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贺伟华
[主页]->[百家争鸣]->[贺伟华]->[现代民主政治、公共理性对马克思主义的回应]
贺伟华
·《全球化战略、文明冲突与独立评论》周刊2007年3月13日
·公开信:与叶路先生讨论"民族的反省与自我完善能力"及美伊冲突
一、教育、医疗、社保与腐败
·“盛世”危言:危机正在逼近(上)
·警世危言:危机正在逼近(中)
·快讯:因报道肉价涨到15元真相,收到衡阳国安大队传讯通知
·学生群体抗争频发,中国教育革命风暴的前奏(上)
·学生群体抗争频发,中国教育革命风暴的前奏(中)
·校园群体抗争事件频发 教育垄断体制是祸根-2006年十大新闻回顾《十》
·大陆校园群体抗争事件 是喜是忧?
· 危机与治理(一)
·危机与治理(二)
·危机与治理(三)
·教育体制改革,一个迫在眉睫的问题
·政治对教育的危害
·学校家长会后想到祖国的教育改革与出路
·三十个省市社保基金侵占严重,继续让窃贼为人民管钱?
·胡温当局反腐,仅仅是权力斗争的需要吗?
·上千万的现代化公安装备与派出所投资,给我们的启示是什么?
·危机与治理: 官商合体的中共政权朝不保夕,危机就在眼前
·银行坏账突破9千亿,金融危机就在眼前
二、突发群发事件与维权抗暴
·◆不再上山打游击,我把中共踩在脚下◆
·草根维权、民间反抗运动对民主建政的意义
·2007年4月份的民间群体反抗、维权运动分析
·“非人状态”与“道德存在”——赵承熙悲剧、李文现象的启示
·◆大陆多家企业职工被迫签署“离职合同”,引发群体抗议!◆
·从文章篡改,看中共如何争夺民运的维权主导权
·“就是被打死在监狱,也不进精神病院”
·2007年12月中国民间群体维权事件分析与回顾
·2007年11月中国民间群体维权事件分析与回顾
·2007 年10月中国民间群体维权事件分析与回顾
·2007年9月份中国民间群体维权事件综述与分析
·2007年6月份中国民权、人权相关群体事件回顾
·2007年5月份中国大陆群体突发事件回顾
·2007年5月份中国大陆群体突发事件回顾
·2007年4月份重大群体突发事件回顾
·2007年3月份群体突发事件回顾与分析
·民权与人权、民间群体抗争与民主之辩证
·大规模群体冲突事件背后的社会理性构建动力与文明进程
·公民维权运动的成就与十大成功维权案例回顾
·2007年3月份民间突发事件回顾
·2006年11月群体突发事件回顾与分析
·贺伟华:2006年10月群体突发事件回顾与分析
·2006年9月群体突发事件回顾与分析
·2006年12月群体突发事件回顾
·【中國在線】由四川大竹事件引發的思考
·2006年维权运动的反思
·如何走出维权的困境——关于民权运动的思考
·如何走出维权的困境——关于民权运动的思考(之二)
·贺伟华:从维权时代的困境,看中国政局的未来走向(上)
·贺伟华:从维权时代的困境,看中国政局的未来走向(中1)
·维权促进民主的策略——非政治的政治
·贺伟华:改良的误区与维权的本质
·贺伟华:献给铁窗中的绝食英雄-----怀念飞雄
·民主革命对递进民主的公民维权的促进作用
·中国的阿尔卑斯,中国的十字架---援救智晟
·中国乡村保甲民团的启示---上訪無效 中國農民自組護地隊
·中国民主化的希望所在——论北京民众捍卫“狗权”的群体抗争
·中共不亡,天理难容——论敌我化人民内部矛盾的“军队应急预案”
·抗议北京当局侵犯人权的非法行径,还高智晟家人以人身自由?
