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贺伟华
[主页]->[百家争鸣]->[贺伟华]->[为自由而战,对六四的最好纪念]
贺伟华
·纳粹帝国滋生崛起的土壤及其群众基础
·苏格拉底的“死亡之吻”——守法即为正义
·无法收场的悲哀――强权者的恶梦
·利益诱惑、暗箱操作换来的究竟是什么?
·陋室随想笔录:电磁攻击又如何剥夺我的自由?
·陋室随想笔录:以亲身经历述说监控技术的发展
·陋室随想笔录:对精神控制与催眠术的感受
·陋室随想笔录:逐渐蒸发的生命活力???
·陋室随想笔录: 落花有意,流水无情
·陋室随想笔录:地狱之门
·陋室随想笔录:睁眼说瞎话的女人
·陋室随想笔录: “泰坦尼克”家庭颠覆案后续---刻骨铭心的记忆
·陋室随想笔录:刑场上没有婚礼
· 陋室随想笔录:伍继光教授的忠告
·陋室随想笔录:《面粉厂的技术员经历》
·陋室随想笔录(连载):我的打包工、维修工生涯
·陋室随想笔录(连载):陋室门前的偶遇
·强权下的罪恶(2004年原稿)
·强权下的罪恶连载之一
·强权下的罪恶之二---自序
·强权下的罪恶连载之三---前言
·强权下的罪恶连载之四---当事人简介
·强权下的罪恶连载之五
·专制暴政下的女权主义误区(之二)
·专制暴政下的女权主义误区
·西方的良药,东方的祸水:马克思走下神坛(上)
·西方的良药,东方的祸水:马克思走下神坛(3之2)
·西方的良药,东方的祸水: 马克思走下神坛(3之3)
·无法收场的悲哀――强权者的恶梦
·我被逮捕的真相
·大年初二深夜和女儿的对话
七、哲学与政治
·藏民启示录:中国未来的方向(1)
·为中国自由文化运动喝彩
·掀起拯救中国扒粪运动高潮、为新闻自由闯关
·脊梁----走向现代公民社会
·从主权在君到主权在民---人民主权的起点
· 递进民主:现代文明构筑之探索
·读书心得:康德哲学思想对唯物主义的批判
·多元化公民社会
·我们头上的星空,还有心中无限的敬畏
·现代民主政治、公共理性对马克思主义的回应
·读书心得:康德哲学思想对唯物主义的批判
·多元化公民社会
·我们头上的星空,还有心中无限的敬畏
·现代民主政治、公共理性对马克思主义的回应
·脊梁----走向现代公民社会
·论马克思主义的起源、发展及其本质
·马克思主义思想理论研究与批判对中国大陆公民维权运动的意义
·现代多元民主政治思想对马克思主义一元专制的回应
·现代文明思想库:读《现代民主政治〉心得之一
·从主权在君到主权在民---人民主权的起点
·胡温暴政的奴隶制本质与中国人奴的革命权利
八、人文
·“非人状态”与“道德存在”
·“囚禁的亲情”
·夸父追日、天涯求梦之路
·中国——监控无处不在,一个全民动员的警察国家!
·童奴泪——响彻云天、泣轨神、惊天地的《同一首歌》
·信仰者的苦难
·燃起自由的篝火,为中国自由文化运动壮行
·官民冲突愈演愈烈.知识分子集体失语
·无法承载的生命之轻---鲜活消逝于五指之间
·从权力中心下放农村 并不意味着落花飘零、好景不再
· 老子的养生哲学与贾宝玉的出家
· 拯救与逍遥
·生存的意义生存的意义
· 生与死的抉择
·永远的丰碑
·半个世纪的法西斯专制,五十五年的民族悲歌
·奠基于苦难的史诗般经济学辉煌
·突破网络封锁之后,惊闻汕尾东洲血腥镇压有感!
·信仰危机与屈原自杀
·权力与金钱不是万能的
·信仰者的苦难---对“同唱一首歌”的亲身感受
·比尔*盖茨,知识经济、人文时代的宠儿!
·新年诗话
·请留意:人们利用传统污辱他人的时候,可能自己也会被传统埋葬!
·请留意:人们利用传统污辱他人的时候,可能自己也会被传统埋葬!
·我所经历与看到的中国劳工境遇(连载)
·我所经历与看到的中国劳工境遇2(连载)
·我所经历与看到的中国劳工境遇3(连载
·我被带到中共耒阳市公安局问讯的经历
·我被带到中共耒阳市公安局问讯的经历
· 拯救与逍遥
·专制暴政下的女权主义误区
·非政府组织与团队归属---生命意义的自我赋予
·被变质馄饨毒倒的人究竟有多少?
·一封导致被关疯人院的信件
·贺伟华:巨星陨落、光耀千古
九、杂文
·要“磁浮”?要奥运?还是要人权:论上海民众和平散步的意义
·要猪的竞技,还是人的奥运:回复王思源先生的奉劝
·裸照门:张柏芝的坦荡与阿娇的“虚伪”
·我命中注定自由、孤独的走过!
·网络大时代----专制政权的末日!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为自由而战,对六四的最好纪念

