度进行违宪审查的建议书
·就县乡机构改革致中共中央、国务院的建议书
·中国人的思维之弱
·发展人文经济,建设人文乡村——建设自由社会主义的新农村
·胡星斗教授上书全国人大 直言现行户籍制有悖宪法
***2005年文章***
·关于将世界第一教育家孔子的生日确定为新教师节的建议书
·讨伐中国教育制度
·应当实行知识产权人道主义——在《中关村论坛》上的发言
·建立现代儒家企业制度
·皮介行、胡星斗:两岸教师节统一运动倡议书
·胡星斗在非公有制经济发展的新机遇论坛上发言
·北京市纪委、北京电视台、《中国廉政报道》电视片、社会科学报等采访综述
·关键在于建立现代政府治理制度—中关村问题研讨会的评述
·关于“和平联合国”(民间联合国)的设想
·民有经济与企业家责任
·关键在于建立现代政府治理制度——中关村问题研讨会的评述
·社会主义在西方
·企业管理十字箴言—在中国企业家国际论坛等上的发言
·关于将孔子的生日确定为教育节的建议书
·建立中国的“弱势群体经济学”
·现代地产文明和现代地产制度
·维护出租车业者作为弱势群体的权益
·胡星斗答问:中国大陆的衙内现象
·胡星斗古典诗选
·建议制订《平等权利法》,缔造中国的平等权利新时代
·建立公民问责制度和公民环境文化
·制定《平等权利法》,建设“公平市场经济”和社会主义新农村
·关注二元户籍制度背后的体制改革
·“无”的企业家哲学
·设立社会科学院士制度将加速中国的学术腐败
***2006年文章***
·实施教育优先战略,开创平等权利时代
·关于农村制度建设问题
·设立社会科学院士制度将加速中国学术腐败(修改稿)
·略论公平市场经济
·关于消除城乡差别待遇,统一人身损害赔偿标准的公民建议书
·就废除信访制度致全国人大、国务院的建议书
·中国不能搞成“权力市场经济”
·胡星斗:企业家的修身哲学
·李方平胡星斗:关于改革死刑适用制度的公民建议书
·关于迁都的建议书
·中国——动乱的威胁
·中国的“四农”问题与“大户籍制度”改革
·宪政社会主义与现代中华文明探讨 ——为首届全国社会主义论坛而作
·关于慎重处理打工子弟学校问题的公民建议书
·关于消除“乙肝歧视”的公民意见书
·胡星斗批评特权垄断
·公民网络自治与现代政府治理制度—博客网研讨会上的发言
·谋略民族与中华文明的改造—在三元学社、文明中国培训班上的发言综合
***2007年文章***
·宪政与可控民主才是好东西
·冷眼看外汇储备和外贸
·胡星斗四建议书
·缓解医疗困境、实行免费基本医疗制度的建议
·和谐龙文化研讨会上的发言
·中国男性主义宣言
·关于提高警察待遇、保障警察人身权利的建议
·结束信访,设立冤案申诉局
·加强新闻舆论监督,建立现代新闻制度
·石油特别收益金还利于民
·小产权房有条件合法化是明智之举
·表面风光、内心彷徨的中产阶级
·中国随想
·关于非北京户籍子弟上学权利的呼吁信
·致胡锦涛主席的建议信:中国的死路与出路
·中国转型之我见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中国的“四农”问题与“大户籍制度”改革

   以往,国人的眼光主要集中在“三农”(农村、农民、农业)问题上,中央政府提出的“建设社会主义新农村”也旨在解决“三农”问题。但在目前,影响中国社会的稳定与发展、最为人们关注的其实是农民工问题——农民工身份的被歧视、户籍制度的藩篱、农民工非工非农的尴尬处境、农民工的候鸟状况与稳定的产业工人和技术工人的短缺、廉价劳动力的被剥削、城市化的落后;农民工的维权、养老、医疗、就业、失业、工伤、培训、文化娱乐、计划生育、政治权利;农民工子女的教育、留守儿童的健康成长,以及农民工对城市治安的影响等等,成为摆在中国政府面前的最为棘手的问题。统筹解决“四农”(农村、农民、农业、农民工)特别是农民工问题,已经迫在眉睫。

   首先,要给“农民工”正名。“农民工”这一名称本身就是二元户籍制度下歧视的产物。世界上极少有哪个国家的公民在做了工人之后仍然被冠以农民的。虽然在我的眼中农民并不天然地比城市居民和任何权贵阶层低贱,但在中国目前的语境中,带有“农民”二字往往就带有歧视鄙视的含义。所以,我建议以后所有的文件、媒体,必须一律改称“农民工”为“新工人”(以下使用“新工人”一词)。

