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贺伟华
[主页]->[百家争鸣]->[贺伟华]->[站在维权第一线的政治家,永远是时代的主流]
贺伟华
·专制暴政下的女权主义误区(之二)
·专制暴政下的女权主义误区
·西方的良药,东方的祸水:马克思走下神坛(上)
·西方的良药,东方的祸水:马克思走下神坛(3之2)
·西方的良药,东方的祸水: 马克思走下神坛(3之3)
·无法收场的悲哀――强权者的恶梦
·我被逮捕的真相
·大年初二深夜和女儿的对话
七、哲学与政治
·藏民启示录:中国未来的方向(1)
·为中国自由文化运动喝彩
·掀起拯救中国扒粪运动高潮、为新闻自由闯关
·脊梁----走向现代公民社会
·从主权在君到主权在民---人民主权的起点
· 递进民主:现代文明构筑之探索
·读书心得:康德哲学思想对唯物主义的批判
·多元化公民社会
·我们头上的星空,还有心中无限的敬畏
·现代民主政治、公共理性对马克思主义的回应
·读书心得:康德哲学思想对唯物主义的批判
·多元化公民社会
·我们头上的星空,还有心中无限的敬畏
·现代民主政治、公共理性对马克思主义的回应
·脊梁----走向现代公民社会
·论马克思主义的起源、发展及其本质
·马克思主义思想理论研究与批判对中国大陆公民维权运动的意义
·现代多元民主政治思想对马克思主义一元专制的回应
·现代文明思想库:读《现代民主政治〉心得之一
·从主权在君到主权在民---人民主权的起点
·胡温暴政的奴隶制本质与中国人奴的革命权利
八、人文
·“非人状态”与“道德存在”
·“囚禁的亲情”
·夸父追日、天涯求梦之路
·中国——监控无处不在,一个全民动员的警察国家!
·童奴泪——响彻云天、泣轨神、惊天地的《同一首歌》
·信仰者的苦难
·燃起自由的篝火,为中国自由文化运动壮行
·官民冲突愈演愈烈.知识分子集体失语
·无法承载的生命之轻---鲜活消逝于五指之间
·从权力中心下放农村 并不意味着落花飘零、好景不再
· 老子的养生哲学与贾宝玉的出家
· 拯救与逍遥
·生存的意义生存的意义
· 生与死的抉择
·永远的丰碑
·半个世纪的法西斯专制,五十五年的民族悲歌
·奠基于苦难的史诗般经济学辉煌
·突破网络封锁之后,惊闻汕尾东洲血腥镇压有感!
·信仰危机与屈原自杀
·权力与金钱不是万能的
·信仰者的苦难---对“同唱一首歌”的亲身感受
·比尔*盖茨,知识经济、人文时代的宠儿!
·新年诗话
·请留意:人们利用传统污辱他人的时候,可能自己也会被传统埋葬!
·请留意:人们利用传统污辱他人的时候,可能自己也会被传统埋葬!
·我所经历与看到的中国劳工境遇(连载)
·我所经历与看到的中国劳工境遇2(连载)
·我所经历与看到的中国劳工境遇3(连载
·我被带到中共耒阳市公安局问讯的经历
·我被带到中共耒阳市公安局问讯的经历
· 拯救与逍遥
·专制暴政下的女权主义误区
·非政府组织与团队归属---生命意义的自我赋予
·被变质馄饨毒倒的人究竟有多少?
·一封导致被关疯人院的信件
·贺伟华:巨星陨落、光耀千古
九、杂文
·要“磁浮”?要奥运?还是要人权:论上海民众和平散步的意义
·要猪的竞技,还是人的奥运:回复王思源先生的奉劝
·裸照门:张柏芝的坦荡与阿娇的“虚伪”
·我命中注定自由、孤独的走过!
·网络大时代----专制政权的末日!
·新闻自由的意义:减肥致死案引发的扒粪挖贪风波
·缅甸军政府的血腥镇压、 中国责任与奥运
·或许我们难逃宿命,却在反抗宿命中获得自由!
·高山遣返案 中共指控真假莫辨
·《百姓》总编黄良天,开启拯救中国的“扒粪运动”
·辩论主题:八九民运是否真是第二次文化大革命?