为自由而战,对六四的最好纪念
   -----------------我所见所闻的上世纪八九年反腐败、反特权民主运动---------------------
   
   作者:贺伟华
   ◆有一种精神,曾经深透骨髓与血液,如今再次激励而唤醒每一个“6.4”幸存者,追忆那风华正茂、激情燃烧的岁月;
   ◆有一种思想,曾经动摇我们为之坚定不移、刻骨铭心的信仰,在颓废、迷茫、绝望的国人心中激起了永不消逝的激荡,对自由与天赋人权的狂想;
   ◆有一种血性,经久而不衰,支撑着苦难中的生灵,拒绝屈辱、强制与冤杀,作不屈而持久的抗争,生命不熄,战斗不止;
   ◆有一种希望,如黎明前的曙光、如文明启示录,至今指引着孤独的厄运抗争者奋勇前行、作不屈而忘我的追究;
   ──因为有了它,绝境的荒原失落者看到了生的希望;因为有了它,天涯孤旅者看到了地平线上的曙光;因为有了它,光明守望者为自由而战,用永不言败的血性与毅力完成六四受难者的梦想。
   
   十七年了,跌跌撞撞、坎坎坷坷、萋萋惨惨萋萋,十七年的坎坷艰辛、蒙昧岁月,无论如何刻意遗忘,也无法冲淡六四的记忆而弃绝无数莘莘学子的苦难与冤狱。每当夜深人静,一个孤独守望者的思绪往往不由自主回到当年,似乎过去的一切都是天命,年轻时的率真、血性与正直凑巧与八十年代的人性解放与思想自由的历史潮流相遇在一起,既是鱼水交融而筑就了一个时代的秉性与精神;又是血与火的历练而掀开了历史上最悲壮的一页。从此,政治与我一生结缘,即使尽力洗刷自身的政治色彩,声称此生只有技术人生,与政治绝缘;政治迫害下的羞辱、孤独与恐吓也阿还是无处不在。
   
   “不在沉默中死去,就在沉默中爆发!”无尽的屈辱筑就了奋起反抗与呐喊的勇气,既然整个中国淹没于红色恐怖的海啸洪水之中,那么只有勇敢的挑战风口浪尖的极限,才可能战胜对洪水的恐怖而迎来凯旋的希望。一个曾经胆小、怕事、怯弱的青年命中注定在苦难与历练中成长起来,而勇敢的承担起自己应有的历史责任。从此,见证历史,为六四受难者招魂、为六四受害者昭雪、声讨中共当局的罪恶与暴行成了一个不再洗刷自身政治色彩的孤独者的使命与心愿。
   
   对八九民运的最初记忆应该是1989年5月前后,当时我出私差到省科委科技情报阅览室查阅科研资料,记得我下榻的招待会就在省政府对面不远处,一到长沙就发现情况和往日大不相同,省政府周围的五一路人山人海,较远处的八一路也热闹非凡,人们坐在车上、打着横幅标语、喊着口号飞奔而过,游行的学生排着队伍、喊着口号参差不齐的在人群中艰难的涌动前行。在省政府门口,在十字路口,好像临时搭建了一个站台,一个学生领袖在周围无数群情激昂的人群簇拥下打着手语声音高亢的演说着。汗水从他的头发中、额头一直往下流,我情不自禁的也挤了到人群中去,并极力的想听清楚他说的每一句话,具体的内容今天已经无法在一一回忆而复述出来,总体宗旨不离“反腐败、反特权、反官倒、要民主”及揭露中共中央某某官员的腐败罪恶,其中李鹏与邓小平都未逃脱群众指责。
   
