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贺伟华
[主页]->[百家争鸣]->[贺伟华]->[关注民王炳章与杨天水两先生的不幸命运---与暴君的斗争与妥协]
贺伟华
·政治对教育的危害
·学校家长会后想到祖国的教育改革与出路
·三十个省市社保基金侵占严重,继续让窃贼为人民管钱?
·胡温当局反腐,仅仅是权力斗争的需要吗?
·上千万的现代化公安装备与派出所投资,给我们的启示是什么?
·危机与治理: 官商合体的中共政权朝不保夕,危机就在眼前
·银行坏账突破9千亿,金融危机就在眼前
二、突发群发事件与维权抗暴
·◆不再上山打游击,我把中共踩在脚下◆
·草根维权、民间反抗运动对民主建政的意义
·2007年4月份的民间群体反抗、维权运动分析
·“非人状态”与“道德存在”——赵承熙悲剧、李文现象的启示
·◆大陆多家企业职工被迫签署“离职合同”,引发群体抗议!◆
·从文章篡改,看中共如何争夺民运的维权主导权
·“就是被打死在监狱,也不进精神病院”
·2007年12月中国民间群体维权事件分析与回顾
·2007年11月中国民间群体维权事件分析与回顾
·2007 年10月中国民间群体维权事件分析与回顾
·2007年9月份中国民间群体维权事件综述与分析
·2007年6月份中国民权、人权相关群体事件回顾
·2007年5月份中国大陆群体突发事件回顾
·2007年5月份中国大陆群体突发事件回顾
·2007年4月份重大群体突发事件回顾
·2007年3月份群体突发事件回顾与分析
·民权与人权、民间群体抗争与民主之辩证
·大规模群体冲突事件背后的社会理性构建动力与文明进程
·公民维权运动的成就与十大成功维权案例回顾
·2007年3月份民间突发事件回顾
·2006年11月群体突发事件回顾与分析
·贺伟华:2006年10月群体突发事件回顾与分析
·2006年9月群体突发事件回顾与分析
·2006年12月群体突发事件回顾
·【中國在線】由四川大竹事件引發的思考
·2006年维权运动的反思
·如何走出维权的困境——关于民权运动的思考
·如何走出维权的困境——关于民权运动的思考(之二)
·贺伟华:从维权时代的困境,看中国政局的未来走向(上)
·贺伟华:从维权时代的困境,看中国政局的未来走向(中1)
·维权促进民主的策略——非政治的政治
·贺伟华:改良的误区与维权的本质
·贺伟华:献给铁窗中的绝食英雄-----怀念飞雄
·民主革命对递进民主的公民维权的促进作用
·中国的阿尔卑斯,中国的十字架---援救智晟
·中国乡村保甲民团的启示---上訪無效 中國農民自組護地隊
·中国民主化的希望所在——论北京民众捍卫“狗权”的群体抗争
·中共不亡,天理难容——论敌我化人民内部矛盾的“军队应急预案”
·抗议北京当局侵犯人权的非法行径,还高智晟家人以人身自由?
·耒阳电广宽带公司中断服务,用户工作受阻、造成经济损失
·官商合体野蛮强制拆迁,民告拆迁公司三年未果
·快讯:《维权风云》网刊编辑网络连线被切断,网刊发行工作受阻近四天
·抗议中共政府抓捕中国泛蓝张子霖,破坏纪念国父孙中山活
·就虚假“耿和声明”,抗议当局阻断司法程序、加害高律师
·贺伟华:孙不二被殴至今伤势严重,医疗费用昂贵
·从温海波匿名抛出“耿和的声明”,看当局的伎俩、手段与终极动机
·快讯:维权抗暴网站编辑北川被非法关押七小时
·耿和绝望了、母亲哭了、人心死了!
·由陶君的出逃,想起国内民运人士的遭遇
·高智晟被捕,是否药物摧残?
