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胡平作品选编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胡平作品选编]->[台湾行及其他]
胡平作品选编
·皮诺切特爲何崇拜毛泽东
·自由是生存与发展的保障──评《中国二等公民:当代农民考察报告》
·《反美主义》评介
·911恐怖袭击与美国的中东政策
·美国外交政策的国家利益原则
·【书评】听“假洋鬼子”谈民族主义──读林培瑞《半洋随笔》
·文革研究的新成就——读徐友渔《形形色色的造反——红卫兵精神素质的形成及演变》
·推荐《“六四”真相名家谈》
·铁面宰相的无奈──读《朱容基在1999》(舒崇)
·我看徐匡迪"辞职"
·中共会调整对台政策吗?
·读茉莉《人权之旅》
·永恒的纪念——读杨小凯《牛鬼蛇神录》
·是文明的冲突吗?--再谈911
·关于人类社会发展的加速度原理
·王若望在晚年达到生命的高峰(在王若望先生追悼会上的发言)
·也谈乡愁
·读李文和感言有感
·读李文和感言有感(之二)
·李文和案与美国社会制度
·读韦君宜《思痛录》
·给某些反法轮功人士上一课
·黄谷阳爲何杀人自杀?
·江泽民,退?不退?半退?
·爲长春播放法轮功电视片申辩
·中国的脊梁──推荐《脊梁──中国三代自由知识份子评传》
·可以推论的人──写在《许良英文集》出版之际
·从“希望工程”弊案谈起
·别以爲老实人好欺负
·又见“追查谣言”
·争取民主首先要争取言论自由
·中共政权爲何长寿?
·胡锦涛爲何拒收信件?怕里面有法院的传票!
·“佶京俅贯江山里,超霸二公可少乎?”
·互联网与言论自由
·在西方,只有媒体老板才享有新闻自由吗?
·单眼人,双眼人与异族通婚
·跪交请愿书也是非暴力抗争
·纪念“六四”十三周年
·杨建利事件与中国的法治
·共军还会向民衆开枪吗?
·为了自由与尊严
·私産入宪与归还産权
·胡平书评:戈尔巴乔夫回忆录问世
·胡平书评:读戈尔德哈根《希特勒的自觉帮凶》
·胡平书评:棗詹姆斯?曼《向後转》评介
·胡平书评:读白杰明《赤字》
·胡平书评:推荐《凌志车与橄榄树棗理解全球化》
·胡平书评:最是英雄 灯火阑珊处──读《情义无价》有感──
·胡平书评:二十一世纪中国政治预言──读李(吉力)小说《中南海的最后斗争》──
·胡平书评:《我以我血荐轩辕》评介
·从台湾大选看台湾的困境
·贺《民主论坛》六周年.与《民主论坛》诸同人共勉
·“非法之法不是法”与“恶法亦法”
·“记忆”与“遗忘”的双重困境
·江胡起风波
·摘取死囚器官与中国文化──读《共产党的慈善事业》一书有感
·阅尽沧桑之后──一代知识份子的反思
·法轮功抗暴三周年
·“惜乎不中秦皇帝”─也谈林彪事件
·中国人应该多研究日本
·美国是第一第二故乡
·中国政府爲什麽不收富人的税?
·南非枪击案 江氏人马嫌疑最大
·关于美中安全审查委员会报告
·重温索尔仁尼琴对“缓和”的批判
·纽约警察如是说
·从“你的问题你自己知道”这句话谈起
·江泽民想留任,困难更大了,机会更小了
·中共正在变成社会民主党吗?
·《北京之春》同仁致杨小凯夫人吴小娟慰问信
·绝对权力的赤裸告白评康晓光《未来3--5年中国大陆政治稳定性分析》
·哪些资本家真心支援共产党?
·反恐之战任重道远——纪念911一周年
·法轮功,One fits all
·两代“海归”,两样心情
·让我们不要再谈村民选举
·他们爲什麽向美国大使馆提抗议?
·简评《明报》秦胜短评
·莫把恶心当感动,莫把剥夺当奉献
·江泽民要向布希说什麽悄悄话?
·两种不确定性
·不相信政府--美国式的爱国主义──读《必要之恶》
·江泽民如何与布什谈人权
·必须旗帜鲜明地反对“稳定压倒一切”
·“与时俱进”,还是“与党中央俱进”?
·陈奎德十年前提出“中国向右翼专制转变的可能性”
·道德真空是怎样造成的?──再评“与时俱进”
·最后的警告──热烈推荐卞悟文章
·“党指挥枪”还是“枪指挥党”?
·简答海壁
·光辉的人格榜样丰富的思想遗产--追思小凯
·信念的力量——我认识的萧雪慧与袁红冰
·什麽叫渐进改革?
·中共第四代能否纠正前任的错误
·黎安友文章之我见
·胡平书评:中共第四代与中国民主化--读《第四代》与《中国的新统治者》
·永不放弃
·不提“胡核心”意味著什麽?
·如何解读大陆官方出版物
·权贵私有化与矫正正义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台湾行及其他