·耒阳电广宽带公司中断服务,用户工作受阻、造成经济损失
·官商合体野蛮强制拆迁,民告拆迁公司三年未果
·快讯:《维权风云》网刊编辑网络连线被切断,网刊发行工作受阻近四天
·抗议中共政府抓捕中国泛蓝张子霖,破坏纪念国父孙中山活
·就虚假“耿和声明”,抗议当局阻断司法程序、加害高律师
·贺伟华:孙不二被殴至今伤势严重,医疗费用昂贵
·从温海波匿名抛出“耿和的声明”,看当局的伎俩、手段与终极动机
·快讯:维权抗暴网站编辑北川被非法关押七小时
·耿和绝望了、母亲哭了、人心死了!
·由陶君的出逃,想起国内民运人士的遭遇
·高智晟被捕,是否药物摧残?
·公民维权的政治思想基础与法律根据(连载)之一
·公民维权的政治思想基础与法律根据(连载之二)
·公民维权的政治思想基础与法律根据(连载之三校正)
·公民维权的政治思想基础与法律根据(连载之四)
·公民维权的去政治化,中共分化瓦解异己的阳谋
·中国民运未来与拿破仑精神
·新的一年---法学家的春天
·响应高智晟律师的号召,倡议“中国民权运动绝食日”
·高智晟律师,冲锋陷阵是战士的工作!请你回到你的未来规划指挥部去!
·郭飞雄先生,我们心目中的英雄!请更勇敢些!
·现代民主社会与国家对中国艰苦卓绝的民主运动的历史责任与义务!
·全球公民绝食抗暴维权运动的普及与策略之我见
·对叫嚷“投机民运论者”的一点看法
·贺伟华:与高智晟律师同步绝食声明
·法学家的悲壮
·站在维权第一线的政治家,永远是时代的主流
·绝食者的笔录:我被带到中共耒阳市公安局问讯的经历
·向兽行宣战---论强制拆迁
·从中国国情咨询网维权成功,看大陆新闻自由的发展走向
·任意抓捕南海三山“守土保家农民”,中共悍然与八亿农民为敌!
·陈光诚案8月18日下午2点半开庭, 请大家紧急救援
·抗议当局的任意拘捕行为,还高律师、陈光诚以自由
·八月十八日,电话慰问沂南法院门前的维权勇士
·抗议中共黑社会暴行,保障高律师及家人的生命安全
·论中国非暴力民主运动的政治化、集体化、组织化、街头化走向
·网络电话会议集体电话慰问采访遭遇暴力殴打受伤的高律师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现代民主政治、公共理性对马克思主义的回应)接上页博讯www.peacehall.com

    此时,追求个人幸福、追求个人价值与理想取代了集体的乌托邦理想,人们终于认识到所谓的社会主义国家理想、国家荣耀、国家辉煌及共产主义未来都不过是不切实际海市蜃楼,我们又何苦为了不着边际的乌托邦理想牺牲自己的现实生活。而当中共权贵无视公众利益、疯狂掠夺民间财富及国家资源,还口是心非、冠冕堂皇对平民百姓说着不着边际的大道理、假道理之时,一种捍卫各界层人民利益、要求公平公正的法治精神,一种要求生命权、自由权、财产权得到公正保障的呼声成了时代的呼唤、成了人民的普遍呐喊、成了所有人的内心渴望。于是才有了今天当局在国际与国内民众压力之下把保障人权作为宪法条款写入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于是才有了在联合国中国政府被迫签署《联合国人权公约〉,于是才有了国家领导人保证尊重宪法实行法治的承诺。
    然而没有宪政法治、没有独立司法公正保障,没有对权力机构的制度性制衡,没有人民信仰自由良性自由、没有独立新闻媒体的强有力监督,社会正义、公民权利与自由将在公权力的侵害下荡然无存。因此,要捍卫公民利益不受侵害,我们首先要在思想上彻底清除基于权力与暴力的无视人权的强权思想、特权思想及国民性秉赋的人身依附的奴性,而建立起人人平等的自由、平等、博爱的人权观。虽然今天我们的现实生活还没有正义可言,但是我们每一个人可以在自己的思想领域建立起对自由与平等、个人尊严与价值、个人权利与社会责任的共识,从而形成一个大家所共同接受的有关政治制度与法治精神的正义观及公共理性。