·公民维权的政治思想基础与法律根据(连载)之一
·公民维权的政治思想基础与法律根据(连载之二)
·公民维权的政治思想基础与法律根据(连载之三校正)
·公民维权的政治思想基础与法律根据(连载之四)
·公民维权的去政治化,中共分化瓦解异己的阳谋
·中国民运未来与拿破仑精神
·新的一年---法学家的春天
·响应高智晟律师的号召,倡议“中国民权运动绝食日”
·高智晟律师,冲锋陷阵是战士的工作!请你回到你的未来规划指挥部去!
·郭飞雄先生,我们心目中的英雄!请更勇敢些!
·现代民主社会与国家对中国艰苦卓绝的民主运动的历史责任与义务!
·全球公民绝食抗暴维权运动的普及与策略之我见
·对叫嚷“投机民运论者”的一点看法
·贺伟华:与高智晟律师同步绝食声明
·法学家的悲壮
·站在维权第一线的政治家,永远是时代的主流
·绝食者的笔录:我被带到中共耒阳市公安局问讯的经历
·向兽行宣战---论强制拆迁
·从中国国情咨询网维权成功,看大陆新闻自由的发展走向
·任意抓捕南海三山“守土保家农民”,中共悍然与八亿农民为敌!
·陈光诚案8月18日下午2点半开庭, 请大家紧急救援
·抗议当局的任意拘捕行为,还高律师、陈光诚以自由
·八月十八日,电话慰问沂南法院门前的维权勇士
·抗议中共黑社会暴行,保障高律师及家人的生命安全
·论中国非暴力民主运动的政治化、集体化、组织化、街头化走向
·网络电话会议集体电话慰问采访遭遇暴力殴打受伤的高律师
·从泛蓝成员孙不二遭传讯, 看中国政治的未来走向
·民间自发农民减负组织的出现, 中国基层民主建政的希望
·杜绝血腥暴力殴打下的灾难性维权
·倡议全社会联动捐助孙不二行动,抗议相关黑社会无耻暴行
·被摩托车撞飞两米后所留下的残存根据
·贺伟华:让暴风雨来得更猛烈些吧---对中共暴行的调侃与轻蔑
·怀念飞雄——为铁窗中的英雄呐喊
·沉默的权利与民粹的“暴力”——为高律师正名
·从公民维权到民主运动,高律师的伟大尝试
·独立评论:对高是否认罪的“全民公决”很无耻!
·医疗减肥致人死命,医院门前人潮涌动、炮竹连天!
·《韩美整容中心》周健命案深入调查:赔款九十八万!
·我对《中国人权论坛宣言》签名的声明
·回张子霖先生话
·《中国人权论坛》及宣言签名真相
·刘建翔: 贺伟华指责荆楚是对的!2007中国人权(论坛)宣言起草和发表的经过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关注民王炳章与杨天水两先生的不幸命运---与暴君的斗争与妥协

    关注民王炳章与杨天水两先生的不幸命运---与暴君的斗争与妥协
   作者:贺伟华
    就在前天,我发表了《全民抗税---抗拒体制性权力腐败的第一步〉之后,当局在倍感意外的情况下似乎感到危机的就要来临,如果它不思悔改的继续继续腐败糜烂下去,可以想象,全民抗争的这一天肯定就要来临。于是,在第二天,当局于我游泳结束后回家的路上,让人陪我相伴而行,再从他的口里冒出些一语双关的语言,提醒我“刀剑不要磨得太利,伤人不要伤得太重,该手下留情的时候还是悠着点。剑客也有妥协的时候。”对方虽然装成使用手机在求一个与他通话的女人,我却很明显的听出了他是讲给谁听的。
    听到这话,我不由得感到,再不可一世的狂妄暴君,也有他解决不了的事情,它可以诱捕民主革命的首倡者王炳章先生,把他判为无期而让之永生丧失自由;它也可以把独立作家杨天水判刑十二年,让之再次遭遇无边的炼狱煎熬。然而它却至今拿一个最狂妄而胆大者没有办法,为什么?中共也有它自己解不开的死结,除了牛鬼蛇神的下三烂手段,它根本就奈何不了我。
    今后,中共应该明白,下三烂的流氓手段是毫无结果的,政治的问题,只有用政治的手段才能解决,这不是送上一两个女人可以一了百了!也不是金银财宝可以收买的!政治的难题只有用公开的政治协商与妥协才能从根本上解决。我一辈子面对中共的暗招,我很知道当局恨不得剥我的皮、抽我的筋、放我的血、吃我的肉。今天却对我优待有嘉,既不敢扣发我的工资,又还要好生优待的管我的吃住,水果、人参、点心应有尽有;每每出门,美女成排,供我观光;警车随行,怕我出意外;我出家人不沾女色,它就无可奈何的嘲笑我自恋;我一面吃中共,一面于网络、于媒体尽情的批判中共,它却打不还手、骂不还嘴,真是可怜至极。这种表现,已经大不如当年:可以随意扣我的工资、可以随意让社会各界来一起侮辱大骂、可以任意主宰我的个人生活“让我欢喜再让我忧”还可以让我的亲人痛下杀手至我于死地。为什么到了今天,曾经的豺狼突然变得如此的温驯。为什么被谩骂、被诅咒得狗血喷头的中共流氓至今还不敢对我下手?

