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贺伟华
[主页]->[百家争鸣]->[贺伟华]->[请留意:人们利用传统污辱他人的时候,可能自己也会被传统埋葬!]
贺伟华
·中国民主革命之路探索(连载)
·中国民主革命之路探索(之2)
·中国民主革命之路探索(之三)
·见证一个创造历史的时代:与联动参选地方人大之中国泛蓝成员的对话
·开历史之先河: 中国泛蓝联盟江苏组党!
·广义自私下的私权、公益、道德与法治正义
·新年伊始话革命:论革命的可能性——民主革命的突发性机遇与把握
·民主的真相:民主是真理吗?
·胡温暴政的奴隶制本质与中国人奴的革命权利
四、六.四专题
·為了忘卻的紀念──僅以此文敬獻給六四大屠殺的英烈及其家屬們
·为自由而战,对六四的最好纪念
·六四烛光,与自由勇士共勉!
·十七年生死两茫茫,不思量、自难忘
·你究竟是羊还是狼?
·诗魂力虹——监狱又如何囚禁你的灵魂?
·八九那年代——恰同学少年、风华正茂、书生意气(1)
·今年的六四,是我的生日
·八九那年代——恰同学少年、风华正茂、书生意气(2)
·八九那年代(2)初稿
·八九那年代(3)——公民反抗与宪政民主追求
五《共产受难者援助与救济》
·《共产受难者人道援助与救济》今日捐赠:贺伟华(我的人权与人道事业)
·共产主义受难者纪念碑
·从天而降的六千元稿酬,催生捐献与使用计划
·《共产主义受难者人道援助与救济》社论:
·《共产主义受难者人道援助与救济》今日关注:高智晟
·《共产主义受难者人道援助与救济》今日关注:盲人维权律师陈光诚
·《共产主义受难者人道援助与救济》今日关注:国民党员戴平山
·《受难者人道援助与救济》今日捐赠:“闹市修行”
·《共产主义受难者人道援助与救济》今日捐赠:高峰
六、个人连载
· 大年初二深夜和女儿的对话
·我的公开“打狗行动”声明
·我的打狗行动续集
·从“林黛玉”出家、李银河被禁音想起
·纳粹帝国滋生崛起的土壤及其群众基础
·苏格拉底的“死亡之吻”——守法即为正义
·无法收场的悲哀――强权者的恶梦
·利益诱惑、暗箱操作换来的究竟是什么?
·陋室随想笔录:电磁攻击又如何剥夺我的自由?
·陋室随想笔录:以亲身经历述说监控技术的发展
·陋室随想笔录:对精神控制与催眠术的感受
·陋室随想笔录:逐渐蒸发的生命活力???
·陋室随想笔录: 落花有意,流水无情
·陋室随想笔录:地狱之门
·陋室随想笔录:睁眼说瞎话的女人
·陋室随想笔录: “泰坦尼克”家庭颠覆案后续---刻骨铭心的记忆
·陋室随想笔录:刑场上没有婚礼
· 陋室随想笔录:伍继光教授的忠告
·陋室随想笔录:《面粉厂的技术员经历》
·陋室随想笔录(连载):我的打包工、维修工生涯
·陋室随想笔录(连载):陋室门前的偶遇
·强权下的罪恶(2004年原稿)
·强权下的罪恶连载之一
·强权下的罪恶之二---自序
·强权下的罪恶连载之三---前言
·强权下的罪恶连载之四---当事人简介
·强权下的罪恶连载之五
·专制暴政下的女权主义误区(之二)
·专制暴政下的女权主义误区
·西方的良药,东方的祸水:马克思走下神坛(上)
·西方的良药,东方的祸水:马克思走下神坛(3之2)
·西方的良药,东方的祸水: 马克思走下神坛(3之3)
·无法收场的悲哀――强权者的恶梦
·我被逮捕的真相
·大年初二深夜和女儿的对话
七、哲学与政治
·藏民启示录:中国未来的方向(1)
·为中国自由文化运动喝彩
·掀起拯救中国扒粪运动高潮、为新闻自由闯关
·脊梁----走向现代公民社会
·从主权在君到主权在民---人民主权的起点
· 递进民主:现代文明构筑之探索
·读书心得:康德哲学思想对唯物主义的批判
·多元化公民社会
·我们头上的星空,还有心中无限的敬畏
·现代民主政治、公共理性对马克思主义的回应
·读书心得:康德哲学思想对唯物主义的批判
·多元化公民社会
·我们头上的星空,还有心中无限的敬畏
·现代民主政治、公共理性对马克思主义的回应
·脊梁----走向现代公民社会
·论马克思主义的起源、发展及其本质
·马克思主义思想理论研究与批判对中国大陆公民维权运动的意义
·现代多元民主政治思想对马克思主义一元专制的回应
·现代文明思想库:读《现代民主政治〉心得之一
·从主权在君到主权在民---人民主权的起点
·胡温暴政的奴隶制本质与中国人奴的革命权利
八、人文
·“非人状态”与“道德存在”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请留意:人们利用传统污辱他人的时候,可能自己也会被传统埋葬!