   在省政府门前,一字排开全省各大院校的绝食静坐声援团,井然有序的排列划分了各学校的区域,许多年轻的学生分坐其中,这时大家还是在静坐,没有开始绝食。第二天再来看时,发现省政府门前静坐学生队伍凌乱了许多,人也多了许多,八九民运北京声援团已经出发,十字路口车辆已经可以穿行。这时,好像是工自联的工人们驾驶着解放牌汽车、高举毛主席巨幅画像而高呼“反腐败、反特权、反官倒”,一辆接一辆的飞驶而过,引起了路边示威者的阵阵喝采。
   
   历来孤独、不善交友的我,虽然天性的羞怯与自我封闭而几乎历史性事件擦肩而过,然而天意却刻意的安排着志同道合的偶然汇聚,行走于静坐的学生之间,我又感到了1986年曾经经历过的亲切与热血沸腾。当年是在湘大校内游行,这次是在省政府门前情愿,看到湘大的学生队伍在静坐,我不由自主的主动跑过去与他们交流。虽然这时的我已经毕业有两年多了,与静坐者也素不相识,然而我们的交流既亲切又热烈,看到他们手里的大把宣传资料,我情不自禁的要了近五十张,热情高涨的我决心要把死气沉沉、信息闭塞的耒阳引入这场空前高涨的反腐败运动当中去。却没有想到我在长沙的一举一动都在当局的监控之下,更没有想到这些资料一带到耒阳家里,就被父母强行搜出,付之一炬。而在回耒阳火车上“偶遇”的、在湘大认识的女校友李延春,竟然和从前主动认识我一样,这次还是充当着特殊的监控使命。我却毫不知情的、情绪亢奋的给她等诉说着八九民运的历史意义、宗旨与可能缔造的辉煌,对于李情意绵绵下的暗示竟然毫无警觉。在资料被烧之后,不甘的我又独自来到了衡阳,衡阳市政府门前与院内也是人山人海、气氛热闹非凡,当时怎么也想不通,为什么耒阳竟然毫无动静、恍如隔世一般?不善交际的我只想着如何在同学朋友之间传播这些信息,也没有想到大家已经统一一致的与我隔了肚皮。交际技巧的缺乏又导致了我无法利用这一历史性机遇,广交同道,打开局面,尽可能发挥自己应有的作用,甚至曾经的主动交流者也没有互留地址与姓名。后来才得知也正因为我的这一弱点才让当局不把我当成一个积极参与鼓动者而加罪,父母的行为“挽救”了我,我不过背着八九民运支持者的罪名,得以在监狱之外、地狱之中领受当局的所谓“优待”。
   
   六四屠城后,住在我家对面的同届同学谢连生似乎担心我不知道,特意来到我面前描述北京如何如何的杀了许多人,在他提醒支持八九民运者都可能受到牵连后,我再次从我姐夫口里听到了“凡参加民运者没有好下场!”的警告,几乎所有的人从此对我的态度都有了一些微妙的变化。就连曾经的初中同学、结拜兄弟梁成凤也骑着武警部队的军马,在我面前挥舞着马鞭耀武扬威起来,在所有同学眼里,我较以前更甚的成了所谓的另类。当时蒙在鼓里的我发觉人们对我似乎比以前还更加热情,事后才知道这一切都是源于政府统一一致的集体欺诈。与今天特立独行的孤立状态不同的是,当时头脑简单的我根本就无法像现在一样参透其中的奥妙,结果是一次又一次的掉进了当局设下的陷阱当中,被搞得天昏地暗、晕头转向,还不知这一切究竟是为什么?直到我所谓弟弟的同学一次次的在我面前声称要玩死我时,我才真正感受到这种地狱生活与监狱本质上说是没有两样的,通过对人的精神、肉体的摧残,通过对人的尊严的践踏与摧毁而达到把人彻底击垮的目的。
   
