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贺伟华
[主页]->[百家争鸣]->[贺伟华]->[ 生与死的抉择]
贺伟华
·《受难者人道援助与救济》今日捐赠:“闹市修行”
·《共产主义受难者人道援助与救济》今日捐赠:高峰
六、个人连载
· 大年初二深夜和女儿的对话
·我的公开“打狗行动”声明
·我的打狗行动续集
·从“林黛玉”出家、李银河被禁音想起
·纳粹帝国滋生崛起的土壤及其群众基础
·苏格拉底的“死亡之吻”——守法即为正义
·无法收场的悲哀――强权者的恶梦
·利益诱惑、暗箱操作换来的究竟是什么?
·陋室随想笔录:电磁攻击又如何剥夺我的自由?
·陋室随想笔录:以亲身经历述说监控技术的发展
·陋室随想笔录:对精神控制与催眠术的感受
·陋室随想笔录:逐渐蒸发的生命活力???
·陋室随想笔录: 落花有意,流水无情
·陋室随想笔录:地狱之门
·陋室随想笔录:睁眼说瞎话的女人
·陋室随想笔录: “泰坦尼克”家庭颠覆案后续---刻骨铭心的记忆
·陋室随想笔录:刑场上没有婚礼
· 陋室随想笔录:伍继光教授的忠告
·陋室随想笔录:《面粉厂的技术员经历》
·陋室随想笔录(连载):我的打包工、维修工生涯
·陋室随想笔录(连载):陋室门前的偶遇
·强权下的罪恶(2004年原稿)
·强权下的罪恶连载之一
·强权下的罪恶之二---自序
·强权下的罪恶连载之三---前言
·强权下的罪恶连载之四---当事人简介
·强权下的罪恶连载之五
·专制暴政下的女权主义误区(之二)
·专制暴政下的女权主义误区
·西方的良药,东方的祸水:马克思走下神坛(上)
·西方的良药,东方的祸水:马克思走下神坛(3之2)
·西方的良药,东方的祸水: 马克思走下神坛(3之3)
·无法收场的悲哀――强权者的恶梦
·我被逮捕的真相
·大年初二深夜和女儿的对话
七、哲学与政治
·藏民启示录:中国未来的方向(1)
·为中国自由文化运动喝彩
·掀起拯救中国扒粪运动高潮、为新闻自由闯关
·脊梁----走向现代公民社会
·从主权在君到主权在民---人民主权的起点
· 递进民主:现代文明构筑之探索
·读书心得:康德哲学思想对唯物主义的批判
·多元化公民社会
·我们头上的星空,还有心中无限的敬畏
·现代民主政治、公共理性对马克思主义的回应
·读书心得:康德哲学思想对唯物主义的批判
·多元化公民社会
·我们头上的星空,还有心中无限的敬畏
·现代民主政治、公共理性对马克思主义的回应
·脊梁----走向现代公民社会
·论马克思主义的起源、发展及其本质
·马克思主义思想理论研究与批判对中国大陆公民维权运动的意义
·现代多元民主政治思想对马克思主义一元专制的回应
·现代文明思想库:读《现代民主政治〉心得之一
·从主权在君到主权在民---人民主权的起点
·胡温暴政的奴隶制本质与中国人奴的革命权利
八、人文
·“非人状态”与“道德存在”
·“囚禁的亲情”
·夸父追日、天涯求梦之路
·中国——监控无处不在,一个全民动员的警察国家!
·童奴泪——响彻云天、泣轨神、惊天地的《同一首歌》
·信仰者的苦难
·燃起自由的篝火,为中国自由文化运动壮行
·官民冲突愈演愈烈.知识分子集体失语
·无法承载的生命之轻---鲜活消逝于五指之间
·从权力中心下放农村 并不意味着落花飘零、好景不再
· 老子的养生哲学与贾宝玉的出家
· 拯救与逍遥
·生存的意义生存的意义
· 生与死的抉择
·永远的丰碑
·半个世纪的法西斯专制,五十五年的民族悲歌
·奠基于苦难的史诗般经济学辉煌
·突破网络封锁之后,惊闻汕尾东洲血腥镇压有感!
·信仰危机与屈原自杀
·权力与金钱不是万能的
·信仰者的苦难---对“同唱一首歌”的亲身感受
·比尔*盖茨,知识经济、人文时代的宠儿!
·新年诗话
·请留意:人们利用传统污辱他人的时候,可能自己也会被传统埋葬!
·请留意:人们利用传统污辱他人的时候,可能自己也会被传统埋葬!
·我所经历与看到的中国劳工境遇(连载)
·我所经历与看到的中国劳工境遇2(连载)
·我所经历与看到的中国劳工境遇3(连载
·我被带到中共耒阳市公安局问讯的经历
·我被带到中共耒阳市公安局问讯的经历
· 拯救与逍遥
·专制暴政下的女权主义误区
·非政府组织与团队归属---生命意义的自我赋予
·被变质馄饨毒倒的人究竟有多少?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生与死的抉择

    生与死的抉择
   作者:贺伟华
    “谁愿意忍受人世的鞭挞和讥嘲、压迫者的凌辱、傲慢者的冷眼、被轻蔑的爱情的惨痛、法律的迁延、官吏的横暴和费尽辛勤所换来的小人的鄙视,要是他只要用一柄小小的刀子,就可以清算他自己一生?