    正所谓当局者迷,中共也许是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它的绝招,就是背后诽谤,及不断的给予利诱的暗示,却从不敢公开的对质,为什么这样?我知道那是因为心里有鬼,这是中共及其官员的一贯作风,因其丧失了任何的隐秘性而起不到任何的作用。我今天的处境超乎想象的达到了最高境界,对现在的生活条件更是满意至极,能够专心一意的治学修行,能够传播自己的思想,能够为人类尽一份自己的力量。这是一种怎样的快意,为什么王炳章、杨天水两先生不能享有?为什么至今他们还遭遇没完没了的苦难,唯独我却超然世外?
    看来,对当局来说,有一个天大的难题,这个难题,就处于我的个人权利与自由处置的范围,我对我的私域权利实施专制,别人无权主宰我的个人意志,就像中共对中国人民实施专政一样,个人主权所在,谁也别想干涉。要达到目的,只能是两个专制者之间的政治妥协,而没有任何的其他解决途径!
    记得杨天水和我同年出生,我们具有共同的信仰、具有一样的秉性、还具有相似的遭遇,同时我们都是中国暴政下的的异议作者,不同的是他比我跟理性、他的文章没有我的狂妄、没有我的自我标榜、也没有我这么大胆。他的为人是我的榜样,他的品格更让我敬佩,不幸的是,他的苦难比我深重的多,凭什么他两度坐牢,而我却至今安然无恙,这很不公平,法律面前人人平等,言论与结社自由都是受到宪法保障的公民自由权利,因此当局也应该释放杨天水先生,起码和我一样。要不把我也逮捕好了,对于这一切,我早做好了准备。
    王炳章先生则是我心中敬佩的偶像,我们具有几乎完全相同的理念,我们都是中国民主革命的探讨者与实践者,我们都有着号召中国人民起来参加民主革命的理念与思路,经中国民权领导介绍,我们从此成了患难与共兄弟,王先生长我十多岁,我尊称他为大哥,对他的大作“中国民主革命之路 ”我期盼已久,恨不得一睹为快,至今没能到手。得知他却被中共当局诱骗到越南而遭绑架,最终判取无期徒刑,我很是愤怒至极。对于一个已经移居美国的爱国民主人士,这是很不公正的,可想而知,全球华人都在中共的监控之下,遭受防不胜防的恐怖与陷阱。
    至今王先生已经坐牢多年,我很担心他的身体状况,更为他的悲剧性命运而焦虑。如果他能够无罪释放而获得自由,我会因为高兴而在政治上改变以往的强硬态度,而赋予自己具有政治本质的人的理性与妥协性。
    这几天,得知杨天水先生被判十二年徒刑,想来是应该想办法解决问题的时候了,上次释放维权人士郭飞雄,当局表现就不错,希望中共辨明是非,不要做历史的罪人,与人为善,就是给自己多一条退路。从今往后,不要在我面前搞什么糖衣炮弹,王炳章和杨天水两先生的自由,是我的最大关切。两个专制者之间只有公开的政治妥协才可能解决根本问题。这是中共当局必须做到的,这是唯一的机会,不然就永远死了这份心。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