   所谓“新工人”,就是打破户籍隔离制度的新型劳动者、新的稳定的产业工人。他们是中国城市现代化的生力军、中国经济增长和社会发展的原动力。以后,政府的决策、统计,城市的建设、财政预算,以及劳动保障、社会保障等等都必须考虑到新工人的因素。

   因为“新工人”主要工作、生活在城市,而城市又是现代国家政治、经济、文化的中心,所以对于目前的中国来说,解决“新工人”面临的问题也许比解决“三农”问题更为迫切,对于中国的稳定与发展也有着更加直接的意义。至少,我们在建设社会主义新农村、解决“三农”问题的同时不该忽视了统筹解决“四农”问题的重要性。如果哪一天,“四农”问题真的减少成为“三农”问题了,那才标志着“新工人”的真正诞生和平等社会的真正到来。

   统筹解决“四农”问题、塑造“新工人”,关键是要进行“大户籍制度”的改革,转变农民的身份,推进农民、“新工人”的社会保障、劳动保障以及平等权利的事业。

   目前,全国许多城市正在进行户籍制度改革,尝试着建立城乡统一的户口登记制度。这是具有重大和深远意义的社会改革,是一场中国式的平等权利的革命。但现在有一种看法,认为户籍制度改革的重点是剥离户口上的附加功能;户口的附加功能过多过繁,使得户籍改革牵一发而动全身,难以推进。所以,现在的户籍改革只能删繁就简,致力于统一城乡的户口登记,以后再谈附加功能的改革。

   这种“狭义”的户籍制度改革具有简单性、策略性的特征,是值得肯定的,但我认为,在进行“狭义”的户籍制度改革的同时也必须重视“广义”的户籍制度改革或者说“大户籍制度”改革,即户口登记改革与教育、医疗等“附加功能”的改革应当同时并进,否则,户籍改革的成果十分有限,甚至可能偷梁换柱,对农民、“新工人”、“新城市居民”具有实质意义的“附加功能”的改革不了了之。

   因此我认为,政府应当以户籍改革为契机,进行平等权利的制度变革,也就是将城乡分割的二元教育制度、二元医疗制度、二元社会保障制度、二元就业制度、二元政府制度、二元财政制度、二元税费制度、二元金融制度、二元公共投入制度、二元电力制度、二元燃料制度、二元住房制度、二元土地制度、二元粮油供给制度、二元劳动人事制度、二元组织制度、二元国有资产制度等逐步一元化。

   当然,在目前顽固的二元体制背景下,可以先进行形式上的户籍一元化的改革,以身份证号码进行社会管理,将个人信用情况、社会保障资料等纳入统一的身份证号码数据库中,类似于美国的社会安全号管理。同时,改革档案体制,将个人档案电子化、透明化,进入身份证号码数据库,供全社会查询。这样,先形式上统一城乡居民身份,规定新出台的条例法律等一律不允许根据户籍实行歧视性的规定,然后再从实质上也就是从教育、医疗、养老等方面逐步统一城乡待遇:如政府继续增加对农村义务教育的公共财政投入,免除义务教育的一切费用,改造学校危房,改善教学条件;帮助农民建立大病医疗保险以及流行病、传染病、地方病的预防体系,将低保扩展至农村,探索农民社会化养老的办法;废除对“新工人”就业的种种限制,将无地又无岗的农民纳入失业保障范畴;改革乡镇政府,缩减乡镇机构,建立城乡统一的财政、税收、金融、基础设施、公共服务的体系;统一城乡组织,建立与工会相对称的农会,鼓励农民行业协会的发展;确认城市基础设施、国有资产中几十年来农民的贡献,废除城市增容费、“新工人”进城办证、户口买卖等不合理的收费和交易。

   进行大户籍制度改革,实质上是进行一场平等权利的革命,是中国政府落实国际人权公约的最好体现,也是在消除束缚中国生产力发展的最大的制度性障碍。人口能否自由迁徙以及迁徙的频率,反映了市场经济的发达、人才的流动和社会的活力;发达国家的年迁移率在10%以上,美国在25%以上,即每年有四分之一的美国人迁居他地,而中国只有1%左右,这实际上表明了中国社会管理制度的落后。

   综上所述,中国要统筹解决“四农”问题、把“新工人”变成新城市居民、工人阶级的一部分,就必须进行大户籍制度的改革,必须开展一场平等权利的革命。

   (E-mail:[email protected]。“胡星斗中国问题学”网站:http://www.huxingdou.com.cn。)

   (7/3/2006)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