    “谁愿意负着这样的重担,在烦劳的生命的压迫下呻吟流汗,倘不是因为惧怕不可知的死后,惧怕那从来不曾有一个旅人回来过的神秘之国,是它迷惑了我们的意志,使我们宁愿忍受目前的磨折,不敢向我们所不知的痛苦飞去?” (摘自《哈姆莱特》,前揭,页68~69)
      也许这是像屈原这样对自己信念产生了怀疑的伟人也无法逃避的问题。在生与死的抉择中,两百年前的卢梭于孤苦无告中痛苦的挣扎着;哈姆莱特、葛罗斯特、肯特、李尔都备受煎熬的挣扎着。除了屈原,他们都没有选择死,而是宁愿变成“疯子”,宁愿沦为“乞丐”,宁愿“精神分裂”,于是人们感叹:他们居然忍受了这么久,才是一件奇事;他们的生命不是自己的。

      是的,他们的生命从来就不属于自己,他们属于人类,也正因为如此,他们必须活下去。
      哈姆莱特和李尔都经历过人本主义精神的洗礼,都曾经相信过人性的伟大和尊严、善良和理智。然而,在一个没有的绝对精神、没有上帝之国绝对价值的社会秩序中,在一个没有了公平公正的法治精神与制度的世俗生活中,人性注定堕落为恶。在这里,以道德为基础的宗教及公共理性成了建立社会秩序与规范的基础。
      哈姆莱特疯了,因为他第一次以人的眼睛看到世界的混乱;李尔王疯了,同样因为他第一次以人的眼睛看到世界的荒唐。在哈姆莱特眼里,世界是一座庞大的牢狱,里面有许多囚室、地牢。只有对于那些以为世界上根本就没有善恶可言的人,这个世界才不是牢狱。区分善恶的人成了这个世界的囚犯、没有伴侣的零落者;他的眼睛被当作灌园的水壶,去浇洒秋天的泥土。哈姆莱特和李尔在这场觉醒中领悟到什么?人性的邪恶、肮脏和怯弱。哈姆莱特对人类再也没有兴趣,人就是肮脏的尘土,根本没有高贵可言,“不过画上的图形,无知的禽兽”。连美德也不能熏陶人的邪恶本性。哈姆莱特甚至对自己作为一个人也感到了厌恶。那些认识到这个世界的丑恶的人如果不挖去眼睛,不幸的人类如何活下去呢?一旦所有人在恶的世界中都成了瞎子,就只能靠疯子把挖去眼睛的人从绝望的境地解救出来,但疯子却只能说:我不是上帝,我何能拯救你们?因此,西方人本主义的理性精神、科学精神一旦离开了上帝,也将把人类引入歧途。莎士比亚笔下的世界之所以悲惨,人类之所以变得孤苦无告,不过因为失去了变为肉身的上帝对人类苦难灵魂的拯救。
      哈姆莱特为什么非发疯不可?很明显,本来是上帝的负担---整理乾坤,如今落到了终不免一死,终不免有恶的凡人身上。爱没有上帝的支撑,能抗拒恶吗?因此,伟大的哲学家康德在实践理性的基础上,讴歌“上帝永恒”。为人类灵魂及道德实践树立了绝对价值。当人们为此世的苦难找到根据,为自己的灵魂找到归宿之时,人们变得既不疯、也不狂、更不会自杀。请问,我们有必要惧怕宗教吗?即使为了重建人类的社会伦理与道德,我们也离不开构筑人类灵魂的宗教,在此世,离开了上帝的绝对无私关爱,离开了上帝的警示,没有了对来世报应的惧怕,人将什么恶都敢做,人将不成其为人,人性自相残杀的丑恶本性将暴露无遗,人世间由此而变成地狱深渊。
      因此,在我们每一个人都可以自由选择的社会生活中,我们接纳任何一种宗教,当然也包括我们的传统文化---儒家仁义思想及道家的逍遥精神;但是,作为现代文明科学理性的产物,在我们的政治制度政治生活中,我们又得排斥任何宗教。当然不能用毫无人道关怀的儒家王道思想作为我们政治制度的根据。从古到今,王道历史早已嘲弄了王道理想,幽、厉以来,长达几百年的血腥统治,早已给奉天命的圣王抹了黑。屈原的“问天”不是已经问过王道历史的残酷和不义?而屈原遭遇到的信念困惑又在嵇康身上发生过。深谙秘密性王道政术的“司马氏集团”用暴力和权术夺得了政权,嵇康目睹篡位的每一过程,体会到王道政治的残酷、虚妄、不义,体会到人生的祸福难测。礼乐教化原来是王道秘术的工具,即使王道政治本身也无法克制人间残酷,所谓“天人合德”的道德有何正当性?
      道德解体,善恶无凭,剩下的便只有人生苦涩、生命无常的生存虚无,嵇康靠什么来安心置身呢?发疯抑或自杀?嵇康接触了老庄思想。老庄的思想能使人在残酷、虚妄、不义的世界中活着,这真是很诱人:徜徉于山水之间,放荡于形骸之外,纵赤情而篾礼俗,任己性而随意行。为什么非要疯呢?遑论自杀!仅靠老庄的思想,不知挽救了多少觉醒的所谓君子的生命。然而,如果恶是一个存在的事实,回到朴质的道家“超然物外”思想就可以把现实的恶超越掉吗?人世间的眼泪、叹息、哀号、呼求决不可能靠恬然鼓腹、从欲为欢来消除?逃避不可能匡复社会正义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