    请留意:人们利用传统污辱他人的时候,可能自己也会被传统埋葬!
   作者:贺伟华
    中华民族的历史传承、传统文明中有着无尽的瑰宝,同时也有着无尽的糟粕。而至今在行为、思想与潜意识中还占主导地位而左右人们思维方式的就是传统意义上的女性贞操观。人们无一例外的还相信女人的真正爱情在初恋,女人忠于而留恋的永远是她的初恋情人。由于这种传统观念,女人们希望初恋能够成就自己一辈子的幸福。而中国男人,可以说也几乎都希望自己是妻子的初恋情人。这就导致了那男女之间的不平等,导致了女人的一个最大弱点,一般而言,被认为背叛感情的女人没有人敢和她结婚;同时也给这个世界,尤其是给了强权者侮辱弱者一个机会、一种手段。于是水浒传中的武大郎才在卑贱中屈辱的与被权贵抛弃的潘金莲结婚,又在屈辱与不平中被潘金莲残害至死。
    可悲的是人们至今没有从传统中看到这一思想糟粕对人类的戕害、对女人的残酷,什么戴绿帽、什么乌龟还是国人普遍而最感屈辱的名词。强权者因此固执己见的利用国人普遍的基于这一原因的羞耻感来侮辱男人、践踏弱者。于是才有了中共权贵不厌其烦的反复利用这一手段来打击、践踏、污辱他们眼中的所谓异端,利用这一手段彻底消灭受害者的尊严,利用这一手段彻底摧毁被践踏者在世为人的勇气。
    然而,无知而愚蠢的中共权贵看不到的是任何事情都有它的两面性,权贵与女人在利用这一点来侮辱男人---既所谓在尊严与肉体上都必须彻底消灭的异端---的时候,他们没有想到的是,他们同时也在侮辱自己,给自己的被埋葬留下了伏笔。

    正因为国人有这一普遍接受的价值观,这种手段才有打击与侮辱人的力量;同时,也正因为国人的这一普遍的传统思想,最终埋葬的是为中共权贵所利用毫无廉耻的女人,导致了江泽民反人类集团无法收场的这一天。被践踏的弱者自知是永远被践踏而难见天日的受害者,因此,也就没有了任何的幻想与后顾之忧。只要能够向世人倾诉、传播心灵的感受就已经知足常乐了。
    作为经年累月反复经受这种屈辱的受害者,我深切的感到不是自己在埋葬中共的妖媚女子,而是中华民族的这一“伟大传统”埋葬了她。这也是为什么我今天能够把深藏于心底的压抑与愤怒发泄出来,而永无止境的践踏与侮辱中共权贵的原因!这时,曾经丧心病狂、无恶不作的强权者仿佛变成了无比温驯小绵羊,而我却看起来似乎倒成了一支狼。于是才有了在把无数的敢言记者与作家关进监狱的今天,对最狂妄的我却法外开恩,而把一个曾经在无尽屈辱中挣扎的受害者说成是被宠坏的孩子。其实谁都知道,强权者对异端的仇恨是怎样的,对我的仇恨又达到了何种程度。简直是咬牙切齿,恨不得将其撕成碎片。
    为什么这个中共权贵卖命一辈子的女人至今没有一个中共法西斯党徒敢接受她?为什么至今具有无限资源的恐怖集团会在一个百无一用的书生面前、当着世人的面低三下四,死皮赖脸乞求一个弱者的恩赐?为什么一个弱者至今还用他的冷酷的冷眼蔑视着一个所谓弱女子的乞求跪拜?原因只有一个,就是中华民族的这一“伟大传统”!在强权者利用传统践踏侮辱弱者的时候,不经意间,人们发现被埋葬的原来是他们自己!