   我所经历与知晓的八九民运与六四屠杀就这么多,按理来说,我不是严格意义的民运分子,而只是一个八九民运的普通支持者。当人们问我为什么对八九民运情有独钟时,我的回答是:“这是奴隶对解放的渴望、对自由的向往。”对于早已处于被监控与集体性愚弄状态的奴隶来说,我倾注情感的更多原因来自于一种本能的反应。八九民运的喊出了我的心声,在绝望、苦闷与愤怒中人们所表现出来的勇气与热情让我感动。不管是当时还是现在,还是在强制下一度压抑着自己的情感而噤若寒蝉,我的内心都是向着他们的。与他们不同的是,他们当时还有机会最后一次发出自己的声音与呐喊,而我早就没有了这种可能。与现在相比,我当时的处境险恶得多孤独得多,现在想来,被排斥于这个社会之外,是我的宿命,我得以追求心灵平静与生存下去的唯一办法与手段就是人书对话、人与物对话,就像今天的人机对话一样,尽可能的回避与人的交流。
   
   当时,经验早已经告诉我,与男人对话,意味着挑衅与背叛;与女人接触,意味着刻意的羞辱。今天人们如果看看余华小说《活着〉改编的电视剧《富贵〉,就应该明白被剥夺一切机遇与权利的人,他的生活意味着什么。对我来说,能够活着,能够醉心于自己的事业,就已经是最大的幸福,从没有想过要嫉妒他人比我美满的人生、也从不幻想今生今世还有什么世俗眼里的风光荣耀,只要没有人来干扰我的工作、打扰我的人生,就是最大的幸福。然而,仅仅这一点,也是一种奢求,刻意的集体性挑衅与侮辱还是天天主动的找上门来,我无法回避、只能面对与坚守。
   
   无论当局如何刻意的在我面前张显各种奢华与幸福,其实,都不是我所追求的,也不是我所能渴望的,从小到大,人们几乎时时刻刻在提醒着我:你不过天生的奴隶,不是值得关爱与尊重的人。因此,胆小、自卑与缺乏自信曾经是我的秉性。面对侮辱与挑衅,首先我的选择是忍让,而愤怒与反抗往往发生在集体愚弄与迫害走过了头的时候,发生在愤怒主宰了我的思想、吞噬了我理智的时候,这时,不管代价如何,我都要奋力反抗,让对手也尝尝苦头。在不断的抗争与耻辱中,我明白了一个道理,对于一个弱者来说,忍让是怯弱的表现,而绝不退让、决不妥协才是捍卫尊严的唯一手段。与强大的体制性力量相比,个人根本就对话与妥协的机会,任何一个退让与妥协的念头都将导致更大的耻辱与伤害。
   
   六四屠杀后,当局让我下乡接受社会主义改造,先是到耒阳太和乡,后来又安排到余庆乡,再后来再安排到最偏远的石荆乡,最终这个乡我拒绝再去,这是我预感到更大迫害与灾难的反抗行为。我父亲就是在那地方得的肾结石、胃病,身体被折磨的不成样子。
   
   记得当时到了农村,我们对农民毫无帮助,还净被要求干一些不是人干的事情,什么“通不通,三分钟!”谁不听乡干部、村干部的搞节制生育,就拖你的猪、炸你的房,向土匪一样砸锅砸铁让你倾家荡产;要么就是挨家挨户到农民家里作思想工作、谈心,我们坐在漆黑一片的屋里,端着人家有些发绿的酒糟,却逼迫人家只能投某某的票,以保证某某下任能够当乡长、村长,至于各种巧立名目的敲诈与收费,更是让人恶心,这哪是到农村接受农民的教育,纯粹是利用中共的恶法,为虎作伥。每年我只在乡下应付了几个月,其他的时间,要么在家里搞实验、搞研究,自得其乐;要么到省城、到北京查阅科研资料,也计划搞几个专利成果。对于有关政治的八九民运与六四屠杀;对于我以前津津乐道的政治思想与观念,由于刻意的孤立,已经无人可谈,只能深埋于心底。
   
   六四屠杀,给我的感受是一种难于压抑的愤怒,似乎千年的黑暗从此笼罩着我,在暗无天日之中,我不再能找到心灵的慰籍、看不到创造性希望,我只能在内心之中,牢记前进的方向,在彷徨与迷茫中摸索着孤独的前行,幻想着希望的曙光。希望终究有一天,即使在冤狱之中渐渐老去,能够看到杜绝腐败与特权的自由法治社会的来临,能够感受到没有政治恐怖与欺诈的平等和睦的家庭友爱与亲情,就是我最大的满足与幸运。为自由而战,成了我的宿命,就像无法摆脱的孤独与刻意否认一样,命中注定成了我的生命主题。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