    这种正义观不是以往那种概而全的宗教思想、道德学说及哲学理论,以往的任何一种全面的宗教都在所有的领域制定了人们应该遵从的行为准则、道德规范、教规教条,因其在许多方面限制了人民的思想与行为,因此不可能为所有人所认同、所遵从、所接受。而这种正义观在人的思想领域作为一种超越性的公共理性,不过是一些保障个人的自由并不侵害他人自由、权利的共识性规范。在物质领域,这种正义观捍卫着同等的公平公正的生命、自由、机会、财产、职位等权利。那么这种正义观如何产生。几乎每一个人作为自利的个体,都是从自己的利益、需求及未来出发而提出自己的要求,如无产者的所谓“正义”也许是打家劫舍、均贫富,或许是要求平等的机会,或者是马克思主义的绝对平均主义,这种正义思想肯定不能为有产者所认同;同样有产者的正义观或许是在保住现有的财产的同时,如何更多的榨取更多的劳动者创造的剩余价值、或许是只要能挣钱,自己可以不择手段,也许是有了钱也要想到别人,因此热衷于慈善事业;被剥夺人生自由的人的正义观也许是牢房太肮脏、太潮湿、牢狱太苦,伙食太差、看管太凶,因此要求人道主义援助、要求更有人性的生活。如此类推,官员出于自己的需要会制定出对自己有利的正义原则、无产者出于生存与发展的要求会制定出对自己有利一些的正义原则、囚徒也会出于自己的生命权利的需要提出自己的正义原则。如此我们又如何确立一个大家都能接受的正义观、正义原则呢?办法只有一个,我不知道自己将属于哪个阶层,或为无产者、或为资本家、或为囚犯、或为法官,任何一种境遇我都可能遭遇;我也不知道我有什么身体或脑力上的特长或缺陷,也不知道自己是男或是女,是漂亮或是丑陋,是青年或是老年、壮年、或少年;同时我还不知道自己信仰什么、爱好什么、追求什么、民族属性是什么,如此等等。只有在这种情况下,我才会不再出于自利的目的而制定出损害他人利益的正义观、公正原则。当我担心自己可能是个囚犯时,我才会不把法律制定的太严厉、太残酷;当我也可能成为资本家时,我才可能不提出无产阶级的正义观;当我还可能成为无产者时,我才会要求社会正义捍卫无产者的权利,资本家不能有过多的剥削。只有在我可能遭遇各种境遇,变成各种人时。我才可能制定出对所有人、对所有阶级、对所有的宗教道德哲学、对所有民族都没有危害而都有利的正义思想、公正原则。这就是现代民主政治的著名方法论---无知之幕。这种方法论指引着人们制定出真正意义上的有正义的公正原则、公正的宪法、公正的法律。也只有这种公正原则、宪法、法律才真正能够为所有人、所有民族所共同信仰并由衷的遵从。
    现在我们应该知道国家主席刘少奇究竟是死在谁的手里了吧。过去人们都认为他是死在毛泽东手里、死在红卫兵手里。其实他是死在自己手里,文化大革命这么多高干被整,死了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这不就是因为他们基于自身利益而没有建立起一个公正而理性的法治制度吗?他们在无视国家宪法与法律的情况下发动群众运动,整地主、整知识分子、整地富反坏右,他们怎么也想不到的是自己后来也变成了挨整的人!也会变得如此的卑贱!也会被人不当人看,甚至遭受到牲口都不如的磨难。在被批斗得死去活来的时候,刘少奇才想到过去对付人家的办法是如此的残酷;在经受着惨无人道的折磨之后才幻想宪法应该能够保护人民、保护自己。然而,在一个没有宪政的疯狂的社会里,又如何谈得上保护他人的人权以及自己的生命呢?只有当权者明白自己有一天可能变成任何一种不幸的、可能被虐待的人时,他在制定宪法与法律之时才可能多一点公正,少一些随意,他才可能制定一个公正而理性的政治制度来取代一个人治的政治制度。