    其实,真正残酷而无情的不是我这个百无一用的弱者,而是一个自己必须面对的残酷现实。记得当年我也曾给了强权者这种妥协的机会,让我弟弟向强权者表示了放弃抗争的想法,这既是一种试探,也是一种对当时日渐加强的压力的反击手段。不出所料的是他们竟然以为我真的缴械投降了,立马新的一轮侮辱就开始了。我那所谓弟弟与第媳竟在强权者的授意下对我当天就开始了毫无忌惮的声讨,这种行为让我感到恶梦竟然又这么快的再度来临。那么就让这些有恃无恐的权贵们自己去领受恶梦的煎熬吧。从此今生今世,永不回头,更不会投降!
    冷酷与无情的绝不是自己,而是共产共妻的中共权贵,而是这种万恶制度下永无止境的罪恶强权。强权者在污辱践踏他人的同时,他们因此也必须承担起这一切行为的后果。不管这阴谋的幕后策划者是江泽民集团,还是地方强权者孙孝友、孙小平、曹显俅。谁策划了这一切,谁都将为之承担起事件的后果。一个被践踏者既不会为谣言所摧毁,也不会为强权者造下的罪孽承担责任。即使他们用金钱、用谎言、用眼泪来求得全世界的怜悯,也无法抹去他们在我身上犯下的罪孽---种种血腥的罪恶!
    不可思议的是,这种女人,竟有如此的手段,一方面可以在中共权贵面前跪乞求拜,在没有任何尊严与人格的情况下,求得强权者的一碗剩羹;另一方面,又脱去她共产党人的外衣,以一个弱女子的身份出现,以换取全世界的怜悯与施舍!然而在人们施舍怜悯她的时候,可曾想过她过去的疯狂?可曾了解她在我的视野之下,向共产党人所表现出来的卑贱,甚至是无耻!
     记得当年,她可以当着我的面,在她认的当权的舅舅家里,一进门就跪在地上,为人家收拾那摆满一屋子的破鞋,而我亲眼看见听见人家在鄙视的目光之下,嘴里挤出了“乖巧”两个字。这是一个怎样得屈辱,她却毫无知觉。为了利益与恩赐,她又还有什么不能做?
     记得1998年,已经和她离了婚,她竟然还以我父亲不同意她正式入党而再三的打来恐吓电话,要带人来我家打人抄家。请问这时,她还是个弱女子吗?这种所谓的中共预备党员,比街头的地痞流氓还无耻!不管这整个事件是如何策划的,她作为丧失人性而彻头彻尾的流氓在向我德高望重的父亲挑战!请问这时社会正义在哪里?人类的良知又在哪里?
     记得当年我在家搞实验,她突然回家,给我递上一个油条,我还没有咬上一口,尾随他而来的中共流氓赖某就在门外大声叫骂,我才开门,一场血腥的暴打就开始了。打完人后,他们还叫嚷着我是派出所的人,马上抓你没商量,请问这时社会正义与良知在哪里?
     在人们看到女性柔弱虚伪的表象的时候,人们看不到她们的无知与短视,看不到他们为了权力与金钱犯下的丧尽天良的恶行。人们看不到她是怎样为强权所利用而以自己的肉体为代价充当虚假婚姻的走卒;人们也看不到她是怎样策划一个又一个的圈套诱引自己的丈夫步入深渊,走向死亡的。如果不是今天她已经没有退路的话,如果不是中国男人普遍一致的传统观念把她也彻底埋葬了的话,我不可能有机会今天还活着在电脑上写文章,向外面的世界发出一个被践踏者的声音。
    在人们把我当成理想主义的传统守旧者的时候,不要忘了,你们作为中国人,比我传统得多!我的弱点,也就是现代文明社会公民普遍具有的优点,它是独立意志的张显,人权意识的觉醒。决不在强权力量的打压之下弯曲自己的膝盖、折断自己的脊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