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贺伟华
[主页]->[百家争鸣]->[贺伟华]->[独立评论:对高是否认罪的“全民公决”很无耻!]
贺伟华
三、民主、革命与临界暴力革命理论
·论2008年中国农民土地产权革命的发展与策略
·谁是中国民主建政的力量源泉——论中国农民的亮剑精神
·对中国爆发农民土地产权革命的原因分析与结果预测
·民主运动与民间抗争临界暴力控制策略探讨(之一)
·民间反抗临界暴力控制策略:生物武器肉毒毒素的科学利用
·对话与争鸣:民主的真相
·中国民主革命正义性与必然性
·独立分析:答《穷人愈穷,中国是否需要革命》
·暴力与非暴力、革命与改良之辩证(之一)
·贺伟华:暴力与非暴力、革命与改良之辩证
·谁说打假、扫黑、批愚是民主运动的唯一出路
·泛绿、泛蓝与大陆同胞和衷共济,共筑中国民主辉煌
·现代民主社会与国家对中国艰苦卓绝的民主运动的历史责任与义务!
·全民的反抗,彻底埋葬中共特权腐败阶层(之一)
·递进民主:全民抗税---抗拒体制性权力腐败的第一步
·递进民主:实现权力制衡的第一步---与权力保持距离
·递进民主:多米诺骨牌效应---物价飞涨、房市崩溃、金融危机、银行倒闭
·递进民主:自由来源于天赋,不需要乞求恩赐
· 递进民主:现代文明构筑之探索
·中国民主革命之路探索(连载)
·中国民主革命之路探索(之2)
·中国民主革命之路探索(之三)
·见证一个创造历史的时代:与联动参选地方人大之中国泛蓝成员的对话
·开历史之先河: 中国泛蓝联盟江苏组党!
·广义自私下的私权、公益、道德与法治正义
·新年伊始话革命:论革命的可能性——民主革命的突发性机遇与把握
·民主的真相:民主是真理吗?
·胡温暴政的奴隶制本质与中国人奴的革命权利
四、六.四专题
·為了忘卻的紀念──僅以此文敬獻給六四大屠殺的英烈及其家屬們
·为自由而战,对六四的最好纪念
·六四烛光,与自由勇士共勉!
·十七年生死两茫茫,不思量、自难忘
·你究竟是羊还是狼?
·诗魂力虹——监狱又如何囚禁你的灵魂?
·八九那年代——恰同学少年、风华正茂、书生意气(1)
·今年的六四,是我的生日
·八九那年代——恰同学少年、风华正茂、书生意气(2)
·八九那年代(2)初稿
·八九那年代(3)——公民反抗与宪政民主追求
五《共产受难者援助与救济》
·《共产受难者人道援助与救济》今日捐赠:贺伟华(我的人权与人道事业)
·共产主义受难者纪念碑
·从天而降的六千元稿酬,催生捐献与使用计划
·《共产主义受难者人道援助与救济》社论:
·《共产主义受难者人道援助与救济》今日关注:高智晟
·《共产主义受难者人道援助与救济》今日关注:盲人维权律师陈光诚
·《共产主义受难者人道援助与救济》今日关注:国民党员戴平山
·《受难者人道援助与救济》今日捐赠:“闹市修行”
·《共产主义受难者人道援助与救济》今日捐赠:高峰
六、个人连载
· 大年初二深夜和女儿的对话
·我的公开“打狗行动”声明
·我的打狗行动续集
·从“林黛玉”出家、李银河被禁音想起
·纳粹帝国滋生崛起的土壤及其群众基础
·苏格拉底的“死亡之吻”——守法即为正义
·无法收场的悲哀――强权者的恶梦
·利益诱惑、暗箱操作换来的究竟是什么?
·陋室随想笔录:电磁攻击又如何剥夺我的自由?
·陋室随想笔录:以亲身经历述说监控技术的发展
·陋室随想笔录:对精神控制与催眠术的感受
·陋室随想笔录:逐渐蒸发的生命活力???
·陋室随想笔录: 落花有意,流水无情
·陋室随想笔录:地狱之门
·陋室随想笔录:睁眼说瞎话的女人
·陋室随想笔录: “泰坦尼克”家庭颠覆案后续---刻骨铭心的记忆
·陋室随想笔录:刑场上没有婚礼
· 陋室随想笔录:伍继光教授的忠告
·陋室随想笔录:《面粉厂的技术员经历》
·陋室随想笔录(连载):我的打包工、维修工生涯
·陋室随想笔录(连载):陋室门前的偶遇
·强权下的罪恶(2004年原稿)
·强权下的罪恶连载之一
·强权下的罪恶之二---自序
·强权下的罪恶连载之三---前言
·强权下的罪恶连载之四---当事人简介
·强权下的罪恶连载之五
·专制暴政下的女权主义误区(之二)
·专制暴政下的女权主义误区
·西方的良药,东方的祸水:马克思走下神坛(上)
·西方的良药,东方的祸水:马克思走下神坛(3之2)
·西方的良药,东方的祸水: 马克思走下神坛(3之3)
·无法收场的悲哀――强权者的恶梦
·我被逮捕的真相
·大年初二深夜和女儿的对话
七、哲学与政治
·藏民启示录:中国未来的方向(1)
·为中国自由文化运动喝彩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独立评论:对高是否认罪的“全民公决”很无耻!