·利益驱动下的权力疯狂、民生苦难与官民对立
·走向覆灭的特权腐败阶层(之一)
·为即将爆发的中国革命正名
·中国共产党在未来五年内分解成两党势在必然
·新左派劳工维权者的崛起---对掠夺性权贵资本的清算?
·评论:谁是抗战的主力---历史的真相
·在中国动用坦克、军警镇压平民,不叫“屠杀”!
·黄金高真是腐败分子吗?
·“宪政改革”,一个多么富有欺诈而鼓舞人心的称谓!
·官办媒体、主流话语之外的第二种声音----心灵之声
·人权与民权的关系
·民权运动与人权运动的内在渊源及关系界定
·中美首脑工作会晤----中国的“崛起”?抑或西方的没落?
·越南的政治变迁给中国人民的启示
·与老农的通信存档---难道你真是中共特务?
·自由主义不是冤大头:制度性缺陷是中共权贵腐败与堕落的根源
·中国从来就不缺独立思想者,所缺者宽容的环境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站在维权第一线的政治家,永远是时代的主流

    站在维权第一线的政治家,永远是时代的主流
   作者:贺伟华
    美国总统布什会晤三名中国基督教信仰者,这原本是很正常的私人会晤,在高度敏感于政治的中共当局虎视眈眈之下,也是唯一的合情合理的选择。民主政府的总统永远不会像中国独裁专制政府那样,公开而毫无忌惮的拉拢台湾在野党的领袖、公然离间瓦解一个新兴的民主政权。这就是文明与野蛮、善良与恶毒的区别。布什总统与余杰、王怡等的会谈,并不说明在中国未来的民主政治发展中,宗教信仰者将取代奋斗在维权第一线的那些舍生忘死的政治家们,而成了时代的主流。
    中国的民主政治的实现,既离不开递进民主的公民维权领导者,也离不开那些在未来将掀起一场思想革命风暴的信仰者与思想家。民主革命只能在宗教、文化、道德思想领域得以展开,而关系到每一个公民切身利益的公民维权递进民主运动命中注定它成为时代的主流,而在政治、经济等领域发挥主导性的作用。
    人们根据布什总统对信仰者的私人会晤,武断而想当年的认为凡中国勇于牺牲个人利益而站在公民维权第一线的所谓搞政治者都将被时代所抛弃。这是一种一厢情愿的主管臆断,而不是现象后的真实情况。几乎所有人都清楚,今天人们回避这些勇敢而有担当的政治家---正义的维权律师,都是基于一个共同的政治与经济原因。现实的中共政府还很强大,谁也不敢与他们走得太近,即使布什总统,基于政治上的策略及经济的目的,也可能表面对他们敬而远之,因此他们遭遇孤独与冷遇是很正常的现象。从余杰和布什总统的会话中,我们就可以领悟到搞政治在现在的中国,还面临着种种危险。连布什总统都不敢想象余杰在中国还能够找到妻子,就已经说明了敢于挑战中共强权的维权政治家的孤独处境。对中共暴政的邪恶本质,布什总统是很有研究的,也正因为如此,他的唯一选择只能是基于共同的信仰,而不是公然的政治目的与动机。这应该是他没有会晤郭飞雄等政治家的原因。

    那种把中国民主事业当作生意场上可预期投资行为,而为毫无意义、既看不见又摸不着的所谓利益与荣誉争夺的短视是极为荒唐的。追求民主,意味着牺牲个人的幸福、牺牲个人的小我、意味着永无抬头之日、意味着为国家与人民的未来充当铺路石。这里面根本任何个人利益与荣誉可言,如果没有这种思想准备,那么,面对苦难与炼狱,当事人必将变成墙头草,在权势与金钱的腐蚀下而丧失累败累战的勇气。
    把荣誉让给战友、把苦难留给自己,在民主事业的整个战线上,大家团结一致、精诚合作,才是每一个无愧于这一伟大事业的同道者的应有选择,在这个艰苦卓绝的历史时期,切记不要再中共的离间诡计,你们为人民做过什么,历史将永远铭记,又岂在一时的个人得失与荣辱。
    无论如何,只有每一个人自觉而集中精力于自己应尽的事业与历史使命,众志成城,才可实现你们共同的理想与梦幻,才可能筑就自由而民主的未来。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