   这次我和军涛、王丹的台湾之行,主要是参加两岸知识分子论坛主题研讨会,由东吴大学政治学系和澄社联合主办。澄社是台湾的一个以大学教授为主的知识分子社团,已有十几年历史。1989年由旅美学者胡佛和黄默等在美国哥伦比亚大学策划成立。首任社长是台大心理系教授杨国枢,现任社长是东吴大学政治系教授黄秀端。这次讨论会的主题是,“两岸民主化诊断。”会议计划开始于去年。除我们之外,大陆知识分子秦晖,许志永和王怡也是被邀请的学者。但由于种种原因,秦晖和许志永未能与会。来自大陆的学者,只有王怡到会。参加这一会议的台湾学者有台大、政大、东吴大学、阳明大学、中山大学、文化大学、清华大学和中央研究院的教授和研究员。
   
   除了这场讨论会,我们还和澄社成员举行了座谈会。澄社希望通过建设一个华人公共知识分子讨论空间,促进全球华人解决现代化和全球化对华人世界的挑战。会上,我们的建议是在全球范围内号开系列华人知识分子对话会议和讨论会议,就重大议题交换看法,争取形成共识。
   
   我们还在东吴大学国际演讲厅对东吴大学学生举行联合讲演会,讨论大陆最近的维权运动。会上,发言者和提问者对大陆维权运动的战略,历史渊源,现实基础,合法空间,政治效应和前景,做了多方面探讨。

   
   我们先后上了中央广播电台和华视的节目。中广主要对大陆广播,对大陆的民运和维权如数家珍,令人印象深刻。
   
   在台期间,见到很多老朋友新朋友。吾尔开希安排了一场聚会,在座的有李庆平(原海基会副秘书长),张作锦(联合报)等,还见到了从大陆泅渡台湾的异议人士燕鹏,状态比预想的要好。后来我们也见到了另一名在台的大陆异议人士陈荣利。颜钧还在金门,很遗憾没见到。
   
   原青年团结会会长赵弘章和海外民运人士接触较多,得知我们来台,特地抽出时间作陪,安排和一些新老朋友见面,领我们逛书店。晚上则约集了一批青年朋友叙谈,包括几位也当过青年团结会会长的和在智库工作的。
   
   在军涛来台前,导师黎安友特别写信给所有在台湾的哥大政治系毕业生和访问学者。徐斯俭、萧美琴,还算是王军涛的师兄弟师兄妹。特别请我们吃晚饭。并请其他一些朋友解答我们关心的问题。
   
   
   我们四人在龙应台家作客,在座的还有几位台湾的知识界人士,谈大陆状况,谈两岸关系。龙应台并为王丹安排了一场在清华大学的讲演。
   
   我们在国民党党部会见了马英九(王丹和我每次去台湾都见到马英九)。马英九介绍了他在两岸问题,大陆民主化问题以及台湾内部发展问题的看法。马英九特别强调,他不会改变对于大陆民主化和六四问题的一贯立场。军涛还拜会了国民党副主席关中。王丹和我最后在陆委会会见了主任吴钊燮(我每次去台湾都要拜访陆委会)。交谈内容仍然是两岸关系与大陆民主化。
   
   前新党立院招集人,政治学教授周阳山也计划宴请我们,但是因为日程表冲突,军涛代表我们赴宴。胡佛教授,前陆委会主任,现国民党立委苏起参加了晚宴。
   
   这次,我和王丹专程拜访了台湾民主基金会,感谢民主基金会对《北京之春》的支持,并希望民主基金会能进一步加强对大陆民主化的关心与帮助。台湾民主基金会是在三年前仿效美国的国家民主基金会而设立的,董事会包含产、官、学、政党代表及非政府组织人士,董事席次一半以上由立法院席次高于百分之五之政党,依其席次比例分配,现任董事长为立法院院长王金平(蓝营),现任执行长为外交部次长高英茂(绿营)。
   
   记得2003年那次访台,我和同道一起拜访了国民党、民进党、亲民党、台联和新党,无非是强调台湾要关心和支持大陆民主化。我在五个党的总部讲的是同一套话。我一直认为,支持大陆民主化是超越蓝绿之争的,既符合人类普适价值,又是符合台湾根本利益的,是能够得到台湾朝野的共同理解和支持的。在支持大陆民主化方面,台湾可以也应该做得更多些更好些。
   
   在台期间,我们除了开会见朋友,就是逛书店。台北的书店令人流连忘返,身上的几个钱全花在买书上了。
   
   回来后听到一些议论,有朋友对王丹在立法院的讲话提出批评。王丹的这次讲话我不在场,但他的基本意思我是知道的,也是赞成的。我也认为对于“终统”一事,中共方面不会做出什么激烈反应(倒是有贾庆林代表中共宣布要与铁杆泛绿对话,胡锦涛问候绿色企业家张荣发)。事实上,外电报道也都说北京反应克制。原因也正如王丹所说,在目前既定的政治格局下,台湾独立实际上不可能,两岸关系不会出现什么实质性的变化。
   
   有网友写文章,说我在两岸问题上的观点是随着岛内蓝营掌权还是绿营掌权而变化的。此话毫无根据。我还没有见到有谁比我在两岸问题上观点更一以贯之的了。感兴趣的读者不妨读一读我过去十八年来写的几篇文章(见附录),如发现有前后矛盾,左右互搏,敬请指出。
   
   
   附录:
   
   1、中国统一之我见(《中国之春》1988年4月号)
   
   2、论统独问题(《北京之春》1997年10月号)
   
   3、数人头胜过砍人头(《北京之春》2000年5月号)
   
   4、和大陆朋友谈台独(《北京之春》2000年5月号)
   
   5、从台湾大选看台湾的困境(《北京之春》2004年5月号)
   
   6、时间会站在谁一边(《北京之春》2005年4月号)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