   对高是否认罪的“全民公决”很无耻!
   作者 : 贺伟华,
   【文章摘要】: 他既没有享用任何的公共资源、也从未掌握过国家的公共权力,更没有利用个人的魅力发起对他人的伤害。他生活中没有敌人,只向专制暴政发出良心知识分子的抗议与反抗,请问他何罪之有?请问一个从不想伤害别人、并未且不能对任何人构成伤害的普通人,为什么要面对你们接踵而来的质疑、猜忌、审问?甚至是全民公决似的“民主审判”?
   【正文】
   好不容易,高律师终于出狱了,经历过专制暴政的非法审判,还未逃脱牢狱之灾的苦难,却马上面对全民公决似的“民主审判”!荒诞、荒唐、不可思议!对高是否认罪,这种网络上发起的集体讨论、争论、猜忌甚至投票,与中共政府当局的集体暴力与愚弄有什么区别?

   
   本来认为,能出来就好!也相信大家在心理默默的为他祝福,也不想再像过去那样,高调的为之呐喊。如今却不幸看到这种局面。有人说高律师是公众人物,因此应该接受来自各方面的质疑与追问。现在请问公众人物、公共人物究竟如何界定?是享用了公共权力所赋予的公共资源?还是因为成为了千千万万默默无闻者的心中偶像?还是因为他掌握有不可公开的所谓秘密文件与信息?
   
   现实的情况是他和许多的政治异端一样,在电脑上打出的每一个字、在电话里说出的每一句话、甚至是夫妻之间的窃窃私语,都为中共当局所窃听而掌握,他何来秘密可言?又何来出卖可言?
   
   他既没有享用任何的公共资源、也从未掌握过国家的公共权力,更没有利用个人的魅力发起对他人的伤害。他生活中没有敌人,只向专制暴政发出良心知识分子的抗议与反抗,请问他何罪之有?请问一个从不想伤害别人、并未且不能对任何人构成伤害的普通人,为什么要面对你们接踵而来的质疑、猜忌、审问?甚至是全民公决似的“民主审判”?难道仅仅因为他用良知的力量反抗了专制暴政?难道仅仅因为他从不与专制暴政暗送秋波、勾肩搭背?难道还仅仅认为他和我们一样,不是神而是人?由此而赋予你们对他公开解剖、分析、辩论而妄下结论的特权?我终于不幸的再次看到缺乏程序正义的民主是如何在邪恶力量的引导下走向集体暴力的。这种暴力虽然有别于专制暴政的肉体伤害,却是直达受害者心灵的残酷与残忍!
   
   一个多么疯狂、荒诞、无聊甚至是无耻的世界,一切的是非黑白与良知善恶,都在这种体制性力量所操控的、民粹式的集体暴力中灰飞烟灭、荡然无存!《大国崛起》的经济力量似乎无坚不摧、无所不能的左右着这些犬儒们对孤独而坚强的异端发起轮番的围剿。它用你胆敢挑战地方强权而勇敢维权做实你的罪名;它因为你用良知的力量反抗了专制暴政而发起疯狂的围剿。中国,竟演变成专制力量肆虐的孤岛,隔海相望,无法达到文明社会的彼岸!
   
   看到这网络上的猜疑、分析、辩论与恶意攻击,就好像看到被劫持而失语的受害者,赤身裸体的睡在手术台上,任由这些无耻的庸医争先恐后的分割、解剖、切除他的活体器官,还无比挑剔的评价着血淋淋的器官,是如何的不合他们的口味!看到这网络投票般的“全民公决”,不由得想起文革期间,人们是如何用石块、用棍棒,轮番你一石头我一棒的将受害者活活砸死。所不同的是,今天受难者死亡的时间,被刻意的无限延长,来满足这些幸灾乐祸的无尽兽欲。
   
   虽然今天,面对缓刑的陷阱,高律师只能失语,并不意味着他已经丧失感知外界世界的能力,凡有良知者,即使不能够为高鸣冤呐喊,也应该保持起码的人道情怀,用沉默与不合作来对抗当局的强制与唆使,或应该克制住内心的魔杖、不为扭曲变态心理所操控,尽做一些无聊甚至是无耻的事情。
   
   无论如何,我始终认为,这种投票似的投票公决,由民主人士发起,是一种极不应该的行为,它背离了民主的宗旨,演变成专制力量所操控的集体暴力!
   
   认罪也好;没认罪也好,只要能够出来,只要能够带着家人离开这个随时准备加害于高律师的国度,就是最最人道与正义的事。但愿到时候犬儒们不要再发起高是否叛逃的类似投票与公决!
   (自由圣火首发稿)發表時間:12/28/2006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