    人作为一个有限的理性存在,他有理性的一面,同时还有激情的一面,人在感情冲动时会干出意想不到的事情,人基于功利理性也可能干出没有良心的勾当,因此,作为一个国家领导,又怎么想不到自己发动起来的群众运动最终会颠覆自己呢?也许至今我们那善于造反的可爱的共产党高官们至今还不明白一个根本性的基本道理,就是“砸碎铁锁链”与“砸碎旧世界,翻身作主人”完全是两回事。砸碎铁锁链是为着人们挣脱外在强制性力量对人生自由的束缚,这是一种基本的人人都应该追求的正义诉求。而砸碎旧世界,翻身作主,则意味着自己的任意妄为将侵害他人的权利、剥夺他人的自由与生命;当家作主一方面意味着别人要做你的奴隶,另一方面意味着为了做主人,必须争权夺利、自相残杀。由于没有人权保障,人就像处于一个原始丛林,杀机四伏,于是不得已人人都会拼命的争取特权来获得自身的安全,为了自己活,不得不置他人于死地,这就是为什么毛泽东要把他所有的爱将都置于死地的原因。这也是毛泽东整日惶惶不可终日,要发动群众运动整人的原因;这也就是为什么现代的法治精神首先要保障人们的消极自由(即摆脱外在强制),同时要限制强权者及任何人的积极自由(也就是为所欲为)给个人造成伤害。由于对消极与积极自由没有深刻的认识,在中国才出现了严重的集体性疯狂对部分人的非理性的伤害。
    由于不明白自由真谛,因此,我们“伟大的革命先烈们”在屠杀了同胞的生命时,也献出了自己的生命。在日本法西斯践踏国土、国难当头的时候,“先烈们”却叫嚷着“打土豪、分田地”“要革命、要造反”。把个抗日将士的祖坟都给挖了,真是天下未乱蜀先乱!还有什么民族团结可言?又还有什么同仇敌忾可言?因此我们说:“内战无英雄!”整个共产党的发展史就是造反、革命、杀人、自相残杀与无处不在的血腥,一面红旗正好把它的非人道本质淋漓尽致的表现出来,杀了国民党杀地主、杀完地主杀富农,杀完富农整知识分子、整右派,整完他人再整党杀自己人,正如毛主席的一句话就是:“中国人这么多,不斗行吗!”。在他眼里,人不算东西,狗屁都不如!
    在为所欲为屠杀着自己的同胞的同时,中共还嘲笑现代文明国家对人权的重视、对生命的珍惜乃至于他们的人道主义情怀,这又是多么愚蠢和无知;嘲笑他人的高贵、炫耀自己的卑贱,这是一种怎样的不可理喻。这种残酷的劣根对人性的戕害到了不可思议的地步!以至于即使到了今天,基于强制的暴力也还是无处不在,我们又怎能不反省、反思而对外在的强制性力量进行理性而不懈的抗争!我们又怎能不渴望社会正义的匡复、宪政法治精神的再生。
    与马克思主义的国家观根本不同的是,现代意义上的公民认为国家不再是一个阶级压迫另一个阶级的工具,人与人之间也不再是统治与被统治的关系。外在强制与人生依附不过是按照马克思主义的国家观建立起来的社会主义的必然产物。而现代意义的国家是由不同信仰、不同民族、不同爱好、不同追求的个人,自由、平等、自愿组合在一起的一个集合,国家的形成是来源于人民的同意,它产生于自由而平等的人民的客观需求,并无条件的为人民服务。国家作为保障公民幸福的手段,在它的头上,没有任何的神圣光环,更没有任何的荣耀可言。因此我们说:“除了公民各自意见一致为之奋斗的理想之外,我们不承认任何的国家理想;除了公民各自意见一致共同为之奋斗的目标之外,我们不承认任何的国家目标。它既是不是救恩及神的在世化身,也不是盲目崇拜为之服役的主人。我们对共同的历史传承感到自豪,但我们不再对不基于公民利益、民族利益的国家理想、国家荣耀表示忠顺!”面对人民主权,所谓的国家理想、国家荣耀、国家主权不过是喧宾夺主的对公民利益的强制性颠覆,对国家辉煌的非理性炫耀不过在向世人昭示公民在强权下的卑贱与无知,乃至于不敢抗拒对公民自身权利的侵害!
(现代民主政治、公共理性对马克思主义的回应 全文完博讯www.peacehall.com)

[上一页][目前是第2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